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八十八章 探究真相

第八十八章 探究真相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八十八章 探究真相

    柱子跟随着男人爬上一座山头,一片空旷的土地映入眼帘。不远处,房屋错落有致,在绿树、蓝天、白云、溪流的衬托下,宛若仙境。

    柱子张开双臂,大喊大叫:“啊——好美啊!啊——我要隐居习武啦!”

    听见叫声,屋里里跑出几个男人,手里握着长刀,远远的朝山头望过来。

    一见这阵仗,柱子吓得躲在男人背后,男人一把把他从背后拖出来,笑道:“就你这胆儿,还习武?”

    柱子一听,赶紧挺直了腰板,心想:隔那么远,怕啥?他们若是追过来,我就撒欢儿跑,看谁跑得过谁!

    男人拎着他往那边走,柱子心想:不好,被他揪住,想跑也跑不了了!怎么办?

    他灵机一动,捂住肚子,装出一副很难受的模样。男人问他:“咋啦?”

    “我肚子痛,刚才吃多了!”柱子慢慢往地上蹲,偷偷的瞅着男人。

    “咋就肚子痛呢?被吓住啦?”男人取笑他。

    “谁说的,等我屙屎之后,就去会会他们,我就不相信他们能吃了我!”柱子不服气的说。

    “有种,是条汉子!”男人一把将他拎在空中,笑嘻嘻的看着他。

    他在空中,双手乱踢乱舞,嘴里喊道:“趁人之危,小人作为!”

    哈哈——哈哈——

    一阵爽朗的笑声之后,男人将他稳稳的放在地上,说:“你这小滑头,还真有意思!”

    “叔,你这招可真厉害,一下子就把我举起来了,教教我呗?我要是学会了,也一下子把朱玉龙举起来,看他还敢不敢欺负我!”柱子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什么?还有人敢欺负你,看我不刮了他的皮!”男人的面色突然变得严肃,蹙眉看着他。

    “没人敢欺负我,谁要是欺负我,铁蛋叔就会找他算账。”提到铁蛋,柱子突然有点儿想家,他的脸色立即暗淡下来。

    “肚子不痛啦?你小子就装吧!”男人岔开话题,逗他开心。

    果真,他又捂住肚皮,哭丧着脸,说:“完了,完了——又痛了!”

    男人拍拍他的屁股,说:“走吧,那都是自己人。”

    “啊?自己人。”柱子立即又活蹦乱跳,两眼放光。

    这么多武林中人,这里果真是习武之地。柱子撒腿就跑,男人在后面追他,喊道:“慢着点儿,别摔着!”

    柱子跑到屋子跟前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把武器收好,看稀奇一般的看着他。可不是,帮里突然来了个半大小子,横冲直撞,老大听之任之,还能有比这更稀罕的?

    柱子同样用好奇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一个高大魁梧,英俊潇洒的男人身上,才看一眼,就被他身上强势的霸气所吸引。

    再往上看,柱子惊呆了,指着他,嘴里嘟囔着:“你——你——”

    他转头往身后看,更是迷惑,眼睛在两个人的脸上来回扫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

    “大哥,看我给你带谁回来了!”

    “夏津钟,带他进屋洗把脸。”

    “是。大哥。”夏津钟赶紧拉着呆若木鸡的柱子朝屋里走。

    一路上,柱子的小脑袋瓜里还在琢磨,他还以为那人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会轻功,明明在身后,转眼却到了面前。思来想去,才想明白了,两人可能是双胞胎。

    他不免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搞笑,武侠小说看多了,看到谁都像是武林高手。

    看着柱子的背影,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人眼中都充满了慈爱。

    “走,屋里说话。”两个男人相视一笑,一并走进屋里。

    ……

    顾远山对金毛下了死命令,哪怕把金都翻一个底朝天,也得把杨小暖找到。他倒要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竟然还让杨铁蛋栽赃到他的头上。

    金毛派出各路人马,分头寻找,没有一点儿下落。

    顾远山拍着桌子怒骂他,养了一群乌合之众,个个都是废物,关键时候,派不上一点儿用场。

    金毛在他那里受了气,回去就召集各路人马的头头,把顾远山的话原封不动骂了下去,这才解气。

    挨了骂,个个铁青着脸回去,吆喝弟兄们赶紧分头找,找到了重重有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在大街上转悠,眼睛放得贼亮,看到有人领着小女孩,都要凑过去看个究竟,害得大人们个个惊慌失措,死死的把孩子护在怀里。胆子小一些的女人,吓得和孩子一起放声大哭。

    一时间,金都的大街小巷被搅得鸡飞狗跳。

    顾远山开车路过,就亲眼目睹了不止一幕这样的事件,他怒火中烧,又把金毛召去痛骂一顿。

    这一次可比前次骂得更狠,他指着他的脑袋,问他:“你这究竟是长的人脑袋,还是猪脑袋?我咋就能跟你这头蠢猪为伍!”

    金毛心中恼羞成怒,却不敢发作,只有在心里回道:“我是蠢猪,你是什么?不也跟我一桌吃饭、喝酒!”

    他心里骂着,脸上却是一副细听教诲的表情,让顾远山骂骂就觉得无趣。

    顾远山不耐烦的冲他挥挥手,示意他赶紧滚蛋。

    金毛这次回去之后,不光是骂,还一人赏了他们两个大嘴巴。一行人被打得浑浑噩噩,不明就里。

    末了,金毛才训道:“老子叫你们找人,你们却把金都弄得鸡飞狗跳,再不动脑筋做事,都给老子滚回家种地去!滚!”

    大伙儿这才明天挨打的缘由,一个个颓丧着脸走了。

    ……

    顾远山坐在办公室,冥思苦想。

    按说,以杨铁蛋的为人,不应该会得罪什么人,更不会与人结下梁子。

    他回忆着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点燃了一支又一支香烟,在袅袅烟雾中,终于茅塞顿开,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与他和杨铁蛋都有冤有仇。

    他急匆匆出门,开车出了市政府的院子。

    为了不那么招摇,他先回了一趟家,带了一些东西丢在车上,这才驱车赶往目的地。

    顾远山把车停在隐秘处,等到夜深人静,他才换了衣服,贴了胡子,裹着带耳扇子的帽子,朝胡同里走去。他像猴子一样熟练的爬到一棵树上,潜伏在树荫中,静静的观察里面的动静。

    “爸爸——爸爸——我要爸爸——”四合院里传来了女童的哭声。

    “不许哭,再哭我就拿你去喂狼!”这是老秀仙的声音。

    “呜呜——呜呜——”女童低声的抽泣。

    “奶奶,你干嘛呀,别吓唬她!”一个男孩沙哑的声音。

    “你爹妈没了,他爹害得你二叔蹲班房,我没打她就算好的了,还不敢吓唬吓唬她?睡你的去!”老秀仙喝道。

    顾远山在寒风中冷笑,终于真相大白:老秀仙因为记恨铁蛋和他爹不肯和解,硬是把黄广宣送进监狱而耿耿于怀,于是,就设法掳走了小暖,报复他。

    顾远山不得不佩服老秀仙的智慧和心狠手辣,他终于找到自己蜕变的根源了。一个吸大.烟的烂.赌.鬼,和一个阴狠毒辣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能好到哪儿去?

    他悄悄地从树上下来,退出胡同,上了车,卸下伪装,才开车回家。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该怎样处理这件事情。

    通知铁蛋,让他直接去把孩子领回去,太便宜他;报警,不可取,搞不好老秀仙胡乱咬,反而会牵连自己。怎么办?直到走进家门,他也没有想出妥当的方法。

    他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酒,坐在客厅里独酌。红色的液体在他手中的杯子里荡漾,他就那么举着杯子,陷入苦苦的思索中。

    许久,他才一口气干掉了杯中酒,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他似乎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

    “啊——不要伤害我女儿!”铁蛋从噩梦中惊坐起来,满头大汗,谢雨涵被惊醒,赶紧披衣下床,轻轻的拍打他的后背。

    铁蛋爹、娘听到响动,赶紧跑过去拍门,铁蛋和谢雨涵惊慌失措的,把铺在地上的被子往床底下塞,藏好之后,铁蛋才打着哈欠去开门。

    “咋啦,铁蛋?”铁蛋娘惊魂未定的问道。

    铁蛋爹也担忧的盯着他,这阵子,他们成了惊弓之鸟,根本就睡不踏实,稍有动静,就会惊醒。

    铁蛋摇摇头,说:“没事,做了个梦而已。”

    “你可要好生休息啊,家里可全指望你呢!雨涵啊,你多看着他,啊?”铁蛋娘叮咛道。

    “哎,我知道的。”谢雨涵答道。

    “赶紧睡去,别冻着。”铁蛋把爹娘推出门,关上房门。

    他把耳朵贴在门板上,直到听到隔壁屋的关门声,他才蹑手蹑脚的走过去,从床底下拖出被褥,拉平展,钻进被窝,继续睡觉。

    “要么,你还是到床上来睡吧?”谢雨涵靠在床头,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不用,你快睡吧,别冻着。”铁蛋把脸朝被子里一蒙,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谢雨涵靠在床头,全无睡意,心事重重。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看来,他们的婚事暂时搁置了。原本说好了,铁蛋陪她去找姜新的父母,提离婚的事儿,现在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她觉得不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活着,她得自个儿去把这些事情处理好,等到把孩子们都找回来,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给铁蛋,和他一起照顾他们。

    打定主意,她才躺到床上,熄灯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