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狼口救人

第二百八十二章 狼口救人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二章 狼口救人

    杨智建点燃火把,走进林子,四处照照,脚下有一片踩趴下的草,心中大惊,许是天黑看不见,娟儿他们根本没有走在道儿上,而是像无头苍蝇一样瞎撞。

    杨智建张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他根本无法呼喊娟儿和柱子的名字,不由得又开始对不争气的嗓子恼羞成怒。

    沿着伏下的草一路找去,林子越来越密集,随处都是纵横交错的蔓藤,再往里走,却不见了有人走过的痕迹,杨智建心中纳闷儿:人呢?

    百思不得其解,杨智建只好退出林子,等着妮子哥等人,他们来了,可以放开声音喊,林子里回音大,娟儿他们兴许就能听到,作出回应,这样一来,就可以沿着声音找到他们。

    杨智建站在岔路口,焦急的张望着,心中痛恨自己做事鲁莽,如若自己考虑得周详一些,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尽管娟儿和妮子的对话令杨智建很痛心,但他却没办法割舍心中的那份牵挂,无论是娟儿,还是妮子,他都不想伤害。

    杨智建心想:当初是我自个儿痴心妄想,压根儿没有问过娟儿的意思,命运这东西,真的是作弄人,原本想领着娟儿和柱子隐姓埋名好好过日子,谁曾想,老天爷不答应,硬是阴差阳错把我们送到了妮子面前,要命的是,妮子还有了我的骨肉,这不是熬焦人,又是什么——

    望着火把的光亮越来越近,杨智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收起了心绪。

    妮子哥跑在最前面,看到杨智建立在那里,惊诧的问道:“你咋还在这儿?”

    杨智建尴尬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拉着妮子哥朝林子里走。沿着刚才往返的路,走到痕迹消失的地方立住脚,杨智建抬眼盯着妮子哥,一脸疑问。

    妮子哥蹲下身子,四处扒开茂密的蔓藤、植被,好不容易才发现了一个陡坡,坡上的有摩擦的痕迹。

    妮子哥抬头对杨智建说道:“他们可能从这儿滑下坡了,也不知道下面有多深。”

    杨智建拍了拍妮子哥的肩膀,示意他让开,抓住蔓藤就准备滑下去。妮子哥一把揪住他,吼道:“你干啥?”

    杨智建指指下面,表示要下去救娟儿和柱子,妮子哥紧紧的抓住他不松手。杨智建焦躁不安,用力推了妮子哥一下,却没想到,妮子哥倒地的时候,他也跟着倒在地上。

    妮子哥翻身骑在杨智建的身上,重重地给了他一耳光,痛骂道:“狗日的杨智建,你想干啥?你想让妮子年纪轻轻就当寡妇,让我外甥还没出生就没了爹——你替他们想过么?”

    杨智建被妮子哥打清醒了,的确,他只想着娟儿和柱子的安危,却丝毫没有替妮子和她肚皮里的娃儿考虑过。

    杨智建满面痛苦,不知该如何抉择,娟儿和柱子得救,妮子和没出世的娃儿也得顾,这如何是好?他满眼惆怅的望着妮子哥,征询他有没有好法子。

    妮子哥说:“我下去。”

    杨智建摇摇头,表示反对。妮子哥吼道:“少他妈的废话,我孤家寡人一个,即便出了啥事,还有你照顾妮子和我外甥,只要你好生待他们,我就放心了!你若是出了啥事,我咋跟妮子母子交代?这事情,你得听我的!”

    妮子哥和杨智建一个用嘴巴,一个用肢体语言争执不休,后面的大队人马赶到了。妮子哥冲他们说:“把他给我看好了,不准他下去!你们试着喊一下娟儿和柱子的名字,我下去看看。”

    “下头是啥情形都不晓得,你这么样下去,太危险了!”一个中年男人说道。

    “危险也得下去,总不能见死不救,孤儿寡妇怪不容易的!”妮子哥对自己犯下的错误耿耿于怀,在心里发誓,一定要亲自找到娟儿和柱子。

    “莫要慌,先喊名字试试,看看他们答应不?”中年男人拉住准备下坡的妮子哥,提议道。

    “好。”妮子哥从地上爬起来,扯开嗓子喊道:“娟儿——柱子——”

    喊完之后,大家都侧耳倾听,没有反应,大伙又齐声喊道:“娟儿——娟儿——柱子,柱子——你们在哪儿?”

    林子里传来经久不息的回声,却依旧没有得到娟儿和柱子的回应。众人面面相觑,妮子哥说:“我还是下去看看吧——”

    中年男人却命人抓住妮子哥和杨智建不准松手,他不想让他们白白的去送死。

    杨智建记得不可开交,却喊叫不了,妮子哥边挣扎边喊叫道:“事情是我惹起来的,我一定要把他们母子找回来,不然,我这心中难安!”

    “你混账!你以为下去了就能把他们找回来?这林子里,你恐怕很清楚吧?处处都是陷阱,一个不留神,就我可能送命,啥都不摸清楚,就闷头干,你不是去送死,又是做啥?”中年男人狠狠的训斥妮子哥,心里却在琢磨着办法。

    嗷呜——嗷呜——

    林子里若隐若现的传来了狼叫声,众人都提高了警惕。中年男人说道:“都别吱声,注意听方向!”

    所有的人都仔细的倾听,狼嚎声戛然而止。

    许久之后再次响起狼嚎声,狼嚎声中还夹杂着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妈——我怕——你在哪儿——”

    这声音遥远空灵,像是真的,又像是幻听。杨智建拼命的挣扎,他已经听到了柱子的声音,那声音,的确是从下面极远的地方传过来的,是由于山里的回音,方能听到。

    妮子哥冲着中年男人,喊道:“哥,你让他们快放开我——不然,就来不及了!”

    中年男人沉思片刻,说道:“我跟你一起下去,其他人在上面等着。”

    妮子哥刚被松开,快速抓住蔓藤就朝坡下滑去,中年男人另外抓了一根粗壮的蔓藤,紧跟其后。

    杨智建不再闹腾,安静下来,抓住他的人放松了警惕,手上使的力气也不如先前大。

    又等了一会儿,杨智建突然用力挣扎,挣脱了控制,飞身抓住蔓藤,滑下坡去。心想着:娟儿和柱子遭遇危险,我怎么能不去救他们?

    坡是个斜坡,并不陡峭,妮子哥和中年男人在途中换抓蔓藤,好一会儿才下至坡底。

    妮子哥扯着嗓子喊道:“柱子——你们在哪儿?”

    嗷呜——

    一轮弯月挂在空中,慢慢的游走,月光时明时暗。

    此刻,柱子正跟一头公狼对持,黑暗中,他只能看到绿幽幽,透着寒光的一双狼眼,柱子害怕极了,一动也不敢动。

    柱子不知道妈妈在哪里,刚才喊叫了一声,没有回应,他再也不敢发出声音,深怕惹怒了狼。

    身体哆哆嗦嗦,柱子心想着:完了,这下完了,我肯定会被狼活活咬死,吃掉——

    越想越害怕,加上寒冷,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裤裆里流出来,顺着裤脚往下流。

    “柱子——柱子——听见了答一声——”柱子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却已经吓得发不出声音。

    嗷呜——嗷呜——

    公狼变得狂躁不安,柱子感觉到它似乎正朝着自己扑过来,他哆嗦着紧紧闭上眼睛,不敢再去看。

    突然,柱子感觉到身体轻飘飘被悬在了空中,紧接着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落进草丛里。柱子睁开眼睛,一条身影飞身扑了出去,手里的刀在月色中折射着寒光。

    柱子望着那熟悉的身影泪如雨下,他认出来了,那个身影是他的师父杨智建。柱子的心中充满了劫后重生的喜悦,心中的惧怕渐渐驱散,这才感觉到裤裆里湿漉漉的很是难受。

    杨智建在公狼扑向柱子的瞬间从坡上飞下来,抱住柱子打滚避开了,他的听力远胜于妮子哥他们。

    在半坡上,杨智建就已经清楚的分辨出柱子所在的方向,那会儿,他就已经朝这边靠近,幸亏来得及时,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激怒了公狼,它声声嚎叫着扑向杨智建,攻势猛烈,杨智建毫不惧怕,手握砍柴刀,奋力迎战。

    狼、人大战很是激烈,杨智建刀无虚发,每一刀落下,都会在狼身上留下一道口子。

    杨智建越战越勇,公狼想要弃战而逃,却被闻声赶来的妮子哥和中年男人堵住,三人合力将公狼制服,公狼躺在地上,声声哀嚎,直到气绝身亡。

    杨智建在草丛中摸索到了柱子的身体,把他抱出来,妮子哥喘我不知着大气,问道:“柱子,你妈呢?”

    柱子挠头答道:“我不知道——”

    随后,柱子大声的呼喊:“妈妈——妈妈——你在哪儿?”

    妮子哥取下背上绑的火把,掏出洋火点燃,顿时有了光亮,柱子循着光亮看去,地上躺着的公狼身体硕大,很是健壮,他吓得钻进杨智建的怀里。

    妮子哥和中年男人举着火把四处寻找,最终在乱草堆堆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娟儿。他们合力把她抬出来,放在平地上,杨智建放柱子下来,赶紧掐住娟儿的人中,焦急的等待她苏醒。

    咳——咳咳——

    娟儿轻咳几声之后,悠悠的睁开眼睛瞪着天空中的月亮,突然哈哈大笑,手舞足蹈的喊叫道:“煤油灯——煤油灯——我回家了——”

    众人都惊诧的盯着娟儿,柱子扑过去一把抱住妈妈,失声痛哭,他发现,妈妈又疯了——

    杨智建把娟儿紧紧的抱在怀里,就像是哄婴儿一样,拍打着她的后背,妮子哥恶狠狠的盯着他,厉声喝道:“杨智建,你放开她——若是让妮子看到了,你说他还能活不?”

    柱子发疯了一般冲向妮子哥,不停的踢打他,嘴里喊叫道:“你是坏人——你是坏人——我妈妈都疯了,你还欺负她——”

    “疯了?”妮子哥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中年男人也将信将疑的盯着娟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