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误入山林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误入山林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一章 误入山林

    杨智建、娟儿听了妮子的话,很是震惊,就连妮子哥也被她的话震慑了,一个个都用惊恐的眼睛盯着她。

    柱子不完全明白大人们的世界,根本就不想卷入其中,他像没事儿人一样,饿着肚子跑到一边玩儿去了。

    平日里,大家都觉着妮子是个大大咧咧的直肠子,啥事儿都不会搁在心里,谁曾想,她的内心深处心思却是这么重。

    娟儿之所以能够留下来,并且呆了那么长的时间,并非全是因为杨智建,同样是被妮子的爽快、真诚所打动。

    这会儿,妮子暴露了内心世界,娟儿突然觉得上当受骗了,她认为,妮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佯装出来的假象。

    娟儿觉得女人最是难交心,自己虽说没有把妮子当做能够推心置腹的好朋友、好姐妹,但至少,她没有想过去欺骗她、伤害她。

    娟儿在心里问自己:话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难道,我还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自取其辱么?不过,即便要走,也得把话说明白,堂堂正正的走,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人看低了!

    娟儿刻意扬了扬脸,冲着妮子说:“妮子,有些话,咱们当面讲清楚,杨智建是你的男人没错,可他也是柱子的干爹。当初,我们被人追赶,走得匆忙,连一身换洗衣裳都没带,我们来你家也有小半个月了吧?这身上都捂馊了,杨智建好不容易去了一趟县里,捎了衣服回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他不能说话,没法跟你面对面讲清楚,可是他会写字,终归是有办法跟你解释清楚的!你要拴住你男人的心,把我们娘儿俩困在这儿算咋回事?我说要走,就一定会走,我就不信,你们还能困得住我!”

    娟儿一口气说了许多话,看都没看杨智建和妮子哥一眼,目光始终停在妮子的脸上。

    妮子沉住气听完娟儿的话,说道:“我这人吧,不认识俩字儿,但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杨智建照顾你们娘儿俩没错,可他不该一碗水端不平,旧社会有钱的男人讨几个婆娘,婆娘之间都是勾心斗角,都想抓住男人的心;现在是新社会,又有几个女人能够容忍自家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好?娟儿姐,我妮子对你们娘儿俩如何,你自己很清楚,我也不用多说啥——我只想问你,今天换做是你,你能够一点都不在乎?”

    妮子也是个能说会道的女人,一股脑儿说了一大堆话,与娟儿展开了唇舌之战。

    娟儿突然觉得在两个男人面前唇枪舌战,很没意思,面对两个女人的战争,杨智建连用语言阻止的能力都没有,让娟儿感到失望。

    娟儿想要快一点儿终止这样的闹剧,她挑起眉毛,说道:“柱子有爹,我有男人,不可能跟你的男人有任何出格的牵扯,我今天当着杨智建的面,把话说明白。他没有那份心,最好;他若是有那份心,从此就断了心思。你的男人就站在你的面前,管得住管不住,全看你自己的本事!”

    妮子哥心中火冒三丈,竭力的压抑着,他可是听明白了,娟儿这是明里暗里在示威,在糟蹋人。

    妮子轻笑了一声,抬眼看了杨智建一眼,目光移到娟儿的脸上,说:“娟儿姐,你也够绝情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杨智建再不回头,他就是地地道道的瓜儿,甘心被你牵着鼻子走,这样的男人,我妮子也瞧不上!”

    两个女人毫不避讳的当着男人的面,含沙射影的数落着他,即便杨智建脾气再能忍让,也是绝对难以接受的,他一脚踹翻了板凳,阴沉着脸朝院子门口大步走去。

    妮子哥也感觉到妮子和娟儿太不象话,瞪了她们两眼,转身走开,娟儿在他的身后喊道:“兄弟,你砸的是碗,打的是脸,我娟儿谢谢你把我打清醒了!”

    妮子哥此刻也意识到方才过于冲动,这会儿任凭娟儿奚落,自是闷头不吭声,匆匆进了屋。

    娟儿冲着妮子笑了笑,说道:“我走了,谢谢你们的照顾!”

    身无长物,娟儿喊上柱子,走出院门,放眼望去,太阳已经落下了山头,天边映照着火红的霞光。

    娟儿牵着柱子的手,从容的走在凹凸不平的路上。她没有目的地,没有方向,只知道,必须带着柱子离开这里,即便是死,也不能再厚着脸皮呆下去。

    妮子怔怔的站立了片刻,突然转身跑到院门口,扶着门框,望着娟儿和柱子移动的背影,怅然若失。

    妮子的心中无比担忧,心想着:天马上就要黑了,这娘儿俩人生地不熟的,能去哪儿?山高路远,道路崎岖,夜里阴风阵阵,别弄出什么好歹来,我这心里不落忍!

    妮子四处张望,却看不到杨智建的身影,她焦急的跑进堂屋,喊道:“哥——哥,快出来!”

    妮子哥从自个儿屋里出来,虎着脸,问道:“吵完啦?”

    “都怪你!还不快去把那娘儿俩追回来!”妮子跺着脚,一脸着急。

    “哪儿去啦?”妮子哥惊讶的问道。

    “人家走啦!哎呀——我就不该跟她吵,你说这都要天黑了——快去,你快去——”妮子急得将哥哥往外推。

    “我看娟儿是疯了,带起娃儿去遭罪!”妮子哥边跑边发牢骚,他这人,脾气火爆,实则没有坏心。今儿也只是不满杨智建对妮子的态度,并没有针对娟儿的意思,摔了柱子手中的饭碗,也纯属鬼迷心窍。

    妮子哥一路追过去,追至岔路口,也没看到娟儿母子的身影,望着分支纵多的路,他急了,他们究竟走了哪条路?

    举棋不定之下,妮子哥拔腿往回跑,去搬救兵,忧心忡忡,心想:“若是娟儿母子误入进山的路,那可就越发危险了,三五里路,就进入密林,猛兽可是冷不丁就冒出来,即便运气好,躲过了猛兽,凭他们也是决然绕不出来的!

    妮子气喘吁吁的跑到河边,看到杨智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隔着老远,她就扯着嗓子喊道:“杨智建——杨智建,不得了了,娟儿领着柱子走了——”

    杨智建闻声大吃一惊,拔腿狂奔,把一切不痛快都抛到了脑后,到了妮子跟前,焦急万分的比划着,似乎在埋怨妮子为啥不拦住他们。

    “埋怨有用吗?我哥已经去追了,前面岔路多,恐怕他一个人找不过来——你快点儿去帮着找!”妮子一脸慌乱,给杨智建让开道儿。

    杨智建拍了拍妮子的肩膀,指了指脚下,又摸了摸她隆起的肚皮,这才拔腿朝山坡上跑去。

    妮子明白杨智建的意思,他是在叮嘱她留心脚下,注意安全。妮子望着他的背影,泪水盈盈,这句关心的话,比什么都强。

    妮子的内心无比自责,埋怨自己咋就没管住嘴,她抬手狠狠的拍了自己的嘴巴两下,心想: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大家都相处了小半个月了,我咋能说出那些恶毒的话来呢?

    此刻,妮子不再怨恨娟儿,更多的是埋怨自个儿,她撒腿跑上坡,却见哥哥正往回跑,她的心中一惊,咋就回来啦,人呢?

    妮子顾不上肚子里的娃儿,用尽全力奔跑,脚下踢踢绊绊,好几次都险些摔倒。跑到杨智建和哥哥的面前,妮子喘着大气,问道:“哥——人呢?”

    “我撵到岔路口也没看到他们,走得还挺快——我回来喊人。杨智建,你快点儿拿了家伙先去追——朝山上追,我喊了人就来——”妮子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话,杨智建已经冲进院子里,麻利的抓了砍柴刀和火药枪,拿了几个松油做成的火把,追了出去。

    妮子哥挨家挨户喊了身强力壮的男人,个个带上家伙,朝山里跑去。

    天渐渐黑了,柱子紧紧的抓住妈妈的手,胆战心惊的问道:“妈,我们去哪儿?回金都么?你说我们能走出去不?”

    娟儿的心里七上八下,虽说打小在山里长大,却也是多年不进山了,望着阴森森的林子,不免害怕。但是,为了安抚柱子,她还是壮起胆儿,说:“幺儿,别怕,有妈在,你妈我打小儿在山里长大,成天在林子里钻!”

    “真的啊?好安逸!”柱子立即兴奋起来,恐惧也烟消云散。

    娟儿捏了捏柱子的鼻子,说:“天黑尽了,我们就找个背风的地方睡觉,等天亮了再赶路!幺儿,你饿了吧?”

    “我不饿,一碗饭我吃了大半碗,妈,你一定饿了?你一口饭都没有吃!”柱子心疼的看着妈妈。

    “我不饿,今晚上,我们将就一下,天亮了,妈妈就给你找好吃的!”娟儿安慰着柱子,心中却不免惆怅。

    一路往林子里钻,娟儿在心里叹气,心想:我究竟是个什么样命运的女人,多灾多难的,一条路总是走不到尽头。遇到的男人,没有一个能够从一而终,何远山抛弃了我;马栓儿总是在生死间徘徊;就连杨智建,也是这么不可靠——

    娟儿在心里对自己说:“娟儿啊,你傻不傻,咋就尽遇到些不靠谱的男人呢?你看人家谢雨涵多有福气,遇到了铁蛋,这辈子都不会遭洋罪——从今往后,谁都不要信,踏踏实实把柱子养大成人,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寒风凛冽,林子里哗啦啦响,娟儿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这才感觉到,柱子的手在发抖。

    娟儿问道:“幺儿,你是冷,还是害怕?”

    “妈妈——我又冷又怕!我和齐宏在山里耍的时候——就一点儿都不害怕!”柱子哆哆嗦嗦的说着话,牙齿不停的打架。

    山风刮得猛烈,发出骇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