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勇闯狼穴

第二百一十六章 勇闯狼穴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六章 勇闯狼穴

    避免暴露身份,纪闫鑫没有允许自己和简冰去医院看望纪闫坤,拜托齐云多费心的同时,又派了人暗中保护他们。

    纪闫鑫是了解雪狼谷的狠辣和认钱不认人的,尤其是雪狼,从不肯吃一点点亏。纪闫鑫本无心跟雪狼谷作对,更不想挡他们的财路,哪儿曾想,人家听信金毛的谗言,不单单接了这单的生意,而且到了金都的第一时间,就拿他的人开了刀。

    是可忍孰不可忍,你折我的将,我就损你的兵,再强悍的将领,没有了士兵,就是无用的光杆司令。

    纪闫鑫也算身经百战,大智若愚之人,他抢在雪狼谷的人真正的发起战争之前,破了他的兵营,遣散了六十个性命挂在裤腰带上闯荡江湖的人。

    纪闫鑫把简冰锁在屋子里以后,只身闯进了雪狼谷安营扎寨的院子,他只带了两样东西,炸弹和钱。

    纪闫鑫进入院子之后,先抬手举枪,对着空中放了一枪,枪声惊动了屋里正酣睡的人。纪闫鑫麻利的把枪别在裤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楼房出口。

    紧接着,一群衣衫不整、睡眼蓬松的人争先恐后从狭窄的楼道跑出来,个个手拿大刀,一副上战场的架势。

    纪闫鑫冲着人群大喊一声:“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站在原地听我说话!”

    所有的人都像被突然点了穴,以各式各样的姿势停下,止步不前,虎视眈眈的盯着纪闫鑫。

    动作慢的人刚刚跑出来,看到同伴的表情,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形单只影深入狼穴,面对六十个壮硕如牛,为钱沦为被遥控的刽子手的人,纪闫鑫镇定自若。

    纪闫鑫全身绑满炸弹,一只手拿着窜着火苗的打火机,另一只手拎着一只黑色的大皮箱。

    六十双眼睛聚集了不同的目光在纪闫鑫身上,有恐惧、有疑惑、有贪婪,还有杀气。

    纪闫鑫把皮箱‘嗵’的一声丢在地上,似笑非笑的喊道:“给你们两条路,第一、拿钱走人,从此不再踏进金都半步;第二、跟我同归于尽,被炸成碎片,让你们的家人连收尸都找不到一块完整的骨头。”

    人群里一阵骚动,纪闫鑫半蹲着,伸手打开了皮箱,崭新的钞票一摞一摞整齐的码放在一起,人群顿时鸦雀无声。

    纪闫鑫站起来,哈哈大笑,再次喊道:“要命的,拿钱赶紧滚;不要命的,尽管拎着手里的大刀过来,老子倒要看看,究竟是你手里的刀快,还是我手里的枪快!”

    人群开始沸腾,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叽叽喳喳像是在拥挤的市场上赶集,纪闫鑫冲着天空中放了一枪,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面面相觑。

    有一个精瘦的男人丢下手里的大刀,举起双手,往前走了两步,说道:“我要命!我爹妈辛辛苦苦一辈子,好不容易才给我娶回来一个婆娘,死了太不划算了!”

    纪闫鑫用枪口指了指皮箱里的钱,示意他自己去拿。男人迟疑片刻,壮起胆子走过去,拿了一摞钱,举在空中晃了晃,纪闫鑫又用枪口示意他赶紧滚。

    男人朝着大门口走的时候,纪闫鑫大喊道:“拿钱走人,不要动歪心思,老子能站在这儿,指定就不怕你们背后打黑枪,实话实说,这个院子四周,都被我埋了炸弹,泼了汽油。想活命的,就滚得越远越好!”

    众人一听,又是一阵骚乱,仿佛真的闻到了空气中夹杂着汽油味。突然,有人不管不顾的朝着皮箱冲过去,抓起几摞钱就想跑,纪闫鑫抬手对准他的脚下放了一枪。

    子弹擦着那人的脚尖,猛烈的撞击在地上,激起碎石弹在那人的脸上。那人魂飞魄散,手脚哆嗦,钱落到地上。

    纪闫鑫冷笑道:“兄弟,做人要厚道,贪心是要付出代价的!”

    那人一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哭诉道:“大哥,你饶了我嘛——我家有病重的老父老母——我也是想给他们看病——”

    “一人一摞,哪个贪心,老子就让他抱着钱去见阎王爷!滚!”纪闫鑫厉声阻止了男人的哭闹。

    男人吓得屁滚尿流,老老实实的把多余的钱放进皮箱里,手里撰着一摞钱,紧张兮兮的望着纪闫鑫。

    纪闫鑫扬起眉毛,问道:“还不快滚?”

    男人一听,撒腿想跑,腿脚却不听使唤,跌跌撞撞、连滚带爬的朝门口逃去。其他人一看,都不敢再造次,自动自觉的排好队拿钱走人。

    纪闫鑫站在空无一人,满地大刀的院子里,转了一圈,他的身影在月光下修长无比。大刀在月光的照射下,发出渗人的寒光,纪闫鑫哈哈大笑。

    在笑声的回荡声中,纪闫鑫全身而退,上了车,他麻利的解下身上的炸弹,随手丢在副驾驶座上。

    路过江边的时候,纪闫鑫下车,用力把炸弹抛向江里,江面上短暂的激起了浪花。

    纪闫鑫诡秘的一笑,钻进车里,扬长而去,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些所谓炸弹,不过是拍电影时用的道具,并没有任何威力。

    在纪闫鑫看来,有的人该杀,有的人则罪不当死。说白了,这些人也只是卖命的小喽啰,用性命做赌本,赚一点蝇头小利罢了。他们的老大,压根儿不会把他们的性命当一回事儿。

    纪闫鑫发现自己这几年改变了许多,非迫不得已,他不愿意领着自己的弟兄们打打杀杀,能避免血洗江湖则避免,实在避不过去了,他也绝非孬种。

    ……

    金毛派喜子去打探一下火狼等人的动静,到了之前安排他们安营扎寨的地方,却发现,早已是人去楼空,院子里一地大刀,停车场三辆卡车齐刷刷的停在那里,格外醒目。

    喜子大惊失色,摸不清楚状况,又急急忙忙赶到特意给五大金刚准备的别院,依旧是踪迹全无。

    喜子惊慌失措的赶回去给金毛报信,听说雪狼谷的人一夜间不见了踪影,金毛绝望的倒在沙发上,哭喊道:“雪狼谷也有失信于人的时候啊——”

    看着金毛的模样,喜子如热锅上的蚂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急得团团转。他觉得对不住金毛,救兵是搬来了,可是,这唱的是哪一出,还没出手就溃兵而逃。

    突然,金毛哈哈大笑,继而又哭喊道:“真是天要我亡啊!”

    “大哥,你别太难过,我们再想办法!”喜子劝慰道。

    “再想办法?说得轻巧,雪狼谷都撒手不管了,还有谁敢趟这浑水!”金毛瞪着三角眼,却无半点光泽。

    喜子无言以对,只好禁声不语。

    “喜子,你打探到马栓儿的消息了没?”金毛的眼睛里燃气一丝希望。

    “还没有。”喜子垂下头,无颜面对金毛。

    “得快啊!什么都是一问三不知,这不等于是吃饱等死嘛?实在不行,跟马栓儿求和,兴许还能保一条性命!”金毛如今已经别无他法,他想过抬腿跑人,却不敢轻举妄动,怕走出这个院子,就立即丧命,还提什么远走高飞。

    “明白了,大哥!我这就抓紧去办。”喜子嘴上满口答应,心中却全无头绪。

    “去吧,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金毛摆摆手,一脸痛苦不安的表情。

    ……

    火狼和金狼把简冰的车开到郊外的一个废弃院子,窝在车里打了一个盹儿,养精蓄锐。

    醒来之后,两人摊开木狼画的地形草图研究了许久,低声交流,金狼频频点头。

    火狼收起草图,揣进皮褂子里,说:“走,去弄点儿吃的,人是铁饭是钢,天塌下来也不能饿肚皮!”

    “就是,宁可胀死,也绝不当饿死鬼!咱们哥儿俩喝两杯?”金狼附和道。

    “喝酒归喝酒,得悠着点儿,咱们肩上的担子沉啊!”火狼的目光冷峻,经历了这场惨败的浩劫,他的心目中又增添了许多别样的感触和认识。

    土狼的突然离世,火狼认为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知错必改,他只能把悲痛深深的埋葬在心里,化为无限的力量。

    火狼相信,土狼在天有灵,一定会明白他的心思。

    金狼看着火狼沉思的模样,深知他一定又是想起了土狼的惨死,随即也沉默了。

    两个人随便找了一家不起眼的路边小餐馆,走了进去。餐馆里光线阴暗,冷冷清清,正合火狼的心意。

    火狼把菜单丢到金狼面前,说:“可劲儿点,咱哥儿俩今儿吃一顿好的!哥哥我请!”

    金狼分明听出了火狼的弦外之音,似乎是吃了这一顿,指不定还有没有下顿。

    点了一堆菜之后,金狼搁下菜单,意味深长的注视着火狼,二人久久相视无语。

    在此之前,金狼的心中从来没有过任何的担忧,根本不会有提着刀出去,是否还能回来的顾虑,此刻,却有了命运无法掌控的惶恐。

    金狼觉得:从出道以来到现在,的确太过顺利,自己搞不定的事情,还有火狼和其他兄弟搭手,如今呢?初入金都江湖,就差一点被深不见底的江湖水淹死,向来唯我独尊的雪狼谷门下弟子,却不得不服软!

    兄弟相对畅饮,把酒言欢,本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可是,酒菜上齐了之后,火狼和金狼频繁干杯,品尝到的却是苦涩。

    大口的喝着酒,大口往嘴里塞菜,火狼和金狼的嘴里却无滋无味,心里百味齐全,本该是五兄弟高高兴兴的聚在一起喝庆功酒,却演变成两个人各怀心事的哀思酒——

    火狼并不能准确的猜测到,大哥雪狼在听到惨败的消息之后,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又会采取什么样的应对行动,一切都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