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四十章 暗渡陈仓

第四十章 暗渡陈仓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要说这过去的一年,还属山子和谢雨涵的生活按部就班,无惊无险。他们工作、恋爱,循序渐进。两个人都属于话不太多的人,在旁人看来,自是很平淡。

    他们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的状态,生活嘛,哪儿来的那么多波澜壮阔,平平淡淡才是真。

    铁蛋、长毛等人回到学校后,都紧密锣鼓的备战,准备接受毕业检验,联系工作;现在又无端多了个小暖,生活更是忙碌起来。

    平日把学习放在第一位的山子,反而在这时候有所松弛,不再去图书馆看书,更不出去约会。貌似一切紧张空气都与他无关。仿佛,铁蛋他们呼吸的是地球空气,而他,早已飞上了外太空,所有的事物都是静止的。

    尽管,大伙儿都知道山子有一个当市长的准岳父,找工作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但是,看着他无所谓的态度,也不免替他捏一把汗,越是关键的时刻,越应该表现自己才对。

    谢雨涵一心一意的规划着她与山子的未来,渴望着跨入新生活。山子毕业,他们就结婚,这是一个约定,也是山子对她的承诺,日子越是逼近,她就越是感觉到紧张的幸福,心里都是满满的期待。

    山子不一样,越是临近毕业,他的心中越是充满矛盾。他的心中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难以启齿的秘密。这个秘密搅得他没有半刻安宁。

    他没有办法再若无其事的面对谢雨涵,积极回应她的热情。尽管,他一直认定自己是爱她的!

    谢伟鸿有意无意的会安排谢雨涵与他一道参加宴会。往往这样的宴会上,都会有一、两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官宦子弟,或富家子弟。长辈们有意识的制造他们单独交谈,或是再次见面的机会。其目的不言而喻。

    谢雨涵对这样的应酬很是反感,但是,看在父亲允许她和山子恋爱的份儿上,她也不能过分排斥。单单是在单位里,王局长对她一贯的照顾,就引来了同事们的白眼,让她很难和他们相处,这已经够让她烦心的了。她很清楚,她之所以处处事事得到优待,是因为她是市长谢伟鸿的女儿;她也很清楚,她的许多麻烦,由来并非没有出处,也全是拜市长女儿的身份所赐。

    医院里。

    百灵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洁白,她分不清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只感觉江面上的风,还在她的耳边呼呼的吹,身体还在江水里沉浮。

    她的目光慢慢移动,窗外,阳光灿烂,她的心却是空落落的。

    她看到一个男人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她用力睁大眼睛。那样冷峻的脸,轮廓分明,似曾相识。她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他。

    百灵在一片空白的大脑里搜索着暂时失去的记忆,一个名字跳入她的脑海——柱子。她翻身下床,不小心撞到了床头的柜子,发出巨大的声响。她慌乱的看着椅子上方才熟睡的人。

    这时候,他已经被惊醒,条件反射般冲到她的面前,样子很是紧张。

    百灵感觉这个男人好生奇怪,看上去似乎很是担心她的样子。

    “你是谁?”百灵问道。

    “娟儿,你总算醒过来了?”马栓儿激动的伸出手,想要拥抱她,手伸到半空中,又尴尬的收回去。

    “等等,娟儿?你是在叫我?”百灵就像真的失忆了一般,错愕的问道。不过,她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安,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

    “娟儿,我是马栓儿啊!我们有个儿子,他叫柱子。”马栓儿希望用刺激的方式唤醒她的记忆。

    “马栓儿……柱子,柱子,柱子……马栓儿……娟儿……”百灵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三个名字,着急的在病房里来回走动,突然,她尖叫一声,喊道:“你滚,你滚……我不要见到你……”

    “娟儿……”马栓儿痛心疾首的呼唤。

    百灵抓起柜子上的杯子、暖瓶、水果等等,朝马栓儿砸过去。马栓儿身手敏捷的躲开了,暖瓶砰的一声在地面上爆炸,碎片、滚烫的水珠四处飞溅……

    地面上顿时一片狼藉。

    百灵捡起地上的碎片,对着自己的手腕,对马栓儿吼道:“你滚……滚啊……”

    “娟儿,你千万不要伤了自个儿,我马栓儿不是人……都是我害了你……”马栓儿一脸痛苦,就算娟儿要他的命,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给她。

    百灵歇斯底里的喊叫、痛哭的声音,惊动了外面。大夫、护士,还有东强,都急匆匆赶来。

    百灵用碎片在手腕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鲜血瞬间从她的手上流出来。马栓儿冲过去,夺下她手中的碎片,紧紧抱住她,痛苦的说:“娟儿,你这是何苦,你要划,就划我的血管……我马栓儿这条命,永远给你留着,你啥时候想要了,拿去就是……”

    百灵在他的怀里挣扎,举着血流不止的手,不停的捶打马栓儿的胸口,他的衣服刹那间被鲜血染红。

    大夫上前给她包扎伤口,她拳打脚踢不肯配合,马栓儿又不肯使力气过重,怕伤着她。东强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一把捉住她的手,愤然的说:“嫂子,你就别闹了!”

    百灵根本就听不进任何人说话,还在哭闹、谩骂。

    平日性情温和的东强立即光火,他怒喝道:“你哭、你闹、你想死?柱子怎么办?”

    百灵听到柱子的名字,哭闹声戛然而止。

    东强继续道:“你叫他滚?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大哥。是给柱子输血、付医药费,是从江里把你救起来的人!你知不知道?他为了救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百灵的哭声再次回荡在空中,悲痛无比。她怎能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她深恶痛绝的仇人,咋会突然就变成了她跟柱子的救命恩人……老天爷,你在开什么玩笑……

    马栓儿把百灵拜托给护士,心情沉重的走了。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娟儿的原谅,目前最重要的,是保证柱子的手术顺利,作为父亲,他必须守候在他的身边,给他勇气。

    市长办公室。

    谢伟鸿再次正式的召见山子,还是由马栓儿把他接到了市长办公室。

    山子心如明镜,这一刻,迟早要面对。他表现得很冷静。

    “考虑好了?”谢伟鸿单刀直入的问道。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必要再绕圈子。

    “考虑好了。”山子面无表情的回答。

    “好!好男儿志在四方,能屈能伸。说到就要做到!”谢伟鸿说话时,面色严肃。

    “感谢谢市长提醒!”山子冷冷的望着他。

    “下周去校办报到吧,接下来,该怎么做,我想你是清楚的?”

    “我清楚。”

    离开市长办公室,山子在街上游荡,方才的冷漠,顷刻间由痛苦和失落取代。他想:我没有亲人,没有家庭背景,为了我的仕途,我只能如此选择。这不是我的错,请原谅我!

    走到江边,他双手靠在护栏上,放目远眺,江面宽阔。他觉得从此以后,他的人生路,将会比这江面更为宽广。

    周六,等待与山子约会的谢雨涵,等来的,是黄灿带来的信,信上仅仅写了两个字——分手。

    谢雨涵当场痛哭流涕、悲痛欲绝。黄灿在一旁安慰她,并发誓,若早知道是一封这样的信,她是万万不可能替他跑腿的。

    哭罢,谢雨涵说:“不关你的事,我不怪你!我得找他讨个明白!”

    谢雨涵和黄灿去宿舍,扑空了。接连几天,山子都是避而不见,铁蛋他们说,他已经两天没回宿舍了。

    谢雨涵的心彻底死了,经过一年的工作,她成熟了、明智了不少。她对自己说:既然他无情无义,我又何必死缠烂打、苦苦相逼?放手。

    山子是办妥了所有的人事关系之后,才回到宿舍的,他如愿以偿留在金都,留在金都最著名的大学校园任教。

    宿舍里的人都在为自己的前程徒于奔命,无暇管他和谢雨涵的闲事。一切的一切,都等自己把面包房找好再说吧,否则,面包没有,还谈什么其他的。

    铁蛋已经把小暖从管理员阿姨那里接回来,搞得他一天到晚忙碌不堪。在这样紧要的关头,铁蛋的处境很是尴尬。他连抽身出去找工作的时间都没有,就更加没有时间与山子开诚布公的交谈。事到如今,他也算是看明白了,山子和谢雨涵这对苦命鸳鸯,怕也只是劳燕分飞的命。管不了,管不了……索性不管了。

    山子的心里终归是心虚,他很快就搬到校方分配的教职工宿舍里去了。少见一面,就少一些不自在。

    关注官方qq公众号“17k小说网” (id:love17k),最新章节抢鲜阅读,最新资讯随时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