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三百六十五章人格分裂

第三百六十五章人格分裂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三百六十五章 人格分裂

    顾远山开车往回走,心中纳闷儿:方才那男的,竟有几分眼熟,会是谁?

    情况紧急,顾远山没看清楚男人的面目,咔嚓咔嚓抢拍了镜头,撒腿就跑,这会儿更想不起来是何方神圣。品 书 网 (   .    .   )顾远山暗自骂道:“管他妈的是人是鬼,等老子把照片洗出来,他就是孙悟空七十二变也逃不过去!哈哈——最重要的不是男人是谁,而是老万看到照片后,气得红眉毛、绿眼睛的模样——”

    想着现世报,想着轻而易举就把屎盆子给老万还了回去,顾远山的心中酣畅淋漓,大快人心。

    顾远山回到家,刻意看了看鞋架,上面摆放着黎凤兰的鞋,他的脸上挂着胜利的笑容,一头扎进书房里。

    对于顾远山这个高材生来说,洗照片不是啥难事,像他这般有身份的人,做事谨小慎微,不会轻易的把自己拍的照片拿到书房里去冲洗。

    书房里有全套的冲洗照片的工具,顾远山有条不紊的按程序进行,用木夹子夹着照片烘干的时候,他看清楚了照片上的男人的脸,不由得冷笑。他心想:这小子居然是个饥不择食,靠女人混吃混喝的哈巴狗,老子就不相信,黎凤兰能看得上他!

    顾远山手里拿着照片,吹着口哨上楼,推门进卧室,得意的把照片丢在黎凤兰的面前。

    既然回来了,黎凤兰便不再把不愉快搁在心上,她捡起照片一看,顿时呆住了。

    黎凤兰想不到照片上居然是隔壁的女人和石轩威,心中纳闷儿:他们怎会搞到一起去,还干出不知廉耻的事情!

    “这照片哪儿来的?”黎凤兰脱口问道。

    顾远山不满的瞪了黎凤兰一眼,心中不快,阴阳怪气的问:“咋啦,看着石轩威那王八蛋跟女人鬼混,你心里不舒坦?”

    “顾远山——你——”刚刚平复不久的怒气又重新被点燃,黎凤兰瞥了顾远山一眼,侧过身去,不再搭理他。

    顾远山犹如当头被浇了一盆冷水,心中的快意被浇灭了,他恼火的冲黎凤兰喊叫道:“黎凤兰,你转过身来,看着我的眼睛!”

    黎凤兰的执拗劲儿在心中一点点升起,直觉得顾远山不可理喻,原本清清白白,非得抓一把烂泥巴敷上,给自个儿添堵。她咬紧嘴唇,心想:你有兴致闹腾,我可没兴趣陪着你!石轩威是石轩威,我是我,他干啥事儿,跟我有啥关系?难不成他杀了人,就因为跟我是老乡,我就得陪着他偿命!

    顾远山被黎凤兰爱答不理的态度刺激得怒火攻心,一把揪住黎凤兰的头发,把她的脸硬生生拽了过来,恶狠狠的瞪着她,吼道:“你他妈的敢不理我!黎凤兰,我告诉你,你是老子的女人,哪怕这辈子老子都不碰你一下,你也休想跟野男人勾搭!”

    “顾远山,你有病吧?该去医院瞧瞧了,是不是受的刺激太多了,瞅着哪个女人都是狐狸精!”顾远山的野蛮令黎凤兰愤怒,她容忍他,那是因为她爱他;但是,容忍男人的家庭暴力,等于是又将他推得离恶魔近了一步。

    “你他妈的是谁呀?还敢跟老子顶嘴!”黎凤兰的话戳中了顾远山掩藏在心底深处的暗伤,他顿觉伤口被扯开,袒露无遗。

    疼痛,加上恼羞成怒,顾远山手上的力度没了轻重,揪着黎凤兰的头发,把她从椅子上拽了起来。黎凤兰忍着痛,好不容易扭过身子,怒不可竭的抬手打过去。

    啪——

    一个脆生生的巴掌落在顾远山的脸上,惊讶之余,顾远山松开了抓住黎凤兰头发的手,怒目瞪着黎凤兰。

    黎凤兰仰起脸,不躲不避,直直的迎着顾远山凛冽的目光,冷冰冰的说:“我真后悔跟继鹏一起回来!”

    “后悔?笑话,你进了老子的家门,就是老子的女人,后悔,迟了!”这么多年来,顾远山人格分裂,自负的认为,对于他来说,只有想不想干,没有干得成、干不成这一说法。

    黎凤兰毫不畏惧的盯着顾远山的眼睛,朝前逼近了一步,顾远山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黎凤兰愤然的说:“顾远山,你发脾气,我让着你;可你若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朝我身上泼脏水,我黎凤兰就算是被你打死,也要拼着命蹦跶几下!”

    发怒的老虎一般的黎凤兰,让顾远山又找回了昔日的感觉,他忽然就哈哈哈的笑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手指头指着黎凤兰,说:“这——这才是——我认识的黎凤兰!”

    黎凤兰哭笑不得,心里暗自骂道:“男人咋就这么贱?好声好气的对他,他全身都不舒坦;你对他越凶,他就越乐意。典型的核桃型,得锤着吃——”

    “凤兰,你说这石轩威嘴上都不长一根毛,就像古时候宫里的太监,有啥好啊?我就想不明白,女人咋就一个个倒贴着往他身上扑?”顾远山扶住黎凤兰,硬把她按到椅子里坐着。

    黎凤兰望着顾远山有些扭曲的脸,心中拔凉拔凉,警惕性没有丝毫放松,她觉得此刻的顾远山,远比施暴时的顾远山更为可怕。

    “你倒是说话呀,老子在问你话,他有啥好?”顾远山弯腰,脸凑近黎凤兰,寒冷的目光逼视着她。

    黎凤兰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身体朝后仰,后背紧紧的贴在椅子靠背上,憋着劲儿,一言不发。

    “你心里想着他?”顾远山目露凶光,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

    “顾远山,你能不能不要发疯?你知不知道你这副模样有多令人憎恶?”黎凤兰想要起身离开,刚抬起屁股,却被顾远山双手撑在椅子扶手上,逼得再次跌坐在椅子里。

    “不说清楚,休想起来!”顾远山轻蔑的笑着。

    “顾远山——你究竟要干啥?”黎凤兰愤怒的质问着,内心凄然,悄然的问自己:“这样的日子,还咋过下去?该咋过下去?”

    “老子不想干啥,只想听你一句实话,你的心里是不是还装着那个王八蛋?”顾远山的嘴角挂着浅笑,那笑容,在黎凤兰看来,藏着无数锋利的尖刀,随时都有可能嗖嗖的发射出来,扎得她体无完肤。

    “你不就是想要一句实话么,你把手拿开,我告诉你!”黎凤兰竭力压抑着内心欲窜起来的火苗,镇定的说。

    顾远山收回双手,站直身体,扯了扯衣领,目光始终停留在黎凤兰的脸上。

    黎凤兰站起身,朝前走了几步,冷面盯着顾远山,说:“别说我跟石轩威从来都没有啥关系,即便是有,那都是过去的事儿;顾远山,你就没有过去?你就不能消停了,好好过日子?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一根扁担抱着走——我既然嫁给你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顾远山,我求求你,别闹腾了——娃儿都闹腾没了,还不够?”

    “你还有脸说娃儿——若不是你勾搭那不要脸的男人进门——”说到娃儿没了,等于是在戳顾远山的心窝子,他咬牙切齿的伸出手去抓黎凤兰,恨不能把她掐死。

    黎凤兰早有防备,见顾远山的手伸过来,惊慌的跳到一边,朝门口跑去。

    “你他妈的还想跑,老子看你能跑得到哪儿去!”顾远山拔腿追了过去,楼梯上传来急促、慌乱的脚步声。

    黄继鹏躲在自己的卧室里,听着若隐若现的争吵声,扯过被子蒙住了脑袋,他不敢出去劝阻,更不敢惹恼了顾远山。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寄人篱下,就得处处小心谨慎。

    黄继鹏期盼着自己快点儿长大,能够依靠自个儿生活,从此脱离苦海。

    黎凤兰刚刚跑到大门口,就被顾远山追上,一把捉住了手臂,用力拽进怀里,另一只手臂牢牢的卡住她的脖子。

    顾远山恶狠狠的骂道:“跑啊,你咋不跑了?”

    “松开——顾远山,你松开!”黎凤兰拼命的挣扎,内心涌起一股悲悯,她为顾远山感到悲哀,好端端的一个男人,要权有权,要钱有钱,咋就能变成这样儿?他究竟缺啥,究竟还要啥?

    顾远山疯了一般,手臂越收越紧,黎凤兰喘不了气,脸憋得通红。黎凤兰伸手抓住顾远山的手臂,用力的掰,却是无论如何也掰不开,她翻着白眼,横生怨气,心中骂道:“顾远山,你最好是今儿把我勒死,你勒不死我,你就不是爷们儿!”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吓了顾远山一跳,他手上一松劲儿,黎凤兰身体软软的滑落到地上,张着嘴巴,捂着胸口,短促的咳嗽。

    顾远山瞪了黎凤兰一眼,慢条斯理的走到电话机旁,抓起听筒,冷冷的说:“我是顾远山!”

    “顾书记,省里临时召开一个重要会议,需要您参加。”

    “什么时间?”

    “今晚十点,在省政府大会议室。”

    “行,知道了。”顾远山挂断电话,抬手看了看时间,整理了一下衣服,抓了车钥匙,走到黎凤兰的身边,冷冷的说:“你别打啥鬼主意,老实在家呆着,你就是跑到天涯海角,老子也能把你抓回来!”

    黎凤兰仰起脸,厌恶的瞪着顾远山,心如死灰。

    顾远山开门扬长而去,黎凤兰的心随着巨大的关门声颤动了一下,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拖着无力的双腿,坐到沙发上。

    此刻,黎凤兰心如刀绞,欲哭无泪,她搞不明白,前前后后的顾远山,为啥反差如此之大,究竟,哪样的顾远山,才是真正的顾远山。

    身体的疼痛不算什么,无论留下多少伤口,都会渐渐愈合,结痂脱落,疤痕也会随着时间蜕化;可是,心上的伤口能愈合吗?

    黎凤兰的心中疼痛难耐,很是迷茫,并非是因为自己遭受了顾远山的暴力;更多的,是心疼顾远山,她始终想不明白,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过不去的事情,才变成今天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