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挥别的泪

第二百二十九章 挥别的泪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九章 挥别的泪

    谢雨涵的心中很是纠结,她知道马栓儿当年与父亲谢伟鸿走得很近,在旁人眼里,是臭味相投的一类人。

    可是,谢雨涵从铁蛋嘴里了解的马栓儿是亦正亦邪的,她一直在思考,自己的父亲是地地道道的坏人呢,还是偶尔也会做一点儿好事?

    今天听纪闫鑫的语气,像是一去不复返,那么,无论是当年的马栓儿,还是如今的纪闫鑫,都会就此消失不见,谢雨涵怕再不问,就永远无法得到答案了。

    谢雨涵盯着纪闫鑫,目光复杂,说“鑫哥,我有个问题搁在心里很久了,不知当问不当问?”

    “弟妹有话直说,我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纪闫鑫平静的看着谢雨涵,铁蛋也把目光从纪闫鑫身上转移到了谢雨涵的脸上。

    “你和我的父亲当年是朋友,而且你们又是关联入狱的,我想知道,我的父亲,真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坏人吗?”谢雨涵吐出了这个问题,心里舒坦多了。

    纪闫鑫愣了愣神,缓缓地说:“谢市长是一个很有魄力和能力的人,他固然做过不少错事,但罪不当死!”

    “可是他还是死了——”谢雨涵的内心非常难过,当初,她甚至都不肯去看父亲最后一眼,此刻,她却深感愧疚。

    谢雨涵觉得,不管怎样,父亲给了她生命,在母亲去世之后,独自把她拉扯长大,为了她,直到临终,也没再找一个女人陪伴在他的左右,因此,她也没有受过后妈的气。

    纪闫鑫望着难过的谢雨涵,欲言又止,谢雨涵似乎察觉到了他的话并没有说完,追问道:“鑫哥,我知道你还有话没说完,你说吧,不然我怕——”

    “是啊,不说就怕没有机会再说了!”纪闫鑫凄然的笑了笑。

    铁蛋听着这话不是滋味,安慰道:“马栓儿哥,你和娟儿姐、柱子都会平安无事的!”

    “一定会!我会为你们祈祷!”谢雨涵用诚挚的目光鼓励纪闫鑫。

    “雨涵,有些话我本不该说——”纪闫鑫停顿了一下,观察了一下谢雨涵的表情,接着说道:“当年,我和你的父亲的确是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东窗事发是有人陷害我们,而且,你的父亲他——说是因病去世,实则是被人指使犯人殴打,导致病重,才——”

    “谁会这么心狠手辣,非得撵到监狱里置他于死地?”谢雨涵情绪激动,猛然从板凳上抬起屁股,身体颤抖,铁蛋赶紧起身扶住谢雨涵。

    “假如我掌握的消息没错的话,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是——”纪闫鑫还是不忍心,说出这个人的名字,伤害谢雨涵。

    “鑫哥——马栓儿哥——你快说啊,他究竟是谁?”谢雨涵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现在才明白,在父亲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她甚至都没肯伸出手,拉他一把。

    谢雨涵心想:倘若当时,作为父亲唯一的亲人,我肯伸手握紧他的手,恐怕,他就不会那么悲惨的离开,或许,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纪闫鑫抬头望着铁蛋,征询他的意见,铁蛋微微点头,他才说道:“整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是——顾远山。”

    “顾远山?怎么会是他——”谢雨涵失声痛哭,原来是自己引狼入室,害了父亲。

    铁蛋拥着谢雨涵,轻拍后背安慰她,谢雨涵呜呜的哭着,心如刀割,自己孩子的亲生父亲,害死了他们的外公,这是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谢雨涵反应如此强烈,令纪闫鑫深感抱歉,有些话他本想单独跟铁蛋说,却是没有机会。

    纪闫鑫心想:罢了,剩下的话,还是永远烂到肚皮里吧,知道的多了,对铁蛋和谢雨涵没有好处!倘若我能再次侥幸活着,剩下的事情都由我来做!

    纪闫鑫起身,说道:“我得走了,你们保重!”

    “马栓儿哥——”铁蛋叫住纪闫鑫,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谢雨涵,下定决心说道:“晚上,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纪闫鑫斩钉截铁的拒绝,谢雨涵也猛然抬起梨花带雨的脸,惊诧的问道:“你真要去?”

    “是,我要去,必须去!”铁蛋不容反驳的答道。

    谢雨涵无语凝噎,纪闫鑫内心暖暖的,这一生,没有白交这个兄弟,他苦口婆心的劝导铁蛋,说:“兄弟,你得留下来,雨涵、娟儿、孩子们、还有你的老父老母,都需要你来照顾,你肩上的担子沉啊!”

    “马栓儿哥——可我怎么能让你独自去冒险——”铁蛋朝前走了两步,说话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纪闫鑫冲过去,与他拥抱,拍着他的后背,说:“好兄弟,哥哥我这辈子都记着你的好!”

    片刻,纪闫鑫松开铁蛋,转身,又扭头说:“到点儿了,赶紧去接小暖放学,我走了!”

    听到小暖的名字,铁蛋和谢雨涵的脸僵住了,谢雨涵哭喊道:“鑫哥,小暖——小暖丢了——”

    纪闫鑫心头为之一振,说:“你们不管了,掘地三尺,我也要让人把小暖给你们找回来!”

    铁蛋和谢雨涵含泪点头,目送纪闫鑫离开。

    铁蛋跑到凉台上,注视着纪闫鑫的背影,仿佛一切只是一场梦,才相见却又挥泪别离。

    铁蛋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句非常喜爱的歌词:挥别你的眼泪,独自单飞,谁说不后悔,倔强的我,却早已心碎——

    铁蛋忽然觉得,纪闫鑫(马栓儿)就是那个漂泊在红尘中,孤独无依的浪子——

    ……

    简冰提前完成了任务,筹备好两千万赎金,在住所等待纪闫鑫。他一直在策划晚上的行动部署,等纪闫鑫回来了跟他商量。

    纪闫鑫回住所的时候,格外谨慎,前后左右查看,确定无人,才快速开门进屋。

    简冰迎上去,报告道:“大哥,都妥了!”

    “好!”纪闫鑫急匆匆进了书房,出来时,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拨打号码,说:“请呼3264216,留言,天黑了,游戏开始。本机!”

    这通留言,令简冰一头雾水,他诧异的望着纪闫鑫。

    纪闫鑫走过去坐在沙发上,手机不离手,他一脸严肃的看着简冰,嘱咐道:“从现在开始,你要牢记几件事情,等阿坤的身体恢复了,一一告知他。”

    “是,大哥!”粗线条的简冰并没有听出来,大哥这是在向他交代后事。

    时间紧急,纪闫鑫抓紧时间,说:“第一、娟儿和柱子平安回来后,把他们送去交给铁蛋;第二、到铁蛋那里索要杨小暖的照片,翻遍全中国,也得把她找回来;第三、让阿坤担负起大哥的责任,你们都要全心全意的辅佐他;第四、黑雕帮所有兄弟,不得欺压百姓、残害良家夫妇;第五、尽快将山上的兄弟迁徙到安全的地方居住。”

    简冰这下才明白了纪闫鑫的用意,心想:这么一来,自己岂不是被剔除在行动之外?

    简冰说:“大哥我是要跟你一起去的!”

    “去什么去?把我交代给你的事情一一做好!”纪闫鑫冷眼看着他,就在这时,纪闫鑫手中的电话发出了急促的铃声,两个人吓了一跳,谈话戛然而止。

    纪闫鑫快速接起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粗犷的男声,他说:“老大,你好啊,两个小时之后,龙池镇见。”

    还不等纪闫鑫说话,听筒里传来齐宏的声音“叔叔——救我”,纪闫鑫赶紧说:“齐宏,你别怕,让柱子说两句——”

    听筒里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之后,传来呼喊“干爹,干爹——快救我”,纪闫鑫焦急的冲着话筒喊道:“柱子——柱子——”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突然挂断了,纪闫鑫拔腿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才扭头问道:“货呢?”

    “在后备箱里。”简冰跟在纪闫鑫身后,纪闫鑫大喝道:“你跟着干啥?滚回去!”

    简冰不得不听大哥的吩咐,只得心急如焚的站在原地等纪闫鑫离开。

    车一开走,简冰就赶紧飞奔出去上了自己的车,他心想:我得先去一趟医院,把几条任务先转达给坤哥,不然,若是回不来了,就等于没有完成大哥分派的任务。

    简冰火速赶到医院,把五项任务像爆炒豆子一样,哔哩吧啦说完,就想开溜,却被纪闫坤一把揪住,逼问道:“大哥人呢?”

    简冰无法脱身,又怕耽误了保护大哥,焦灼中脱口而出:“大哥一个人去了龙池镇——”

    “龙池镇?那可是l的地盘,不好,其中有诈,你确定是龙池镇?”纪闫坤追问道。

    “我确定,大哥不肯说,我是趁他接电话时偷听到的!”简冰肯定的说。

    纪闫坤已经穿好了衣服、鞋子,说道:“赶紧追!”

    这时,齐云恰好进门,看到纪闫坤全副武装,已然明白怎么回事,并不加以阻拦,加入其中,他们走到门口就被守卫拦住了,守卫说:“坤哥,大哥吩咐过,不许你离开病房半步!”

    纪闫坤顾不得跟他废话,一掌拍下去,撩翻了他,而后喊道:“走!”

    平日不开车的齐云,这会儿却抢着开车,他说:“我来,兴许能快一点儿!”

    纪闫坤和简冰面面相觑,表示怀疑,齐云却已经把车钥匙抢到手里,钻进驾驶座。

    纪闫坤和简冰只好赶紧上车,不再耽误时间。

    车门还没关好,汽车就飞出去,一路上在窄巷子里穿梭,不一会儿就上了前往龙池镇的省道。

    纪闫坤不免赞叹道:“先生,看不出来,您还有这等手艺,对金都的路可谓是了如指掌啊!阿坤自叹不如!”

    齐云问道:“简冰,家伙都备齐了没?”

    “先生放心,斗备着呢!”简冰答道。

    齐云叮咛道:“大哥不带人去,一定是对方要求他独自前去,一会儿切不可轻举妄动!”

    “是,一切听从先生指挥!”纪闫坤和简冰齐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