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三百零一章 物竞天择

第三百零一章 物竞天择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三百零一章 物竞天择

    顾远山醒来,揉着落枕了的颈项,看看时间,已是夜里一点,感觉肚子里空落落的,很是难受,他准备下楼找些吃的。

    打开卧室门,客厅里灯还亮着,他探着身子往下相望,却见黎凤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心想:这女人,困了也不知道去睡!

    下楼走到饭厅,饭菜在桌上原封不动的摆放着,看样子,黎凤兰真的一直等着他吃饭。

    顾远山怔怔的望着饭菜,嘴上骂着黎凤兰是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蠢女人,内心却涌起一股暖流,多少年了,没有人对他这么好过,原来,被人惦记着,会是这般幸福的事。

    顾远山把饭菜端进厨房,一样一样热好,再摆到桌子上,破天荒的去喊黎凤兰吃饭。

    他轻轻拉了黎凤兰一下,唤道:“凤兰——黎凤兰,醒醒,吃了饭再睡!”

    黎凤兰从睡梦中惊醒,呆呆的望着顾远山,难以相信他在唤她吃饭。顾远山笑道:“睡傻了?赶紧的,吃了饭再睡!”

    黎凤兰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不可置信的问道:“你叫我吃饭?”

    “不是在叫你,难不成我在叫鬼!”顾远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转身朝饭厅走去。

    黎凤兰迷迷糊糊的站起来,挠着脑袋望着顾远山的背影,总觉得这人今儿撞邪了,心里却是暖洋洋的。

    黎凤兰心想:顾远山不全是像表面上那样冷酷无情,不少时候,他也很贴心,让人觉得温暖!这样的男人,总是让人又爱又恨,又疼又惧!

    顾远山走到饭桌旁坐下,又抬头朝客厅里张望,黎凤兰慌忙加快步子走过去,默默的坐下吃饭。

    吃饭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大概是饿极了,都闷头吃饭,吃完饭后,黎凤兰准备收拾碗筷,顾远山却拦着她,说:“你去洗个热水澡,赶紧睡觉,在沙发上睡了那么久,谨防着凉!碗我来洗。”

    顾远山的话犹如迷魂药,灌得黎凤兰晕晕乎乎,她像傻了一样呆立在那里,望着他。

    顾远山冲他绅士一笑,快速收拾起碗筷进了厨房,黎凤兰默默的注视着他忙碌的身影,忽然发现,男人在做家务的时候,是最有魅力,最牵人魂魄的。

    黎凤兰也不知道是在电视上,还是在哪里看到过,说优秀的男人通常都能烧得一手好菜,不单单是男人需要女人拴住他们的胃;他们同样也可以拴住女人的胃和心;让女人这辈子都无法容纳别的男人。

    黎凤兰突然问道:“远山,你会烧菜么?”

    听到黎凤兰的话,顾远山停下手中的活儿,扭头望着她,浅笑,片刻之后,才洋洋得意的问道:“怎么,想试试我的手艺?”

    “嗯!”黎凤兰用力点头,她没想到顾远山会响应她的问题,还以为他会装作没听到,冷面视她为透明的。

    “行啊,周末我给你露一手,让你见识一下,啥叫大厨,就你这手艺——怕是再也羞于上台面!”顾远山轻松的抬高自己,嘲弄黎凤兰,黎凤兰却一点儿都不生气,反而很开心。

    在黎凤兰的眼里、心里,这样的相处,才是正常的夫妻生活,她笑着说:“若是天天都能这样,该有多好!”

    顾远山装傻充愣,全当没听见她的话,又开始忙碌起来,黎凤兰站立片刻,怏怏的转身离开。

    顾远山停下手中的活儿,侧耳倾听黎凤兰远去的脚步声,心中又燃起别样的情愫,他觉得自己渐渐的开始适应有黎凤兰插足的生活,跟她闹闹别扭,跟她偶尔调调.情,生活似乎也变得多姿多彩。

    黎凤兰洗澡上床,想着与顾远山的点点滴滴,时而微笑,时而悲伤——

    迷迷糊糊中,黎凤兰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拥她入怀,睁开眼睛,却见顾远山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她。

    “远山——”黎凤兰哽咽的喊了一声,泪水夺眶而出。

    顾远山温柔的亲吻着黎凤兰的眼睛,舔舐着她的泪水,她的身子颤抖着,泪水无休无止。

    顾远山呢喃道:“傻不傻呀你,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

    黎凤兰破涕为笑,梨花带雨的面容娇羞无比,顾远山的心微微颤抖,手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紧接着,疯狂的热吻席卷她的全身。

    黎凤兰欢愉的轻唤着顾远山的名字,喃喃的,很是动情,她说:“远山——我爱你!”

    这样的话,在最为动情的时候说出来,是最悦耳动听的,顾远山的心跳、呼吸急促,他无法用语言回应黎凤兰,只能用更加勇猛的进攻,以感谢她的眷念和浓浓爱意。

    黎凤兰不求得到顾远山嘴上说爱她,他搂着她,占有她,就是最好的、最真实的回答。

    黎凤兰知道顾远山是有洁癖的人,他能够突破自身那一关,主动爬到她的床上来,证明他已经打心眼儿里接受了她。

    黎凤兰沉浸在幸福之中,从电视上,她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她了解到,男人是不轻易说爱的动物,他们嘴上说着爱你,心里指不定想啥呢!能够早早晚晚见到他,比啥都强,证明这个男人的心在家里,永远在你的身边。

    顾远山搂着黎凤兰,心中踏实,却啥也不说。他突然有一种想要就这么安定的过日子的渴望,与这个傻傻的女人,生一个聪明的闺女,每日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围着他转。

    黎凤兰的心中却想着生一个儿子,像顾远山一样英俊、一样聪明,她有着传统的观念——儿子才是延续香火的,她甚至猜想,顾远山一定也期盼生一个儿子。

    这一夜,顾远山和黎凤兰相拥而眠,睡得很安稳,直到天亮醒来,两个人还紧紧的依偎在一起,黎凤兰睁开眼睛的瞬间,幸福的笑了,顾远山柔情蜜意的望着她,面色平静,心中却荡漾着涟漪。

    ……

    穆老师和谢雨涵挤在一张床上,聊着天,不知不觉中,谢雨涵睡着了,穆老师给她盖好被子,关灯躺下,却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深怕惊醒谢雨涵,穆老师始终保持不翻身,瞪着大眼睛,静静的思考。

    穆老师心想:杨文铁是为了我才出事儿的,我不能坐视不理,学校的工作对我来说是很重要,但是,与救顾远山出来相比,就不足一提了!

    经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穆老师决定放弃回学校复职的机会,一门心思的帮着谢雨涵营救铁蛋,她觉得,行行出状元,国家对个体营业放宽政策,不少人都放弃铁饭碗,争相下海捞金,自己已经迈出了这一步,渐渐的也看到了希望,又何苦再把自己圈起来。

    虽说,放弃来之不易的复职机会,有些对不住铁蛋的一翻苦心,但是,穆老师相信,铁蛋和谢雨涵是会理解她、原谅她的。

    想明白了之后,穆老师才渐渐进入睡眠状态,清晨醒来,谢雨涵催促着穆老师,说:“姐,你快去学校找钱校长,可别耽搁了!”

    穆老师嘴上答应着,却是不慌不忙,一拖再拖,谢雨涵急了,说道:“姐,你咋回事儿嘛,一点儿都不上心,机会可是不等人的!”

    穆老师望着谢雨涵,欲言又止,三番两次张嘴,却是没说一句话,谢雨涵哭丧着脸,说:“你该不会是不想去吧?”

    既然谢雨涵把话说穿了,穆老师也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她说:“妹子,是的,我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回学校教书,我得跟你一起把妹夫救出来——回了学校,就把自己圈死了,没有一点儿自由的时间,啥事儿都由不得自个儿说了算,你想想,担子让你独自扛,我得多糟心啊!”

    谢雨涵瞠目结舌的瞪着穆老师,半天说不出话来,许久,才着急的说:“不行,你这样,杨文铁不就白白进去了么?你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妹子,你们夫妻俩有情有义,难道我就能忘恩负义?凡事都得一分为二来看,行行出状元,谁说咱们做生意就一定没出路?依我看,发家致富是迟早的事儿——咱们一起合力把妹夫救出来,往后,一起做生意,多多的赚钱,搞不好,哪天,咱们就都成了万元户!”穆老师画了个未来蓝图,宽慰谢雨涵的心。

    谢雨涵还是忐忑不安,无法接受,穆老师看着她疑惑的表情,继续说道:“妹子,你和妹夫都是金都大学的高材生,你们都能够做生意,我又未尝不可?”

    “姐,你跟我们的情况不一样的!”谢雨涵焦灼的跺脚,急得快要哭出来。

    “有啥不一样?你们上有老下有小,我也一样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同的是,你们夫妻双全,而我——”穆老师说到伤心处,眼圈红了。

    谢雨涵注视着穆老师红红的眼睛,心疼的说:“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吃苦受累!”

    “妹子——谢谢你!我已经想清楚了,你别再劝我——”穆老师拥谢雨涵入怀,泪水滚落下来。

    “姐——我不再劝你——你别伤心了!”谢雨涵宽慰着穆老师的心,不再逼迫她。

    “咱一起买菜去,准备好了,晚上一起出摊做生意!”穆老师拍拍谢雨涵的后背,带泪的脸上透着坚定不移的信心。

    “好!不过,姐——我、我可调不出铁蛋的那个手艺,我怕顾客吃了会嫌弃,反而砸了招牌!”在做生意这事儿上,谢雨涵可不敢逞能,夸下海口,最终可害的是自个儿,她尴尬的道出实情。

    穆老师拍着胸脯笑道:“别怕,还有姐姐我给你把关!”

    有了穆老师这个姐姐作后盾,谢雨涵增添了信心,坚定的说:“那好,有姐姐在,我就啥也不怕了!”

    姐妹俩相视一笑,携手走出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