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翁婿联盟

第一百七十一章 翁婿联盟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一章 翁婿联盟

    别墅的院门大敞开,顾远山畅通无阻的把车开进了院子里,车刚挺稳,他就迫不及待的跳下车。

    从窗口望进去,肖峰躺在沙发上,睡得很沉,传来雷鸣般的鼾声。扫视了一圈,却没有金毛的踪影,顾远山的心一下子沉到底。

    他悻悻然的嘀咕道:“火烧眉毛了,还真睡得着啊!”

    他哪里知道,这是许久以来,肖峰唯一睡的一个安稳觉。

    走到门口,他开始用力拍门,足足拍了十分钟,肖峰才摇摇晃晃的来开门。

    “金毛人呢?”顾远山拂开肖峰,径直朝里闯,肖峰的身体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儿跌倒。

    “风风火火的,干啥呢?”顾远山不理会肖峰的问话,冲到楼上去。

    肖峰紧跟其后,眼瞅着顾远山楼上楼下、地下室,角角落落找了个遍,他突然发现,顾远山对这幢房子的熟悉程度,远远超过了自己。

    顾远山颓丧的坐在沙发上,忧心忡忡的望着肖峰。

    “究竟咋啦?”肖峰看着他的模样,不由得紧张起来。

    “我和金毛是怎么走的?”顾远山答非所问,从新发问。

    “我哪儿知道啊,连自己怎么睡到沙发上的,都想不起来了!”肖峰也是一头雾水。

    “他妈的,难道真的闹鬼了?我居然躺在自个儿床上,一点印象都没有——”顾远山一脸狐疑,不信鬼神的他竟然吐出了这样的话。

    “兴许金毛没喝多,是他送你回去的?”肖峰挨着他坐下,两个人的身上都散发着刺鼻的酒味。

    “就他——醉得跟一条死狗一样,被狼拖走了,肉啃尽了,怕是都醒不了!”顾远山狠狠地说。

    肖峰无语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何跑来发一通莫名的牢骚。

    “枪不见了!若是金毛拿的,还好;若是旁人拿的,说明了什么?”顾远山的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倘若金毛此刻在他面前,他一定会把他撕成碎片。

    “你是说一直有人在监视我们?”肖峰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声音变了调。

    “唯有我们三人知道在这里喝酒,同时烂醉如泥,两个人却不翼而飞,回到了自己家里,枪也不见了,发生如此诡异的事情,你以为是什么?”顾远山看了呆若木鸡的肖峰一眼,倒吸了一口冷气。

    “金毛与人勾结?这是想要置你我于死地——太无耻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能用!你怎么会有枪,还随身带着?”肖峰神情落寞,满脸疲倦。

    “为了防才狼虎豹!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可靠的——”顾远山紧紧的握着拳头。

    “那现在该怎么办?”肖峰慌了神,没了主意。

    “有些人不好好的活,那老子就送他一程!”顾远山的眼中放射着寒光,令肖峰感到无比好冷。

    “小顾,别乱来!凡事冷静一些——”肖峰战战兢兢的劝慰道。

    “冷静?等你冷静过了,早他妈被人剁成几十块,丢去角角落落,狗吃狼叼,尸骨无存了!”顾远山大声的反驳,直勾勾的看着肖峰。

    “唉——天要亡我,我若奈何!”肖峰懦弱的叹了一口气,低下头,躲避顾远山锋利如刀的目光。

    “懦夫!老子认啥都不认命——我就不相信,斗不过天、斗不过地,还斗不过自个儿的命了!”顾远山狠狠的说道。

    “年轻真好啊,初出牛犊不怕虎,啥都敢干,我老了,只有等着命运安排,等着进棺材了!”肖峰消极的说。

    “你哪里还像省长肖峰?就他妈的那点儿破事,至于吓成这样吗?说得不好听一点,哪个男人一辈子只守着一个女人,绝对不在外面拈花惹草,除非那男人.性.无能——就当偷了一次嘴,立马过去的事儿,非得被你弄成比捅破天还大——”看着肖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顾远山的眼里充满了鄙夷。

    肖峰缄默不言,忽然觉得顾远山的话有些道理。

    “你放心,姜长河那儿交给我,我一定把东西全部给你讨回来,实在不行,就来个以牙还牙!整死那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顾远山阴沉着脸。

    虽然肖峰不喜欢顾远山骂粗口,但是对于骂道姜长河,他的心中不免畅快。

    “我走了,还得去找金毛那狗.日.的算账!”顾远山抬起屁股就要走,却被肖峰一把抓住。

    肖峰说:“在这节骨眼儿上,还真不能轻举妄动,把关系搞得太僵,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依你看,该如何?”肖峰态度的逆转让顾远山心里暗喜,他能够出谋划策,证明与他一条战线。

    多一个人并肩作战,总比孤军作战要强。顾远山重新坐下,作出洗耳恭听状。

    “我们目前应该宽宏大量,继续把金毛当作朋友,想办法迫使他把姜长河的罪证都挖出来,据我所知,姜长河这么多年没干过好事,我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不然,早就拉他下台了——”肖峰意味深长的说。

    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顾远山初成为他的姑爷的时候,两个人就如现在一样交谈,多是他说,顾远山听。

    “爸说的很有道理,也就只好暂时便宜了金毛那畜生!”顾远山嘴上应许,心里却还是有些容不下金毛的隐瞒和背叛。

    在他看来,不忠诚的人,就该早日受到惩罚。

    “小顾啊,人要看清楚路再走,不要一条道摸到黑,那样,是容易迷路的!”肖峰语重心长的告诫顾远山。

    该说的话,肖峰要说,至于顾远山是否听得进去,那就是他的事了。

    此刻,顾远山忽然觉得,肖峰是个不错的人,他的话,也是金玉良言。只不过,自己似乎已经回不去了。

    “我已经想清楚了,万不得已,我就和姜长河同归于尽——小顾啊,你还年轻,可能不明白,有些时候,人的脸面比命重要,一旦脸没了,活着也就没有意义了!你一定要护好自己的脸面,还来得及!”肖峰就像一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婆,没完没了的说话,顾远山也不嫌他啰嗦。

    顾远山给肖峰点燃一支香烟,说道:“爸,您很久没有跟我说过这么多话了!您放心,我还是那句话,这个仇,我一定要给您报!”

    “别一天到晚总想着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再说了,一代人不管一代人的事,即便有一天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也不希望我的后代替我报什么仇!你和小雪的孩子还在的话,也不小了——”肖峰幽幽的说道。

    “她还好吗?”话赶话,顾远山第一次在肖雪出国后问起她的情况。

    “还不错,一边学习,一边工作,说是准备在那里定居。”肖峰淡淡的说,面对不能与自己女儿携手一生,分道扬镳的女婿,谈论起家庭琐事,索然无味。

    肖峰深深的了解自己女儿的个性,报喜不报忧,究竟过得好不好,漂洋过海、万里路,唯有她自个儿清楚。

    ……

    铁蛋出门干活儿之前,特意跟谢雨涵交代了几句,尽管她一脸不痛快,根本不理他,他还是坚持说完了话。

    他说:“我出去扛些活儿,挣几个钱让爹娘带着,他们没啥坏心,你是了解的,我只求你不要再跟他们吵,他们回去了也好,省得一天到晚吵来吵去——至于小正被带走的事情,咱们慢慢商量!”

    谢雨涵蜷在被窝里,脸扭到一边,直到铁蛋出门后,她才嘤嘤的低泣。

    她承认,铁蛋的确是一个绝顶好男人,对她、对孩子们非常好,但是,有些时候,他过于愚忠愚孝,脱离不了山里人将父母的话当圣旨的传统习气。说好听一点叫孝顺,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愚昧,没有主见。

    家里人关起门来怎么吵闹都行,最令她痛心的是,直到现在,两个老人还没把她当作自家人,竟然不分是非、黑白,硬要血口喷人,把她和顾远山扯在一起。污蔑她、诋毁她,这是她忍无可忍的。

    对于小暖的失踪,她也很牵挂,但也只能搁在心里,她很清楚,在两个老人眼里,小正是宝贝,捧在手心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小暖和小冉,是杂草,处处都碍眼。

    重男轻女,是他们骨子里改变不了的思想概念,无法纠正,无法扭转。

    这几天,她虽然生病躺在床上,没有掺合其中,一是怕越搅越乱,二是娘儿三个目前还是依靠铁蛋养活,没有经济来源,在老人看来,根本没有发言权。

    她明白小暖在铁蛋的生命中的重要性,不亚于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她希望小暖能够平安的回来,否则,铁蛋的心里始终会有不可触碰的硬伤,随时都有可能崩裂伤口,鲜血淋淋。

    谢雨涵轻轻的摸了一下胀痛的乳.房,由于生病没有给孩子喂奶,加上饮食习惯改变,即便每天也挤奶,却还是不可避免的回奶了。

    她非常难过,正如铁蛋娘说的那样,她这个妈妈当得不称职,连喂奶的资格和机会都没有了——

    铁蛋娘把小正护得很紧,根本就不让她接近,起初,小正还撕心裂肺的嚎哭,谁曾想,没过两夜,他就彻底把她忘了,不哭也不闹,开开心心的喝粘稠的米汤。传说中难戒的奶,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断掉了。

    谢雨涵想了很多,老人非得把孩子带走,她也是不能强加阻止的,她非常后悔,心急时口无遮拦的说孩子不是杨家的,伤了铁蛋的心,也不知道老人是否把她的话记在了心里。

    她在心中默默的祈祷:但愿老人和铁蛋,都能原谅我的无心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