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人人为己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人人为己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八章 人人为己

    正如纪闫鑫安排的那样,纪家宅院一切如常,并未丝毫新丧的痕迹。

    次日一早,纪闫鑫安排杨智建留在家中陪伴朗英,齐云因身体欠佳也留守家中,他与纪闫坤、铁蛋、柱子前往火葬场,处理小翠的后事。

    小翠的尸体火化之后,当即送到公墓下葬,速度极快;丧葬结束,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纪闫鑫,顿感一身轻松,清除了叨扰柱子幸福的障碍,从今往后,纪家宅院便安宁了。

    众人回到纪家宅院,却不见杨智建和朗英的踪影,问遍了家丁、佣人、门卫,无人知晓;齐云一直在卧室里休息,更是一无所知。

    柱子命人里里外外找了一遍,毫无踪迹,担忧写在脸上;纪闫鑫内心怀疑杨智建不辞而别,嘴上却安慰柱子:“你甭着急,兴许,你师父带朗英出去玩儿了!”

    “家里新丧,我师父怎会有心情陪着朗英玩儿?”柱子完全不相信这样的解释,总感觉哪儿不对劲儿。

    柱子心中满怀疑惑,亲自进杨智建住的屋里查看,什么都没有少,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在衣柜里;他又到了朗英住的屋里检查一番,也无异样。

    柱子心想:大概,是我多心了,小翠发生意外,朗英被吓得够呛,我师父带她出去散散心,也在情理之中!

    返回客厅,柱子面色恢复了平静,说道:“爸,兴许是我多心了,他们应该就在附近,一会儿就会回来!”

    “那就好,这两天大家都累了,都回屋歇着吧!”纪闫鑫着实感觉身困体乏,近乎两夜没合眼,这下总算可以高枕无忧,能睡个囫囵觉了。

    “鑫哥,家中老老小小需要照顾,店里事儿又多,雨涵一个人怕是忙得晕头转向,我也该回去了!”铁蛋起身告辞,纪闫鑫颇感意外,挽留道:“兄弟,这两天你也够累的,休息一下,明儿再走;你疲劳驾驶,我可不放心!”

    “没事儿,这点儿路,我扛得住!我再不回去啊,家里怕是要翻天了,我家那个混世小魔王,被老人宠得不成样子,没个能镇住他的人在家,还真是不行!”铁蛋执意要走,纪闫鑫也不好强加挽留,道:“你实在要走,我也不留你,但是,我派人开车送你回去,你刚好在车上打个盹儿,到了金都才能甩开膀子帮弟妹分担,这事儿,你必须听我的!”

    “行行行,还是鑫哥想得周到,我恭敬不如从命!”铁蛋欣然接受,柱子很是不舍的拉着他的手:“铁蛋叔,您好不容易来一趟,没好好招待您,还把您累得够呛!”

    “你这小子,一家人还说两家话?L省省会离金都那么近,不过两、三个小时路程,我啥时候有空,又来了!”铁蛋拍了拍柱子的肩膀,转脸看了纪闫鑫一眼,嘱咐道:“柱子,好生在家陪陪你爹,别再四处瞎跑;老大不小的人了,也该试着帮你爹分担,别总让他忙得不可开交,还替你操心!”

    “铁蛋叔,您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过,我若是再回金都去,您不会不接收我吧?”柱子悄悄的偷窥了纪闫鑫一眼,心想:还是金都好,有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呆在那儿,靠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多舒坦;大少爷的优越日子,我还真是不稀罕;若非怕惹我爹不开心,我今儿就得跟铁蛋叔一块儿回去!

    “有空时跟你爹一起来看我,自个儿就甭瞎跑了,你若是再偷跑,我可不答应!”铁蛋沉下脸,瞪着柱子,一脸严肃。

    柱子挠着脑袋,嘟囔道:“这不还是不接收我嘛!”

    “好啦,不闲唠了,来日方长!”铁蛋在大家的送别下走出别墅,钻进车里,挥手而去。

    “我顾不上你们了,得上楼睡会儿!”纪闫鑫上楼,走进卧室,发现屋内有翻动过的痕迹,仔细排查了一遍,放在衣柜抽屉里的十万块现金不翼而飞。

    “杨智建,你果真走了,你如此行事,是我纪闫鑫哪儿对不住你么?”纪闫鑫苦笑着摇头,走过去躺在床上,腾地一下又坐了起来。

    呆坐了几分钟,纪闫鑫掏出手机给夏津忠打电话,吩咐道:“津钟,多派些人手,出去找杨智建和朗英,掘地三尺,也要把他们给我找回来!”

    “是,大哥!”夏津忠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没多问,领命挂了电话。

    十万块钱,对于纪闫鑫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重要的东西,他会放在保险箱里,钞票,在他的眼里,只是如纸一样的寻常之物。

    杨智建不辞而别,着实惹恼了纪闫鑫,他若是明言,不愿意住在纪家宅院,纪闫鑫一定会安排得妥妥贴贴,房子家具,吃喝用度,应有尽有,让他和朗英搬出去单过;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总让人感觉如鲠在喉,不得劲儿。

    纪闫鑫心想:柱子刚回来,杨智建和朗英莫名其妙的离开,这不明摆着,让他觉得我对他们招待不周吗?柱子心中的疙瘩好不容易才解开,若是为了他们父女俩,再跟我较劲儿,那就太不划算了!再则,我纪闫鑫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他,他竟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想想就他妈的不舒坦,当年,他就是这么不声不响,带走了我的老婆、儿子……

    思前想后,把杨智建父女到纪家宅院后的日子梳理了一遍,纪闫鑫也没觉得哪儿对不住他们;就连朗英闯了大祸,害得小翠一尸两命,他也没怪罪她一个字。

    纪闫鑫实在是搞不明白,杨智建还有什么理由,非离开不可。

    回忆着杨智建近两日来着实古里古怪,纪闫鑫心里一惊:小翠已死,无人寻朗英的麻烦,即便是杨智建心中有愧,也不至于悄不作声的离开;以他的脾性,绝非手脚不干净,贪图钱财的人,他之所以拿了钱,是怕朗英跟着他遭罪;他明知道山里的村庄回不去了,在这城市里也是无处可去,却硬着头皮走了……莫非,在小翠这件事情上,他知道了些什么内幕,心中产生了顾虑?杨智建绝非等闲之辈,心思缜密,察颜观色,层层推测,可是难不倒他!

    夏津忠行动迅捷,滴水不漏,真没哪个环节出问题,事情比料想的要顺利得多,尘埃落定;纪闫鑫自认为安排得天衣无缝,如今,小翠已飞灰湮灭,再无证据可言;就算是顶级的刑警出动,也决然是查不出一丁点儿蛛丝马迹。

    纪闫鑫心想:小翠的死因,唯有我和津钟知道,所有人都没有分毫质疑,为何独独杨智建疑心病重?我若是把他们父女俩找回来,万一,杨智建在柱子面前胡说八道,抖露一二,岂不是大事不好?虽说,他无凭无据,但是,柱子单纯,又跟他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极有可能会相信他的话;到那个时候,我岂不是百口莫辩,在柱子心中的形象一败涂地……

    纪闫鑫再次拨通了夏津忠的电话,声音冰冷:“寻找杨智建父女,一定要保密,找到他们,立即通知我,千万不可把他们再带回纪家宅院!”

    夏津忠心中忐忑,忍不住问道:“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杨智建是一匹嗅觉灵敏的老狼,他兴许闻到了些什么味儿!”纪闫鑫话音未落,门外突然传来咣当一声,他立即挂断电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几个箭步迈到门口,拉开门。

    柱子弯腰捡起地上的暂时串,抬眼望着纪闫鑫,一脸抱歉:“爸,不好意思,吵醒您了!”

    “没事,我还没睡着呢!”纪闫鑫快速调整情绪,脸上挂着微笑,目光快速扫过柱子的脸,落在他手中的钥匙上:“你也去睡会儿,回头,吩咐管家把那屋子收拾一遍,家具全换成新的。”

    “我不困,上来拿一本书,去亭子里看,那里空气好。”柱子将钥匙塞进兜里,朝贴着‘囍’字的卧房走去,纪闫鑫退回屋里,站在门背后,面色阴冷。

    纪闫鑫不确定,柱子方才是否站在门外偷听,又都听到了些什么,不免忧心忡忡。他心想:以柱子的心性,若是听得一知半解,定会胡思乱想,他方才的表情,分明有些不自在;他毕竟不是江湖中人,对江湖上的一些行事方式,难以理解;柱子对杨智建和朗英的感情,并不亚于我,若是让他在我们之间选择,他究竟会如何做?自从找到柱子之后,我一直不让他接触公司的事务,避开他,谨小慎微的做事,就是避免他涉足江湖;因我之过,已经给他带来了很多的痛苦,齐宏至今迁怒于他,不依不饶;若是因为我的疏忽,又将他卷进江湖的漩涡,我这个父亲,就太失败了!

    嗵——嗵——嗵——

    纪闫鑫烦闷不已,困意全无,听着柱子关门下楼,踩踏楼梯的声音,他叹了一口气,走到窗口,立于窗前,忧心忡忡的望着窗外,等待着柱子的身影,再次进入他的视线。

    别墅二楼任何一个房间的窗户,都面朝院子,站在窗口,便能看到前院的风景,尤以纪闫鑫的这间卧房视线最好。

    父子闹别扭的那段时日,纪闫鑫就时常站在窗口,默默的注视着凉亭里发呆的柱子,窥探他的心事;他希望,今日,也能从他的行为中,对他的内心一目了然。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