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七十一章 父子敌对

第七十一章 父子敌对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七十一章 父子敌对

    简冰听闻监视齐宏的人报告,说齐宏开着大队人马前往黑雕帮旧址,脸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嘲笑之色,当即骂齐宏是无能鼠辈,前去没有一兵一卒,荒无人烟的地方,用得着兴师动众嘛?

    转而一想,简冰又觉得齐宏的举措恰恰说明了他内心的胆怯,转念,计上心头:齐宏此行亲自带队,不过百十人,若是能将其堵在黑雕帮旧址,让他有去无回,此时,不失为最佳机会!齐宏一死,雪狼谷群龙无首,势必成一盘散沙,不足为患!

    对于黑雕帮旧址的地形地貌,简冰再熟悉不过,进山、出山唯有一条路,只要玩儿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任他齐宏再有本事,也插翅难逃。

    机会来之不易,稍纵即逝,不容有片刻迟疑。简冰即刻下了命令,派出黑雕帮一百五十余人前去黑雕帮旧址执行任务,势必来个瓮中捉鳖,将齐宏生擒;再不然,将其当场诛杀,以绝后患。

    阿凯领命后,志得意满,庆幸自己终于等到了跟齐宏新仇旧恨一起算的机会,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将齐宏生擒,而是计划将他碎尸万段,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阿凯领着人马,马不停蹄的赶往黑雕帮旧址,刚刚抵达三岔路口,便听闻枪声,他的心中咯噔一下,心想:山中除了齐宏率领的雪狼谷的人马,并无他人,怎会有枪声?

    “加快速度!”阿凯吩咐司机加足马力,再往前行,打斗声渐渐清晰,阿凯越发疑惑:难道,大哥所告知的情报不准确?

    确保万无一失,阿凯立即拨打了简冰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焦急的汇报:“大哥,前方似有两队人马在拼死厮杀,我等该如何做?”

    “果真如此?”简冰大感意外,心想:黑雕帮旧址闲置多年,我最后上山,意外遇到纪闫坤和齐云;前些天去l省拜见纪闫鑫,纪闫坤也在场。既然,他们兄弟二人已经会合,就没理由再分开,那么,这黑雕帮旧址的人马,是何来历?

    “大哥,千真万确!双方打斗很是激烈,老远就能听到!”阿凯的话令简冰格外欣喜,看来,这一次是歪打正着,把齐宏送进了龙潭虎穴,何须我再费周章。

    简冰当即下令:“阿凯,撤回来!”

    “大哥,铲除齐宏的大好时机,怎么能轻易放弃?”阿凯毫无撤退之心,简冰怒喝:“服从命令!老子让你撤,你就撤,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是,大哥!”阿凯挂断电话,心中愤愤不平,沉思了片刻,毅然决然的喊道:“继续前进!不把齐宏等贼人铲除,誓不罢休!”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冰着实尝到了不明事态发展的苦恼,他异常后悔,当初没在第一时间对黑雕帮旧址进行监控,或者索性派一队人马驻扎到那里。这下可好,成了人家现成的根据地,关键是,他并不知晓究竟是哪路神仙鸠占鹊巢,成了那里的新主人。

    简冰深感庆幸的是,近年来,自己少有亲自带队械斗,通常都是电话遥控,若不然,今日恐怕难以避免陷入危险。

    ……

    借着星星点点的月光,齐宏枪膛里的子弹相继飞出,伤没伤人他自是不知,只晓得,借着子弹的威力,他和雪狼谷的弟兄们朝前推进了近三公里。

    林子里厮杀成片,大路上反倒安安静静,齐宏心想:敌方埋伏都在林子里,这里有我雪狼谷众多兄弟拼死迎战,我不如带一队人马,从路上直抵山门!

    齐宏冲着林子里喊:“王谷,领人跟上!”

    “是,大哥!”王谷的回应刚落,齐宏飞身出了林子,稳稳的站在路中央,快速朝枪膛里装了子弹,狂奔而去,王谷领着十余人紧跟其后,很快就护在齐宏左右。

    齐云手下的人使用的武器皆为利箭、砍刀,遇到枪械,自然占不了上风,布防的埋伏,被齐宏的枪声震慑,很快乱了阵脚,众人四处躲闪,士气不振,节节败退。

    雪狼谷的人越战越勇,反弱为强,抢占了上风,一路厮杀逼近山门。

    齐云听着林子里的厮杀声,心急如焚,站在山门处,纹丝不动。他心想:简冰果真是有备而来,看样子,这场大战,他已筹备了许久。今日之战,必是你死我活,只可惜,简冰不会亲自带队出战,我得设法把消息传递给阿鑫,纵是我们全军覆没,阿鑫也可以越发提防简冰,待时机成熟,将他彻底歼灭!

    望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浩浩荡荡开来的汽车,齐云不免焦心:看来,简冰派来的援军马上就到了,此战将越发惨烈!出山必经之路,全是敌人,如何能将信息传递出去?

    齐云的思绪被‘嗖——嗖——’接连向他飞来的子弹打断,他身手敏捷的闪开,子弹飞入身后的土丘,腾起浓尘,泥巴块四处飞溅,打在众人身上。

    齐云朝着子弹飞来的方向腾空飞去,一脚踢在持枪人的手上,他手里的手枪飞向空中。齐云空中来了个鹞子翻身,一脚踢在枪膛上,只见手枪横飞出去,跌下了悬崖。

    齐宏踉踉跄跄后退了几步,被王谷扶住:“大哥,你没事吧?”

    “没事!”齐宏朝手上吐了一口唾沫,双手来回搓,旋即捏成拳头,虎视眈眈的盯着空中的人影,感觉那身形很是熟悉。

    齐云身轻如燕,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两圈,稳稳的落在地上,直视齐宏,在看清楚他的面貌时,不禁颤抖,喊道:“齐宏——齐宏——是、是你吗?”

    “爹?”齐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随后大声吼道:“我不是齐宏,齐宏已经死了!”

    “大哥——这——”王谷等人面面相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王谷轻呼一声,想要弄清楚真相。王谷心想:若对方真是大哥齐宏的父亲,自然是不能动手,父子相残,可谓是天理难容!

    “少他妈的废话,还不动手?”月光下,齐宏恶狠狠的瞪着王谷,那目光很是瘆人。

    “这——大哥——不行啊——”王谷终是下不去手,他不晓得齐宏父子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但是,他绝不能眼睁睁的纵容他逆天而行,伤害自己的父亲。

    王谷还记得,当初地震中逃命时,齐宏每每提到从父亲那里学到的本事,都充满了崇敬之情,分别多年,今日相见,怎反而反目成仇?

    王谷觉得这其中必是有什么误会,即便是真有什么过不去的恩怨,看在父子一场,血浓于水的份上,也该帮助他们化干戈为玉帛。

    “反了你了,老子的命令你也敢违抗?”齐宏抬手狠狠的甩了王谷两耳光,愤怒的吼道:“你们不动手,老子自己动手!”

    齐宏重又握紧拳头,举在空中,冷冷的瞪着齐云,王谷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抱住齐宏的腿,声泪俱下:“大哥,自打你救了我的命,我便跟着你出生入死,亲如兄弟,今儿,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能让你做大逆不道之事,好赖,他是你爹,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们父子相残?”

    齐云发出撤退的信号,制止自己人再打斗,收到信号,众人都撤到了山门口,站在齐云身后;雪狼谷的人也呼啦啦钻出林子,站在齐宏的身后。

    齐云眼含热泪:“齐宏,我不晓得你为何见了我如遇大敌,兴许,你是埋怨我,怪我当初为啥没有前去救你——误会是需要时间解开的,今儿,休战吧?我不想因为咱们父子间的误会,伤及无辜!”

    “今日我既然来了,就抱着不生则亡的决心!你莫要浪费口舌,今日之战,不可避免,你若不想战,放我入山即可,我保证不伤你兄弟们的性命,不过,今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齐宏油盐不进,逼视着齐云。

    齐云抬眼望着越来越近的车队,抬手一指:“后面那队人马,是你的援军?”

    齐宏和雪狼谷的人大惊,扭头望去,果真有一队人马开来,恍然大悟,心知这一定是简冰玩儿的奸计,让他腹背受敌,插翅难逃,这招落井下石,可谓是狠之又狠。

    “简冰,你个王八蛋,太狠了!”王谷咬牙切齿的怒骂简冰,随后摇着齐宏的腿:“大哥,咱们中计了,简冰一定是早就晓得伯父在这里,才故意派你来,让你们父子相残,他坐收渔利!”

    “齐宏,既然如此,咱们父子间的误会先搁到一边,保全弟兄们的性命,才是重中之重!你放心,等这战事平息,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从王谷的言语中,齐云明白了齐宏所领人马,并非隶属简冰麾下,他希望齐宏能够深明大义,放下私人恩怨,与他强强联手,一致对敌,给简冰的人来个措手不及。

    “我跟你联手,休想!”齐宏死鸭子嘴硬,明明心中对简冰派来的人有所忌惮,嘴上却不肯承认。

    此刻,齐宏只想赌一把,他赌父亲齐云不会与他为敌,更不会袖手旁观。齐宏觉得,同意与齐云联手,和齐云自己出手相帮,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王谷忧心忡忡,疾呼:“大哥,紧要关头,你还要把个人恩怨搁在心里吗?伯父他不是旁人,他是你爹,任何时候,他都不会害你!”

    “休要多嘴,滚!”齐宏抬脚,一脚踹开王谷,冲着弟兄们喊道:“都给我打起精神,让他们有来无回!”

    “是,大哥!”众人都清楚,想要活命,只能决一死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齐云扶王谷起来,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目不转睛的盯着停在齐宏的车队之后的车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