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六十五章 难解真相

第六十五章 难解真相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六十五章 难解真相

    齐宏跟弟兄们多多少少都挂了彩,全是些年轻小伙子,并无大碍。回到四合院,齐宏抱着何芳菲进屋,在酒精的催化下,何芳菲很快睡着了,睡梦中还在抽泣。

    齐宏注视着何芳菲睡不安生的模样,心中纳闷儿:‘铁蛋串串香’的老板,跟芳菲究竟是什么关系?柱子跟那老板又是什么关系?看样子,柱子和何芳菲早就熟识的,可,为何不曾听他们提起,为何要对我隐瞒实情?

    太多的疑问纠结在齐宏心中,扰得他睡意全无,他觉得何芳菲身上隐藏着太多秘密,一时半会儿还真难以摸清楚。齐宏的内心充满了好奇,心想:老子一层一层的剥开,就不相信找不到答案!

    想起柱子居然帮着杨文铁,跟自己动手,齐宏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心想:老子还没找你算账,你却偏偏要惹火烧身,柱子,这都是你自找的,你等着,老子绝不会善罢甘休,轻饶了你!

    齐宏的思维异常混乱,不禁又想起了那个自称可以帮他将简冰取而代之的人,内心深处涌起一股躁动,愤愤然的想:取而代之,不过是时间问题!不过,与此人会会面,摸清楚他的底细,排除他是不是简冰派来的细作,还是很有必要的!

    打定主意,齐宏在何芳菲的身边,搂住她,闭上眼睛,倦意渐渐袭来。

    ……

    谢雨涵让柱子回去休息,她留下来照顾铁蛋,柱子固执的不肯走,最终,他和李旺留在医院里,谢雨涵忐忑不安的回家。

    谢雨涵到家时,老人、孩子早已沉睡,她轻手轻脚进屋,洗漱完躺在床上,默默的流泪。一想起小暖这样忤逆不孝的对待救她性命,含辛茹苦抚养她长大的父亲,谢雨涵的心就如刀割一样疼痛。

    往事历历在目,谢雨涵清晰的记得,铁蛋抱着小暖在医院与她不期而遇,跟她借钱的场景——

    谢雨涵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唉——小暖,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理解父亲对你的疼爱之心?我只求你,往后不要再伤害他,他是你的亲人,不亚于亲生父母!

    谢雨涵的睡眠很浅,清早,铁蛋娘起来烧早饭的时候,她就被惊醒了,一翻身爬起来,打着哈欠出了卧室。

    铁蛋娘诧异的问道:“雨涵,今儿咋这么早就起来了?”

    “睡不着,起来买菜去。”谢雨涵提上挎包往外走,却被铁蛋娘一把拉住:“怎么你去买菜?铁蛋人呢?”

    “他——”谢雨涵脑子一转,编了一个谎言搪塞:“杨文铁去外地考察市场了!”

    “不能够,白天不还在么?”铁蛋娘一脸狐疑的望着谢雨涵:“你是不是有啥事瞒着我?”

    “没有的事儿!妈,你就别耽搁我的时间了,去晚了该没菜了!”谢雨涵急于脱身,深怕再被盘问下去,露出马脚,急匆匆的出门,开了小货车扬长而去。

    ……

    铁蛋娘火急火燎的进卧室,掀开被子:“老头子,别睡了,咱家铁蛋可能出事了,我这心里不踏实!”

    “咋回事?”铁蛋爹一翻身坐起来,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铁蛋昨夜没回来,雨涵这会儿去买菜了,她说铁蛋去外地考察,我死活不信!”铁蛋娘说话间摸了一把眼泪:“铁蛋出门,能不跟爹妈知会一声?”

    “你这老婆子,成天自个儿吓唬自个儿,一个大男人,能出啥事啊?”铁蛋爹满口埋怨:“赶紧做你的早饭去,小正、小冉还得去上学!”

    “上什么学,我看你是老糊涂了,今儿礼拜天!”铁蛋娘一脸不痛快,数落道:“一天到晚啥心不操,也不晓得帮娃儿分担一点事儿!”

    “分担,我想有屁用,还不得人家让啊!让我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亏你想得出来!”铁蛋爹趿拉着拖鞋下楼,把铁蛋娘独自丢在楼上,他走到院子里,悠闲自得的做起了早操。

    ……

    谢雨涵买了一车菜,送到总店,给穆老师打了电话,叫她来监督员工清洗,交接完,直奔医院。

    柱子趴在床边睡着了,李旺倒在另一张空床上,鼾声四起。望着躺在病床上,昏睡的铁蛋,谢雨涵忍不住泪眼婆娑,她蹑手蹑脚的退出病房,瞒着铁蛋,给周凡打了电话,告知他铁蛋被人伤了住院的事情。

    周凡一听,立即跟单位领导请假,风尘仆仆的赶到医院,见了谢雨涵就追问道:“嫂子,我大哥伤得严重不?什么人干的?我一定让他血债血偿!”

    “没啥大事,肋骨骨折,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瞒着家里呢,可,哪儿能一直瞒下去?我这心里痛啊——”谢雨涵心如乱麻,无处说,即使是面对铁蛋的好兄弟周凡,许多话也说不出口,毕竟是家务事,家丑不可外扬,再说,周凡根本就不晓得小暖的存在。

    “嫂子,你放心,我一定把那些人揪出来,给我大哥讨回公道!”周凡安慰谢雨涵,同时也打探细节:“嫂子,能跟我说说事情经过吗?”

    “我也不晓得啊,昨夜接到电话,赶来医院,就看到杨文铁躺在床上——唉,我也很想弄清楚真相!柱子嘴紧,又不肯跟我说——”谢雨涵侧脸看了看病房的方向,周凡说:“我先去看看大哥,你告诉我柱子在哪儿,回头我去找他!”

    “柱子在病房里。”谢雨涵跟着周凡迈开脚步,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病房,李旺倒在另一张床上昏睡,柱子站起身,招呼道:“婶儿,来了?”

    “嗯!”谢雨涵鼻子里应了一声:“柱子,这是你周叔。”

    “周叔。”柱子礼貌的喊了一声,抬过凳子:“你坐。”

    铁蛋听到动静,微微睁开眼睛,望着周凡,惊讶的问道:“你——咋来了?”

    “大哥都躺医院里了,我这兄弟还能不来?好好的养着,别让嫂子操心!”周凡望着铁蛋,心中不是滋味。

    “都回去吧,我没啥事儿,再说,医院里有大夫!”铁蛋注视着一脸倦怠的谢雨涵,心中自责,他这一倒下,苦了她,家里、店里,所有的事情都得压在她的肩膀上。

    “你们都回去,我在这儿待一会儿!”周凡一听谢雨涵的话,明白她的意思,对铁蛋说:“大哥,你好好养病,回头我再来看你!”

    “铁蛋叔,那我走了,夜里下班,我再来陪你!”柱子依依不舍的望着铁蛋,扯了扯李旺:“走啦!”

    李旺惊醒,揉了揉眼睛,懵里懵懂的说:“老板,我们走了!”

    ……

    医院的院子里,李旺哈欠连天的坐在长椅上,不由得又闭上了眼睛,不远处,柱子和周凡面对面而立。

    周凡开口问道:“柱子,你跟我说说,你铁蛋叔是咋受伤的?”

    柱子犹豫不决,闷头不说话,周凡拍了拍他的肩膀:“是不是有啥难言之隐?难道,你就眼看着铁蛋叔被人欺负成这样,袖手旁观?”

    “谁说我袖手旁观?我一定会替铁蛋叔出头!”柱子不服气的瞪着周凡,周凡笑望着他:“好样儿的,不过,你还太年轻,冲动行事,恐怕会吃亏,不如,咱们联手?”

    柱子疑惑的望着周凡,周凡为了稳住他的心,继续说:“我的命是大哥从地震中救回来的,你想想看,他被人欺负,我岂能坐视不理?”

    “周叔,我信你!可是——”柱子还是有些为难,心想:我与齐宏毕竟曾是兄弟,让旁人插手此事,只怕齐宏会吃亏——

    “柱子,你还在犹豫啥?有啥话,直截了当说出来,咱们一起商量!”周凡看出了柱子内心的矛盾,不免着急。

    “周叔,不瞒你说,领头的那人跟我曾是兄弟,好多事情一言难尽,我本想跟他私下里解决,你这一插手,我怕——”柱子低垂着脑袋:“再说,铁蛋叔不愿意让我们插手这件事!”

    “你铁蛋叔也认识那小子?”听了周凡的问话,柱子抬起头来望着他,摇了摇头,周凡被搞蒙了:“究竟是咋回事嘛,我越来越糊涂了!”

    “周叔,你就别问了!”柱子扭头就跑,经过长椅时,拽了李旺一把,李旺猛然惊醒,稀里糊涂的跟着他跑,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周凡站在原地,望着柱子仓皇而逃的背影,心中纳闷儿:这究竟是咋回事?莫非这件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情?不管咋样,我都要把事情搞清楚,绝不能让大哥白白挨打!

    ……

    齐宏睡醒了,已至中午,何芳菲还在沉睡中,他穿衣起床,拨打了昨晚的那个号码。

    电话一接通,那端就传来欣喜的声音:“你终归是给我打电话了,太好了!”

    “你莫要高兴得太早,我只想见你一面,你若是敢跟我玩儿花样,老子拧下你的脑袋当球踢!”齐宏满口恐吓之言,心想着给对方来个下马威,这样,对他才会有所忌惮。

    “小老弟,你放心,跟我见面,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好,老子就信你一回,一点钟,金都大酒店咖啡厅见。”齐宏先入为主,定了时间、地点,对方反对道:“小老弟,城里耳目众多,安全起见,咱们还是找一个偏一点的地方见面为宜!”

    齐宏仔细思量,觉得那人的话很有道理,城里到处都是黑雕帮的眼线,隔墙有耳这种事,是不可避免的,可是,只身前往偏僻的地方,与陌生人会面,着实存在极大的风险;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那就在南边郊外的江边,沿江大桥下的桥洞口碰面。”齐宏修改了地址,没曾想,对方满口答应,挂了电话,他不免又狐疑,看来,此人对金都的地形地貌很是熟悉,小心驶得万年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