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最终归宿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最终归宿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最终归宿

    刘方东被随后赶到的同事紧急送往医院,顾远山则辗转被押解回G省。

    临别时,刘方东拉着顾远山的手,虚弱的说:“重新……做人!”

    顾远山泪流满面,三步一回头走向警车。

    顾远山被逮捕,罢免了所有职务,这一消息一出,整个G省炸了锅,尤以省城和金都最为突出,人们又多了一个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一时间,有关顾远山案子的小道消息,传得沸沸扬扬,离奇古怪。

    许多人坐不住了,食不下咽、夜不能寐,就怕顾远山交代出什么关于自己的事情,将他们拖下水。

    贪官落马,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与顾远山有过节、有深仇的人,毫无疑问感觉大快人心。

    拘押在G省看守所的顾远山沉默寡言,无论谁出马,都未能撬开他的嘴,更别说指望他主动交代点儿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这无疑是给那些与他有牵连的人,创造了潜逃的机会,一夜间,不少高官、富贾人间蒸发,G省省城、金都市,陷入了惶惶不安的混乱之中。

    齐宏也在第一时间,撇下雪狼谷的众兄弟逃之夭夭,兄弟们群龙无首,无吃无喝,对他恨之入骨;王谷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安抚兄弟们的情绪,将雪狼谷遣散。

    铁蛋得知顾远山出事的消息,心中五味杂陈,无限叹息,昔日的好兄弟,成为阶下囚,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铁蛋爹新丧,小正住在医院里动弹不得,家中办丧事,铁蛋娘心中记恨谢雨涵,死活不让她和小冉出面,铁蛋深怕老娘再气出好歹,只好由着她的性子来,心中却是苦不堪言。

    要说他对谢雨涵没有一丝怨言,那他就是不折不扣的不孝子,一气之下丢掉性命的,毕竟是他的亲爹。

    铁蛋沉浸在悲痛之中,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一般,哪儿还有精力去思考婚姻何去何从。

    纪闫鑫、纪闫坤哥儿俩领着柱子、何芳菲,匆匆赶到金都,全程陪着铁蛋,张罗着大小事宜。

    最初,何芳菲看到铁蛋,心中忐忑,觉得没脸与他相认,在纪闫鑫的敦促下,她终于鼓起勇气,在大庭广众之下,勇敢的唤出了相隔十多年的第一声‘爸爸’。

    铁蛋泪如雨下,哭得惊天动地,何芳菲抚摸着他斑白的两鬓,声泪俱下:“爸爸,我对不起您,女儿回来晚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何芳菲的意外回归,对于铁蛋来说,是莫大的安慰,让他的心中燃起了希望。

    铁蛋由此深信,人心都是肉长的,小正、小冉,终会像他的小暖那样,体谅他这个做父亲的心。

    丧事料理结束之后,纪闫鑫与铁蛋进行了深谈,拜托他多指点柱子和何芳菲。

    “鑫哥,你要去哪儿?”

    “我要出一趟远门,去我该去的地方!”

    兄弟俩默默相望,依依不舍的分离。

    直到有一天传来纪闫鑫自首的消息,铁蛋才回味过来,纪闫鑫那天与他谈话的实质意义,他平静的说:“鑫哥才是真正的男人!”

    铁蛋娘的身体每况愈下,又不肯住院治疗,铁蛋四处替她寻医问药,她的病情却始终没有好转。

    铁蛋忧心如焚,担心刚送走了老爹,又要送走老娘,成日守在母亲的病榻前,寸步不离,完全将谢雨涵母子三人忽略了。

    铁蛋娘的病情反反复复,恶化得很快,临终前,她不甘的拉着铁蛋的手:“儿啊……娘放心不下你啊……答应娘,跟她、跟她离婚……离婚!”

    “娘……”铁蛋痛哭流涕,左右为难,既不想忤逆母亲临终的遗愿,又不舍得亲手毁了自己的家。

    “答应我……不然,娘死不瞑目……”铁蛋娘急火攻心,剧烈的咳嗽,直咳得喷出一口血来。

    “娘,您别着急,千万别着急!”铁蛋手忙脚乱的捋着铁蛋娘的后背,铁蛋娘咳得死去活来,艰难的抬起眼皮,焦虑的望着铁蛋:“你到底……答不答应?”

    铁蛋于心不忍,忍痛道:“我答应……我答应您……”

    铁蛋娘露出一丝笑容,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铁蛋扑在她的身上,声嘶力竭的呐喊:“娘……娘啊……”

    门外,谢雨涵捂着小冉的嘴巴,自个儿强忍着没有哭出声,泪水就像是开闸的洪水,泛滥成灾,拽着小冉一路跑下楼,这才失声痛哭。

    直至此刻,谢雨涵才意识到,这么些年来,自己太自私了,处处事事为自己考虑,从未曾站在铁蛋的立场思考过问题,更没有真正的把铁蛋爹、娘放在心上,视为一家人,对他们敬奉孝道。

    离婚,在谢雨涵的字典里是一个可怕的名词,顷刻间家里出了两条人命,血债累累,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请求九泉下的二老宽恕,让他们收回成命?

    她更没有脸站在铁蛋面前,再次博取他的同情和爱……

    小冉泪水涟涟的望着谢雨涵,楚楚可怜的问道:“妈妈,爸爸真的会跟你离婚么?”

    谢雨涵心痛难耐,抚摸着小冉的脑袋,哽噎道:“是妈妈不好……妈妈配不上你爸爸……”

    “不……妈妈若是跟爸爸离了婚,我就再也不能喊他爸爸了……”小冉伤心欲绝,痛哭流涕,铁蛋走过去搂她在怀里,疲惫不堪,声音暗哑:“小冉,爸爸……爸爸不会和妈妈离婚……”

    “爸爸,可是您答应了奶奶……您怎么可以骗她老人家?”小冉不可置信的抬眼望着铁蛋,目光忧郁。

    “爸爸那是为了哄奶奶开心……她、她已经走了,什么都不会知道了……”话到伤心处,铁蛋泣不成声。

    谢雨涵在一旁望着难分难舍的父女俩,听着他们感人肺腑的话,心如刀扎,悔恨交加,却已是为时晚矣,人死不能复生,她唯能做的,就是在后半辈子深深的忏悔。

    ……

    铁蛋前去看守所探望顾远山,未能遂愿,他捎了话给他——好好交代,好好反省,我会带孩子们来看你;我们依旧是好兄弟。

    顾远山在听到铁蛋的这段话时,百感交集,封闭了几个月的嘴巴终于张开了:“我要交代!”

    顾远山一鼓作气,洋洋洒洒写了数万字交代材料,将二十多年来,所犯的罪行交代得一清二楚,对那些参与其中的人,也描述得很详尽。

    写完交代材料,上交之后,顾远山倍感轻松,他这才发现,二十多年来,他一直生活在梦魇之中,相隔了那么多年,每一个事件的人物、时间、地点、经过,他都记得一清二楚,难怪会患了神经衰弱,成日经受头痛欲裂的侵扰。

    那一夜,顾远山第一次轻松入眠,一夜无梦。

    顾远山再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只等着法律对他作出裁决,他便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结束罪恶的生命。

    顾远山案牵扯的人员众多,案子之多,一时间很难定案,他只能无期限的等下去,一晃,他已经在狱中拘押了近一年半的时间。

    2015年春天,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要求探望顾远山。

    顾远山听说此人是从美国来的,心中大惊,以为是肖雪回来了;踌躇许久,他还是决定见一面,有些债,躲是躲不掉的。

    见到一个挺拔、俊朗的小伙子时,他惊呆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小伙子拿起对话器,冷冷的注视着顾远山:“我是肖劲松,肖雪的儿子。”

    言简意赅,顾远山的心在剧烈的颤抖,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他是我的儿子……我和肖雪的儿子?没错……他是我顾远山的儿子,跟我年轻时候长得一模一样!

    肖劲松直视顾远山的眼睛,说道:“我只想听听你的故事,你们的故事。”

    顾远山的脸突然有些扭曲,看上去非常痛苦。

    “你没事吧?”肖劲松莫名的担心,微微蹙眉。

    顾远山按住腹部,朝他摆摆手。

    “要么,我改天再来?”肖劲松微微欠身,看着他。

    顾远山还是摆摆手,肖劲松完全理解不了他的用意,抬头征询狱警的意思,狱警威严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回应。

    肖劲松的心纠结起来,他还是希望顾远山能够活着,尽管,他不承认顾远山是他的父亲。

    许久,顾远山才抬头看着肖劲松,缓缓的说道:“我以为我会固若金汤,没想到……我会全部告诉你,改天吧?”

    他的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看得出来,他已经支撑不住了。

    顾远山在肖劲松的面前突然倒下了……

    肖劲松很害怕,害怕他就此不起,他所想要挖掘的故事,成为断章,再不能完整的串联起来。

    看着他被抬出去,肖劲松的心,也跟着飘走了,他无法欺骗自己,他,是他的父亲。

    肖劲松在焦灼中等待,等待他苏醒,等待他康复,可他,等来了他患肝癌,已至晚期的噩耗。

    一周之后,铁蛋领着小正、小冉,在顾远山的病房门前,遇到了肖劲松和黎凤兰、顾若曦母女俩,他们都是接到通知,前来见顾远山最后一面的。

    谢雨涵没有去,她实在不想见到顾远山,徒添愤恨,她觉得,能让孩子们去看他,在他死前喊他一声‘爸爸’,已经对他够仁慈了。

    顾远山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他涣散的目光游移在每个人的脸上,一只手伸向肖劲松,一只手伸向铁蛋。

    肖劲松和铁蛋快步上前,伸手握住了顾远山的手,肖劲松轻唤一声:“爸……”

    顾远山的眼中滚动着泪花,脸上挂着笑意,将肖劲松的手交到铁蛋的手里,铁蛋泪水盈盈:“山子……我明白你的心思……”

    这一句‘山子’,使得顾远山的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潸然滚落,他从枕头下摸出一本笔记本递给肖劲松:“这是你需要的……不足之处,你可以请教铁蛋叔……”

    铁蛋招呼小正、小冉过来,站在床前,小正大大方方的喊道:“爸爸……我在医院的时候,听到你说话了……”

    顾远山颤巍巍的伸手抚摸着小正的脸颊:“爸爸对不起你们……”

    小冉在铁蛋的催促下,扭扭捏捏的喊了一声‘爸爸’,便不再说话。顾若曦扑上去,哭得稀里哗啦:“爸爸,你快好起来,若曦想你……我还要爸爸陪我玩儿骑大马……”

    三个从未感受过亲生父亲疼爱的孩子,听到妹妹的哭喊声,心中五味杂陈,无一不泪流满面。

    顾远山望着愧对的子女们,心如刀绞,他的手无力的伸向黎凤兰:“凤兰……我对不住你,照顾好……若曦……”

    黎凤兰刚刚握住顾远山的手,他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顿时,哭声震天,悲痛回荡在病房内,久久不息……

    〈全剧终〉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