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案情复杂

第一百八十三章 案情复杂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三章 案情复杂

    白凤平和项叶把肖夫人扶到屋里去,项叶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白凤平安慰道:“嫂子,你要保重,老肖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

    “老白,老肖——我家老肖究竟是怎么走的?”肖夫人激动的握住白凤平的手,泪水涟涟。

    “他从金晔大厦楼顶坠亡,现场有搏斗的痕迹,排除了自杀的可能性——我们今天来,是了解一下情况。嫂子,希望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尽快把凶手找出来!”白凤平面色凝重,严肃的说。

    “老肖——你的心好狠啊——竟然丢下我一个人——”肖夫人痛不欲生的哭喊,声声凄厉。

    “嫂子,你要振作起来,查清案子,早日揪出凶手,才能为老肖平冤昭雪!你好好想想,出事之前,老肖有什么反常的举动?”白凤平心情沉重,项叶在屋里走动,勘察。

    听罢白凤平的话,肖夫人抹了一把眼泪,抬起头,抽泣声渐渐减弱。她说:“老白,你一定要抓住凶手,不然,老肖死不瞑目啊!”

    “你放心,只要你把知道的情况照实说,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抓住凶手,绳之以法!”白凤平的目光坚毅,给了肖夫人莫大的鼓舞。

    她缓缓的起身走进书房,回来时,手上拿着那个未拆开的匣子,坐回沙发上的同时,把东西递过去,说道:“这是前晚有人扔到院子里的,连同一只血淋淋的死鸡一起扔进来的,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也不知为何,这次老肖没有拆开它——”

    白凤平接过东西拆开,眉头紧锁,照片上的老肖令他感到痛惜,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怎么可能是老肖,老肖怎么会干这种事情?

    毕竟,白凤平是刑警,他快速收敛了个人情绪,恢复了人民警察的睿智。拿起匣子里的纸条,认真看了起来。

    纸条上写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三十万你不给,这次翻倍了,六十万,再见不到钱,别怪老子不客气,到了各路绯闻漫天飞舞的时候,你哭爹喊娘也没用了!

    “嫂子,这照片你见过?”白凤平看着痛苦不堪的肖夫人,问道。

    肖夫人满眼凄楚,艰难的点了点头。

    “你还了解一些什么情况?比如说,老肖有什么反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说得越详细越好,不要落了细节。

    回忆自己的丈夫背叛,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肖夫人倒吸一口冷气,目光变得难为情,许久,她才说道:“大概是在两个月以前,有一天晚上,不知老肖跟哪些人一起吃饭,彻夜未归,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个人,成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不开灯,也不拉开窗帘,白天、黑夜,屋里都是黑乎乎的——”

    肖夫人喝了一口水,接着说: “对了,他还有事没事总跟我吵架——直到我看到了照片,提出离婚——起初,他不肯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前天晚上,又有人扔了这东西进来,他突然就签字了——昨天早晨,他出门上班的时候,跟我说了句奇怪的话,让我往后多保重——”

    肖夫人捂着脸,嘤嘤的哭泣,哽咽的说:“我就觉着——他要出事——都怪我,我昨天在政府大院门口,要是拦住他就好了——”

    “嫂子,这不怪你,想开些,人死不能复生!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还是尽早通知肖雪回来一趟,你的身边得有人陪着!”听肖夫人讲述了这么多,白凤平的心中有了底,不管肖峰做错了什么事情,以他对他的了解,从个人角度出发,他还是信任他的。

    不过,以一个刑警的身份、及视角来看,又是另一种情况。

    “老白,一切就拜托你了,你说我这一个女人,女儿远在海外,万里之遥,你说——我还能指望谁?”肖夫人可怜巴巴的望着白凤平,满眼悲伤。

    “嫂子,你放心,法律是公正的,白的黑不了,黑的也白不了!你好好休息,不要想多了,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我们。今天,我们还要例行公事,检查一下老肖有无留下什么重要的东西?”白凤平言归正传,他们前来,是携带搜查令来的,事关省长性命的大事,上上下下都很关注。

    “你们搜吧,平常,老肖不让我进书房,不让我碰他的东西,门一直是锁着的,昨天晚上,我才发现门开了,可能是他临走时忘了锁,也有可能是故意没锁——”肖夫人背靠沙发,有气无力,目光变得呆滞。

    白凤平冲项叶招了招手,指了指书房,项叶立即进入书房进行仔细搜查。

    出来的时候,他带着白手套的手上拿着一张照片和一把钥匙。

    白凤平指着照片上穿军装的女人,问道:“嫂子,你认识照片上的女人么?”

    肖夫人看了一眼泛黄的照片,摇摇头,立即放声痛哭,她万万没有想到,与肖峰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他居然背着她珍藏了别的女人的照片。精神的背叛,远比肉.体的背叛更加可恶!

    白凤平又指着钥匙问道:“您认识这把钥匙么?”

    肖夫人痛苦难耐的抬头看了一眼,迷茫的摇摇头,她的心中,产生了无数种猜测,最令她难以接受的猜测是——肖峰在外面还有一个家,或者,不仅仅是一个家,也许还有女人和孩子。

    事情变得复杂化,白凤平无法立即作出判断,从表面来看,肖峰的家里,并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似乎还算廉洁,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肖峰大大的有问题,苍蝇不叮无缝蛋,他若是洁身自爱,又怎会有这等污秽不堪的照片,又怎会有人拿照片要挟、敲诈勒索他?

    沉思片刻,白凤平说道:“嫂子,我们先告辞了,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目前,老肖出事的消息是绝对封锁的,你也要注意保密!”

    “老白,拜托了!”肖夫人挣扎着站起来,身体摇摇欲坠,白凤平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坐下休息吧,别送了!”

    肖夫人不肯,硬是坚持把他们送到了门口,扶住门框,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们上车离去。

    白凤平心中不是滋味,对于他而言,老肖亦兄亦友,还不到六十岁,就这么惨烈的去了,令人难以接受。作为一名刑警,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争分夺秒破案,早日让老肖的灵魂得到安息。

    从个人角度来讲,他更希望老肖是清白的,那样,他的亲人和朋友,更能接受他的离去,至少,在他们的心目中,还能时刻缅怀他。

    “白队,现在去哪儿?”项叶握着方向盘,扭头问道。

    “嗯,什么?”白凤平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现在去哪儿?”项叶重新问了一遍,他理解领导此刻的心情,换做是自己,恐怕更加情绪化。

    “先去局里汇报工作。然后,就有得忙了,跟家里交代一下,案子一天破不了,恐怕就回不了家!”白凤平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项叶没再做声,也陷入了深思:穿军装的女人,寻找起来相对容易一些,虽然照片有些久远,但是好歹是正面照;而另一张照片上的女人,则根本看不到脸,也许是拍摄者刻意凸显肖峰的脸,而只照到了女人的侧面,身体某些部位的突出效果,一点儿也没妨碍。

    到了公安局,局里立即针对肖峰坠楼案召开了紧急会议,公安厅厅长于岐江与会旁听。

    在会议上,白凤平的得意弟子项叶进行了案情分析,列举了所有线索。而后,白凤平做了补充,他说:“目前,针对线索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第一、派人与敲诈勒索者交易,趁机抓获;第二、订餐人闫王可以判断为化名,有可能是肖峰本人,也不排除是与他一起进餐的人,查出碎布片的所属人;第三、找到两张照片上的女人;第四、查出钥匙所属房产。”

    案情分析结束,宣布散会,于岐江拦下白凤平,说:“老白,务必全力以赴,早日破案,把对社会的影响,降至最低,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无论是人力、物力,一律开绿灯!”

    “于厅长,此话当真?”白凤平见机行事,立即追问道。

    “岂有此理,你当我在放屁?”于岐江虎着脸,看着白凤平。

    “领导莫气,我还真想要这么一个人!”白凤平神秘兮兮的看着于岐江。

    “你这雷厉风行的老白,啥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快说,谁能入了你的法眼,看来,此人本事不小啊!”于岐江饶有兴致的看着白凤平。

    白凤平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金都市刑警队长庄金海。”

    “庄金海?此人不错,准了!我这就安排工作,两天之内让他到岗。”于岐江表示鼎力支持。

    ……

    庄金海接到了‘带上行李,速去省里开会’的通知,心中纳闷儿:什么样的会议,还要带上行李?像是要常住沙家浜的样子。

    行李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平日都备着,干他们这行工作,说走就走,耽搁不得。

    他马不停蹄的赶到省刑警队,才得知自己已经被借调到省刑警队专案组协助工作。

    白凤平热情的握着庄金海的手,说:“老庄,我们又可以并肩作战了,太好了!”

    “老白,承蒙你看得起,还得多多照顾啊!”两个老朋友、老对头,亲密的拥抱了一下。

    白凤平详尽的将案情向庄金海作了介绍,得知死者是省长肖峰,庄金海的心一下子重如磐石压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