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二十二章 出尔反尔

第二十二章 出尔反尔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二十二章 出尔反尔

    铁蛋顾不得等电梯,从楼梯往上三层,风风火火的跑到小冉所在的病房,猛地推门进去,与隔壁床病人的家属撞了个满怀。

    那人手中饭盒里的汤汤水水泼了铁蛋一身,不锈钢饭盒砸中铁蛋的脚背,‘咣当’一声落在地上,铁蛋没发作,他倒是惊呼:“哎呀,急吼吼的,这是要赶去——”

    这一呼声,惹得病房里所有人都侧目看着他们,小冉清澈的眸子,也从纱布洞孔中,射出心疼的目光,直愣愣的盯着父亲。

    铁蛋心知对方没说完的不是啥好话,大有可能是‘赶着去投胎’一类,心中有些气恼,脸上却陪着笑:“对不起啊,撞坏了没——我找大夫给看看?”

    “你这是啥话——我是豆腐,还是玻璃?”那人没好气的弯腰捡起饭盒,瞪了铁蛋一眼,气呼呼的撞开他,夺门而出。

    铁蛋尴尬的拿了笤帚、撮箕,清理地上的残局,再拿拖布擦干净。小冉目不转睛的注视着父亲做事,心中暗自埋怨:都是我不好,救不了火,还住进医院,拖累了爸爸!我得乖乖听话,早点儿回家,不让爸爸这么辛苦!

    铁蛋走到病床前,乐呵呵的望着小冉:“闺女,饿了吧?想吃啥,爸给你买去!”

    “爸爸,我妈妈呢?我想吃鸡汤抄手——”铁蛋的心一紧,原本以为谢雨涵会在这里,听小冉的口气,她并未来过。

    “你妈妈在家,让她多歇会儿。我这就给我闺女买鸡汤抄手去!”铁蛋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将小冉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塞进被窝,满目温情:“等着,爸爸马上就回来!”

    “好!”铁蛋一出门,小冉即刻陷入了落寞,心中想念小正,尽管,小正和爷爷奶奶不曾来看过她,她却牵挂着、担心着他。

    小冉心想:唉,妈妈说小正跟爷爷奶奶回燕雀村了,难道,他不上幼儿园了么?都怪我不好,那天,我若是不跑进卧室,好好看着他,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也不晓得妈妈打小正没有,他一定恨死我了——爸爸、妈妈做生意那么辛苦,都怪我——

    ……

    高峰期,乘坐电梯的人很多,黑压压一片人头在电梯口晃动,铁蛋没耽搁,径直从楼梯下楼。

    咣——

    电梯门打开,十多个人鱼贯而出,谢雨涵手里拎着塑料袋,最后一个走出来,险些又被人挤回电梯里:“别挤,谨防烫着!”

    谢雨涵的话音刚落,一个小伙子跳到一边:“哎呀妈呀,烫死我了!”

    谢雨涵闻声望去,连连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阿姨,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小伙子说话间,电梯已经关上门,他腼腆一笑:“我走了。”

    谢雨涵怔怔的望着小伙子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心中总感觉似曾相识。许久,她才回过神来,心不在焉的朝病房走去。

    谢雨涵推门进屋,小冉大感意外:“妈妈,你怎么来了?爸爸不是说让你在家多休息么?”

    望着小冉,听着她如成人般成熟、懂事的话,谢雨涵的眼睛湿润了,声音暗哑:“妈给你买了鸡汤抄手,趁热吃!”

    “太好了!糟糕——爸爸也去买了!”小冉灿烂如花的笑容裹在纱布下面,谢雨涵看不到,但她晓得,孩子开心。

    谢雨涵把鸡汤抄手倒在碗里,一勺一勺喂小冉吃,眼里噙着泪水,她多么希望,小冉能够永远快快乐乐。然而,事实上,小冉打小就乖巧懂事,从未曾向她和铁蛋撒过娇,说话也总是老成持重,一副大人的口吻,懂事得令人心痛。

    依据家里的现状,谢雨涵不难猜想,在燕雀村生活的几年时间里,离开父母的庇护,小冉不晓得遭了多少罪、受了多少委屈,可是,这孩子从不向爹妈诉苦、告状。

    回想着小正大口啃着鸡腿的一幕,谢雨涵的泪水扑簌簌滚落下来,心阵阵刺痛:小冉啊小冉,妈妈对不住你!小小年纪,就让你受尽了委屈,你可不能养成逆来顺受的性格啊,长大了是会吃亏的!

    “妈妈,你咋哭了?”谢雨涵手中的勺子喂到小冉的嘴边,她却没有张嘴吃,忧心的望着她。

    “妈没哭,刚来的时候,迷了眼睛!”谢雨涵强挤出一丝笑容:“张嘴,快吃!”

    小冉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口吞掉了勺子里的抄手,接过碗喝了几口汤,抬头望着谢雨涵:“妈,你歇会儿,我自个儿吃!”

    ……

    铁蛋坐在医院外的面馆里,心急如焚的等待,时不时催促道:“老板,好了没?”

    “再等等,就好。再急,也得煮熟了吃!”老板忙得满头大汗,一边说话,一边麻利的朝碗里放调料。

    铁蛋满脑子都是谢雨涵,担忧着她会出事,他心里没底儿,究竟该去哪儿找她。外面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铁蛋听起来就活像是有人在叫唤‘唉——哟——哎——哟’,心不由得抽搐。

    “鸡汤抄手好了!”老板娘打包提到铁蛋的面前,见他没反应,数落道:“催得那么急,煮好了,反而不急了?”

    铁蛋回过神来,尴尬的接过塑料袋拎在手里,小跑着出了门。老板娘叹了一口气:“魂不守舍的样子,也不晓得家里人得了啥重病!”

    “愣那儿干啥,还不赶紧收拾?一池子碗没洗,我忙得不可开交,你倒是咸吃萝卜淡操心!”老板没好气的冲着老板娘喊叫,老板娘睖了他两眼,板着脸收了桌子上的碗,丢进水池里。

    ……

    铁蛋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气喘吁吁的推开病房的门,小冉高兴得大喊:“爸爸,你回来啦?我都吃过了鸡汤抄手了!”

    “哪儿来的?”铁蛋将信将疑,心想着:难道是我爹娘认识到错误,来看小冉了?

    “我妈妈买来的!”铁蛋心中的欣喜刚刚露头,就被小冉的话彻底浇灭,变成了欣慰,他急切的问道:“小冉,你妈人呢?”

    “走啦!刚走一会儿,你没看到?”小冉心生疑惑,觉得爸爸、妈妈今儿有些不对劲儿。

    “再吃点?”铁蛋将抄手倒在碗里,送到小冉的嘴边,心里踏实了许多,想着谢雨涵能够操心着小冉吃饭,就一定不会再做傻事。

    “我不吃啦,再吃,肚皮就撑破了!”小冉朝一边躲,铁蛋笑道:“那我可就吃了啊?”

    “爸爸,你吃吧,我看着你吃!”小冉挪了挪身子,坐了起来。

    铁蛋狼吞虎咽,眼睛时不时望一眼,认真盯着他的小冉,心中充满了幸福的满足,他觉得,小冉是老天爷送给他的最好的礼物,她就是自个儿的亲闺女——

    ……

    顾远山没有立即回省城,留在金都与华宇飞、简冰等人一起吃晚饭,为掩人耳目,就餐地点在黑雕大厦内部餐厅。

    简冰为当好东道主,早早就安排了一桌丰盛的酒菜,约摸五点,顾远山一到,便开席了。

    喝着酒,顾远山总觉得不在状态,他的脑子里时不时冒出谢雨涵的身影,大学时代的谢雨涵青春美丽;少妇时代的谢雨涵韵味十足;如今,已至中年的谢雨涵风韵犹存,依然光鲜夺目,令顾远山心潮起伏。

    原以为,过了这么些年,早已将谢雨涵驱赶出内心深处,然而,再重逢时,顾远山才发现,不能自欺欺人,她一直住在他的心里,随着时间沉淀,留下的都是最美好的记忆。

    顾远山不由得又开始怀疑自己的情感,肖雪回国时产生的不舍之情,真的是爱么?没有确切的答案。但是,顾远山晓得,自己对谢雨涵的那份感情,是真正的爱情,且刻骨铭心。

    一杯杯酒下肚,顾远山不由得有些恍惚,心情落寞,简冰和华宇飞看在眼里,却不敢轻易的开解他,深怕用错了药,反倒坏了大事。

    顾远山主动频频提杯碰酒干杯,一眨眼功夫,一瓶酒就见了底儿,简冰着忙又开了一瓶,斟上。

    一晚上,顾远山除了喝酒,话语不多,更没谈过正事,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回到了暗恋谢雨涵,却又对她的表白手足无措的时刻。

    “谢伟鸿,都他妈的怪你!棒打鸳鸯,把你自个儿弄死了!”顾远山在心中愤愤然的骂谢雨涵的死鬼爹,心想着:若不是他横加阻挠,我跟谢雨涵一定生活美满,儿女成群!

    在久远的思绪中,顾远山渐渐的醉了,精神有些恍惚,神经却异常亢奋,他突然又忆起了与谢雨涵厮守、缠绵的三天三夜,内心的思念越发浓烈,他在心中暗自发狠:谢雨涵,你是我的女人,终有一天,我要你乖乖的回到我的身边,心甘情愿投入我的怀里!

    转过头,顾远山又在心中痛骂铁蛋:杨铁蛋,你他妈的有啥啊?四十多岁了,才有了一点儿起色,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个拎不上台面的厨子!

    尽管,‘铁蛋串串香’在金都是响当当的招牌,铁蛋赫赫有名,可,对于顾远山而言,从不把他卡在眼里,再有名,也是搬不上台面的下脚料。

    顾远山在紧凑纷乱的回忆中,领悟到了男人的爱情观——婆娘是人家的美,娃儿是自家的亲。

    他不清楚,若是与谢雨涵之间的感情修成正果,是否会从一而终,对她忠贞不渝,或者说,有一天,会不会对她失去兴趣?

    顾远山坚信,能够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的他,绝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关键看是否愿意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