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这一生,何处停靠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情假意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情假意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这一生,何处停靠最新章节!

    第三百二十九章 真情假意

    黎凤兰被顾远山送到医院,经过紧急抢救,大人无碍,孩子却未能保住。

    听到大夫说黎凤兰今后怀孕的机率很低,顾远山近乎抓狂,咬牙切齿的一拳砸在墙上,墙上顿时留下一个立体的血印。

    顾远山的心中充满了怒火,悔恨不该留下黄广宣和老秀仙,悔恨没有第一时间送走他们;还有那个该死的石轩威,没有早日踩得他永世不得翻身。

    痛心疾首之余,顾远山认定老天爷在惩罚他,让他眼睁睁看着满怀期待的孩子还未出世,就夭折腹中。

    顾远山在心中暗自发誓,一定要替苦命的孩子报仇雪恨,让每一个迫害它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冷冷的注视着泪流满面、痛不欲生的黎凤兰,顾远山的心中没有一丝怜悯之心,他认为,孩子遭遇厄运,与她不无关系。如若她安分守己、恪守妇道,又怎会惹得苍蝇扑来?

    顾远山愤恨的想: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黎凤兰,你他妈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枉我对你一片真情,可你,用啥来回报我的?老子是随随便便对人好的么——我要不狠狠的折磨你,我他妈的跟你姓!

    “你好生休息,我还有事,先走了。”顾远山丢下一句冷冰冰的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黎凤兰含泪望着顾远山义无反顾离开的背影,阵阵凉意在心中弥漫,心知,这一次,与顾远山之间结下了难以解开的死结。

    泪水,已经无法宣泄黎凤兰内心的悲恸,她扯着自己的头发,蜷缩在床上深深忏悔,她痛恨自己,为啥不忍耐一下,为啥要跟老秀仙争执;为啥要替石轩威挡枪挡箭挡拳头。

    “宝宝——妈妈对不起你——”黎凤兰嘤嘤的哭泣声持续不断,泪水将她的眼睛浸泡成了两只泛着油光的青桃。

    女人最大的悲哀,是同时痛失了孩子,痛失的丈夫的爱和关怀。这一刻,黎凤兰感觉无比凄楚、无比悲哀,她不知道和顾远山之间,还有没有未来;更不知道今后如何面对他。

    黎凤兰觉得自己是罪魁祸首,不光扼杀了孩子的生命,还扼杀了顾远山对她的爱,愧疚填满她的心,拥挤不堪,令她生不如死。

    黎凤兰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永远的离去,在另一个世界陪伴可怜的孩子,至于顾远山,她的心中纵然有万般不舍,却也无可奈何。她相信,转过身,他就能找到更好的女人,替代她,开始新的生活,她只是他的生命中可有可无的配角。

    在胡思乱想之中,黎凤兰疲惫不堪的睡着了,脸上泪迹斑斑,鼻息短促,时不时还抽泣两声。

    ……

    老秀仙忐忑不安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黄广宣烦躁的埋怨道:“娘,你晃来晃去干啥,脑子都给你晃晕了!”

    “广宣,你说,若是黎凤兰肚皮里的娃儿保不住,你哥会不会怨恨咱们?”老秀仙凑近黄广宣,忧心忡忡的盯着他。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想那些玩意儿干啥?该来的终会来,你就是想破大天去,也改变不了啥!”黄广宣拿起桌子上的烟盒,在手里把玩。

    黄广宣的目光落在烟盒上,心想:好日子还没开始,就这样玩完?老子才不甘心呢,我就不信,顾远山能为了个女人,跟亲娘、亲兄弟玩儿命!女人算个啥呀,不就是老爷们儿无聊时消遣的玩具么?有钱有势,只要你愿意,家蜂野蝶,还不得成群结队的扑过来!

    “广宣啊,你别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啥都不当一回事,我这心里呀,不踏实,要么,咱们走吧?”老秀仙脸上的褶子又添了几道,沟壑纵横交错,扎扎实实填满了焦虑。

    “走?你想啥呢,好端端的日子不过,走哪儿去!别再这儿瞎操心了,赶紧做饭去,守着这富得流油的宅院,再饿着肚子,不觉得亏的慌!”黄广宣厌烦的瞪了老秀仙两眼,一脸不痛快。

    老秀仙叹了一口气,怏怏的朝厨房走,边走边想:都是祖宗,我哪个都惹不起,这活着是个啥劲儿,成日提心吊胆的!广宣馁,有些事情你不清楚,可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顾远山急了,啥事儿干不出来啊——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电视里唱着沙家浜,黄广宣跟着曲调打着节拍,摇头晃脑。

    黄广宣心想:老子的队伍也要开张了,可不是十来个人,七八条枪那么简单!老子要鸟枪换炮,一下子炸他个财满园、福满堂——

    ……

    顾远山阴沉着脸开车回家的途中,牙齿咬得嘎嘣嘎嘣响,他不断的提醒自己,一定要沉着、冷静,不动声色的出现在老秀仙和黄广宣面前。

    送老秀仙和黄广宣上路的计划,顾远山之前只是在脑子里勾勒了雏形,这会儿才开始填充血肉,将之逐渐丰满。

    计划完善之后,顾远山觉着,该让老秀仙和黄广宣享受的,不该让他们享受的,他都给了,实施计划,势在必行。

    顾远山无数次深呼吸,强压怒火,调节情绪,快要抵达市府别院的时候,他的呼吸终于变得均匀。

    汽车停在院子里,顾远山从容不迫的下车,再次叮嘱自己以大局为重,这才开门进屋。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老秀仙和黄广宣放下手中的筷子,不约而同侧目,盯着客厅通往饭厅的通廊口。

    嗵——嗵——

    刚劲有力的脚步声传来,老秀仙不由自主的站起身,缓缓地朝客厅走去。

    “远山——你回来了?快来吃饭。”看到顾远山,老秀仙赶紧招呼道。

    “你们吃吧,我有些累!”顾远山满面倦容,声音暗哑。

    黄广宣见顾远山没有发火,心中的石头落了地,所有的顾虑都打消了,不再留恋饭菜,从饭厅急急走到客厅。

    黄广宣问道:“哥,黎凤兰没事儿吧?”

    顾远山冷着脸没吱声,老秀仙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数落黄广宣道:“广宣,咋说话呢,嫂子都不知道喊了?”

    “她是我哪门子嫂子啊?哥——你可是没看到,黎凤兰和那个龟儿子搂搂抱抱、卿卿我我的样子,不然,你也得给气疯了!”黄广宣自我感觉是个大功臣,帮顾远山出了一口恶气。

    顾远山抬眼死死的盯着黄广宣,直盯得他汗毛倒立,半晌,才说道:“广宣,你嫂子不是那样儿的人,这其中肯定有误会!”

    老秀仙没有想到顾远山的态度如此鲜明,她的心中咯噔一下,暗自思量着,黎凤兰这事儿到此为止,可不敢再多提。

    黄广宣却没眼力介,继续下眼药,说:“哥,你可是得防着点儿,搞不好啊,她肚皮里的娃儿根本就不是你的——他和那个龟儿子窜通好了,演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广宣,你把我顾远山当傻子么?自个儿的女人怀的是谁的种,都不清楚!”顾远山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老秀仙忐忑不安的坐到黄广宣身边,轻轻的拽了他的衣角一下。

    “娘,你拽我干啥?”黄广宣转头瞪着老秀仙,眼里满是恼怒之色。

    老秀仙被黄广宣这么一吆喝,顿时垂下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顾远山冷着脸盯着黄广宣,数落道:“广宣,你都多大的人了,咋都不知道个轻重,她是你娘,能这么对着她没轻没重的大呼小叫么?”

    老秀仙听了顾远山的话,顿时泪眼婆娑,抬眼望着他,哽咽的喊了一声:“远山——”

    黄广宣瞅瞅老秀仙的模样,心觉可笑,但他还是认认真真的看着顾远山,说:“哥,你教诲得对,往后,我改,再也不冲娘喊叫了!”

    “这就对了!娘养你这么大不容易,你可得知恩图报!”这些话,连顾远山自己都不相信是从自个儿嘴里说出来的。

    黄广宣点头,表示把顾远山的话听见去了,老秀仙则感动得热泪盈眶。这一刻,她深深的忏悔,在顾远山成长的路上,没有给他一丝一毫的关爱。都说人心肉长,哪怕再铁石心肠,也会被一些小小的细节感动,从而改变。

    望着顾远山冷峻的脸,老秀仙的心顷刻间化了,她甚至对自己说:老秀仙啊,你也是黄土埋到脚脖子的人了,远山大人不计小人过,能够这样待你,不容易啊!往后,你可得一碗水端平了,好生待他!

    有感而发,老秀仙脱口说道:“远山——娘对不起你,这么些年——”

    “娘,你别说了,我已经想明白了,不怪你!”顾远山打断了老秀仙忏悔的话,黄广宣嗤之以鼻的看着老秀仙的模样,觉得她太矫情。

    老秀仙抹着泪,心里又喜又悲。顾远山丢给黄广宣一支烟,自个儿也点了一支,吞云吐雾片刻,烟丝化为灰烬。

    顾远山把烟屁股在烟缸里掐灭,抬眼看着老秀仙和黄广宣,说:“娘、广宣,我送你们走!凤兰住院了,我工作又忙,还是先把你们安顿好,我这心里才踏实!”

    “哥,你这就送我们走?”黄广宣心中充满矛盾,既想自立门户,又想死乞白赖在这儿多混些时日。

    反倒是之前死活想留下的老秀仙改变了主意,她说:“广宣,听你哥的,他这么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

    “你们先收拾一下,看看家里啥是你们需要的,带上吧,我上楼换件衣裳。”顾远山起身上楼,黄广宣贪婪的扫视着屋里的东西,激动的问道:“娘,顾远山说我们能随意拿东西?”

    老秀仙白了黄广宣一眼,劝道:“广宣,咱们啥也别拿,你哥一定都安排好了,拿了东西,显得咱们掉价!”

    “也是啊,咱们啥都不拿,顾远山会觉得过意不去,会对咱们更大方!”黄广宣兴奋的笑了,仿佛已经穿越到了大老板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