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亲人易伤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亲人易伤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亲人易伤

    独自坐在厅里,何巫楠脸上的笑容消失殆尽,眼里隐现忧郁。

    许多往事他都不记得了,那一次昏迷,仿佛沉睡了千年。突然醒来,身边多了一个女人,她告诉他:“你叫何巫楠,是我的未婚夫。”

    那个女人就是邝娅霓。从那以后,他就成了何巫楠,成了何氏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邝娅霓每日都会给他看许多照片,讲许多他没有任何记忆的往事,以引导他牢牢记住那些人和事,做到见面就能认出来,并快速找出共同话题。

    经历了重重波折,卧病在床的何老爷子,终于承认了他是自己的儿子,给了他何家旗下的一间公司打理,他摇身一变成了老板。

    他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可他有一种直觉,自己并非真的何巫楠,尽管,无数次与他的照片对比,长得的确极像。

    邝娅霓认定他就是何巫楠,逼迫着双方老人允诺他们的婚事,他们刚一松口,就迫不及待的举行了婚礼。

    邝娅霓脾气不好,但对他却是百依百顺,好得没话说。

    婚后,她悄悄地告诉他,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女儿,迫不得已分开了,希望能把她找回来,一家团聚。

    他承诺一定会把女儿找回来,茫茫人海,想要寻找一个失散了的孩子,无疑是大海捞针,始终没有消息。

    面对两家老爷子的财产继承条件,两个人都慌了神,有一天,邝娅霓说:“巫楠,要么,咱们先领一个孩子回来应付他们?”

    “你是说用假女儿来蒙骗二老?”何巫楠很是震惊。

    “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一时半会儿哪儿去找咱们的女儿?”邝娅霓一脸忧伤,虽说她没有抚养孩子一天,毕竟怀胎十月,也遭了不少罪。

    “别着急,再找找看,说不定老天爷开恩,还真能把女儿找回来!”何巫楠宽她的心。

    “那你看着办吧——”邝娅霓明显信心不足。

    事后,何巫楠琢磨了好长时间,决定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加强力度寻找女儿的下落,另一方面,托人物色靠谱的对象。

    在一个朋友的引荐下,他联系到了疤子,没曾想,事情进展很顺利,他很快就得到答复,有一个女孩非常适合条件。

    他回家兴高采烈的告诉邝娅霓:“喜从天降,我们的女儿找到了,我明天就接她回来!”

    邝娅霓不如他预想的那样开心,淡淡的说:“找到了就好!”

    何巫楠搞不明白了,死活要寻找女儿的人是她,真的找到了,她却是一副不咸不淡、事不关己的样子。他心想:或许,她一时半会儿无法适应,家里突然多出一个人!

    按照计划,付钱领人,何巫楠很顺利的把孩子带回家。不知为何,他第一次见到杨小暖,就有一种亲切感,仿佛真的是失散了的父女。

    最近,他总是做一个相同的梦:他怀里抱着一个在襁褓中熟睡的婴儿,神情恍惚的走在街上,穿过大街小巷,行至无人的角落,把孩子放在地上一路小跑,身后,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声音——

    每次醒来,他都大汗淋漓,不知这是梦境,还是真实的。

    只要一做此梦,他就一整天心情不舒畅,像有一个什么东西堵在胸口,透不过气来。

    “爸爸——我们可以出去玩儿了吧?”小暖已经换好衣服,欢快的从楼上跑下来,嘴里很自然的喊着他。

    一夜之间,她已经从贫穷人家的杨小暖,过度到了富家千金何芳菲。

    何巫楠回过神来,抬起头用目光迎接燕子般飞舞的小公主,刹那间,他觉得她真的是自己的女儿。

    ……

    自从顾远山离开铁蛋家之后,屋子里气氛紧张,充斥着浓烈的火药味,每个人都压制着内心的火气,不充当导火索。

    铁蛋娘忙乎着把仅剩的奶粉冲给小正喝,平时她都把奶粉藏起来,避免铁蛋和谢雨涵偷偷给小冉喝。

    铁蛋爹躲在凉台上吸烟,铁蛋若无其事的抱着小冉,给她喂米汤。谢雨涵识趣的躲进卧室,她经受着病痛的煎熬,再没有多余的经历纠缠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一家人都精疲力竭,暂时把这事儿搁进了肚皮里,草草的收拾睡觉。

    铁蛋和谢雨涵背对背,谁也不理谁,一动不动,都佯装睡着了,那样的姿势一直持续到天明。

    两个孩子出奇的安静,一夜未醒,似乎懂得在这样的时候不能添乱。

    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小正就哼唧哼唧哭闹起来,小冉随后也睁开眼睛,眨巴着眼睛瞅着他。

    听到哭声,铁蛋娘手里拿着奶瓶跑进来,嘴里念叨着:“喔呦呦,俺的大孙子饿了!”

    她抱小正在怀里,把奶嘴塞进他的嘴里,小正用力吸了一口,立即把奶嘴和米汤一起呶出来,顿时衣服湿了一片。

    “你个小崽子,穷人生了个富贵命,快吃,不然就只有饿死!”铁蛋娘哽咽道。

    小冉眼巴巴的瞅着奶瓶,不哭也不闹,她已经习惯了看着小正吃饱了离开后,才轮到自己。

    铁蛋娘再次把奶嘴凑近小正的嘴边,他禁闭着嘴巴不张口,铁蛋娘心中窝火,骂道:“跟你娘一样难伺候!不吃是不是?那我给小冉吃了——”

    说话间,她把奶嘴靠近小冉的嘴边,小丫头欢喜的冲她笑笑,张开了嘴巴。

    奶嘴还没到小冉嘴里,铁蛋娘又迅速收回到小正嘴边,哄着他,说:“快吃,不然小冉给你吃完了!”

    小正意外的衔着奶嘴,咕嘟咕嘟喝起来,受到了欺骗,小冉哇一声哭了,她哭得很伤心,委屈的抽噎着。

    铁蛋听到了小冉的哭声,从卧室里跑出来,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数落道:“娘,您也太偏心了!”

    “我偏心?家里一穷二白,房子都被你糟蹋没了,我图个啥子?是老娘把你祸害成这样?”铁蛋娘憋了一夜的气,终于找到了发泄的理由,大声的指桑骂槐。

    “有啥子脾气,冲着我来,别拿娃儿撒气!小暖好端端的又咋惹到你们了,非得容不下她!”铁蛋也把憋在心头的不满吼了出来。

    “你——你个逆子,也不怕遭天打雷劈!”铁蛋娘气得浑身发抖。

    铁蛋爹听到争吵声,冲了进来,挥手打出去,铁蛋侧身一让,他的手重重的落在了小冉的屁股上,顿时,她撕心裂肺的号哭。

    铁蛋狠狠的瞪了一眼被吓得呆若木鸡的爹,抱着小暖走到了一边。他心疼的脱下裤子一看,柔嫩的屁股蛋上印着红红掌印。

    “心肠太歹毒了,这么大点娃儿,也下得了手!”铁蛋愤愤不满的骂着。

    “杨铁蛋,老子忍你很久了!我们这当娘、老子的,就该给你当牛做马?一天从天亮忙到天黑,你不说一句好话也就算了,竟然牢骚满腹,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被狐狸精掏干挖净了?”铁蛋爹捂着胸口,颤悠悠的指着铁蛋痛骂。

    “你也不要说这么多,都是我不争气,没本事,连累了你们,放心,我就是豁了性命,也要还你们,这辈子还不清,下辈子也接着还——”铁蛋抱着小暖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拿着灌满米汤的奶瓶,一进一出间,他的嘴巴也没闲下。

    “你——你——白眼儿狼!老子不晓得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哦,才生下了你,早晓得你到了城里变成狼,还从牙齿缝缝里省钱供你读啥子书哦——书都读到牛肚子里头去了!”铁蛋爹捶胸顿足,好不后悔。

    听着谩骂,铁蛋心如刀割,他觉得自己在外面受尽了欺凌,回到家里也不得安生,不就是因为穷嘛。他故作强硬的说:“你们算一下账,我究竟糟蹋了多少钱,算我借的,我写一张欠条,我就是要死,也要把血抽干净买了,还了债才死!”

    铁蛋娘万万没有想到铁蛋能够说出这样伤爹妈心,大逆不道的话,她一下子把小正丢在床上,冲到铁蛋面前,吼道:“你说啥子呢?还,你这辈子还得清?”

    “我就不信这辈子还不清——”铁蛋的脸憋得铁青,不屑的说。

    “老娘怀你十个月——喂奶.奶喂到你五岁,不说旁的,单是这奶.奶钱——怕是你就还不清!”铁蛋娘抹着泪,声音哽咽。

    “你跟他说那么多做啥子?龟儿子,没心没肝的人,我们累死了也是白搭,到时候,怕是烂草席人家也不肯赏给我们!”铁蛋爹拉住铁蛋娘,数落道。

    “他爹,我们走,回燕雀村去——哪怕在地里搭一个棚棚,也比在这里受气强!我们把小正带走,他是杨家的独苗——在这里也会长成白眼狼!”铁蛋娘一把鼻涕一把泪,泣不成声。

    “好,你去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就走,一路要饭,也要回去!我就不信,没得我们的活路!”铁蛋爹附和道。

    想要回到燕雀村,是他许久以来的心愿,这里,他实在待不下去了,只是碍于舍不得孙子,才不得不留下来,老婆子这么一鼓动,正合他意。

    听到爹娘的决定,铁蛋怂了,半晌没了声音。

    谢雨涵被争吵声吵醒了,早就做起来穿好衣服,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在这风口浪尖上,唯恐避之不及,她根本不敢出去,心里清楚,自己一出面,无疑是让战火升级,一发不可收拾,最终的结局是每个人都遍体鳞伤。

    听到他们要把小正带走,铁蛋像是哑巴了,不吭声,她实在坐不住了,拉开门冲了出去,激动的喊叫道:“小正是我的儿子,谁也别想把他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