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二十章 女人似虎

第一百二十章 女人似虎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章 女人似虎

    一夜不眠不休,金毛在苦苦的熬时间,他一个劲儿提醒自己,不要睡着了,第一时间赶去跟顾远山赔罪。哪儿曾想,快要天亮的时候,他却熬不住了,昏昏沉沉睡死过去。

    ……

    顾远山被金毛打扰后,心里烦躁,一夜没有合眼,早早来到办公室,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议。会议结束后,他疲倦的窝在老板椅里,心情憋闷的望着窗外。日上三竿,金毛居然还没有出现。顾远山在心里狠狠的咒骂他,誓要给他一点儿颜色看看。

    今天是周末,顾远山决定早点儿离开办公室,去学校看看小暖。

    他比铁蛋提早一节课到了学校,接走小暖。

    走出学校,小暖哇一声就哭了。顾远山耐心的哄她:“小暖不哭,是不是想干爹了?”

    小暖一个劲儿点头,哭得越发厉害。顾远山将她抱在怀里,安慰道:“乖,不哭,哭了就不漂亮了!跟干爹说说,谁欺负你了?”

    小暖断断续续的把那天的事情叙述了一遍,听得顾远山心花怒放,被金毛骚扰的不快,瞬间荡然无存。他太欣赏自己的杰作了,这才刚刚开始,没想到效果就这么突出,再往后,谢雨涵生的两个崽子大了,更有好戏看!顾远山忽然特别期待这一天早些到来。

    不管怎样,顾远山都笃定谢雨涵和铁蛋的婚姻生活荆棘遍布,终会闹到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那一天。他特别渴望看到铁蛋众叛亲离的下场。

    心里乐开了花,脸上却是另一副沉稳的表情,他说:“小暖,玩具坏了,干爹再买,往后不要为这个哭鼻子,不过,你要记住,这些东西都是干爹买给你的,你要是不玩儿了,就收起来,将来给弟弟、妹妹玩儿!”

    小暖这个年龄,哪儿能一下子全部理解大人的话,她只记住了一点——玩具是干爹买给我的,是属于我的!

    顾远山在说话的时候,本就设置了矛盾,他明知道以小暖这个年龄的智商,根本无法消化,正因为如此,才能达到声东击西的最佳目的。

    “走,我们去接继鹏哥哥,然后一起去吃饭!”顾远山把小暖放进车里。

    小暖手舞足蹈,高兴的喊叫着:“好啊好啊,我可以见到继鹏哥哥了!”

    顾远山微笑着看她一眼,发动汽车。

    他们抵达继鹏学校的时候,时间稍微早了一点,于是,坐在车里等待。

    顾远山不由得又想起铁蛋到学校扑个空,会是什么表情?

    ……

    金毛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落山,他一骨碌爬起来,冲到客厅里,扯着喉咙就开始骂:“你个瓜婆娘,囊个不喊醒老子呢?”

    “金毛,我告诉你,老娘不是你的佣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少跟老娘用这种口气说话!”金毛的老婆躺在沙发上,和他对骂。

    实际上,金毛是个妻管严,当年,他一穷二白,即便是当了义人帮的老大,也只是个空架子,全倚仗这个婆娘才有了本钱。婆娘名叫孙梅,道儿上都喊她孙二娘,她性格泼辣得很,比爷们儿还爷们儿,横起来动.刀动.枪的,人也壮实,一身肉坨坨,模样倒是有几分妖.娆、性.感。

    她也不晓得到哪儿去鬼.混了几年回来,腰包里鼓了,死乞白赖缠着金毛。起初,金毛还看她不上眼,后来也想明白了,自个儿一无才,二无财,孙二娘能够看得上他,刚好互补。

    嫁给金毛以后,孙二娘成了大姐.大,脾气见长,一发不可收拾,有人无人,只要她不高兴,就敢揪着金毛的耳朵走路。天长日久,金毛早已习惯了孙二娘的霸道,他甚至还开始发觉,她有几分可爱,有时候,还真的想要夜夜搂着她睡觉。

    在外偷腥,那是他结婚以来,可以想,却不敢干的事情,搞不好,孙二娘会一剪刀剪掉他的命.根子。

    大概,孙二娘也是晓得他结婚前劣迹累累,夜夜笙歌,因此,才把他看得特别紧。她倒也算是一个大气的女人,应酬,逢场作戏,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用她的话说,就是——你可以望梅止渴,休想尝到味道。胆敢越雷池半步,小心老娘把你当猪儿,阉了!

    金毛晓得,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啥子事都干得出来,夜夜都有辗刀架在脖子上,哪儿还敢有非分之想。

    孙二娘虽然长得胖些,但胖得有韵味,此刻,窗外依旧寒冷,她在家里却已经穿上了夏装,斜躺在沙发上,露出白花花的大腿和半个肥嘟嘟的屁股,真是赤.裸.裸的挑逗。

    若是在平常,金毛可能会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把她搬进屋里,丢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可是现在,他哪儿还有那兴致。他皱起眉头,骂道:“瓜婆娘,把你的骚.屁股盖好,老子看到心烦!”

    金毛这句话一出口,就惹了大祸,孙二娘一翻身从沙发上跳到地上,光着脚板跑过去对他又掐又揪,嘴里骂道:“好你个金.烂.杆,背到老娘在外头做啥子亏心事了?老娘的是骚.屁股,你说,哪个婆娘的不骚?怪不得十天、半月不碰老娘一根手指头,搞了半天,你是猫吃了死耗子,浑身恶臭!”

    “哎呀,你个瓜婆娘,有完没完?老子烦得很,滚开!”金毛使劲推了一把,孙二娘踉踉跄跄,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下更是惹火烧身,孙二娘爬到他的身边,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照着他的裤裆,狠狠的一口咬下去。

    金毛痛得两眼直冒金星,浑身是汗,他双手捂着裤裆,痛苦的蹲下去。孙二娘被他的表情吓傻了,直愣愣的看着他,实际上,她没想真咬,哪儿晓得,一下口,就没了分寸。

    金毛颤巍巍的指着孙二娘,痛苦的说:“瓜婆娘,你敢让老子断子绝孙,老子就让你变成千人骑,万人揉的娼.妇!”

    孙二娘万万没有想到金毛竟然说出这么绝情绝义的话,她哇的一声就哭了。金毛太晓得这个女人的本事了,不光泼辣,下手狠,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是玩儿得顺溜顺溜的。只见她哭了两声,就开始唱戏:“老娘不活了,活下去有啥子意思嘛!金毛,你就等到给老娘收尸,老娘做了厉鬼也不会饶过你!”

    “瓜婆娘——你要死就去死,不要一天到晚唱戏,一哭二闹三上吊,老子早就听腻了,有多远滚多远!”疼痛还在继续,金毛心中怒火中烧,说话也就不再顾及孙二娘的感受。

    孙二娘平日被金毛迁就惯了,让着、捧着,突然之间遭到这样的谩骂,一时间火气冲顶,她冲到凉台上,爬上去,还没等金毛反应过来,她已经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这下,金毛顾不得疼痛,挣扎着冲到凉台上,撕心裂肺的呼喊着:“二娘——你个瓜婆娘,咋个那么蠢呢?比猪还蠢——”

    呜呜——呜呜——

    金毛往下一看,才发现孙二娘落在了后院放着的橡皮艇上,由于她有些胖,整个人卡在那里动弹不得。他撒丫子跑到楼下,费尽力气把孙二娘拖起来,只见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原本化了妆的脸,此刻像唱京戏的大花脸。

    孙二娘有气无力的倒在橡皮艇上,目光呆滞的望着他,如同死人一般一动不动。金毛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几下,她的眼珠子根本不动,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金毛的心悬在喉咙眼,心想:该不是摔傻了吧?

    他一把抱着孙二娘,眼泪滚落下来,呼喊道:“二娘——你醒醒,醒醒嘛!你不要吓我,你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咋个办呢?”

    想到孙二娘平日对自己的好,金毛不免动了真情,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他诚心实意的哭道:“你死了,哪个给我生娃儿呢?再找个婆娘,哪儿有你好嘛!”

    “啥子呢?你龟儿还敢找婆娘!”孙二娘伸手揪住了金毛的耳朵,手上一用力,痛得他身子一软,整个人倒在她的身上。

    金毛趴在她的身上,像个孩子一样,嘤嘤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埋怨:“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孙二娘鼻子一酸,眼泪滚落下来,她紧紧的抱住金毛,仿佛怕别人把他抢走。她心里不免后怕,差一点就真的人鬼殊途了!原本,她也只是想吓唬吓唬他,哪儿晓得脑壳一热,就真的跳下来了。她流着泪,心想:跳下来也是值得的,至少,她晓得了,金毛的心里是有她的!

    她双手缠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金毛惊呼:“瓜婆娘,那么高落下来,还没把你的骚劲儿摔落呀?”

    “还想让我再跳一次?”孙二娘用泪水冲花了的熊猫眼痴痴的望着金毛。

    他的身体没来由的一阵酥软,软踏踏的倒在她的怀里。

    孙二娘饥.渴的热吻雨点般洒落在他的脸上、脖子上,只有孙二娘自己清楚,她究竟有多么爱他。

    金毛在这样特殊的环境下,被孙二娘挑起了欲.望,虽然大腿根还有阵阵疼痛,但他已经感受到了裤裆里勃.勃.昂首的生机。他在心里骂道:“去他妈的顾远山,老子不管了,婆娘都差一点错脱(错脱为方言,义为丢失)了,老子这会儿忙着下种,生娃儿!”

    孙二娘温热的鼻息冲得金毛欲.火.难耐,他手忙脚乱的扯开孙二娘的衣服——

    他暗自庆幸,当初他修这幢房子的时候,就看上了这幽静无人的环境,纵是满园春色,墙外也无人偷窥,他一点儿都不怕自己的婆娘走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