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五十六章 人心大变

第五十六章 人心大变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五十六章 人心大变

    小樱忐忑不安的坐在齐宏的身边,齐宏翘着二郎腿独自喝酒,那边,弟兄们跟小姐们玩儿得热火朝天,他这边却是冷冷清清。

    小樱感觉气氛很压抑,小心谨慎的端起杯子,面向齐宏:“大哥,我敬你一杯!”

    齐宏看都不看小樱一眼,爱答不理,小樱很是尴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她搞不清楚齐宏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既然不喜欢她,留她下来做啥。

    齐宏的弟兄们见他干坐在那里,小姐就跟一根木头似的,不免有些过意不去,其中一人凑过来:“大哥,要不,给你换一个妞儿?”

    “不用。你们尽管玩儿高兴,我这么喝喝酒,听听音乐,挺好的!”齐宏一发话,那兄弟自然不敢再多嘴,退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跟小姐划拳、喝酒。

    小樱实在按耐不住,央求道:“大哥,你既然不喜欢我,那就放我走吧?”

    “去你妈的,老子是来找乐子的,什么喜不喜欢?叫你坐着,你就跟这儿坐着,废什么话!老子喜欢的女人,倾国倾城,富可敌国,你算老几!”齐宏狠狠的瞪了小樱一眼,话里话外充斥着不屑。

    小樱的眼泪涌上眼眶,又被她强压回去,心里感觉到悲哀,若不是要自己攒学费、生活费,她何苦来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受窝囊气。

    小樱如坐针毡,站起来准备去点歌,消遣时间,齐宏误以为她要走,一把拉她坐下,重重地甩了她一耳光,恶狠狠的骂道:“你他妈的活腻了?老子没准你走,你就敢走!”

    “我去点歌!”小樱捂着火辣辣的脸,内心悲悯,她凄然的望着齐宏:“我到这种地方赚钱,让人不当人看,我活该,可——大哥,你也不能不问青红皂白打我吧?”

    “哟呵,看不出来,还能说会道的!”齐宏吊儿郎当的伸手过去:“来,让大哥瞅瞅,打痛了没?”

    小樱执拗的避开了齐宏的手,泪眼汪汪的瞪着他,其他小姐看这架势,赶紧围过来打圆场:“大哥,您不要跟小樱计较,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大学生嘛,难免有些固执——”

    “有你们啥事儿?都滚到自个儿男人身边去!”齐宏猛一拍茶几,吓得弟兄们赶紧把小姐拉回了自己身边。

    齐宏笑嘻嘻的盯着小樱:“呵呵,还他妈的是大学生——有点儿意思!”

    小樱惊惶的望着齐宏:“大哥,我去给你点歌?”

    “点什么歌,老子是来消遣的,又不是来唱歌的,你瞅瞅我们这一群大老爷们儿,像是会唱歌的人?玩儿女人倒是都是一把好手!”齐宏一把抓住小樱的胳臂,用力将她拽进怀里,手不老实的在她的胸前摸索。

    “大哥——你——放开我!”小樱痛苦的在齐宏的怀里挣扎,齐宏非但没松手,反而把她卡得更紧,手上的力度更大,痛得她额头上直冒冷汗。

    “老子倒要看看,这大学生有啥不同!”齐宏淫笑:“不也是一堆肉么,就不知道,在床上有没有区别——今晚,老子就要你了!”

    “我不去——”小樱使出吃奶的力气,终于从齐宏的怀里挣脱出来,拔腿朝包间门口跑,坐在离门最近的男人手疾眼快,揪住她的头发,把她拖到齐宏面前,恶狠狠的恐吓道:“不把我大哥陪好了,小心你的小命!”

    齐宏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抬手甩了男人两个脆生生的耳光:“老子的女人,要你粘手!”

    “大哥,对不起,我错了!”男人悔话,其他人瞠目结舌,小姐们胆战心惊,明白误入了龙潭虎穴,注定要经历炼狱般的一夜。

    小樱惊恐的坐在地上,头发散乱,齐宏扶她起来:“你也是,跑啥呀?白白害我兄弟挨了两耳光!”

    小樱不吱声,任由齐宏扶她坐在沙发上,齐宏冲着男人笑了笑:“还杵在这儿干啥,跟一根木桩子似的,玩儿去!”

    “是,大哥!”男人怏怏的回到位置上,身边的女人贴在他身上,他跟没事儿人一样,端起杯子继续喝酒,不一会儿又玩儿得热火朝天。

    雪狼谷的人都晓得齐宏脾气暴戾,发过就没事,挨个把耳光算是小菜一碟,也没人真跟他计较。

    齐宏反倒是对小樱温柔了些许,主动跟她碰杯喝酒,气氛貌似缓和了。

    ……

    二满返回仓库,从新将石轩威灌进麻袋里,扎紧口子,扛上车,极速开车到郊外偏僻的江边,在麻袋上绑了两块大石头,丢下江里。

    月光下,二满站在江岸上,面目狰狞,恶狠狠的骂道:“老子看你还怎么勾引女人!”

    跳上车,发动引擎,二满才感觉手脚发软,虽说他混了很多年江湖,不过都是干些练拳头的事儿,杀人,还是头一次,不免害怕。

    脚踩油门,汽车在路上飞奔,二满直感觉手脚不听使唤,好不容易把车开回了家,恍恍惚惚的进了家门,倒头就睡。

    兰姐窝在客厅沙发上,见二满失魂落魄的回来,对她视而不见,心中狐疑,跟着追进卧室,摇晃着二满的身体:“你这是咋啦?刚去哪儿了?”

    “别问东问西的,睡觉!”二满不耐烦的翻了一个身,不搭理兰姐。

    兰姐揪住二满的耳朵,扯他起来,厉声质问:“你把石轩威怎么了?”

    “杀了!你心软了?你越是这样,老子越不能留他,没把他千刀万剐,已经够便宜他的了!”二满怒气冲冲,声音很大,兰姐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低声数落道:“死鬼,那么大声,生怕旁人不晓得你杀了人?”

    “兰儿——你是担心我,对不?”二满一把搂住兰姐,身体有些颤抖,兰姐的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又惊又怕:“你咋弄的?”

    “我把他灌麻袋里沉江了——兰儿,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二满心中害怕,不由得把兰姐抱得更紧,兰姐叹了一口气:“为了我就非得杀人?唉——我看那,咱们的好日子过到头了!往后可不许再提这事儿,传了出去,咱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兰儿,我晓得,杀人可是重罪,是要被枪毙的——你放心,万一事情抖搂出去,我一定不会连累你!”二满话一出口,兰姐紧张的呸呸呸几声:“说啥疯话,往后不准说了,不吉利!”

    “还是兰儿晓得心疼我!”二满略微安心了,觉得为了兰姐,做啥事儿都值得。

    ……

    顾远山连夜驱车去了l省省会,赶到天亮到那儿,可以第一时间拿到亲子鉴定报告。

    等这一天等得心慌意乱,真正要看到结果了,心情就更加迫切。

    顾远山抵达l省省会时,天刚亮,医院还没上班,他把车停在停车场,窗户虚开一道缝儿,在里面打盹儿。

    医院刚上班,他就从车上下来,匆匆走进医院,拿到报告,欣喜之余又有些怀疑结果,追问道:“两人是父女关系?”

    “是的。”大夫的话让顾远山吃了定心丸,他顿时心情舒畅,怀着激动的心情开车赶回g省省城。

    一路上,顾远山都无法遏制内心的激动,心想:这下好了,我没有白疼若曦,往后,我会更加疼爱她!黎凤兰,你就感谢闺女给你免了一罪吧,石轩威若是死了,再没人晓得那些破事,家还是家,你还是若曦的妈,也是我顾远山的女人!

    ……

    顾远山把车停在院子里,在门口就扯开嗓子喊道:“若曦——爸爸回来了!”

    黎凤兰听到顾远山的声音,很是错愕,他都多久没回来了,即便回来,也是冷面冷眼,今儿如此热情,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黎凤兰抱着顾若曦从楼上匆匆下来,顾远山已经走进客厅里,紧张的望着她们:“慢点儿,别把我闺女摔着!”

    顾远山的话音刚落,黎凤兰的泪水夺眶而出,迈下最后一步台阶,泪眼汪汪的望着他。顾远山大步向前,从黎凤兰怀里接过顾若曦亲了又亲,顾若曦望着他咯咯咯的笑。

    万千感受涌上心头,黎凤兰失声痛哭,顾远山轻柔的说:“哭啥呀,见我回来还不开心?”

    “我——开心,开心——”黎凤兰泣不成声,顾远山抱着顾若曦爱不释手,真切的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顾远山心想:女儿顾若曦的血管里流着我和黎凤兰的血液,我们都是亲人!

    黎凤兰缓缓地走过来,深情的望着顾远山和顾若曦,顾远山伸手搂着她的肩膀:“凤兰,这阵子委屈你和若曦了!”

    黎凤兰摇摇头,说不出一句话来,顾远山也不知道,自己对黎凤兰的态度为何突然改观,或许,是爱屋及乌吧。

    既然,女儿是自己的,虽说不能证明黎凤兰不曾背叛他;但是,至少说明她是有功劳的。

    “凤兰,今儿做些丰盛的菜,咱们一家人庆祝一下,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还真有些想!”顾远山的话,令黎凤兰感到心安,也让她明白了一点,他已经证明了顾若曦是他的女儿。

    这样的结局本该是令人开心的,黎凤兰的心中却依然闷闷不乐,心想:顾远山证实了他和若曦的父女关系不假,却并未替我平冤昭雪!但愿,一切不愉快就此过去,不再横生枝节,日子太太平平的过下去——

    “你陪我若曦,我去买菜!”黎凤兰拿起挎包准备出门,顾远山喊住她:“咱们一家三口一起去!”

    黎凤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是第一次一家三口一起出门购物,得来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