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死里逃生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死里逃生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死里逃生

    绝崖峭壁之上,一道瀑布宛如一条白色的玉带,倾泻直下,发出狂狮怒吼、震耳欲聋的声音。

    夏津钟的身体仿若一叶突遇狂风的孤舟,被掀起来,又极速坠落,重重的拍打在水面上。然而,昏迷过去的夏津钟,全无知觉。

    水面上,两道浪花成一字排开,中间劈出了一条路,一条猎犬扑腾着身体,朝夏津钟浮过去。

    这是先夏津钟一步掉下来的那条猎犬,在猛烈的水流的冲击下,猎犬嘴上的嘴套已经被冲掉了。

    它奋力的浮到夏津钟的身边,张开嘴,衔住了他的衣服,拖着他不顾一切的往岸边拽。

    华子躺在岸边,咳嗽了几声,吐出几口清水,慢慢的抬起头,忽见水里有身影朝这边慢慢移动,他定睛一看,却发现是猎犬拖着一个人。

    华子无法看清人的模样,但是,那条猎犬却是他熟悉的,第一直觉告诉他,这是自己人。

    来不及多想,华子挣扎着爬到岸边,伸出手去,待猎犬浮得近一些,他捉住猎犬的一条前腿,连犬带人,一起拖到了岸上,自己却精疲力尽倒在一旁。

    猎犬在两个昏迷不醒的人之间来回折腾,闻闻这个,嗅嗅那个,好不着急。

    许久,夏津钟的嘴里才冒出一股水,紧接着轻咳了两声,慢慢的睁开眼睛。受到强光的刺激,夏津钟的眼睛干涩、疼痛,又赶紧闭上了眼睛。

    适应了一会儿,夏津钟才又缓缓睁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他看到,天空中蔚蓝一片,白云游走,宛若一幅美奂美轮的绝世风景画。

    “这是哪里?”夏津钟自言自语,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倘若死了,这么美的地方,一定是天堂。

    听到夏津钟说话的声音,猎犬汪汪叫了两声,从华子那边跑到夏津钟的身边,伸出舌头,在他的脸上舔舐。

    夏津钟喜极而泣,抬起手抚摸着猎犬的头,这一刻,他完全可以确定自己没有死。猎犬咬住他的衣袖,拽了拽,夏津钟侧脸看了看,赫然发现华子躺在不远处。

    夏津钟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是全身无力,他只好吃力的翻身,朝着华子爬过去。他用酸软无力的手,掐着华子的人中,又抬起手臂,在他的胸口敲打,喊道:“华子——华子,你醒醒!”

    华子没有任何反应,就在夏津钟绝望不堪的时候,华子突然咳嗽起来,夏津钟激动的喊道:“华子——华子——你醒了?”

    “津——津钟哥——我,我死了吗?”华子虚弱的喊了一声,目光涣散的看着夏津钟。

    “华子,你坚持住,不要睡着了,我们——我们没死,还活着!活着呀!”夏津钟摇晃着华子的身体,不断用语言刺激着他的神经。

    华子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一脸的满足,死里逃生的感觉真好。经历了昼夜不休的赶路、惊吓、折腾,此刻,饥肠辘辘,他像孩子一样,无助的说:“津钟哥——我好饿!”

    听了华子的话,夏津钟不由得揉了揉自己咕咕叫的肚皮,说:“你等着,哥给你找吃的去!”

    “黑豹,你在这儿守着,我四处找找!”夏津钟拍了拍猎犬的背脊,给它安排了任务。

    体力恢复了些许,夏津钟挣扎着爬起来,踉踉跄跄朝前走了两步。他抬起头来,环顾四周,他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偌大的深潭,咋眼看去,除了一眼望不到边的水面,就是若隐若现的绝壁。

    再看看自己身处的这一处岸边,也是光秃秃,寸草未生,脚下全是鹅卵石,夏津钟绝望的转身,身后,是抬眼望不到顶的绝壁。

    夏津钟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想:如此恶劣的地方,固然风景绝世,又能怎样?没有食物,到头来,不还是一样活生生被饿死!

    夏津钟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猛然转身,盯着看似平静的水面,心想:这潭里一定有不少鱼虾,只要我能捞上来,就都有活路了!

    夏津钟步伐踉跄,一步一步走到岸边,就在他准备纵身跃入水中的时候,黑豹像利箭一般冲过去,咬住了他的衣服。

    夏津钟扭头,看着死死咬住他不放的黑豹,说道:“黑豹,你放开,我去给咱弄吃的!”

    黑豹瞪着圆圆的眼睛望着他,就是不肯松口。就在这时,水面上扑通扑通卷起一股浪花,黑豹不由分说,松了口,一个箭步扑进水里,夏津钟呆立在原地,半天回不过神来。

    黑豹跃入水中不见了踪影,水面上浪花阵阵,仿若水面之下,正在上演一场激烈的搏斗。

    好一阵子之后,水面平静了,夏津钟的心悬在嗓子眼儿,泪水夺眶而出,心想着黑豹是不是出了意外。

    夏津钟颓丧的跌坐在地上,目光无神的盯着水面,对于他而言,黑豹是他的战友,是他的兄弟,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正当夏津钟为黑豹的‘牺牲’痛苦不堪的时候,水面上荡开了一个圈,紧接着,嘴里衔着大鱼的黑豹,露出了脑袋。

    悲喜之间,夏津钟放声大喊:“黑豹——黑豹,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

    夏津钟跑到黑豹靠近的岸边,接应它,伸手把大鱼拖上岸,黑豹跳上岸,呼啦呼啦喘着粗气。

    没有火,没有柴,夏津钟只好徒手撕下一块鱼肉,拿到华子的嘴边,说道:“兄弟,凑合吃一点儿吧!”

    华子闻着鱼腥味儿,瞥了一眼白花花的生鱼肉,张开嘴就呕吐起来,吐出来的全是清水。

    这一阵呕吐之后,华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一翻身居然能坐起来了。他嫌弃的看着夏津钟手里的鱼肉,皱眉问道:“津钟哥,还真吃这个啊?”

    夏津钟把鱼肉送到嘴边,咬了一口,津津有味的咀嚼,待鱼肉咽进肚子里,这才吐着满口腥气,说道:“不吃这个吃啥呀?不想死,你就吃,不然,就等着饿死吧!你瞅瞅这四周,有这个吃已经是烧高香了!”

    华子闻言,快速的扫视了四周,这才发现正如夏津钟所说,除了这生鱼肉,还真是别无他物了。

    华子硬着头皮把手伸过去,尴尬的说道:“那我试试!”

    夏津钟递给华子一块鱼肉,又给黑豹犒赏了一块大的,这才拔了一块,有滋有味的吃起来。

    华子闭着眼睛,眼不见为净,咬了一口鱼肉,顿时腥味扑鼻,心里、嘴里不是滋味,干呕了几声,却是什么都没有吐出来,他坚持囫囵吞枣,把鱼肉咽进肚皮里。

    再吃第二口的时候,华子感觉好多了,居然觉得回口有一丝清香,渐渐的,他由囫囵吞枣改成了细嚼慢咽。

    夏津钟看着华子的模样,舒心的笑了。他心想:不管怎样,活着就有希望,既然谁能流出去,我们,总会找到出去的路!

    ……

    从燕子关撤回金都的弟兄们第一时间见到了简冰,他们齐刷刷的在简冰面前跪下了,齐声喊道:“简冰哥,你惩罚我们吧!”

    简冰叹了一口气,挨个扶起了弟兄们,说道:“燕子关我也闯过,与你们的遭遇大同小异,我被坤哥赶回来了——弟兄们,这不怪你们,只能说,你们与我一样,都是幸运的,遇到了好哥哥!”

    众人无不垂泪,有人转告了夏津钟最后的话,他说:“简冰哥,津钟哥让我们转告你,不要再派人去燕子关了——”

    听罢此话,简冰的心情沉重,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说:“都赶紧吃饭去,折腾了一天,水米未进,有啥话,等填饱了肚皮再说!”

    “谢谢简冰哥!”众人退下之后,简冰的身体突然间像抽空了一般,呆呆的陷入了沉思。

    这两天,他又何尝不是像弟兄们一样,生活在自责之中,在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坤哥牺牲了自己,把他撵回了金都,让他得以活命。燕子关的凶险、扑朔迷离,简冰又如何能不清楚,可是,真的就这样放弃寻找大哥,以及兄弟们么?让他们死了也要流离在外,于心何忍?

    简冰一想到这些,心就疼痛难耐,不得安宁,他觉得自己唯有做好每一件大哥和坤哥托付的事情,才能回报他们,有一天,才有脸去地下与他们相会。

    简冰第一次在心中承认,大哥纪闫鑫,坤哥纪闫坤,以及齐云、夏津钟、华子等人,是真正的没有了,永远也不可能再回来——

    事到如今,简冰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真正的担起大哥的责任,管理、处理帮中一切事务。

    咚——咚咚——

    简冰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思路,他正襟而坐,喊道:“进来!”

    “大哥,有消息了!”一个身材魁梧,面色冷峻的小伙子推门走进来。

    “阿权,你能不能把话说明白?每次说话都没头没尾的,多说几个字,会掉你两斤肉?”简冰疑惑的盯着阿权,对他的话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阿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这说话简短的毛病是改不了了,每次都被老大们数落,这么多年却从未曾改变过。

    在大脑里组织了片刻,阿权才说道:“我们捉住了人贩子疤子和他的女人,据他的女人交代,杨小暖被疤子卖了,具体卖到哪儿了,疤子不肯开口!”

    “那就想办法让他开口,软的不行,就来硬的;硬的不行,就软硬兼施!总之,我只想知道杨小暖的下落!”简冰一拍桌子站起来,怒目圆睁。

    “是,简冰哥!”阿权正想退出去,简冰却喊住了他,严厉的说道:“从今往后,喊我大哥!”

    “是,大哥!那我去了?”阿权从新称呼后,退出门去。

    简冰深深叹了一口气,大哥和坤哥死了,从此刻开始,他就正式接任纪闫鑫委任的纪闫坤大哥的位置,成为黑雕帮新任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