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浑水摸鱼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浑水摸鱼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六章 浑水摸鱼

    接近零点,酒席该散场了,顾远山借故离开,叮咛金毛再安排一些活动,一定要把齐云陪好。

    金毛满口答应,心里却犯嘀咕:齐云这老东西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有什么活动是适合他的?找女人,他还能干什么?身上那玩意儿怕是早就废了!这大半夜的,还有什么是比找女人消遣更有乐趣的——也好,让这老东西当众出糗,也好报了暗器所伤之仇!

    打定主意,他不免偷着乐,觉得自己太有才了,竟能想出这种损人的报仇招数。

    他没有征询齐云的意见,直接吩咐把车开到了“盛世年华夜总会”,这是他旗下最豪华的夜总会,奢华程度与当年马栓儿旗下的夜总会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这里汇聚了全国各地的美女,甚至还有不同肤色的品种。

    今儿就带齐云这土包子开开眼,看看他是否对女人,也有如同对玉器一样,手到擒来的本事。

    骆桓知道盛世年华属金毛旗下,但他从没进去过,一来,他对这种地方不感兴趣;二来,他得陪着金毛进去,那样,往后,别人见了他也得礼让三分,做起事情来,更加得心应手,迎刃有余。

    齐云走在几人的中间,他神色如常,并没有丝毫羞怯之色,虽说年纪大了,但是落落大方是他一贯的作风,绝不会像刚进门的小媳妇,羞羞答答。

    齐云白色须眉,一身古董打扮,所过之处,议论纷纷,他却满不在乎。

    纪闫坤不经意听到那些话语,再看看他们交头接耳的模样,心里火冒三丈,怎奈他牢记着临行时大哥的叮咛——凡事要冷静,万不可冲动行事。

    骆桓和纪闫坤一前一后,保护着齐云和金毛的安全。这种地方,鱼龙混杂,一定要时刻高度警惕。

    进了包间,众人的确被这包间的奢华和宽大震慑了。

    包间分为上下两层,厅足有三百平米,空间高度足有七、八米,天花板上繁星闪烁,仿若镶嵌了一个微型宇宙。

    四周墙壁金碧辉煌,厅中央有个造型奇特的舞台。即便是出入这种场所众多、见多识广的纪闫坤,也不明白这个舞台的真正功能,用来演绎,台子太小,蹦不开,也跳不转。

    走上楼去,是除了一应俱全的厅,还有装饰各异的房间,地面上摆放着榻榻米,每个房间都有一扇只可由内朝外看的落地窗,躺在榻榻米上,就可以俯瞰一楼的舞台。

    这样一来,奇异的装修布局,越发令人感觉神秘。

    沿着通廊行走,一行人到达一个别致的小厅,视觉可谓最佳。

    金毛说:“齐先生,咱们先坐在这里欣赏一下节目,一会儿可以随意!”

    齐云微微一笑,以做回答。

    金毛冲骆桓和纪闫坤说:“你们也陪着齐先生,一起放松一下。”

    “谢谢大哥!”两人齐声回答,他们也不明白金毛在玩儿什么把戏。

    众人坐定,桌上杯子里都斟满洋酒,金毛提杯建议共饮。

    砰——

    随着一声玻璃碰撞的脆响,灯光突然灭了,紧接着,一楼大厅里,舞台四周散落着柔和的光亮,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舞台中央,那里,半卧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肌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

    她柔软的腰身如一条水蛇,在音乐声中游动,紧接着,舞台从中间裂开,缓缓升起半月形平台,上面跪着一个古铜肤色的男人,胯间的阳.器正一点一点昂起头,平台升至舞台平齐,便停下来。

    女人张嘴哈气,像是有一股强磁力吸引着她的身体,迅速靠近男人,看台上的男人们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

    空间里传来低沉的呻.吟声,舞台上竟然开始上演真实版‘金.瓶.梅’,看台上漆黑一片,一只手趁黑伸向齐云的胯间,不碰到一根硬如木棍的东西之后,快速缩回。

    齐云反应灵敏,出手快如闪电,在那只手回到主人怀里的之前,一把捉住,用力一拽。

    噗通——

    一个人重重的摔在地上,立即响起叫唤声:“哎呦——”

    骆桓和纪闫坤同时打燃了打火机,目光同时看向地上,豁然看到金毛摔了一个狗啃屎。他的一只手被齐云拽在手里。

    服务员看到金毛躺在地上,大惊失色,赶紧按了开关。屋内顿时灯火通明。

    齐云面色铁青,手下用力,金毛的脸已成了猪肝色。他吃力的仰头看着齐云,求饶道:“先生,我不是故意要冒犯你——你——快松手!”

    骆桓和纪闫坤并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打圆场,劝道:“先生,有话好好说!”

    齐云看他们一眼,气急败坏的甩开金毛的手,怒骂道:“金老板,你是故意在羞辱老夫么?看这些污秽不堪,不可入目的东西也就罢了——你还想在老朽身上一试?荒唐!恕不奉陪,先行一步!”

    齐云黑着脸,阔步向前,脚步沉稳有力,跺得地板咚咚作响。

    金毛使了个颜色,纪闫坤追了出去。

    骆桓扶金毛起身,坐在沙发里,他揉着疼痛的身体,直咧嘴。

    舞台上还在继续,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金毛冲着服务员恶狠狠的咆哮:“叫他们都给老子滚!”

    服务员闻声不敢怠慢,急匆匆下楼,不一会儿,舞台上黏如一体的男女迅速分开,仓皇逃离。

    音乐声戛然而止,包间里顿时安静得渗人。

    金毛恼羞成怒的骂道:“真他妈的不识抬举!走!”

    金毛悻悻然的往楼下走,骆桓心事重重的跟在其后,他似乎明白了金毛所做的不耻行为。他很担心,齐云动怒,与金毛之间产生摩擦,会不会对事态的发展不利。

    齐云健步如飞,尽管纪闫坤年轻,身手也不凡,却还是跟不上节奏,等他追到大门外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齐云的身影。

    他在四周寻找了一圈,没有结果,回到大门口时,遇上一瘸一拐出来的金毛。

    金毛没好气的问道:“人呢?”

    “报告大哥,人跟丢了!请大哥责罚!”纪闫坤回答着金毛的问话,眼睛却不安的看向骆桓,两人迅速交换了眼色。

    “饭桶!连一个糟老头都追不上!”金毛破口大骂。他的心里比谁都清楚,齐云非等闲,岂是人人都能追上的。

    “大哥,先送你回家吧?”骆桓问道。

    “我可告诉你,若是让齐云给跑了,绝不轻饶!”金毛狠狠的瞪了纪闫坤一眼,转头对骆桓说:“阿桓,你先送我回家。”

    纪闫坤找遍了夜总会附近的大街小巷,全无齐云的踪迹。他寻思着:齐云会不会借此机会逃走?不,即便他对大哥是虚与委蛇,也不可能丢下齐宏不管!也许,他只想一个人清净一下,直接回了住处。

    纪闫坤紧赶慢赶回到住处,依旧不见齐云的身影,正欲出门寻找,恰遇骆桓归来。

    骆桓从车上跳下来,问道:“怎样?找到齐先生没?”

    纪闫坤沮丧的摇头。

    骆桓轻声说:“坤哥,要么我们再去找找?”

    纪闫坤跳上车,待汽车开出之后,他低沉着脸责怪骆桓:“你忘了我现在是你的跟班了,往后不准再叫坤哥,暴露了身份,大家的命都保不住!”

    “是,坤哥!”骆桓脱口而出。纪闫坤伸出手,骆桓躲闪不及,一个耳刮子扇在他的脑门上。

    “跟班还打大哥?”骆桓朝纪闫坤笑笑,纪闫坤举起手,威胁道:“没大没小的,还想挨揍?”

    “看吧,老大终归是老大,做一会儿小弟就不乐意!”骆桓故意撇嘴,看着纪闫坤。

    “专心开车。”纪闫坤明知理亏,终结了话题。

    转悠了几圈,毫无收获,两个人一致认同齐云不会不辞而别,决定回住所守株待兔。

    因夜总会发生的事情牵涉到齐云的隐私,毕竟他年事已高,遇这种事的确尴尬,纪闫坤和骆桓绝口不提。

    他们只但愿齐云能够早日归队,让他们吃下定心丸,在金毛的地盘上独自行动,是极其危险的,鬼知道金毛是否布下什么陷阱?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吸烟,都没有说话的兴致,时间跑得极慢,等待是一种煎熬,从三更等到五更,从日落盼到日出,齐云并没有出现。

    纪闫坤和骆桓忧心忡忡,下山之前,大哥纪闫鑫一再叮咛,时刻保证齐先生的安全。

    下山才两天,齐先生就失踪了,生死未卜,若是真有个三长两短,就是他们失责,无法向大哥交代。

    正当他们愁眉不展的时候,金毛派人来传话,让他们护送齐先生去喝早茶。

    两人一听,面面相觑,即便有通天的本事,也变不出一个齐云来。

    支走传话的人,两个人商议片刻,必须如实向金毛汇报齐云失踪的事实,顺便试探一下,齐云失踪是否与金毛有关。

    事态发展到如此这般,任何猜想皆有可能发生,绝不能掉以轻心。

    骆桓和纪闫坤赶到约定地点,金毛正襟危坐,冷冷的看着他们,随着他们走近,他的神色起了极大变化,眉头紧皱,他发现齐云没来。

    没等金毛发问,骆桓就赶紧汇报道:“大哥,玉麟王不见了!我们找了整整一夜——”

    “都是吃干饭的,一个人都看不住!”金毛抓起桌子上的茶具,狠狠的砸向骆桓,纪闫坤一个箭步跨上去,准确的接住了茶具。

    “派人出去找,即便是把金都翻过个儿,也得把玉麟王给我找出来!”金毛狠狠的捶桌发话。

    “是,我们一定全力以赴!”骆桓和纪闫坤迅速离开。

    金毛一屁股坐在椅子里,悔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