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悲苦遭遇

第二百五十三章 悲苦遭遇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三章 悲苦遭遇

    走到小区门口,黎凤兰探头探脑的朝门卫室张望,门卫师傅从窗口探出身子,问道:“姑娘,你有什么事?”

    黎凤兰有些不好意思的凑上前去,前后左右看了看,确定无人,这才说道:“师傅,给你打听下路,市政府咋走?”

    “哟,市政府离这儿可有十来站路,你得坐公交车去。姑娘,你是咱们小区哪家的保姆?”门卫师傅好奇的打量着一身充斥着乡土气息的黎凤兰。

    黎凤兰被门卫师傅的话呛得说不出话来,心想:我长得就那么像保姆?

    “姑娘,你咋不说话?”门卫师傅疑惑的问道。

    “哦,师傅,谢谢了哈,我忙着去买菜!”门卫师傅的话伤了黎凤兰的自尊心,她不愿意再向他打听,赶紧找借口逃离。

    门卫师傅望着黎凤兰匆匆的背影,摇摇头,自语道:“这乡下人真奇怪,我又没说啥子!”

    走出很远,黎凤兰的心中依然无法平息怒火,心想:农村人咋啦,农村人也不比你城里人矮一头,没有农村人,城里人还能悠哉悠哉的活下去!哼,狗眼看人低,总有一天,你会看清楚我是哪个!

    黎凤兰并不知道,十来站路究竟有多远,更不晓得怎么坐车去,她甚至觉得,城里人娇气,村头走到村尾那么一丁点儿远,还要坐车,惯下了一身懒毛病。

    没有问清楚怎么走,免不了又得向别人打听,一想到刚才的遭遇,黎凤兰就心有余悸,深怕又遇上门卫师傅那样八卦、且狗眼看人低的人。

    黎凤兰东张西望的朝前走,在过路的人中物色可以打探路的人。穿着时髦的人不能问,老头、老太太不能问,黎凤兰觉得事实证明,城里的老头跟村里的婆娘一样八卦。那么,还能问谁?

    走了很远,黎凤兰也没有物色到一个人,心中惆怅,心想:这么样漫无目的走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要把脸抹下来放在兜兜里才行!

    黎凤兰横下一条心,走到一个小伙子面前,问道:“麻烦问一下市政府咋走?”

    小伙子白了黎凤兰一眼,理都不理她,又埋下头盯着手里的书,黎凤兰碰了一鼻子灰,很是尴尬,悻悻然的朝前走,越发不敢再去向人打探。

    闷闷不乐的走着,黎凤兰突然被撞了一下,险些跌倒,一个农村打扮模样的中年妇女一把拖住她,一脸惊慌,连连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得事!”黎凤兰趁机问道:“大姐,问一下市政府咋走?”

    “哎呀,你问我,我问哪个哟,我也是刚到金都来,魂都摸不到!”中年妇女无奈的回答。

    “哦,没得事,我再问问别个!”黎凤兰落寞的再次迈开步子,心中郁郁寡欢,对这金都城失望透顶了。

    黎凤兰不免又拿城里和乡下比较,城里人到了乡下,都被视作座上宾,不管到了谁家,都会受到热情的款待;而在这城里呢,人与人之间,平淡如水、冰冷如霜,别说其他的,就连问一个路,都是这么难。

    就说刚才那个小伙子吧,你晓得就说晓得,不晓得也没人怪你,冷漠得就像没看见人,这是个啥态度嘛!

    黎凤兰心中着急,埋怨也没有用,还是要继续问下去。走到一个十字路口,黎凤兰抬头,突然看到路中间的圆台上站着一个警察,大喜过望,心想:警察总不可能对人那么冷漠了吧,不是都说,有困难,找民警么?

    黎凤兰横冲直撞的朝执勤台跑过去,惹得飞驰而来的汽车接二连三紧急刹车,还是把她挂到在地上。

    黎凤兰躺在地上,心中哀怨,痛骂道:这是啥子鬼地方嘛,路没问到,还把我撞翻了!

    司机从车上下来,埋怨道:“你咋回事嘛?走路不长眼睛!有事没得?”

    黎凤兰气呼呼的瞪着司机,一言不发。这时,执勤的民警已经跑过来,冲着司机和黎凤兰行了一个礼,蹲下身子问黎凤兰:“同志,你要不要紧?”

    黎凤兰从地上爬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手臂火辣辣的痛,她抬起手臂一看,袖子磨破了,露出伤口,正往外渗着血。

    黎凤兰弯下腰,捡起布兜,看了看司机,目光落在民警的脸上,问道:“你能不能告诉我,市政府咋走?”

    民警和司机都被黎凤兰的话吓了一跳,小小的交通事故,有必要闹到市政府去吗,市政府谁管这鸡毛蒜皮的小事,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黎凤兰看着民警,又认真的说了一遍:“能不能告诉我市政府咋走?”

    民警有些哭笑不得,他耐着性子,劝道:“同志,小小的交通事故,不需要闹到市政府去吧?再说了,市政府的领导个个都是大忙人,谁管你这鸡毛蒜皮的小事啊!”

    叭叭叭——叭叭叭——

    被堵在后面的车上的司机不耐烦的按着喇叭,搞得气氛很是混乱,民警对黎凤兰和司机说:“这样,你们先到一边等着,把道路让出来,我先疏导交通,再处理你们的事。”

    司机把车开到路边停下,黎凤兰用手托着受伤的手走过去,司机苦着脸说:“姑娘,你看,你受伤又不严重,不用把事情闹大了吧,再说了,是你违反交通规则、横穿马路,真的闹起来,只有你自己吃亏的!我晓得,你们农村人进城务工不容易,就算我倒霉,给你赔一点儿医药费,这事情就算了了,你看如何?”

    今天,黎凤兰因为是农村人处处碰壁,处处受到轻视,她万万没有想到,连撞了自己的司机也是这副高人一等的嘴脸,心中积压的火气猛然爆发了,她怒骂道:“农村人咋啦,农村人就矮你们城里人一头,就要被你们欺负?哼哼——我告诉你,市政府,我今天去定了!”

    “你咋这么不讲道理?我好心好意跟你商量,尽人道主义赔给你钱,你还要咋样嘛,还想狮子大张口,讹我一笔不成?难怪都说你们乡下人没得文化,又没得素质!”见黎凤兰不吃软,司机一改脸色,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冲着黎凤兰大声嚷嚷起来。

    “你说哪个没文化,你说哪个没素质?瞧不起乡下人,没得我们乡下人,城里人吃屎都要跑快点儿!”黎凤兰气急败坏的骂着,今天,她是彻底看清了城里人自以为是的嘴脸,被他们歧视乡下人的行为激怒了。

    “你到底要咋子嘛?少给老子张牙舞爪,你搞清楚,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老子就不相信,你个农村婆娘在金都还能翻了天!”司机撩起袖子,一脸凶悍。

    见了男人的架势,黎凤兰挺直腰杆,朝前迈了两步,咄咄逼人的瞪着司机,冷笑道:“还想打人?我奉陪到底!”

    “别以为你是个婆娘,老子就不敢动手,今天,老子就收拾一下你这个乡下泼妇!”司机脾气火爆,说话间就动起了手,一个脆生生的耳光落在黎凤兰的脸上。

    黎凤兰毫不惧怕,抬起脚朝着男人的裤裆就是一脚,男人防不胜防,哪儿能料到这个女人下手如此狠毒,他咧着嘴,双手捂住裤裆,表情痛苦,蹲在了地上。

    民警早已听到司机和黎凤兰的争吵声,但是忙着疏导交通,没顾得上他们,这会儿见俩人动手了,赶紧撒腿跑过来,喝道:“你们干啥呢,把警察当透明的么?”

    “警察同志,这——这个婆娘下手太狠了!”司机面色惨白,一只手指着黎凤兰,另一手依旧放在裤裆中间。

    “我说你也是,你跟女同志计较啥?说了让你们在这儿等着,结果——你们这不是在添乱嘛!”民警看到男人痛苦的面目,心里骂着活该,谁让你欺负女人。

    黎凤兰冷冷的看着民警,说道:“告诉我市政府咋走,我去定了!”

    “同志,市政府不是你说去就能去的,总得把你们的交通事故处理完吧?本来是简单的事情,你们动啥子手嘛,这下好了吧,相互掏钱去看病吧!”民警拉下了脸,严肃的说。

    “警察同志,我强烈的要求公了!”司机的气儿稍微喘均匀了,脸色也不如先前难看。

    司机恶狠狠的瞪着黎凤兰,冷笑道:“臭婆娘,老子的姨父是金都市公安局长,我一定要告得你坐牢,看哪个整得过哪个!”

    “你的姨父是哪个?”民警脸色突变,追问道。

    “刘凯明局长,听说过没?”司机傲慢的说道。

    “咋能没听说过呢,刘局长真的是你姨父?”民警的脸上堆着笑,再次确认。

    “那还有假!”司机已经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得意的看着黎凤兰。

    听罢两人的对话,黎凤兰明白了,合着这是警匪一家,想要祸害她。黎凤兰不知道那些官道道,也弄不清楚,顾远山和他们说的那个叫刘凯明的人,究竟谁的官位更大一些,谁更厉害。

    “兄弟,那就先到我们队里去吧?”民警笑着问道。

    “好,我一定要告她!”司机不屑一顾的看着黎凤兰,心想:哼哼,到了局子里,看你还能凶得起来!

    民警转头对着黎凤兰,冷冷的说:“同志,麻烦跟我们走一趟,请配合!”

    “你们凭啥子抓我,我又没犯法,是他撞了我!”黎凤兰争辩道。

    “有话到了队里再说,请你上车。”民警伸手拉住黎凤兰,把她塞进车里,而后对司机说道:“兄弟,麻烦你开一下车,辛苦了哈!”

    黎凤兰的心中鄙视如此敷炎趋势的警察,她狠狠的瞪了民警一眼,心想:顾远山不会见死不救吧,好歹,我是他明媒正娶的婆娘!两个同流合污的家伙,看你们到时候还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