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恩怨情仇

第一百八十一章 恩怨情仇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八十一章 恩怨情仇

    次日清晨,出门上班前,肖峰从书房里走出来,轻轻的敲响了卧室的门,他说:“我走了,往后你多保重!”

    肖夫人听到脚步远去,开门、关门的声音,裹紧被子,泪流不止。

    她不敢去揣摩肖峰这句话的含义,难道,他就此离开,不再回来;或者,更糟糕的是?

    想到这里,肖夫人的心一阵阵抽搐,疼痛难耐,虽然,离婚是自己强烈的意愿,但是,她也希望他能够好好的活着。

    内心忐忑不安,但她相信肖峰不至于被几张照片打垮,她但愿自己想多了。

    起床收拾家务,按部就班的做着日常事务,用以分散精力,自从与肖峰闹僵了之后,他不在家里吃饭,每日不用再精心准备一日三餐,顿感无聊。

    往日忙完了就会坐在院子里织毛衣、毛裤,现在却完全没有兴致。

    人就是这样,一旦精神垮了,一切都提不起兴趣。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肖夫人忐忑不安的心还是无法平静,她再也顾不上矜持,匆匆忙忙的朝政府大院走。

    远远的,她看到肖峰和胡秘书有说有笑的从办公大楼里出来,她躲在一旁,看着他们上车扬长而去。

    肖夫人觉得自己十分可笑,人家很没事儿人一样,自己操哪门子心,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午饭也没吃,神情恍惚的坐在院子里,一坐就是一下午。

    ……

    肖峰假借顾远山的名义邀请姜长河共进晚餐,地点是在市中心新开的屋顶餐厅,位于金晔大厦楼顶。

    姜长河一口应允,心中却思量着是否翁婿二人摆的鸿门宴。不管咋说,他都该去赴这场盛宴,跟孙子一样缩着藏着,这事儿他做不来。

    姜长河心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吃了我?

    话虽这么说,姜长河还是做了一些准备,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以防身。世事难料,谁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下班之后,姜长河去了一趟他秘密的房子,从那里取了一些东西,放进随身携带的皮包里,这才驱车赶往金晔大厦。

    在迎宾的带领下,姜长河进入屋顶餐厅,一路上,他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偌大的餐厅,正值饭点,居然没有一个人客人,显得冷冷清清。

    这个屋顶餐厅不是金都饭店那样的豪华餐厅,纯属年轻人寻找浪漫、刺.激,俯瞰整座城市的地方。

    整个餐厅为半封闭式,四周边沿为一米来高的栏杆,装修简洁明快,音乐悠扬,清风徐徐,感觉是要比低矮的包间里舒适。

    四处奇花异草争奇斗艳,阵阵芳香扑鼻而来,让人赏心悦目。

    城市里的人,上班关在办公室,下班关在家里,能够在这样自然的环境下用餐,是一大享受。

    呼吸着馨香的新鲜空气,姜长河的心情变得敞亮,方才的疑虑全无踪影,步子也轻松起来,继续朝里走,他看到肖峰独自坐在靠栏杆的位置,侧脸望着远处的江面。

    姜长河加快了脚步,心中猜测:顾远山是还没到,还是压根儿就没来?

    肖峰转回头,看到姜长河迎面走来,他起身迎了上去,招呼道:“老姜,你来了,快请坐!”

    “你来得挺早,小顾还没到?”姜长河握着肖峰的手,手心立即被他手上的汗水浸湿了。

    “小顾临时有些急事要处理,晚一些才能到,不管他,我们先喝着。”肖峰替姜长河拉开了椅子。

    坐下之后,姜长河赶紧用桌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肖峰看在眼里,并未放心里。

    肖峰今天出奇的平静,他说:“老姜,你看看还需要些什么,我已经点了一些了,你再加一点。咱们兄弟好些年没单独坐一起喝酒了,今儿不醉不归!”

    “是有些日子了,少说也有十年了吧?菜我就不加了,你还不知道我?再好的山珍海味,也不如有一口烧酒!”姜长河见肖峰是来叙旧的,也不再端着,轻松的说。

    “今儿咱哥儿俩喝啥?”肖峰笑问。

    “当然是啥烈整啥!还记得咱原来都爱喝啥酒不?不过,这地儿还真不一定有!”姜长河心里放松了,话也轻松了。

    “嘿嘿,咱们今儿有口福了,还真有人刚给我搞了一桶来,不多,二十斤,老弟能喝多少?”肖峰满脸笑容的看着姜长河,仿佛,两人还是那一对刚入伍时,亲如兄弟、形影不离的战友。

    “二十斤?太好了,喝到动弹不得为止!老哥意下如何?”姜长河拍手叫好。

    肖峰冲着服务员招手,喊了一声:“上菜、上酒。”

    不一会儿功夫,酒、菜全上来了,很是丰盛,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肖峰提杯与姜长河干杯,两个人一饮而尽,都眯着眼睛回味无穷。

    话说,这酒是农家户自酿的包谷酒,酒精度足有六十多度,味道绝对醇正。

    当年,他们一起参加抗.美.援.越战争,一起偷偷的喝包谷酒抵御风寒、壮胆儿,那时候,他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初上战场,血气方刚之余,难免也有些胆怯,就是这包谷酒,陪着他们在一次次战斗中活过来。

    两人再次碰了一杯,酒喝进肚子里,仿佛眼前就出现了战火纷飞的场景,姜长河大喊一声:“服务员,换大杯子!”

    服务员拿了玻璃杯飞快的跑过来,说:“杯子来了。”

    姜长河接过杯子,抱起酒坛子就往里倒,直倒得两杯酒往外溢,根本无法端起来,

    肖峰和姜长河相视看一眼,不约而同的把嘴凑在杯子边喝了一口,而后,哈哈大笑。

    三两口,他们就把杯子里的酒喝完了,然后续上。

    肖峰招呼道:“来,吃菜!”

    姜长河拿起筷子,往嘴里塞了两口菜,大口大口的咀嚼,发出很大的声音。

    肖峰指着他,笑道:“半辈子过去了,你这习惯可是一点儿都没变啊?”

    “嘿嘿——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姜长河毫无羞涩之意,笑望肖峰。

    两个人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杯,坛子里的酒直线下降。

    姜长河眯着被酒精烧红了的眼睛,问道:“我说老肖,你那乘龙快婿究竟来还不来?一会儿罚他酒,你可别心疼!”

    “来,指定来。该罚就罚,年轻人,有什么好心疼的?又不是大姑娘!”说道大姑娘,肖峰和姜长河的脸上都掠过一丝不快。

    两个人这解不开的心结,就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大姑娘结下的,后来,又因为工作原因,矛盾越演越烈,一直耿耿于怀,成了解不开的死结。

    事情还得从抗.美.援.越战争结束说起:

    战争中,姜长河和肖峰均受了伤,回国后,他们被转送到国内部.队医院继续接受治疗,巧的是,两个人被安排在同一病房。

    好兄弟住在一起,能够说话,相互照顾,原本是好事儿,岂料,俩人同时看上了护士严雪莉,在或明或暗的竞争中,相互将对方视为情敌。

    严雪莉性格温婉,与谈吐不俗的肖峰自然谈得来,对大大咧咧、攻势猛烈的姜长河有意无意的躲闪,这就让姜长河耿耿于怀,认为是肖峰破坏了他在严雪莉心目中的形象,才导致她对他避之不及。

    每每看到肖峰和严雪莉谈天说地、热火朝天,姜长河的心中,就横生嫉妒,恨不能痛痛快快的跟他干一架,以胜负来定夺爱情所属。

    久而久之,姜长河对肖峰的态度有了转变,令肖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肖峰能感觉得到,他与姜长河之间,已经产生了芥蒂,不再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

    肖峰康复归队,在离开医院之前,他和严雪莉私下里确立了恋爱关系,姜长河被蒙在鼓里。

    肖峰回到部队,姜长河留院继续治疗,这种阴差阳错的安排,令姜长河欣喜若狂,他认为是上苍眷顾他,给他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肖峰回到部队以后,被派遣学习,管理十分严格,禁止与外界联络。

    肖峰与严雪莉的联系中断,这让严雪莉很是迷茫,成日心事重重,不开心都写在脸上。

    姜长河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趁机大献殷勤,从中作梗。渐渐的,严雪莉心灰意冷,误会肖峰是一个超级大骗子,欺骗了她纯洁神圣的感情,决然放弃。

    但是,无论姜长河使多大劲儿,却也没有博得严雪莉的好感,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姜长河的表白。

    不久,姜长河也康复出院,这段兄弟相争的情缘无疾而终,但是,他对肖峰的仇视却埋下了种子,在日后越演越烈。

    发生的事情,肖峰浑然不知,成日憧憬着有朝一日出现在严雪莉面前,郑重其事的向她求婚,抱得美人归。

    学习期满,迎来假期,肖峰怀着无比快乐的心情,马不停蹄的赶去见严雪莉,却见到她与别的男人出双入对。

    气愤之下,肖峰拦住他们的去路,毫不留情的指责严雪莉见异思迁,不尊重爱情,不尊重他的感情。

    严雪莉强忍着眼泪,给了他一耳光,没做任何解释,蒙着脸跑了。

    肖峰的心落入冰窟,颓丧的回家度假,休假期满,他返回部队,见到姜长河。姜长河的表情很是幸灾乐祸,肖峰仔仔细细的思索之后,恍然大悟,确信姜长河在他和严雪莉的关系之中,起了很大的副作用。

    肖峰劝慰自己:好男儿何患无妻,兄弟情义更重要!

    肖峰无数次找机会想要与姜长河和解,再续兄弟缘,怎奈姜长河根本不领情,两人的关系便一直处于不尴不尬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