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乐极生悲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乐极生悲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八章 乐极生悲

    “阿娟,你——婊.子无情!”胡建兵面色铁青,指着女人谩骂。

    “哈哈——哈哈——胡老板,你才知道?要么,你以为就你这比猪强不到哪儿去的身材和智商,我看上你哪儿了?”女人笑得花枝烂颤,指尖划过胡建兵横肉堆积的脸。

    骆桓一肚子火,他不忍目睹变得如此堕落的大嫂。他沉着脸,说:“胡老板,要么撤案,抱着你的钱滚蛋;要么钱和人都留下;你自己选!”

    “你——你们——”胡建兵心中不服,却无以抵抗这霸道的强势。话说强龙斗不过地头蛇,耗下去,自己小命丢在这山旮旯里,就不划算了。

    “怎样?”骆桓冲华子使了个颜色,华子心领神会的把手中的袋子一抖,五摞钞票滚落到桌子上。

    胡建兵伸手就要去抓钱,被华子挡住了,骆桓冷笑两声,说:“胡老板,规矩还是要的,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华子快速把钱装进袋子里,拎在手里,冷冷的看着气得七窍生烟的胡建兵。

    女人用手梳理一下头发,扯过小皮包挎在肩头,笑道:“你们慢慢玩儿,老娘我不奉陪了!老胡,拿来——”

    她伸出一只手,毫不羞涩的摊在胡建兵面前,胡建兵咬牙从皮包里掏出几张钱狠狠的砸在她的手心里。骆桓忍无可忍,抢过钱砸在胡建兵的脸上,骂道:“王八蛋,你这是作死的节奏!”

    胡建兵吓得身体战栗,他实在是不明白,又怎么惹毛了这个土霸王。

    骆桓冷冷的看着女人,说:“你哪儿都不能去,得跟我们走,去见大哥!”

    “还有没有王法了?我可告诉你,姓胡的怕你们,老娘可不怕!”女人横眉冷对,不屑一顾的说。

    “王法?柱子算不算王法?”骆桓每字每句都清楚明了。

    女人一听这话,突然变得安静下来,眼睛里闪闪发亮,瞬间蒙了一层水雾。华子和胡建兵一头雾水,就像听天书一样,看着他们。

    “走,去派出所。”骆桓冷冷的说。

    一路上,女人像变了一个人,沉默且文静,坐在副驾驶座里没有一丝表情,胡建兵老老实实的与骆桓并肩坐在后排。

    到了派出所,因为有了之前的打点,一切顺利,很快,一帮兄弟就被放出来了,见了骆桓,个个喜笑颜开。

    华子依约把袋子里的钱丢给胡建兵,说道:“滚吧,别让我们再见到你!”

    胡建兵抱着钱飞也似的跑了,他叮咛自己,得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永远也不再来。

    看到车上坐了个漂亮女人,弟兄们吹口哨起哄,骆桓脸色一沉,喝道:“都不许胡闹!”

    个个噤声,不敢再胡闹,静悄悄的挨个跳上车。

    在宾馆取了其他车,骆桓说:“华子,你去车上看着他们,别再给我惹事!”

    华子明知老大是要支开自己,心领神会的领命而去。

    车上只剩下骆桓和女人,他猛踩油门,汽车飞驰出去。

    骆桓说:“大嫂,为什么作践自己?”

    女人不吭声,片刻,她才抬起头,满眼泪水的望着骆桓,问道:“我——真的能见到柱子?”

    “是的,你不光能见到柱子,还能见到大哥——”骆桓斩钉截铁的说。

    “大哥——马——马栓儿?”女人身子颤抖,声音哽咽。

    “大哥叫纪闫鑫。”听到马栓儿的名字,骆桓感觉突兀。他心想:打见到大哥起,他就只知道他叫纪闫鑫,难道说他还有其他名字?

    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女人反倒安静了,她想着:马栓儿当年以死囚犯侥幸在枪决后活下来,隐姓埋名实属正常。若不是精神病院的时候,听到顾远山提及马栓儿有可能还活着,她打死也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想到就要见到日思夜想的柱子,她的心就阵阵激动;想到要见到在记忆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马栓儿,她的心中就阵阵疼痛,她实在没有脸面去面对他,就连自个儿都觉得自己肮脏!

    骆桓似乎看出了她的顾虑,轻声说:“大嫂,我不会告诉大哥,关于你的这些事情;华子那儿,您也放心,他根本就没有可能见到大哥!”

    女人的心中涌起一股感激之情,在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娟儿——李娟。她轻声问道:“他们,都还好吗?”

    “都挺好的!那时候,我四处寻找您的下落,好不容易查到您在精神病院,却还是晚了一步,您失踪了——坤哥再去调查的时候,意外的碰到柱子,就把他带回去了,大哥很疼爱他——”骆桓一边开车,一边讲述,三言两语讲述完的事情,他们实则花费了几年的时间去做。

    “真是辛苦你们了!我一直就相信柱子会平平安安的——”娟儿避重就轻,她实在不愿意提及那段往事,哪怕是面对马栓儿,她也不愿意旧事重提,更何况是他的兄弟。

    回到金都,骆桓没有去见金毛,而是直接护送娟儿上山,没有什么比大哥一家团聚更为重要。半道上,他扯下仿真面皮,恢复了简冰的容貌。他对满脸惊讶的娟儿说:“大嫂,我叫简冰,是大哥派出去的卧底。这事儿,只有大哥、你和我三人知道。”

    “放心吧,我是一个嘴严的人!”娟儿平静的说。

    她的内心深处,远不如表面平静,甚至有些忐忑不安,心中怀揣仇恨,眼瞅着一家团圆,将来的路怎么走,还真是个未知数,总不能自私的搁下恩怨,过过自个儿的小日子吧?杨智建岂不是白白牺牲了?再则,难道说让顾远山那个畜生逍遥法外,继续祸害别人?还有铁蛋和谢雨涵,这是柱子平安无事,若是有事呢,他们同样是仇人!时隔几年,马栓儿变成了纪闫鑫,光听名字,就觉着陌生,他变了么——

    想到这些,娟儿的心里乱糟糟的,七上八下,没着没落,即便这样,冲着柱子,她也不得不来见他们——

    ……

    顾远山把任务交给刘凯明,刘凯明辗转联系到龙池镇派出所,得到的消息是人报案人撤案,人已经放了。

    听到刘凯明的电话汇报,顾远山气急败坏的打电话给金毛,电话一接通,他就劈头盖脸的怒骂:“金毛,我说你小子是拿我开涮呢?”

    “哥,这又是哪儿跟哪儿?”金毛一头雾水,实在不明白自己好端端窝在家里,又哪儿开罪了这尊菩萨。

    “人都出来了,你还让老子活动个啥?闲出屎来了?”顾远山狠狠地摔了电话。

    电话那端,金毛握着听筒发愣,心里寻思着:放了?怎么会?这究竟是咋回事……

    他立即差人去找骆桓,得到了回复却是骆桓不在,其他人的确回来了。

    这么一来,金毛的心里就不踏实了,骆桓这人来头不小,居然背着他把一切都摆平了,还不露声色。

    于是,他又差人把华子叫了来,面对金毛询问骆桓的行踪,华子对答如流,说:“骆桓哥说大哥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喜子哥又住院了,所以,他得独自去完成!”

    说到任务,金毛这才想起来,之前安排骆桓和喜子去寻找玉麟王,时间到了,任务却还没完成,他明知故问:“他说没说是什么任务?”

    “我问来着,还说一起去帮忙。骆桓哥没说,也不许我跟去,只交代我把弟兄们看好了!”华子疑惑的望着金毛。

    “没事了,你回去吧。”听了华子的回答,金毛心里踏实多了,看来,骆桓不光做事耿直,口风也很紧,的确是难得的人才。

    既然他有心去完成寻找玉麟王的任务,那么,不妨多给他一点时间,搞不好真能如了顾远山的心愿。金毛放下心来,只管高枕无忧的等待他的好消息。

    ……

    “报告!”执勤哨兵在门口喊道。

    “什么事?”纪闫坤开门问道。

    “简冰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女人。”

    “哪儿呢?”

    “那儿——”顺着哨兵的手看去,纪闫坤慌了神,第一次大惊失色的喊道:“大哥——大哥——快来看——”

    听到纪闫坤惊慌失措的叫声,纪闫鑫、杨智建和齐云一道迅速跑到门边,一行人接二连三跨出门来,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

    纪闫鑫和杨智建不约而同朝前走去,纪闫坤心里直打鼓:大哥看到大嫂激动、反常是应该的,杨智建跟着起什么哄?

    齐云不明所以,但他能猜测到,这个女人与纪闫鑫的关系非比寻常。

    娟儿抹了一把汗,抬头,两个男人一前一后闯入她的眼帘,前面那个男人是个陌生人,似乎又有几分熟悉;当她看清楚后面那个男人的脸庞时,整个人惊呆了,他——竟然是自己误以为葬身火海的杨智建。

    娟儿头脑发昏,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世界之小,竟然让她在这里将要面对两个她的生命中重要的男人,这究竟该高兴,还是该悲哀?真是造化弄人!

    虽然已经看清楚了人,在心里打了预防针,走近了之后,娟儿对纪闫鑫视若无睹,面对杨智建的时候,还是脱口而出喊出了他的名字。

    纪闫鑫呆呆的站在那里,心中落寞,自己朝思暮想心爱的女人,面对他的时候,却喊出了别的男人的名字。他从杨智建看娟儿的眼神中,看到了复杂的内容。他的心开始撕裂样疼痛,莫名的有些嫉妒。

    “娟儿——”纪闫鑫轻声呼唤着娟儿的名字,眼里掩饰不住痛苦。

    听到他的声音,娟儿的身体为之一颤,泪水滚落下来,是的,这是马栓儿的声音,久违的声音,是他在人世间留给她最后的记忆。

    娟儿的嘴唇一张一合,反复数次,终是没有发出声音。她不知道,究竟该喊他马栓儿,还是纪闫鑫。

    “妈——妈妈——”柱子不知被谁从屋里拖出来,正挥洒着泪水,朝娟儿直奔而来。

    “柱子——我的柱子——”娟儿的情感终于找到了释放的出口,她呼喊着柱子的名字,泪如泉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