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九十九章 逃亡之路

第九十九章 逃亡之路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章 逃亡之路

    柱子挨了这一顿鞭子,只能趴在床上,动不得,走不得,稍微一动弹,就钻心疼痛。这一次的惩罚,让他刻骨铭心,他对纪闫鑫产生了一种记恨式的敬畏。

    纪闫坤和夏津钟虽然身板底子硬实,还是免不了为这皮肉之苦吃尽了苦头。他们不能像柱子一样躺在床上养伤,每天还要做许多事情。

    由于事务繁忙,纪闫鑫暂且把峡谷底部可能有金矿矿脉的事情搁置了,他的重心是找到娟儿,迅速涉入金都的江湖,站稳脚跟。

    ……

    经过周详的思考和准备,杨智建决定在夜里带娟儿离开。

    他寻思着,金都城里到处都是顾远山的耳目,他们不能断然进城,再被捉住,就不是被关起来那样简单了。只能找一个隐秘的地方暂时躲起来,待风声过去,才能够悄然潜回城里。

    他做足了工作,准备了逃亡路上的吃喝,傍晚,又把阿黄喂得饱饱的。他决定带走阿黄,关键的时候,它还能保护他们。

    娟儿看着杨智建楼上楼下跑,忙忙乎乎,与平常大不一样,心中疑云密布,但,有一点,她是坚信的——他不会害她!

    天黑了,杨智建和娟儿像往常一样,各自早早上床睡觉。

    依旧各怀心事,辗转难眠。时间过得很慢,仿佛凝固了一般,等待,成了一种煎熬。

    咚——咚咚——

    午夜,杨智建轻轻敲响了娟儿的房门。

    娟儿一翻身坐起来,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她确信自己方才一直是醒着的,并没有听到异响,门外,一定是杨智建。对于他为何半夜三更敲门,娟儿的心中有疑虑,但是,她又觉着他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被顾远山带来这里有一段时间了,杨智建从来没有打扰过她,这会儿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她壮着胆儿去开门,杨智建闪身进屋,借着月光,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朝她做了一个不要做声的手势。

    他蹲下身子,帮她把鞋换上,拉着她轻手轻脚的下楼。

    黑暗中,娟儿的脚绊了一下,她定睛一看,豁然是一个包袱。她明白了,杨智建这是要带她离开这里。

    尽管知晓了他的用意,娟儿还是没有向他暴露自己已经不再是傻子,没有逃离这里,抵达安全的地方,她都不会暴露自己。

    杨智建把包袱在背上绑好,拉着娟儿推门出去。

    汪汪汪——汪汪汪——

    阿黄听到开门声,警惕的站起来,激烈的叫着。

    杨智建迅速过去拍了拍阿黄的脊背,它立即乖乖的安静下来。

    他皱着眉头,朝院子外面的林子里看了看,阿黄不合时宜的叫声,扰乱了他的听觉,错失了探查周围是否有埋伏的时机。

    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把事先准备好的长刀别在裤腰上,拍拍阿黄的脑袋,拉着娟儿朝大门口走去。阿黄心领神会的跑在前面开路,院门一开,它就如闪电般窜出去。

    阿黄边跑边朝树林里张望,时不时停下来汪汪叫两声,杨智建和娟儿紧紧的跟在它的身后。

    林子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夹杂在哗啦啦的树叶搬动的声音中,让人难以分辨。

    几个黑影,像觅食的狼,埋伏在半人高的草丛里,一动不动,等待着最佳的出击时机,一举将猎物捕获。

    杨智建和娟儿步子细碎,频率却极快,急促的走在路上。

    目前,只有这一条路通向外面,约十多公里路程,才能走到分岔路,因此,这段路也是最危险的。倘若后有追兵,前有埋伏,他们将逃无可逃。

    他有些后悔,没有在顾远山离开的当夜逃走。那夜,是有人在林子里窥探、侦查,顶多两人;今日可不一样,顾远山一定布下局,撒了网,等着他们自投罗网。

    即便,明知是这样,还是不得不涉险,横竖都是死,还有什么可选择的,唯一的出路就是置于死地而后生。

    他恨自己不能说话,也恨娟儿痴痴傻傻,根本无法把计划告知她。这样,一踏出那道门,就由不得自己了,即便想回,也回不去。

    他只能在心中祈祷顾远山只是在家门口设了埋伏。

    娟儿的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总觉着心里不踏实,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离开这里。她要去找回儿子,带着他远离金都,她得把他安顿好,才可以放开手脚去报仇。

    实际上,她自己也清楚,凭着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想要报仇,难于登天。如今的顾远山,不光有权,还有势;岂是她这样一个贫头老百姓能斗得过的。

    今夜月明,风却很大,树影在月光下不停的晃动,让人看了心里莫名的发慌,这样一个天气,是最适合隐蔽的。

    走了许久,再有两里路,就走到三岔路口。这一路上,有惊无险,前无阻挡,后无追兵,杨智建的心中纳闷儿,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倘若,顾远山不是察觉到他有意背叛,为了防止他们逃跑,又怎会设下埋伏监视?既然是有备而来,又怎么会放他们走出这条独路?难道说,是在前面这一段阻击,之前只是让他们耗费体力?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咯噔一下,立即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放亮了眼睛,竖起了耳朵。或许,有一场激烈的厮杀,就在前面不远处等着他,他不由得伸手摸了一下腰间的长刀。

    娟儿的内心深处也没来由的紧张,总觉着平平安安走了这么一大段路,有些不可思议。以她所亲耳听到顾远山诉说的,他的所作所为来看,是决然不会放过他们的。难道说,杨智建并没有真正的背叛他,并不是存心帮自己逃走?

    娟儿打了个冷战,这样的想法太可怕了,她很有可能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两个人各怀心事,脚下却没有停止,双**换的频率越发快了。

    阿黄在路上飞跑,跑出很远,又翻身跑回来,绕着他们跑一圈,又朝前跑去。

    汪汪汪——汪汪汪——

    突然,阿黄停止了奔跑,站在路中间,狂叫不止。

    杨智建伸手拉住娟儿,把她护在身后,右手在腰间一摸。只见一道寒光闪过,长刀已经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上。

    ……

    金都大酒店。

    一个能容纳百人的大厅里,宾客满座,顾远山正笑盈盈的招呼客人。

    今儿对他来说,是个喜庆的日子,他原地升职,由市长升职为市委书记,真正意义上成为金都市的一把手。

    在此之前,金都市民习惯说他为一把手,那是因为,当时的市委书记是一个没有多大能力的人,他做事唯唯诺诺、缩手缩脚,抱有明哲保身,混过一界了事的心态。大家自然也就都不把他放在眼里,搁在心上,直接忽略不计。

    庆功宴,根本无需顾远山张罗,一听到风声,早就有人开始筹备。

    他只要肯出席,出资者就会感觉到无限的荣光。

    毕竟,这是一场政界、商界精英荟萃的盛宴。

    这些年,顾远山已经厌倦了这样的应酬,可又不得不出席。对于他来说,喝酒,就像下棋一样,都得棋逢对手。

    不过,像这种以他为中心的盛宴,他还是乐此不彼的。

    如今,权利、财富,他一样都不缺,缺的,只是一个能让他心甘情愿娶回家的女人。

    酒过三旬,顾远山开始兴奋起来,全身的细胞都很活跃。

    酒席散场后,金毛安排了更精彩的节目等着他。

    通常,顾远山的活动场所都是极其隐匿的,只有极少数的人能够陪同,谭秘书就是其中之一。

    顾远山正因为了解他是个唯利是图、见风使舵、落井下石的小人,才事事都拉他下水。上了贼船,已然为贼,一旦事发,自身难保,又有什么闲工夫去落井下石。

    谭秘书也喜欢屁颠屁颠跟在他的身边转悠,最起码,这是对他重用的一种变相体现。

    事实上,他从顾远山那里得到的,远比从谢伟鸿那里得到的,要多得多。

    他想着:人生一世,不管是做官也好,做贫民也罢,到头来,还不都是为了糊住一家子几张嘴。对他来说,人生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吃饭、穿衣;简简单单的上班、下班、吃饭,然后搂着老婆睡觉。

    偶尔,背着老婆在外边偷一点荤腥,打情骂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男人嘛,总得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顾远山就不一样了,他与那些女人苟合,纯属是为了生理需求,解决积压已久的欲.望。他从不跟她们周旋,更不会与她们纠缠不清。他觉得,此生,他除了爱过谢雨涵之外,再也不可能爱上别的女人。

    或者,他原本就是一个有.欲.无爱的男人,他甚至都有一种错觉,他也从来没有爱过谢雨涵;对她,只是始终被一种不甘心困扰。

    他又觉得自己是成功的,至少,曲曲折折,他还是从身体上征服了她,占有过她;无论她选择跟哪个男人在一起,她的身体里,都不可否认的,有他的痕迹。

    经历了上次被娟儿突兀的笑容熄灭了欲.望之火之后,顾远山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有了障碍。

    这两日,他也尝试过找女人宣泄,可,心里想着,身体却像上了桎梏,根本无法解脱。

    他在心里怨恨娟儿,是她,让他变得丧失了男人的骄傲能力。他一定要从她的身上,加倍的讨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