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百零六章 险恶人心

第二百零六章 险恶人心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六章险恶人心小正坠楼住院的事情,铁蛋想方设法瞒着老爹、老娘,却还是架不住谢雨涵回家哭丧着脸,跟老人一通争执而败露。

    铁蛋爹、娘年事已高,哪儿经得住捧在手心里暖大的孙子,突然躺在医院里到死不活的打击。

    铁蛋爹原本血压高,急火攻心,当即昏厥过去,铁蛋娘颤巍巍跌坐在沙发里,哭天抢地,指责谢雨涵不是个称职的母亲,竟让自己的儿子遭此劫难。

    谢雨涵歇斯底里的反驳,说铁蛋爹、娘才是罪魁祸首,家里乱成一锅粥,铁蛋顾不得制止生命中重要的两个女人之间的争吵,忙不迭拨打120急救电话。

    小冉站在奶奶和妈妈之间,劝奶奶不要动怒,身体要紧,又转过头劝妈妈少说两句,不要再把奶奶气病了。

    吵红了眼儿的两个女人哪儿会听劝,更何况是一个半大孩子的规劝,她们怒不可竭的咆哮:“滚开,这没你事儿!”

    小冉痛哭流涕,怒吼道:“不要吵了,不要吵了……非得弄出人命,你们就安心了?”

    婆媳之间的谩骂声并未因为小冉的愤怒停息,小冉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完全没有份量,从小到大,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除了父亲心里、眼里装着她,其他人心心念念的只有小正。

    无论她多么懂事、多么努力、多么乖巧,依旧改变不了在家庭中的地位;她受够了成日吵吵闹闹的生活,不愿意再面对不可理喻、丧失理智的亲人。

    小冉紧咬嘴唇,抹了一把泪,冲到凉台上,推开窗户,狠狠的砸碎了一只花盆,屋里的争吵声戛然而止。

    小冉凄然一笑,抬脚伸到窗外,怒吼道:“你们再吵,我就从这儿跳下去!”

    “小冉——”谢雨涵撕心裂肺的哭喊:“你……你不要吓妈妈、不要吓妈妈……”

    铁蛋娘拍打着胸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抽泣,铁蛋疯了似的冲向凉台,喊道:“小冉,快下来,听爸爸的话,你相信爸爸,往后,家里再也没人吵架了!”

    “爸爸——”小冉的泪水奔涌而出,在父亲面前,她再也无法佯装坚强。

    铁蛋冲过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哽噎道:“闺女……是爸爸不好、是爸爸不好!”

    “不……在我的心里,爸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我都不敢想象,如果没有您,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小冉趴在父亲的怀里痛哭流涕,唯有这个怀抱,能给她温暖,唯有这个怀抱,能让她感觉安全。

    “小冉不哭,你最懂事,眼下最重要的是救爷爷的命,明白吗?”铁蛋内心的痛苦无法言说,怎能对谢雨涵没有丝毫怨言?他的眼泪唯有往肚子里咽,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若是倒了,天真的就塌了。

    ……

    黄继鹏请了一天假,将自己关在家里,查看徐枫平偷偷复印出来的证据,看着看着,由震撼转为震怒。

    简冰的日记写得清清楚楚,顾远山是一头没有血肉亲情的野兽,他才是真正的刽子手,连亲生母亲、兄弟都不会心慈手软,都能面不改色的痛下杀手。

    黄继鹏咬牙切齿,反反复复看着这几句话,陈旧的往事浮于脑海中,他也曾有过温暖、幸福的家,也曾有过疼爱他的父母,顷刻间,却失去了一切。

    回想着奶奶和二叔与顾远山一道出门,多年来再也没有出现过,黄继鹏不得不相信,顾远山是一个杀兄弑母的畜生。

    到了此刻,黄继鹏才恍然大悟,害得他家破人亡,从小没爹没娘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父亲同母异父的亲兄弟,他的亲叔叔——顾远山。

    真相大白之后,黄继鹏心如刀割,无法原谅自己认贼作父,将不共戴天的仇人当作恩人。

    黄继鹏觉得顾远山太可怕了,道貌岸然的外表下,竟隐藏着邪恶、肮脏的心;他又不得不佩服他高超的演技和伪装,竟然骗过了所有人,风风光光的活在世上。

    现有证据所指的罪行,已足够顾远山枪毙无数次,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罪行呢?黄继鹏在心中发狠,一定要把顾远山送上断头台,替死去的爹娘报仇雪恨,以告慰他们含冤的亡魂,从此能够安息。

    可,一想到顾远山罪行暴露,东窗事发,他也会受到牵连,黄继鹏不禁又犹豫了。

    他的内心承受着无法形容的煎熬,为了复仇,就得搭上自己;保全自己,就只能置爹娘的血海深仇而不顾,让顾远山继续逍遥法外;更何况,事态发展不可预料,即便是他装作若无其事,也不能保证顾远山就一定能顺利逃过一劫。

    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人做多了坏事,到头来,总会遭到报应;顾远山的末日,极有可能已经悄然逼近,他的报应已然就在眼前。

    如果没有牵扯到家仇,没有牵扯到自己,黄继鹏看在黎凤兰、顾若曦母女的情分上,一定会向顾远山通风报信,让他早作打算;可,真相太残忍,如何允许他一错再错,继续当不孝子,替仇人卖命。

    思考了整整一夜,黄继鹏作出了最终的决定,走为上策,保全自己,将顾远山交给法律审判;他觉得自己助纣为虐,固然有罪,却罪不至死,而顾远山罪大恶极,死不足惜,法律一定会作出公正的裁决,只要顾远山得到应有的惩罚,同样等于报了血海深仇。

    黄继鹏收拾细软,抛弃了现有的一切,连夜逃离了金都。走的时候,他特意带走了那些证据,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一把火将之烧成了灰烬。

    对于黄继鹏来说,心中有太多的不甘心,原本可以拥有锦绣前程,如今却无奈的亡命天涯。他不想再回到金都那个鱼龙混杂,吃人不吐骨头的江湖中去;他觉得,在那样的地方,他不过是权贵手中的一枚棋子,不过只是一条随时都有可能被吞噬的小虾米。

    回想着短短的人生,黄继鹏后悔不已,千不该万不该遇到顾远山,千不该万不该相信他,把自己的一生都搭了进去。

    逃亡的路上,黄继鹏不由得想到了年少时的小暖,如今的何芳菲,心中隐藏着太多的愧疚,他不禁在心中自语:小暖,原谅继鹏哥哥不能告知你实情,帮不了你……你唯有自求多福了,投入项目的那些钱,你恐怕是拿不回去了,顾远山打一开始,就是空手套白狼,压根儿没打算给你利润,好在,钱没了,你应该不会因顾远山罪行暴露,而受到牵连,他早已把何氏集团打入的账目抹掉了痕迹,你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

    卞舟山思来想去,还是未拿定主意,从哪儿入手,不得不前去拜见退休在家的老领导庄金海,以求他指点迷津。

    常言道,姜还是老的辣。卞舟山相信,从庄金海那儿,他定能有所收获。

    卞舟山和刘方东风风火火的赶到庄金海家所在的院子,恰遇庄金海在楼下运动。

    打过招呼,寒暄两句,庄金海一本正经的盯着二人,道:“你俩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啥事?”

    “师父,您这是在埋怨我这徒儿没来看您?我和头儿恰好回金都办事,这不就来看您了吗?”刘方东嬉皮笑脸,笑容中掩饰不住倦怠。

    “拉倒吧!焦虑都写在你俩眼睛里呢,定是遇到了棘手的案子,哼哼,不然,你俩能顶着肿眼泡来见我这老家伙?”庄金海一脸严肃:“若真没别的事,人也看到了,腿脚活络,还死不了,你俩该干啥干啥去,我可还得活动筋骨,多活两年!”

    “别价!老哥哥,您真是火眼金睛,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卞舟山拉着庄金海的手,很是亲密,悄声说:“咱们换个地方聊?”

    庄金海一愣,旋即道:“上家里去!”

    “还是另寻地方吧,隔墙有耳,在家里不安全!”卞舟山的话引起了庄金海的高度重视,他眉头深锁:“看来,着实棘手!要把我绑哪儿去,走吧!”

    “瞧您说的,分明是请,咋就成了绑了?”在嘻嘻哈哈的掩护中,三人先后钻进车里,刘方东开着车,一溜烟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卞舟山和庄金海紧挨着坐在后排,他将案情简明扼要的向庄金海叙述了一遍,庄金海从头至尾未说一句话,指间夹着一支烟,陷入了沉思。

    卞舟山和刘方东内心充满了期待,就等着庄金海的点拨能让他们茅塞顿开,找到最恰当的切入点,顺利将案子接手,一查到底,挑破以顾远山为首的毒瘤,将祸害不浅的有毒细胞彻底拔除。

    火星闪动,烟丝一点一点燃尽,灰白的烟灰长长的支在烟头上,糊味弥漫在车内,手指皮肤灼热疼痛的感觉刺激庄金海,才使得他回过神来,他慌忙将烟头丢出窗外,随后拍打着身上的烟灰。

    庄金海不说话,卞舟山和刘方东谁都不敢催促他,只能心急如焚的等待。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汽车依旧在路上飞奔,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搅得人心神不安,庄金海突然冷冷的冒出一句话:“送我回家!”

    “啊?”卞舟山和刘方东不约而同惊呼,卞舟山更是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庄金海,一脸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