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九十六章 大难不死

第九十六章 大难不死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九十六章 大难不死

    夏津钟等人一路从崖顶搜寻下去,越往下,就越宽敞,燃烧的火把就成了点点光亮,只能照了近处,稍远一些,还是漆黑一片。这样,就给他们的搜寻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三个人像爬山虎,一只手、两只脚紧紧的贴在悬崖峭壁上行走,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更难的是另一只手还得举着火把,眼观四方、耳听八方。

    攀爬到半空中,也没有听到齐宏的一点点动静,夏津钟的心中升起一股不祥之兆,难道,他已经——

    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不管怎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哪怕只剩下一根骨头,都得把他找回去。

    “弟兄们,打起精神,眼睛放亮,角角落落都不要放过!”夏津钟给他们打气。

    “津钟哥,放心吧,一只耗子溜过,我们也把它逮到!”

    “我们精神着呢!”

    三个人继续往下爬,时间过得飞快,抵达峡谷底部,夏津钟一看表,竟然花费了近五个小时,再抬头看天,天空泛着鱼肚白,竟然快天亮了。

    火把已燃尽,他们坐下来,稍作休整,等待天明再搜寻。夏津钟给两个兄弟散烟,三个火点像萤火虫一样,在阴森、潮湿的峡谷里忽明忽暗。

    “津钟哥,咱们也是第一次下这崖底,你说这里究竟是个啥样?”

    “谁能知道呢,要是没有齐宏这档子事儿,没事,跑这儿干啥来?”夏津钟把香烟放进嘴里,深吸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

    他的心里,想的可比他们多。此刻,全被齐宏的安危塞得满满当当,哪儿还有闲工夫管这峡谷是个什么样!能找到活人,哪怕断一只胳臂,舍一条腿都没关系,只要能把喘气的人带回去,也是皆大欢喜。

    不一会儿,天亮了。

    “开工。”夏津钟站起身,吆喝一声,其他两人也跟着站起来,分头寻找。

    他们兵分三路,夏津钟在中间,那两人分别朝他的左右手方向搜寻过去。

    夏津钟扒拉开灌木丛,里面没人,他有些失望,再继续扒拉开下一个灌木丛,一群鸟儿受惊,扑腾着翅膀飞到空中。

    两人陆续回到他的身边,三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凝重,莫是见鬼了?这么深的峡谷,落下个人来,就算是摔得粉身碎骨,也得留点儿痕迹,可,他们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找到。

    “再四处找找。”夏津钟吩咐道。

    两人再次分头行动,夏津钟正准备离开这里,头顶突然星星点点撒下水滴,他伸手抹了一把,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他暗自骂道:“他奶奶的,这是什么野物撒的尿?”

    他朝后退两步,抬起头张望,忽见崖壁之上,赫然斜长着一棵腿肚子粗细的树,在晨风的吹拂下,忽隐忽现。树的周围全是繁茂的蔓藤,将树裹得严严实实,从上而下看,根本就看不到树干,就连他都以为,那只是一堆不能受力的杂草。

    搞不好,这包尿是齐宏那小子的?他心中一阵惊喜,大喊到:“回来,快回来!”

    没见有人应声,他四处张望,两个人都不见了踪影。

    他只得把两根绳子拴在自己的腰间,用力的摆动,给崖顶的人发信号。

    崖顶的人看到晃动的两根绳子,赶紧拼命往上拉。

    “救命啊——救命啊——”

    夏津钟听到头顶传来微弱的呼救声,他赶紧往上攀爬,爬到那棵树所在的高度,他又横向往过走,这个位置距离崖顶不过二十几米,抬头就可望到崖顶探出头来查看的兄弟,他冲他们招招手,上面的人会意的跟着他的脚步挪动绳子的位置。

    齐宏躺在蔓藤中,看不到外面,听到崖壁上传来响动,他吓得没敢再吱声,深怕是蛇一类的东西朝他游离过去。

    昨夜,他原本是扑着飞出去的,可,着急中,他在空中翻了个身,然后就失去了知觉。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能腾云驾雾,在空中飞来飞去,突然尿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尿液已经顺着他兜在树叉空隙的屁股,哗啦啦流下去。

    尿液被风吹散,到了峡谷底部,自然就成了点点水星。

    夏津钟没再听到齐宏的声音,心中担忧,赶忙喊道:“齐宏,是你吗?”

    齐宏听到人声,哇一声哭了,他哭喊道:“是——是我——”

    听到了回音,夏津钟的心里安稳多了,他加快了脚步,赶到蔓藤旁边。瞅瞅茂密的蔓藤,他犯难了,不敢轻举妄动。深怕一个不小心,再把那小子掉下去,小命儿可就真的不保了。

    他冥思苦想,究竟怎样才能安全的靠近他。

    ……

    纪闫坤起床后,没看到柱子,心中纳闷儿,这小子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人呢?莫不是昨夜,两个小子瞎侃,睡得迟?

    他朝柱子屋里走去,去看个究竟。

    他推门,里面居然栓着,这就更让他觉着稀奇,这小子晚上是从不栓门的。

    “柱子,把门打开!”他拍着门喊道。

    柱子一咕噜从被窝里钻出来,光溜溜穿着裤衩站在地上,迟迟不敢去开门。

    “柱子,快开门,搞什么玩意儿呢!”他拍门越来越急。

    柱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屋外又传来了喊叫声:“再不打开,我要踹了啊!”

    柱子更害怕了,他一宿没睡,就是等着夏叔把齐宏找回来。这会儿,他想:完了,二叔一定是来揪我出去问罪的!

    躲也不是办法,柱子只好硬着头皮去开门,还没等到他走到门口,只听得一声巨响,门板倒地。

    柱子被吓得呆住了,傻傻的站在那里。

    纪闫鑫冲进来,看到他赤.条条的模样,拉住他冰冷的胳臂,骂道:“这是干啥呢?找死啊?”

    柱子不说话,嘴巴一瘪,眼泪就落下来。

    纪闫鑫赶紧把他揪起来,塞到被窝里,才数落道:“这大清早的,发啥邪风?竟然掉金豆子,是男人不!”

    “二叔——我闯下大祸了——”柱子可怜巴巴的望着纪闫坤,眼泪止不住的流。

    “咋啦?把话说明白了!”纪闫坤心里着急,往被窝里瞅瞅,齐宏居然不在。他赶紧追问道:“咋就你一个人,齐宏呢?”

    “齐宏飞下山崖了——”柱子蒙头呜呜大哭,他忍耐了一夜的惊恐,终于在这一刻化作泪水,宣泄出来。

    “啊?那你咋不说,还躲在这里——你呀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干爹动起怒来,我也保不了你!”

    “夏叔他们去找了,咋还没回来呢?我——我怕——”柱子眼泪汪汪的看着他。

    “老实在这儿呆着,有人问起,就说齐宏跟我出去了,你脑袋痛,没去。听到没?”纪闫坤沉着脸看着他,他悻悻然的点点头。

    纪闫坤出门,瞅瞅四周无人,钻进后边屋里,拉了几个弟兄,心急如焚朝后山跑。

    看到坤哥跑过来,所有的弟兄都静若寒蝉。纪闫坤跑到跟前,问道:“咋样啦?”

    “人已经找到了,还是活的。只是不好弄上来!”

    一听人还活着,纪闫坤悬着的心放进了肚子里。他走到崖边,往下看了看,冲着夏津钟喊道:“把蔓藤砍了,过去。”

    夏津钟听到坤哥指挥的声音,心里踏实了,他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小心翼翼的砍断结实的蔓藤,一点一点靠近齐宏。

    ……

    崖底,一个人已经返回了中央,抬头望着半空中;还有一个人没有回来。按说,山崖上只有这一个口能掉人下来,没必要去远处找。

    那个人越走越深,他发现了一个幽深的山洞,溪水从洞中穿过,他朝山洞里摸索着走了一段,洞里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回头一看,洞口也只有碗口大一点光亮。

    他掏出洋火,划燃,山洞岩壁上折射出金灿灿的光芒,他的心中一喜,莫非找到了宝藏?

    欣喜若狂,继续往里查看,每走一段,他就划燃一根洋火,越走越兴奋,不愿意停下脚步。很快,洋火用尽,他再回头看时,身后也是黑漆漆一片。

    惊慌失措之中,他已经分不清方向,左突右冲,他迷路了。

    ……

    夏津钟终于靠近了齐宏,并且安全的将绳子绑在他的腰间,上面的人合力将他们拉上去,到了崖顶平地,齐宏才放声大哭。

    “快动动手脚,看看好着没。”纪闫坤说。

    齐宏抬抬手,踢踢脚,没感觉哪儿不能活动,只是那些被划破皮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好像没事儿。”齐宏说。

    纪闫坤一把将他扯起来,说道:“走两步,给我瞅瞅。”

    齐宏老老实实的走了几步,除了腿脚发麻、发软,并无不适。最不舒服的是,被尿浸湿了的裤子,冷冰冰的贴在屁股上,仿佛要把他的屁股冻成冰。

    一行人都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齐宏,惊叹,这小子命够大的,居然没有硬伤,这么高落下去,划破点儿皮,那都不叫伤!

    大家把绳子再次放下去,拉下面的人上来,岂料,只有一根绳子发出了信号。

    待他们合力把他拉上来之后才知道,另一个人,没有回来。

    夏津钟有点儿恼火,这他妈的搞什么?救起来一个,又丢了一个。

    “津钟,你领着之前来的弟兄们先回去歇着,把齐宏送到柱子屋里去。大家都记好了,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齐宏是今儿早晨跟我出来跌了一跤,划破皮了。”

    “是,坤哥。”众人齐声回答。

    夏津钟领着哈欠连天的弟兄们打道回府,纪闫坤留下来,继续指挥寻找失踪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