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辟邪之物

第二百八十六章 辟邪之物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六章 辟邪之物

    妮子哥说到做到,次日就带着柱子上山遍寻草药,虽说,他并不知道哪种草药能够治娟儿的疯病,但是,对于祖祖辈辈在山里活命的他来说,却能一眼从杂草丛中认出草药。

    柱子打着去帮忙的旗号,实则是跟去山里玩耍的,尽管那夜被公狼吓得屁滚尿流,他还是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柱子对山林产生了奇特的好奇感,对山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浓厚的兴趣,他跟在妮子哥身边,问长问短,妮子哥笑道:“柱子,你就适合在我们山里生活,像一匹野马一样,自由自在!”

    望着幽深的山林,柱子的内心燃起了征服欲,曾经,他在心中暗自敬佩父亲马栓儿,立志长大了要跟他一样,做一个受众人爱戴的大哥;后来,他又立志成为师父杨智建那般武艺高强的人;目睹了人狼大战之后,他又想要做一个征服山林的人——

    柱子在山林疯跑,妮子哥总是第一时间跟上去,怕他遭遇危险,林子里处处潜伏着危机,搞不好啥时候就窜出来一头凶猛的野物。

    妮子哥一把揪住柱子,警告道:“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听我的话的,咋又胡跑开了?山里野物多,你不想被吃掉的话,就别瞎跑!”

    柱子听了妮子哥的话,不由得打了个机灵,寻思着:对呀,我现在还没学成本事,可对付不了那些家伙;我得老实一点儿,等将来学到本事、练好武艺了,就再也不用怕它们!

    第一天出去,还算太平,平安上山、平安下山,背篓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草药,妮子哥和柱子每人手里还提溜着两只山兔子,收获颇丰。

    妮子和杨智建坐在屋檐下交流,杨智建的手里握着纸笔,妮子跟他说话,他就把想说的话写在纸上。

    看到哥哥和柱子进了院门,妮子和杨智建迎了上去,杨智建抓住柱子,从头上看到脚下,妮子哥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放心吧,头发丝儿都没少一根!”

    杨智建冲着妮子哥竖起大拇指夸赞,妮子哥白了他一眼,走开了,杨智建怏怏的站在那里,心中清楚,妮子哥对他的意见还没有消除。好在,刚才趁着娟儿睡着了,跟妮子交流之后,妮子的误会消除了。

    妮子哥放下背篓,冲妮子说道:“妮子,这些草药可就交给你们拾掇了,我还有别的事儿!”

    “好馁!”妮子应声,望了一眼哥哥,心中觉得他真有意思,生气了连杨智建的名字都不肯喊。

    妮子哥在院子里架起了柴火,拿出狼牙和狼髀骨烘烤,这可都是好东西,可以辟邪驱鬼,还可以招财。

    柱子守在妮子哥身边看稀奇,杨智建望着他们相处融洽的情景,心中感到欣慰。

    妮子哥的手臂上缠着布条,一动弹就钻心痛,他还是在山上坚持了一天,这会儿被火一烘烤,伤口又火烧火燎的痛起来,他不时咧开嘴,兮兮的往嘴里吸着风。

    杨智建在院子里分拣草药,妮子进厨房做饭,娟儿昨夜闹腾了一宿,这会儿还在熟睡。

    妮子哥起身,对柱子说道:“你在这儿看着,别乱动,我去去就来。”

    妮子哥进屋,不一会儿手里拿着红线绳和锥子出来,捡起狼髀骨,用锥子小心翼翼的钻了个洞,把红线绳穿进去,会心的笑了笑。

    柱子疑惑的问道:“叔,你这是干啥用啊?”

    妮子哥看了柱子一眼,神秘的说道:“你可别小瞧了这玩意儿,它的作用大着呢!”

    “啥作用啊?玄乎乎的!”柱子越发迷茫。

    “把这玩意儿戴在你妈身上,可以驱鬼避邪,我寻思着,是不是山上的孤魂野鬼缠上她了,带上这玩意儿,再凶恶的厉鬼,也不敢近她的身,那她不就好得快了!”妮子哥洋洋得意的说道。

    柱子越听越觉得神奇,杨智建远远的听到了妮子哥的话,觉得他想得很周到,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

    妮子哥把另一个狼髀骨也穿好线绳,又拿起最大的一颗狼牙,说道:“柱子,这个是你的!”

    “叔,我也有?太好了!”柱子高兴极了,又好奇的问道:“叔,我为啥要戴狼牙?是你猜测我喜欢么?”

    妮子哥抬眼盯着柱子,笑了笑,说:“愣头青!我跟你说,狼牙是男人戴的东西,狼髀骨是女人戴的。你说说,你想要哪个?”

    柱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答道:“我当然要狼牙,我可是男人!”

    哈哈哈——哈哈哈——

    柱子的话惹得妮子哥和杨智建哈哈大笑,妮子从厨房里走出来,问道:“你们在说啥呢,笑得这么开心?准备吃饭了!”

    妮子哥冲妮子招手,说:“妮子,你来得正好,这个给你!”

    “啥好东西?”妮子饶有兴味的凑过去看究竟。

    妮子哥把一个狼髀骨链子递给妮子,说道:“你等一会儿!”

    妮子接过狼髀骨仔细的观赏,打小就听说狼髀骨辟邪招财,妮子还是头一次见到。

    柱子手心里捧着属于自己的那个狼牙,仔仔细细的看来看去,满心欢喜。妮子哥低着头,手上麻利的忙活,不一会儿,他喊道:“好了!”

    “啥好了,哥,你说话就不能说明白点儿?”妮子撒娇的盯着他,一脸埋怨。

    妮子哥递过去一颗狼牙,压低声音说道:“这个是给他的,你拿着。”

    妮子撅着嘴,说:“你咋不自个儿给他?”

    妮子哥低下头,沉默不语,不再搭理妮子,妮子表面上对哥哥埋怨,实际上,她明白哥哥对杨智建还是很关心的,不免心里高兴。

    妮子走过去,把狼牙套在杨智建的脖子上,杨智建抬眼盯着妮子哥,心中涌起感激之情。

    妮子哥对柱子说:“别拿在手里把玩,好生戴着,啥时候也别取下来!”

    柱子并不明白为啥戴上就不能取下来,看着妮子哥肃穆的表情,不由得也产生了玄奥、**的情绪,他乖乖的把狼牙链子套在脖子上,爱不释手的摸着,而后,抬头远眺大山,心中燃起了无限的向往。

    柱子心想:我一定会戴着这狼牙,踏遍山川,走遍河山,成为一个征服者!

    妮子哥手里捧着给娟儿的狼髀骨,专注的欣赏着,他相信,有了它的庇护,娟儿一定能好起来。

    柱子盯着妮子哥手中的狼髀骨,说道:“叔,你快去给我妈戴上吧?那样,她就能快一点儿好起来了!”

    妮子哥站起身,摸了摸柱子的脑袋,说:“行,咱俩一起去!”

    柱子跟在妮子哥的身后,到了屋门口,他不由自主的捉紧了妮子哥的手,恰好捉住妮子哥缠着布条的伤口,下手还极重,痛得妮子哥大汗淋漓,侧脸看着他。

    柱子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弄痛妮子哥,惊慌的撒手,说道:“叔——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怕——”

    “怕啥?你要记住,她是你妈——虎毒不食子,任何时候,她都不会伤害你,那是血缘天性——再说了,大不了就是被咬一口,有啥啊?你可是个男人!”妮子哥满是汗珠子的脸上表情柔和,目光里也充满慈爱。

    柱子忽然间发现,如今的妮子哥,与之前相比较,判若两人,他更喜欢现在的他——

    柱子坚定不移的盯着妮子哥的眼睛,说道:“叔,打现在开始,我不怕了,我要陪着我妈,保护她,让她快一点好起来——往后,我也会一直保护她!”

    “这就对了!柱子,我跟你说,女人是柔弱的,男人是刚强的,所以啊,女人需要男人的保护。将来等你长大了,你不光要保护你妈,你还要保护你的婆娘、娃儿——哈哈哈——”妮子哥趁机对柱子进行说教,他希望,柱子长大了,能够成为顶天立地的男人。

    听了妮子哥的话,柱子居然脸红了,他的心中想到了小暖,他心想:小暖,你在哪儿——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要找到你,保护你——再也不会让人欺负你!

    柱子愣神的时候,妮子哥已经走进屋去,坐在床边,望着娟儿双目紧闭的脸,那脸上,刻着惊恐不安。

    柱子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凑过脸去,盯着妈妈的脸,娟儿突然睁开眼睛,坐起来,死死的瞪着柱子,伸手就去抓他,吓得他急忙直起身子,往后退了几步,盯着妈妈的眼睛,她的眼睛里射出凶恶的目光,令他不寒而栗。

    妮子哥赶紧扶住娟儿的双肩,安慰道:“娟儿,你别急,他是你的儿子,不是外人!”

    娟儿的眼睛移到妮子哥的脸上,情绪渐渐安静下来,目光也逐渐变得柔和。

    妮子哥把狼髀骨套在娟儿的脖子上,说:“这个东西会庇护你,你会很快好起来的!”

    娟儿似乎听懂了妮子哥的话,望着他咯咯咯的笑了。

    妮子哥望着娟儿,觉得自个儿昨夜被她咬了一口,却也被她接受了,咬掉一块肉不算什么,值得!

    妮子哥心想:从今往后,都由我来照顾娟儿,那样,杨智建就可以抽身出来,一心一意的照顾妮子和她肚皮里的娃儿;我就妮子这一个亲人,可不能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娟儿挣扎着爬起来,光着脚丫站在地上,一个劲儿朝门口奔,嘴里念叨着:“出去——出去——饿、饿了——”

    妮子哥满心欢喜,冲着柱子激动的喊道:“柱子,你瞅瞅,这狼髀骨多灵啊——你妈都能说话了——”

    “太好了——太好了,我妈能说话了——”柱子高兴得蹦了起来,蹦跳着、喊叫着跑出门去。

    杨智建和妮子闻言,都怔怔的望着堂屋门口,妮子哥给娟儿穿了鞋,披了一件衣裳,这才扶她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