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狭路相逢

第一百九十五章 狭路相逢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五章 狭路相逢

    白凤平和庄金海一不小心,把自己困死在派出所,分别关押,无法见面交流。他们心急如焚,最为担忧的是,接手专案组工作的人,迎合上面领导的意图,草草结案,给乔大维等人扣上帽子,安上不实的罪名,草菅人命。

    明明知情,却不加以阻止,同样是犯罪。

    白凤平和庄金海被关押消息传到金都,卞舟山、刘方东等人心急火燎,多次设法说情无果,刘东方放出狠话:“就算抢,我也得把我师父抢出来!”

    卞舟山去探望伤者,希望能够取得家属的谅解,私下处理此事,却碰了一鼻子灰,硬是被强硬的从病房里被撵出来,连带去的水果,及营养品也被丢了出来。

    大家都被蒙在鼓里,搞不清楚白凤平和庄金海究竟为何被停职,又被进了派出所。除了真心关心他们的人一直关注,有些人反倒幸灾落祸,他们腾开位置,立即就有人填上。

    在与于岐江的谈话中,项叶深谙领导的用意,他把师父白凤平教他的东西,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完全按照领导指示行事。

    组织对乔大维再次突审,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立即抓捕了乔大维的同伙若干,丢进了收管所。

    与此同时,对乔大维等人提起公诉,控诉他们敲诈勒索、谋杀。

    尽管证据漏洞百出,但是审判一路很顺利,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案情审理进展。成了全省的焦点,全省人民翘首以待审判结果。

    消息传到了乔家屯,乔大娘和乔小桃哭得死去活来,打死也不相信是乔大维杀害了老乔,乔大娘哽咽着说:“我家大维再不是东西——也绝不会干出这等天打雷劈的事情来!杀死自己的爹,那是畜生才干得出来的事!”

    乔小桃垂着泪抱住母亲,安慰道:“妈,您别着急,我就不相信天底下就没个说理的地方了!”

    “哎呦——我不活了,让我这孤儿寡母咋活得下去哦!”乔大娘哭天抢地。

    “大嫂,你别太难过,咱们总有个说理的地方!”乔新刚安慰道。

    “二叔,你说咋办啊?”乔小桃满面泪痕。

    “都别急,明儿我到省城打听一下——”乔新刚心里也没底,小老百姓哪儿能斗得过官家。

    乔大娘和乔小桃的目光集中在乔新刚的脸上,满是哀求。

    ……

    随着事态发展,最为兴奋的要数姜长河,他心中悬着的石头,搁下了一半,只能审判结束,那一半也能搁下,从此高枕无忧。

    姜长河让老伴儿烧了几个拿手好菜,开了一瓶珍藏了二十年的好酒,庆祝了一番,酒过三巡,他跟老板说:“我姜长河就是命好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喝了猫尿,又开始胡说八道,你慢慢喝,我可不愿意听你瞎咧咧!”姜夫人起身到卧室里织毛衣。

    她叹了一口气,心想:成天织来织去,全是给老头子织,有啥意思?啥时候能织小孩儿的衣服,那才有盼头!

    姜夫人突然想起了儿子姜新,泪水不由自主滚落下来。她发现,这段日子,姜长河神神叨叨的,她不免为他担忧,老都老了,别出点啥事!

    ……

    案情的发展趋势,是顾远山始料不及的,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姜长河逍遥法外,而他这个知情人却对一切置若罔闻,不是帮凶又是什么?

    肖夫人之前打电话来,告诉顾远山,肖雪要回国了,三天之后抵达,希望顾远山能够去机场接机。

    算算日子,应该就是明天,顾远山的心里很乱,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愿意见肖雪,见了面又该说什么,难道还如电话里一样吵嘴?

    顾远山心想:时隔近五年,一切都在改变,肖雪也变了吗?

    内心无法言喻的心情,困扰着顾远山,使他坐立不安,内心有隐隐的期待,又有强烈的排斥,究竟哪一种心情,才是真实的?他说不明白——

    顾远山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与他千方百计设下的棋子会面。暂且把肖雪的事情丢在了一边,直奔约定地点。

    一座废弃的仓库外的废墟背后,顾远山见到了剃着光头的黄广宣,黄广宣一脸崇敬的看着他,说道:“你来了?”

    “人呢?”顾远山冷冷的问。

    “在里面,几天没给饭吃,半死不活的!那货咋处理?”黄广宣朝仓库方向看了一眼,问道。

    “留着他,眼下还不能让他死!”顾远山从身上掏出一摞钱,丢给黄广宣,说:“去置办几身行头,别把自己搞得跟个混混似的,拿不上台面!”

    “谢谢老大!”黄广宣捧着钱,喜笑颜开。

    “人可要看好了,出不得半点纰漏,凡事多长脑子,我就不进去了,眼不见为净!”顾远山转身离开,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叮嘱:“不准去赌钱,这一阵子,低调一点为妙!”

    “放心吧,老大!”黄广宣笑呵呵的目送顾远山开车远去,捧着钱翻来覆去的亲了一遍,嘴里念叨着:“你真是比我亲娘还亲!”

    估摸着顾远山走远了,黄广宣检查了一下仓库的门锁,一溜烟跑了。

    这一年多来,黄广宣在劳改农场并没有吃什么苦头,全仰仗顾远山的照顾,他每月都会去看他,带去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在里边可都是稀罕物,让他在里面树立了威信,当了老大。

    顾远山一直叮咛他好好表现,争取减刑,他听他的话不惹事非,与其他犯人相安无事,果真,他比原来的刑期提早半年出狱。

    黄广宣出狱当天,是顾远山派人去接的,出来就给他安排了一个重要的任务——绑架金毛。

    这个任务正合黄广宣的心意,金毛胆敢到牢里威胁他,让他始终耿耿于怀,发誓有机会一定除掉金毛而后快。

    今非昔比,黄广宣已经不再是街边练摊骗钱的人,他已经恢复到了跟着马栓儿混时的状态,有过之而无不及。

    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有了顾远山做后盾,再有牢里结交的弟兄们壮胆,黄广宣觉得,给他一杆枪,就能打出一片天下。

    黄广宣心想:金毛算个什么?金毛算个屁,等不了多久,整个金都都是老子的天下,金毛,老子还要留着你这条狗命,看着我一统江湖!

    久别归来,城市里的一切对黄广宣来说,都很向往,更何况腰包里装着钱。不一会儿功夫,他就添置了一身西装,在镜子前照了又照。

    黄广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感叹道:人靠衣装马靠鞍,真他妈的是一句大实话!

    从服装店出来,天已经擦黑,他找了一部公用电话,给弟兄们挨个打传呼,留言皆是——黄广宣请你到大排档一条街一聚。

    黄广宣先行来到大排档一条街街口,等候哥们儿们从四面八方赶来,百无聊赖的东瞅西看,看到一个忙忙碌碌的男人,突然,皱起了眉头。

    黄广宣嘴里叼着一根烟,吊儿郎当的走过去,抬脚踩在了低矮的小方桌上,谢雨涵问道:“你干啥呀?”

    “没事,走累了,歇歇脚!长得不赖嘛!”黄广宣轻佻的看着谢雨涵,嬉皮笑脸的说。

    “你是来吃东西,还是来找事的?”谢雨涵冷冷的瞪着他,跟着铁蛋摆摊的这些日子,她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不会轻易被这种街痞无赖吓到。

    “吃不吃是老子的事儿,你管得着吗?”黄广宣故意提高了嗓音,把原本要消费的顾客都吓跑了。

    “你究竟想干啥?别耍横,不吃你这套!”谢雨涵厉声喝道。

    “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黄广宣索性跳到桌子上蹲着。

    听到吵闹声,铁蛋撩起围腰,擦着手上的水渍走过来,笑呵呵的说:“老弟,桌子是用来吃饭的,你下来坐板凳嘛!”

    “坐你妈的脚!你还认得老子不?我可是化成灰都认得出你来!”黄广宣从桌子上跳下来,虎视眈眈的瞪着铁蛋。

    铁蛋定睛一看,大吃一惊,惊道:“是你?”

    “老子在里头受罪,你在外边搂着逍遥,这笔账怎么算?”黄广宣朝前走了两步,逼视着铁蛋。

    “老弟,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看这样好不,今天随便吃喝,算我给你赔罪!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两清了!”和气生财是生意之道,铁蛋始终陪着笑脸,好不容易拉起生意,他不想惹火烧身。

    “大哥,咋呢?”黄广宣的弟兄们赶来了几个,呼啦把铁蛋围在中间,个个捏着拳头看着黄广宣,只等他一声令下。

    “没得事,老板说要请我们吃饭,随便我们吃喝!”黄广宣脸色一转,朝铁蛋冷笑。

    “好事!那就坐嘛,站起做啥子!”兄弟们拉开板凳,坐下。

    谢雨涵搞不清楚这帮人的来头,对铁蛋的态度很是不满,本就是小本生意,被他们这么一折腾,前一阵子的生意都白做了。

    “想吃啥子,随便点,我先去准备。”铁蛋陪着笑脸说完话,转身走开,谢雨涵跟在他的身边,小声埋怨道:“啥子人嘛,凭啥让他们白吃白喝?”

    “你别管,不要招惹他们,回去我才跟你说。”铁蛋说完话,低头忙碌,对于他来说,钱没得平安重要。

    铁蛋之所以这么做,并非是怕黄广宣,只不过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铁蛋心想:强龙斗不过地头蛇,更何况是地痞流氓,当年爹多管闲事结下的梁子,早晚得了结,宜早不宜迟,不然,他们三天两头来闹腾,生意就不用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