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九十七章 姑爷难当

第九十七章 姑爷难当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九十七章 姑爷难当

    齐云和纪闫坤站在后山坟冢前,凝视片刻,齐云朝前走了两步,仔细查看棺材里的骨骸,沉声道:“这人死了有些年限了,他并非死后才放进棺材里,是活活被憋死的!”

    “活埋?简冰那王八蛋,也忒丧尽天良了吧?”纪闫坤恨得牙痒痒,追问道:“先生,依你看,这会是什么人?”

    “不好说!”齐云凝眉沉思:“这些人,一定是令简冰深恶痛绝的人,这人一定让他有所忌惮——”

    “简冰这个王八蛋,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杀人就杀人,干嘛非得冒名顶替,让他来冒充大哥?”纪闫坤百思不得其解,深感以往对简冰太小瞧了,竟然不知道他如此心狠手辣!”

    “阿坤,黑雕帮以往那些对阿鑫忠心耿耿的旧人,你是否知道他们的家在哪儿?”齐云突然发问,纪闫坤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答道:“当年,大部分人的家,还是知道的;时隔这么些年,恐怕能记起来的,已经为数不多了!”

    “那你抓紧时间回忆一下,把地址写下来,立即派人逐一走访。这里,先埋起来,死者为大,莫要惊扰了!”齐云拿起铁锨,动手铲土盖坟,纪闫坤瞠目结舌的望着他:“先生,您是说,那些黑雕帮那些旧人,并非是被放回了家,而是被简冰——”

    “凡事皆有可能,我也只是推测!”齐云动作麻利,不一会儿就重新垒好了坟头。

    一手拎一个墓碑,丢到了角落里,纪闫坤赞叹道:“先生老当益壮,阿坤汗颜!”

    ……

    回到驻扎地,齐云快步走进房间,查看纪闫鑫的病情进展,意外的发现他有了知觉,只是还不曾醒来。齐云大喜过望,心想:这下可好了,可算是熬过一劫,阿鑫很快就会醒来,我们又可以继续忘年交的深厚情谊!

    齐云转身出屋,将喜讯告知纪闫坤,并且叮嘱他,后山坟冢的事儿,万不可告诉纪闫鑫,即便他醒来,身体也很虚弱,还得好好休养。

    纪闫坤惊喜万分,满口答应,说为了大哥的身体着想,就算是天大的事儿,也得瞒着他。

    旁晚时分,最后一抹夕阳沉下山头,纪闫坤幽幽醒来,他望着悬挂在房梁上的电灯,露出了虚弱的笑容:“嘿嘿——老子还没死——”

    齐云注视着超然洒脱的纪闫鑫,呵呵笑道:“老朽都还没死,怎么舍得你死?”

    “先生——您又救了我一回——我又欠下你一条人命——”纪闫鑫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纪闫坤眼里含着泪,冲过去,一把捉住他的手:“大哥,你可算是活过来了!”

    纪闫鑫摆摆手,笑了笑:“男儿有泪不轻弹——动不动就掉金豆子,不像是个男人!”

    齐云扯了扯被子,将纪闫鑫的身体盖好:“好了,别说话了,安安静静的养着,身子养好了,有得是说话的机会!”

    纪闫鑫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齐云扶住他的肩膀,不许他乱动:“阿鑫,你不要乱动,天大的事情,都先搁下,命比什么都重要!”

    “先生,我昏睡了多久?我还得陪着您去参加齐宏的婚礼呢!”齐云一听纪闫鑫的话,老泪在眼眶里翻转,哽噎的说:“阿鑫——亏你大度,还想着他,我没有这等心如豺狼的儿子——他结不结婚,与我没关系!”

    “话可不能这么说,血浓于水,是斩不断的——齐宏还年轻,我年轻的时候,也犯过不少错误——”纪闫鑫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轻咳几声,哀求的望着齐云:“你得去——就算我去不了——你也得去,你——你答应我!”

    齐云百感交集,愧疚的望着纪闫鑫:“好,我答应你,你好好休养!”

    纪闫鑫满意的笑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何家大院宾朋满座,热闹非凡,何老夫人在贴身佣人的陪同下,不停的走动着照顾客人。

    何家人人都在忙碌,齐宏却是百无聊赖,放眼望去,人头攒动,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他的心中很是窝火,却只有忍耐。

    齐宏远远的站着,仿佛置身事外,总感觉今天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管家走过来,恭恭敬敬的喊道:“姑爷,老夫人请您过去招呼客人!”

    “老子一个都不认识,有什么好招呼的?”齐宏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瞪着管家。

    “一回生二回熟,这些人,姑爷迟早也是需要认识的!”管家话一出口,齐宏就恶语相向:“老子你也敢教训?我看你是活腻了!”

    “姑爷,您还是赶紧过去吧,老夫人等着呢!”管家不愠不怒,始终有礼有节。

    齐宏看了一眼望向这边的何老夫人,立即露出笑脸:“管家,走吧!”

    管家默不作声的在前面领路,齐宏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走到何老夫人身边,笑容满面:“奶奶,我来了!”

    “小齐啊,今天来的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你得招呼好了,咱们何家还指望着他们呢!”何老夫人千叮万嘱,齐宏毕恭毕敬的回答:“明白了,奶奶!”

    何老夫人领着齐宏,挨个逐一介绍,齐宏耐着性子,心中的怒火却是越烧越旺,过惯了自由自在、呼风唤雨的日子,这会儿却要被这些繁文缛节束缚,甭提有多难受了。

    走到一对夫妇身边,何老夫人介绍道:“小齐,这是方先生、方太太!”

    “谢谢方先生、方太太赏光!”齐宏抬眼望着二人,却感觉方太太看她的眼神充满敌意,但那目光瞬间就从他的脸上移到了别处。

    方太太朝着一个英俊挺拔的年轻人招手:“方焱,这里!”

    方焱从容不迫的走过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奶奶好!”

    “哎呀,方焱啊,你是啥时候回来的?这一走就是好几年,回来了也不来看看我跟芳菲!”何老夫人脸上笑着,心里却直犯嘀咕,心想着:这方焱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时候回来,不是给人添堵吗?瞧瞧他那文质彬彬的模样,哪儿是这齐宏能比拟的?

    “奶奶,我也是昨晚才回来,听说芳菲今儿结婚,这不就来了吗?”方焱抱手作揖:“恭喜奶奶!”

    “你这孩子,你该恭喜芳菲,恭喜奶奶做什么!”何老夫人拉过齐宏:“这是芳菲的夫婿,齐宏。”

    方焱大大方方的伸出手:“恭喜恭喜!我是方焱!”

    齐宏不屑一顾的瞪了方焱一眼,极不情愿的伸出手:“谢谢!”

    “时间差不多了,婚礼该开始了,你们一家人随意,我先带齐宏过去!”何老夫人打了招呼,笑意盈盈的一路走,一路点头,向宾客致意。

    齐宏机械性跟在后面,心如猫抓,心想:早知道结婚这么麻烦,老子宁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结婚!

    方太太撇了撇嘴,冷哼一声:“我以为何家找了个什么了不得的姑爷呢,一脸痞子相,哪儿像我家方焱,一表人才!”

    方先生睖了方太太一眼:“在你的眼里,没有比你儿子更优秀的男人了,越来越不懂规矩,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我儿子就是最优秀的——哼哼,什么场合不场合的,若不是想来看看何家姑爷几斤几两,我才不乐意来呢!”方太太一脸的不痛快,方焱打圆场,走过去拥着她的肩膀:“妈,您就少说两句,毕竟,这是芳菲的大喜日子!”

    “没见过你这样的,被人甩了,还帮人家说话!”方太太恨铁不成钢的瞪着方焱,却被他做个怪相逗笑了。

    对于方焱来说,没有比何芳菲结婚更令他开心的事情了,从今往后,就不会再有人横行霸道、死缠烂打的烦他。

    ……

    何芳菲穿着婚纱坐在卧室里,心烦意乱,平日里,她就最讨厌穿这种束手束脚的衣裙。

    被关在屋子里焦灼不安,再加之早孕反应,搅得她更是心烦意乱,她对齐宏的怨恨演变为痛恨;对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恨之入骨。

    好在,一想到今天一过,就可获得解放,收回自由一身,她也就咬咬牙坚持下去。

    何老夫人亲自上楼,接何芳菲前往婚礼现场参加仪式,何芳菲一见到她,迫不及待的扑过去:“奶奶,你可算是来了!急死我了!”

    “没羞没臊的丫头,就那么急不可待的想把自己嫁出去?”何老夫人面带微笑,仔仔细细的端详着何芳菲精致的面孔,感叹道:“一眨眼功夫就长大了——我也老了,好在,没把你嫁出门,不然,我可就没法活了!”

    何老夫人说话间眼里泛着泪光,何芳菲撒娇道:“奶奶,我不是在家呢嘛,您伤心啥呢?”

    “走吧,别让大家等急了!你没福分,爹妈不在——让奶奶送你出门!”何老夫人动情的滚下了热泪。

    红毯从楼梯上一直铺到婚礼现场,何老夫人拉着何芳菲的手,款款的走向鲜花绽放的礼台。

    齐宏西装革履,站在礼台上,总感觉自己是一只供人随意观赏的猴子;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扫视,又产生了一种万众瞩目的骄傲;仿佛像是皇帝正在接受百姓、群臣朝拜。

    何老夫人牵着何芳菲的手走上礼台,将她的手交到齐宏手中,婚礼仪式正式开始。司仪念了开场白,并做了祷告,问道:“何芳菲小姐,你愿意嫁给齐宏先生,不论贫穷富贵、健康疾病,都不离不弃的陪伴着他吗?”

    一向大大咧咧的何芳菲,此时此刻却异常紧张,她侧脸朝台下张望,却一下子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