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八十章 貌合神离

第二百八十章 貌合神离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十章 貌合神离

    l省山里农家小院。

    杨智建领着娟儿和柱子投奔妮子兄妹俩已有一些时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每日,妮子哥和杨智建凌晨就会起床,背着火药枪进山,打一点儿野味,挖一点儿草药,顺带着背上两捆柴火回来。在山里人眼里,山上处处都是宝,只要勤劳,就能够解决温饱。

    山上的土地多为旱地,种植的多是适宜干旱的农作物,也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打理,家门口的自留地不大,根本不需要男人插手,妮子独自就收拾得妥妥贴贴。

    每每看到妮子挺着逐渐隆起的肚皮在地里劳作,娟儿都会感慨万千,同样都是山里女人,娟儿生柱子的时候,可没有遭这份罪。

    那时候,何远山做木工活儿,收入不错,日子过得不赖,娟儿每日的任务就是做一日三餐,吃饭、睡觉,闲得无聊。

    细想起来,娟儿觉得,这人与人,还真是没法子比,活得好与不好,唯有自个儿知道,旁人看到的,指不定是真是假。

    娟儿时不时也会回忆过去的事情,自从离开燕雀村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不是不想念亲人,不是不留念故乡的山山水水,而是觉得自己无脸回去,无脸面对父老乡亲。她觉得自己这十几年白活了,一事无成,净给人添麻烦。

    看到妮子成日乐呵呵的,娟儿想不明白,妮子咋就那么开心,仿佛在她的世界里,根本没有惆怅、悲苦一说。

    天长日久,娟儿似乎了解了妮子的心理,对于妮子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守着喜欢的男人,肚子里揣着他的娃儿,张罗着过日子,更为幸福、满足的事情?

    杨智建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确不好相处,对哪个稍微好一点儿都不行。对娟儿过于关心吧,妮子不说啥,妮子哥跳出来打抱不平;对妮子好一些吧,娟儿不说啥,柱子跳出来指责师父偏心眼儿。

    娟儿和妮子虽说表面沉默、隐忍,不发生直接冲突,但是心里却暗自较量,她们都很清楚,杨智建在对方的心中有多少份量;更清楚自己在他的心中有几斤几两。

    俗话说,不怕男人打锤干仗,就怕女人心事暗藏。为啥说女人最可怕?女人有事儿往往都搁在肚皮里,她心里恨你入骨,却还能笑脸相迎寒暄,吃饭了没,娃儿多大了,你家的母猪下了几个崽子;不像男人,一顿拳头之后,依然可以做朋友。

    男人和女人的心掏出来相比较,男人的心是光光滑滑,脉络分明的;女人的心却是凹凸不平,脉络如网一般纵横交错的。因此,大多数男人直来直去,性格直率;大多数女人暗藏心机,勾心斗角,每一个坑坑洼洼的缝隙里,都有可能隐藏着暗器。

    杨智建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过活,处处陪着小心,他既不愿意伤了妮子,又不愿意委屈了娟儿。

    十个手指头伸出来还有长短,一碗水又怎么可能次次端平?妮子和娟儿之间的战争,还是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这天,杨智建和妮子哥一起,拾掇了山上弄回来的东西进县城卖,东西卖完了,妮子哥肚皮痛,要上茅房,急匆匆的跑了。

    杨智建寻思着:逃跑的时候,走得匆忙,一点儿准备也没有,娟儿和柱子连一身换洗衣裳都没有,天气越来越热,总不能成日穿那身,脱不下来,还不得捂馊了,咋样,都不能委屈了他们!

    于是,杨智建在摊上给娟儿和柱子一人买了一身衣服,藏在背篓里,刚藏好,妮子哥就跑过来,催促着赶紧回家。

    走了几步,杨智建的心里就开始忐忑不安,怪自己缺心眼儿,居然忘了给妮子买点儿啥捎回去。

    杨智建心想:这会儿是把东西藏住了,回去了呢?衣服总得穿在身上,那不是不打自招了吗?买都买了,总不能一直藏着压箱底儿——

    明知会惹出麻烦,杨智建还是决定把东西给娟儿和柱子,他认为妮子还算大度,平常对娟儿母子很照顾,不至于为这点儿事情大动干戈。

    回到家里,妮子在灶房里做饭,妮子哥到河沟里洗澡,逮住无人,杨智建悄悄的把衣裳塞给了娟儿。

    娟儿先是一怔,而后,低头瞅瞅自个儿身上脏得没法看的衣裳,心中多了几分欣喜,欣然接受,没多想。

    当即,娟儿拉着柱子进屋,换上了新衣,把脱下来的衣服洗干净晾在院子里。

    妮子忙进忙出,压根儿就没注意,妮子哥洗完澡回来,晃眼看到娟儿和柱子,总觉得哪儿不一样,看到院子里的竹竿上晾着的衣服,恍然大悟。

    妮子哥黑着脸进了屋,心想:这个女人住在家里,迟早是个祸害,瞧瞧那狐媚样儿,成日跟杨智建眉来眼去的,还能有妮子的好果子吃?今儿杨智建给妮子买了衣裳也倒罢了,若是他没买,我可跟他没完,还能让他这么欺负俺妹子!

    杨智建进灶房帮妮子把饭菜端上桌,妮子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喊道:“哥,吃饭了,娟儿姐、柱子,快过来吃饭——”

    妮子哥蹲在屋檐下的过道上抽烟,没搭理妮子,杨智建看了看他,心想:这又是咋的啦?回来的路上还好好的!

    “哥,你咋啦?哭丧着脸!”妮子走过去,站在哥哥身边,疑惑的看着他。

    妮子哥意味深长的看了妮子一眼,心道:“我的傻妹子馁,你是瞎子?两个大活人穿着新衣裳在你面前显摆,你都看不到?”

    妮子看着哥哥阴阳怪气,不言不语的模样,有些光火,大声问道:“咋滴了么,出去时还好好的,回来咋就跟害瘟了一样?”

    妮子觉得,自从杨智建领着娟儿和柱子回来后,哥哥整个变了个人,动不动就拉下脸,就像人家欠了他十斗米似的。她想不明白,大男人,哪儿来的那么多弯弯肠子,不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情么?都是自家地里种的东西,有啥稀罕的!

    对于哥哥屡屡摆脸色给人家看,妮子看不下去,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哪个都不是瓜儿,娟儿咋可能不往心里去?

    妮子瞪着哥哥,冷声问道:“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们就不等你了!”

    妮子哥头也不抬,闷不做声,妮子不再搭理他,气哼哼的回到桌旁,沉声说:“别理他,我们吃!”

    杨智建惶惑的看了妮子哥一眼,拿起来筷子,娟儿对柱子说:“柱子,去叫你叔过来吃饭!”

    柱子瞅了妮子哥一眼,眼巴巴的望着娟儿,踌躇着不肯去。娟儿沉下脸,低声喝道:“快去——听话!”

    柱子撅着嘴,极不情愿的走过去,喊道:“叔,吃饭了!”

    妮子哥没搭理柱子,腾地从地上站起身来,撇下柱子走到桌子跟前,柱子遭遇冷面,心里非常委屈。跑回桌旁坐下,端起碗闷头吃饭。

    妮子哥站着,愣是没坐,他死死的盯着杨智建,问道:“杨智建,你给俺家妮子买的衣裳呢?”

    杨智建大感意外,这才弄清楚妮子哥使性子的原因,他缓缓地站起身,尴尬的摇摇头。

    “怎么,没买?妮子还是不是你的婆娘?你给别个买衣裳,却把妮子丢在一边——你他妈的,狼心狗肺,良心都被狗吃了!”妮子哥指着杨智建破口大骂,杨智建想要解释,苦于不能说话,他羞愧难当的望着妮子。

    妮子扫视了众人一遍,慢慢站起来,盯着娟儿看了半晌,娟儿抬眼看了妮子一眼,低头逃避,妮子冷冷的说道:“挺好看的!”

    “妮子,你是不是脑壳被门挤了?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自个儿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好?”妮子哥质问道。

    “哥,别没事找事,有啥话,等吃了饭再说!”妮子冷言道。

    妮子满不在乎的表情无疑是火上浇油,妮子哥的火气窜至头顶,他火冒三丈的盯着还在闷头吃饭的柱子,一把抓起他的饭碗,狠狠的摔在地上,狠狠的骂道:“吃,吃你妈的脚!妮子,你图个啥?一天到黑好吃好喝伺候着他们,人家呢,把你当回事了么?当着你的面都是这样,背着你呢——妮子,你不在乎,你哥哥我在乎!我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欺负,却不管不问?”

    娟儿一把搂过受到惊吓的柱子,愤懑的瞪着妮子哥,杨智建的双手捏紧了拳头。

    “哥——你不要再说了,这是我自己的事,不要你管!”妮子觉得哥哥砸了饭碗,丢了自己的脸,气急败坏的吼道。

    “你自己的事儿,爹妈死了,你才一点点大的时候,咋不对你哥我说这话?被一个满是花花肠子的男人,整得五迷三道的,你对得起爹妈不!”妮子哥万万没有想到妮子手腕子往外拐,居然不领情,反过来埋怨他,他痛心疾首的望着妮子,悔不该当初收留杨智建,给他治伤。

    看着妮子向着自己说话,杨智建心中愧疚,松开拳头,伸出手去扶住妮子的身子,妮子却把他的手拂到一边。

    妮子的反应令杨智建很是尴尬,他皱眉站在那里,心神不安。

    娟儿突然拉着柱子站起来,盯着妮子哥,说道:“你们别吵了,明天,我就带柱子走!”

    杨智建一听这话,焦急的冲着娟儿摆手,娟儿却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妮子直勾勾的盯着娟儿,冷冷的问道:“娟儿姐,我妮子有哪点儿对不住你跟柱子?你要走!杨智建写的纸条条我都看到了,你们没地儿可去——”

    “妮子,你对我们很好,我心里很感谢你们,我跟柱子不可能永远住在你家,终归是要走的,不如早走早撇脱!省得大家都别扭!”娟儿说是在感谢,话语却很强硬。

    妮子冷笑了一声,说道:“我是不会让你们走的——你们走了,杨智建的魂儿也就跟着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