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零五章 知爱恨晚

第二百零五章 知爱恨晚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五章 知爱恨晚

    顾远山依约前往肖峰家吃饭,肖夫人非常热情的招呼他,给他斟茶,陪他聊天,以往厨房里她全权包揽的活儿,今天却全部由肖雪操办。

    肖夫人说这话,顾远山貌似认真的听着,有一茬没一茬的答应一两句,眼睛却时不时朝厨房里瞄两眼。

    肖雪忙碌的身影,对顾远山有着极强的吸引力,他第一次有所触动,原来,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所焕发出来的美,是男人想象不到的。

    肖雪把饭菜摆上桌,走到客厅请肖夫人和顾远山去吃饭,顾远山起身走了两步,却鬼使神差的踩到了肖雪的拖鞋,肖雪的身体朝前倾倒,眼瞅着就要扑倒在地,顾远山眼疾手快,一把抱住了她的腰。

    一股淡淡的油烟味吸入顾远山的鼻腔,他没来由的一阵眩晕,他从来不知道,柴米油盐的味道,也是如此醉人。

    站稳身体的肖雪有些尴尬,低头匆匆走到客厅储藏架旁,拿了一瓶红酒,走进饭厅。

    顾远山跟在肖雪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这一刻,他后悔了,后悔跟她离了婚,彻底脱离了关系。

    顾远山默默的在心里问自己:倘若我没有跟她办理离婚证,我是否还有机会?

    曾经,顾远山以为自己喜欢谢雨涵那种与自己性格想象的女人,或者,喜欢娟儿那种个性略微霸道的女人;现在看来,他更加喜欢肖雪这种上的了厅堂,下的了厨房,风情万千的女人。

    顾远山有些落寞,心中暗自叹息:晚了,我和她之间,一切都结束了,她就要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从此,我们只能相忘于江湖——

    肖雪吃力的转动红酒开瓶器,顾远山伸手,说:“我来吧?”

    肖雪停下手,乖乖的把酒瓶和开瓶器一并递给他,侧脸看着肖夫人,目光里全是不舍。

    原本,肖雪希望母亲能够跟她一起去美国定居,可是,肖夫人不肯走,说一定要等着肖峰的案子彻底了结,并且要留下来陪伴他,不然,他一个人得多孤单啊,想回家来看看,都找不到人。

    肖雪惦念着david,还要回去工作,没办法再耽搁时间,只好听从母亲自己的意见。

    作为母亲,肖夫人的内心有一种期望,她不希望顾远山和肖雪就此陌路,旁的不说,知道孩子的存在之后,她就想要设法使他们和好如初。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更何况,她能看得出来,两个年轻人心里面彼此有对方。

    哪知道力气还没使上,顾远山和肖雪就离婚了,肖夫人为此难过了好多天,为女儿和外孙子的未来担忧。

    肖夫人问肖雪:“小雪,你就真打算一辈子不让顾远山知道孩子的存在?”

    “妈,至少现在不会让他知道!我只负责把孩子培养成人,至于david长大之后,是否认他的父亲,那就由不得我了!”肖雪幽幽的回答。

    “怎么说呢,你瞒着顾远山和孩子,这对他们说,都不公平——”肖夫人的话还没说完,肖雪就激动的打断了她的话,语气愤然:“公平?他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公平?难道当初他要杀死自己的孩子,就是公平?david是我自己的孩子,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他要杀死自己的孩子?我的天啊——小雪,你究竟有多少事情瞒着妈妈——我可怜的孩子——”肖夫人非常震惊,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何当初会义无反顾的出国。原来,当年她并非意外流产,而是人为导致。

    肖夫人的内心非常自责,觉得自己做母亲很粗心、很失败,女儿遭了那么多罪,自己却一点儿都不知道。

    看着难过的母亲,肖雪于心不忍,深知说漏了嘴,这些事情在她的心里隐藏了几年了,又何苦出说来让母亲伤心。

    肖雪赶紧搂着母亲,说道:“妈,你担心啦,这不是好好的吗?都过去了!”

    “以后都要好好的,有啥事记得跟妈妈商量,不要一个人扛!”肖夫人慈爱的看着女儿,叮咛道。

    “放心吧,不会让妈妈担心了!等您啥时候想明白了,就去跟我和david一起生活,一家三代三口人生活在一起,多幸福啊!”肖雪把脸贴在母亲的脸上,内心更加思念小david。

    顾远山给杯子里斟上酒,递到肖夫人的面前,说:“妈,今儿您也喝一点儿?”

    肖夫人这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急忙接住酒杯,说:“好,喝一点儿,祝福小雪一路顺风!”

    “妈,小雪坐飞机,不能说一路顺风的!”顾远山纠正道。

    “啊?居然还有这说法,呸呸呸,赶紧改过来,那就祝小雪一路平安!”肖夫人慌忙改口。

    “妈,没事的,别听他胡说!”肖雪红着脸,看了顾远山一眼,举起酒杯,说:“往后,还得请你多照顾我妈妈!”

    “说什么请不请的,她也是我的妈妈!”顾远山动情的说。

    来的路上,他还为称呼的问题思考过,心想,离婚了,究竟该怎样称呼肖夫人,想来想去,也没派上用场,见了面,自然而然就喊了‘妈’。

    听着顾远山的话,肖雪的心里充满感激,肖夫人也非常欣慰,她寻思着:或许,两个年轻人的缘份还没有尽,虽说站在离婚了,指不定哪天又从新开始了,到那时候,david就是有爹有妈的孩子了!

    这顿饭吃的时间很长,顾远山和肖雪喝了不少酒,肖夫人为了给两个年轻人营造独处的空间,早早找借口回了卧室休息。

    顾远山帮着肖雪收拾碗筷,两个人的手时不时碰到一起,感觉很是奇怪。顾远山走进厨房,抢着洗碗,他说:“我来洗碗,你歇歇,都忙了一下午了!”

    肖雪不让顾远山洗,推拉间,肖雪一不留神跌进了顾远山的怀里,顾远山本能的抱着她的腰,目光温柔的注视着她,喃喃细语,轻唤着她的名字:“肖雪——小雪——”

    听到声声呼唤,肖雪微微仰起脸,望着顾远山轮廓分明的脸,眼里泪光闪闪,这是她第一次听见顾远山如此动情的呼唤她的名字。

    两行热泪顺着肖雪的脸颊滚落下来,顾远山抬起手,替她擦拭泪水,顺势捧起她的脸,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含住了她颤抖的双唇。

    肖雪感觉到错愕,却没有丝毫力气去抵抗,她不得不承认,她期待这样的亲密接触已经很久了。

    肖雪呆愣愣的站在原地,任由顾远山点燃她如干柴一般的身体,体内的细胞都在顷刻之间活跃起来。肖雪在心里默默的说:“这就是爱的味道!”

    顾远山难以自控,这种强烈的想要拥有一个女人的感觉,已经非常遥远,曾经是在谢雨涵那儿体验过,没想到今天却在肖雪这里再次出现了。

    顾远山被自己强烈的感受震惊了,不管不顾的用舌头启开肖雪的唇齿,舌尖灵活的在她的口腔里游走——

    肖雪的身体颤抖着,双手紧紧抓住顾远山的肩膀,用尽全力,指甲深深的嵌进他的肌.肤。顾远山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他陷入了忘情忘我的境地。

    紧紧的拥抱,舍不得放手,顾远山雄性的武器坚挺无比,隔着柔软的棉布,向肖雪发出了强烈的信号。

    肖雪毫无准备,她从来没有想过,离了婚的两个人,还能发生出格的故事,当这一切真的发生了的时候,她完全没有了应对能力,思维在这一刻是静止不前的。

    顾远山也陷入了思维空白的模式,完全没有章法的探寻,肢体决定了进展,他在不断的探索中试探肖雪的意愿,然后再进一步深入。

    肖雪终于抵挡不住顾远山的攻势,意志彻底瓦解了,她开始踮起脚尖,迎合顾远山喷着酒气的热唇,他温热的鼻息令她沉醉。

    顾远山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五迷三道,呢喃道:“小雪——我爱你——我爱你——”

    肖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顾远山的嘴里吐出来的,她惊慌失措,在心里问自己:“顾远山说他爱我?他说爱我么?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怎么会爱我——”

    不争气的泪水从肖雪的脸上滑落,流进嘴里,与甜甜的唾液混合在一起,顿时腥咸苦涩。

    顾远山毫不在意,依然贪婪的吞咽着那些令他幸福不已的液体。他在心里呐喊:“肖雪,你是我的女人,我要让你一辈子都爱着我,想着我,哪怕是躺在别的男人的怀里,心却在我这里!”

    肖雪始终闭着眼睛,不敢直视顾远山,她怕一看到他,这场梦就立即醒来,她多想永远沉醉在这梦里,不要醒来——

    她在心里喃喃自语:顾远山,为什么,你现在才说这些话?是真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还是一时兴起?不论怎样,此刻,我是幸福的,哪怕你是一盅毒药,我也愿意一饮而尽——

    厨房里一片狼藉,沾满油渍的碗盘用冷冷的目光注视着两个失去理性的人,池子里挪在一起的碗似乎有些看不下去了,身子摇摇晃晃,最后一歪,发出清脆的声音。

    恶作剧一般的捣乱的声音,并没有影响顾远山和肖雪的情致,这样的时候,哪怕天塌地陷,也阻止不了他们之间难分难舍的情感交流。

    肖夫人把卧室里收音机的声音调得很大,作为母亲,她更加希望女儿、女婿能够冰释前嫌,重头来过。

    人生之事往往如此,没有人始终会在原地等你回头,偶尔的交集,搞不好会是回光返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