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二十七章 少年呼延赞!博彩第四弹 (中)

第二十七章 少年呼延赞!博彩第四弹 (中)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陆宁看着这少年郎,笑道:“那也不必非要赌箭术,赌什么你可以随便选,你擅长的,只要赢了我就行!”

    孙羽急急躬身:“东海公,这呼延赞,就是和你比箭术。”转头压低声音道:“我代都护公答应你,便是输了,也放你归乡!”只要能逼出东海公用神弓,输赢本就无所谓。

    东海公如果用了神弓,这虎头小子必输,但彩头一事,都护公自然会化解。

    而东海公不用神弓,这虎头小子赢了的话,也算为司徒府解决了一个难题。

    呼延赞?!陆宁却是微微一怔。

    是那个呼延赞么?!

    看刘仁赡能派一个拒不归降的俘兵来和自己比斗,这俘兵的悍勇可知,不是那个呼延赞,又是哪一个呼延赞?

    小说演义里的铁鞭王呼延赞?

    当然,真实的历史上,呼延赞官做的并不大,其悍勇无双,征伐北汉曾经四次带领敢死队冲上城头。

    不过,他脑子不像自己,可能是真的有癔症,治军治民都有问题,所以,每次因为军功升上去,不久就会被贬谪,最后也不过是个四五品的官员,但饶是如此,却进了宋史列传,也可见其过人之处了。

    打量着这少年呼延赞,陆宁微微一笑,说:“比试什么不要紧,咱们先说说彩头吧。”

    看向孙羽,陆宁笑眯眯道:“你知道我的规矩吧?”

    旁侧贾伦、刘汉常,立时一阵冒冷汗。

    小桃红脸上庄严肃穆,肚里也好笑,国主第下三十万公的威名,谁人不知?

    孙羽看着陆宁脸上笑容,心里阵阵发毛。

    他可是亲历寿州之战的将领,知道这少年国主癔症发作时是何等神勇,那些以为这少年国主只是运气好的,才真的都是一群傻子呢。

    当然,也可能真是天佑本朝,才会令这少年国主癔症发作时赐他神勇,更赐他神弓。

    而最近,这少年国主可能又有癔症发作的前兆,竟然到处和人赌博,而且,彩头都骇人听闻,每一注,都是三十万贯,而且这少年国主还赌无不胜!

    而现在,他,他为什么盯着我?

    就好像,我是一个主动送上门的大红包?

    心里冒着冷汗,孙羽微微躬身,“东海公,你的规矩,下官懂。”

    “所以啊,到底是你和我赌还是他和我赌,我赢了的话,谁是我的债户,这点要搞清楚。”陆宁轻轻敲打着桌案,说:“如果是你和我赌,那他只是个物件,你用来赌的工具对吧?如果是他和我赌呢,如果他输了,你还答应放他归乡?那我找谁要债去?”

    孙羽滞了滞,随之道:“是,是下官和东海公赌博。”

    陆宁点点头,“那好,是这样的,最近啊,我赢得尽是一些短时间收不回来数目的彩头,所以,我的规矩要更正一下了,打个补丁,要不然,阿猫阿狗都来和我赌三十万贯,我输了,要赔钱,赢了,钱收不到,那算怎么回事?!孙副使,你说我说的在理不?”

    孙羽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这少年国主,确实言之有理啊,只能苦笑道:“东海公说的是,但不知道,东海公要如何给新规矩,这个,打补丁呢?”打补丁,这词,琢磨琢磨,还挺有哲理的。

    陆宁道:“来和我对赌之人,如果没有三十万贯银钱,执意要和本公赌,若本公觉得其人看着还顺眼,那就宽宏,答应下来,给这想发财的流氓空手套白狼的机会,但是,若是输了,拿不出三十万贯钱,就卖身与我做私奴,如果是官身,那便请辞后,来与我做私奴!”

    “三十万贯卖身,便是三四品官员,也没什么辱没身份的吧?”

    陆宁看向贾伦和刘汉常,“二位侍郎,我这笔账,算的对不对?”

    贾伦和刘汉常,都要相对泪双行了,这话,还是在外来军镇将领面前说,被圣天子知道了,可成什么了?

    但只能都附和:“主公说得在理。”

    孙羽头都大了,这都一帮什么人啊?

    这家伙,是个大混蛋,他的手下,也都一群小混球。

    怎么见到别人,就都要扑上来吸血一般?一群大小吸血鬼吗?

    而且这家伙,胆子太大了,怎么着,三四品官员与你对赌,输了都要辞官卖身你为奴?你是想死么?

    不过琢磨琢磨,如果真有此事,官司打到圣天子面前去,那参与的官员,也必然会被扒层皮,如此赌注,本就骇人听闻,以官品抵押去赌,就更是罪不容赦了!

    本来觉得,这赌注,多少有些戏谑的意思,也不过是赌上对方全部身家,最多令人倾家荡产,以后债务缠身,被陆宁这大债主压得抬不起头来。

    但听这东海公的话,却越来越当真事了。

    陆宁笑眯眯继续道:“所以啊,孙副使,你可想好了,如果说,和我对赌的是你,这小俘兵只是个工具,如果孙副使输掉的话,孙副使若没有三十万贯银钱赔付,就要辞官,从此为我私奴,赚钱干活还利息。”

    孙羽额头冷汗立时刷刷的冒,来之前,可没这规矩,所以,还以为就算输了,以后都护公也自然会想办法化解。

    可现在,看这小国主的脾气,应该是癔症发作前兆,自己真输掉的话,如果不辞官来做他的私奴,怕他真会向圣天子告状,固然他铁定被圣天子斥责,但自己,用辞官做私奴来当赌注?那圣天子一气之下,怕自己全府都被贬为奴了。

    却听陆宁又叨叨咕咕,“是了是了,一些资质不好的,应该全府卖身做我私奴为我做活还债,下一次,就要打这个补丁了,今日话一出口,本公宽厚,就不更改了。”

    孙羽心一颤,背后全是冷汗。

    “孙副使,你想好了没有?!”

    孙羽再不犹豫,忙笑道:“这个,自然是这俘兵和东海公对赌,下官做中证。”

    陆宁点点头,看向了呼延赞,却见那呼延赞还在扒着手指头,皱着眉头不知道在苦苦计算什么,便笑道:“喂,小俘兵,我看你有几把力气,就和你赌了,你赢,便可以归乡。”看向孙羽:“对吧,本来你答应的,便是输,他都可以归乡的?”

    孙羽苦笑:“是,是。”

    陆宁就又转向呼延赞,“你输,就此做我的私奴,为我做活还债!如何?!”

    呼延赞却是突然抬头,连连摇头,“寻常弓箭,我也胜不得你!”却是刚算明白。

    陆宁笑道:“所以早和你说了,赌什么都行,你觉得你擅长而我又不擅长的,赢,放你归乡,输,从此与我为奴?你干不干?”

    呼延赞略一犹豫,一咬牙道:“终归也是个机会,好,我,我和你赌。”显然,他也不是真的愚笨。

    陆宁就笑了,“想来,你也是赌斗弓马,好,都去我的练武场,到时,你或许就知道如何给我出题目了。”

    站起身,想往外走,突然想起一事,对小桃红道:“今日这些新规矩,都记录在案,再加一条,赌输又没有款项者,要阖府卖身于我为奴,那样,本公亏的还少些。”

    众人立时都一阵冷汗,小桃红忙恭敬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