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旷世真情

第三百四十九章 旷世真情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三百四十九章 旷世真情

    愿望与现实往往是两回事,柱子也不可能真的心甘情愿与狼同寝共食,那样,他会觉得自己也变成了兽类。

    柱子盯着可爱的婴孩儿,脑瓜滴溜溜转,琢磨着要怎么样做,才能既不惹怒母狼,又达到带走小妹妹的目的。

    柱子心想:妹妹还有奶喝,我饿了吃啥?挨饿一两顿我还能勉强挺得住,时间长了,不是跟着母狼啃食血淋淋的生肉,就是奄奄一息的等死!

    柱子想了很多招数,趁着母狼睡觉的时候,抱着妹妹逃跑;趁着母狼出去觅食的时候,抱着妹妹逃跑;或者,带着一只小狼崽一起逃跑,母狼追来,也不会对他们痛下猛口,它得顾及自己的孩子——

    柱子着实喜欢小狼崽,打心眼儿里想抱一只回去养,这种念头,只能想想而已,决不能实施到行动上来。因为他懂得,活生生的拆散人家,让人家母子分离,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

    从妮子哥曾经的讲述中,柱子了解了狼的生活习性,狼昼伏夜出,到了夜里,母狼必然会出去觅食。

    柱子心想:夜里抱着妹妹逃走,是最佳的时机。可是,妹妹若是哭了咋办?会不会引来母狼的追踪?不管了,前怕狼后怕虎,永远也逃不出去,留下来是等死;母狼发怒了也是个死;大不了把命给它,也不能眼巴巴的看着妹妹成为狼孩儿!

    柱子觉得自己变得超常的勇敢,为之前屡屡吓得屁滚尿流感到羞愧不已。这一刻,他才觉得配得上男人的称号,觉得自己正在成长为真正的男儿。

    杨智键苦寻未果,天色渐晚,只好找一个避风的地方潜伏,等候夜里狼出没,到时候顺藤摸瓜,找到狼窝。

    杨智键心想:既然老天爷留下我的性命,定是让我完成该完成的事情,不论柱子和我闺女是死是活,我都得找到他们,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饥寒交迫,杨智键强忍着,没有生火堆,没有狩猎野物,在这样心都分成了许多块,各自飞向牵挂的地方的时候,即便是摆一桌‘满汉全席’在他的面前,也是食之无味、难以下咽的!

    嗷呜——嗷呜——

    夜已深沉,远处传来狼嚎声,划破长空。雨已经停了,冰冷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牙齿咯噔噔直响。杨智键隐藏在挂满露水的灌木丛中,时不时脖子里钻入一滴冰冷如霜的露珠,他不由得打一个激灵,如此反反复复,始终一动不动,他已经分辨出了母狼刚出动时的方向,耐心的等待着母狼远去,他方可转移到那边查看动静,或是在那里等待母狼觅食归来,跟在其后,找到狼窝。

    ……

    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狼穴里已经伸手不见五指,黑漆漆一片,饥肠辘辘的柱子闭着眼睛装睡,听着母狼的动静。

    柱子被拖进山洞也有大半天了,没有听到婴孩儿哭过,似乎她只要吃饱了,就再也没有烦恼。柱子暗自祈祷:希望妹妹夜里也不要哭,那样,我们逃走的机率会增加!

    柱子没有想过,如若逃出狼窝,又入虎穴,该怎么办?那样的话,运气就不如呆在狼窝里好了。

    支撑着不让自己睡着,柱子还是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直到空中回旋着狼嚎声,柱子才突然惊醒。

    一翻身坐起来,心砰砰直跳,侧耳倾听,直到狼嚎声远去,柱子朝着从身上掏出了打火机,打着。小狼崽在火光中哼唧哼唧蜷缩成团,柱子顾不得欣赏它们的憨态,抱起婴孩儿朝洞口走去。

    每走一步,柱子都胆战心惊,两条腿直哆嗦。他暗自嘲笑自己还不够勇敢。

    出了洞口,脚下高低不平,蔓藤众多,柱子用打火机晃了晃路,熄灭了火光,摸索着往前走,好不容易走到平整一些的地方,柱子弓着腰捡一些松枝,及树枝蓬在一起,点燃了一堆篝火。

    柱子记得妮子哥说过,大多数野兽是怕火的,他不停的往火堆里添加树枝,怀里的婴孩儿睡得香甜,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挪了窝。

    柱子坐在火堆旁,望着茂密的林子,再抬头望着阴沉沉无月光的天空,心知夜里断然走不出去。

    柱子只能在心中祈祷,希望师父和村民们看到火光,能够寻找过来,他和小妹妹就得救了。

    杨智键看着远处突然火光通天,心中暗喜,那一定是自己人,与他们会合,一起寻找狼穴,把握更大一些。

    激动之下,杨智键不再顾及那么多,从灌木丛中钻出来,朝着火光的方向飞奔,潜伏在暗处等待猎物的母狼,如箭一般窜出来,追逐着杨智键的身影。

    母狼抬头望向远处,才发现洞穴附近火光四射,它放慢脚步,昂起头,冲着天空愤怒的嚎叫,之后,朝着杨智键的背影飞奔而去。

    母狼愤恨不已,对那些刽子手深恶痛绝,他们用罪恶的双手,残害了多少弱小、无辜的生命?他们夺走了它的丈夫,胆敢再伤害它的孩子的话,它一定让他们血债血偿,没有安宁日子过!

    母狼朝着杨智键的背影扑过去,杨智键闪身加速,让它扑了个空。离火堆越来越近,母狼止步,不敢再往前。

    杨智键趁机爆发,很快窜到了火堆旁,跌倒在地上。

    看到庞然大物扑过来的时候,柱子胆儿都吓破了,惊呼:“妈呀,也有不怕火的野兽呀!”

    望着地上的人影,柱子定了定神,惊呼道:“师父——师父,真的是你么?”

    杨智键抬起头,热泪盈眶的望着柱子,柱子再也抑制不住,声泪俱下的哭喊道:“师父,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把妹妹救出来了——”

    杨智键一听这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冲到柱子身边,迫不及待的接过婴孩儿抱在怀里,泪流满面,侧脸贴着她的小脸蛋。婴孩儿摆了摆头,嘴唇蠕动了两下,侧过脸又睡着了。

    柱子和闺女都平安无事,杨智键心花怒放,一扫颓气,整个人精神抖擞。他紧挨着柱子坐下,朝他竖起大拇指,夸赞他。

    母狼站在远处,虎视眈眈的盯着火堆,盯着火堆旁的人,目光始终追随着婴孩儿弱小的身影。

    再过几个时辰,又该给婴孩儿喂奶了,没有吃的,她会饿死的!母狼焦躁不安的来回奔跑、走动,时不时发出悲戚戚的哀嚎。

    柱子听到母狼如诉如泣的声音,心生怜悯,觉得它好可怜,也许,它已经把婴孩儿当做自己的孩子,痛失心爱的孩子,会是怎样锥心刺骨的疼痛?

    柱子幽幽的说道:“师父,母狼舍不得妹妹!”

    杨智键闻言,震惊的盯着柱子,眼中满是疑问,似是在追问:“何出此言?”

    柱子呆呆的望着远处痛苦不堪的母狼,说:“师父,母狼把妹妹当做自己的孩子了,它喂奶先喂饱了妹妹,才喂小狼崽!它对妹妹可好了!”

    杨智键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杀害了母狼的丈夫,它却如此善待自己的闺女。

    杨智键眼里噙着泪水,充满感激的望着母狼,双膝跪倒在地,冲着母狼拜了三拜。柱子被师父的举动惊呆了,很快就领悟到了他的用意——他是在向母狼三拜谢恩、谢罪!

    柱子哽咽的冲着母狼喊道:“狼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谢谢你救了我和妹妹——我多想有你这样一位妈妈,多想成为你的孩子,快快乐乐的长大——可是,我们是人,你是狼,各自有自己的生活领域——”

    嗷呜——嗷呜——

    母狼似乎听明白了柱子的话,哀嚎着应答。柱子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的继续说:“狼妈妈——你、你放我们走吧——我们的心里会永远记住你,从今往后,我们是朋友、是亲人——我不会,不会再让村里人伤害你们——他们伤害你——就是伤害我的亲人——”

    嗷呜——嗷呜——

    母狼半跪在地上,仿佛也在流泪。柱子望着母狼的姿势,扑在杨智键的身上痛哭流涕,许久之后,才抽噎着说:“师父,那是母狼给妹妹喂奶的姿势——”

    杨智键的心在颤抖,愧疚不已,归根到底,这些灾难和痛苦,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心声,无法用语言向母狼传递深深的忏悔,唯有再次跪拜它,以祈求它的原谅。

    杨智键呜呜咽咽的哭着,再次跪倒在地上,拜了三拜之后,没有立即起身,他决定长跪不起,直到母狼原谅他为止!

    嗷呜——嗷呜——

    母狼的哀嚎声越发凄凄惨惨,听得柱子心都碎了。柱子哭喊道:“狼妈妈——我知道你难过——我师父,我师父他知道错了,请你原谅他——”

    黑暗中,母狼的眼睛里闪闪发光,那是蒙上了一层泪水——

    嗷呜——嗷呜——

    许久之后,母狼缓缓起身,转过身奔跑了几步,又回头依依不舍的望了一眼,终于下定决心,飞奔而去,瞬间消失在林子中。

    柱子扶杨智键起身,说:“师父,我们快走吧,得把回家的路给狼妈妈让出来,它还得回去照顾小狼崽,不然,它不安心!”

    杨智键点点头,指着火堆,意思是要把火灭掉。他把婴儿递给柱子,快速的灭火,留了两根燃烧的树枝当火把。

    杨智键接过婴孩儿抱在怀里,将火把递给柱子,柱子朝着狼穴看了看,注视母狼消失的方向片刻,这才跟在杨智键的身后离开。

    母狼无心猎食,它躲在暗处,眼巴巴的望着杨智键抱着婴孩儿,领着柱子离开,低低的哀鸣,待他们走远之后,它飞奔回洞穴里,不停的舔舐着小狼崽的身体,没有人看得到,它究竟有多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