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二十章 王妈,博彩第三弹(上)

第二十章 王妈,博彩第三弹(上)

作者:录事参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最新章节!

    明湖别苑,灯火通明,数个精美的白瓷烛台在烛光下,通透得宛若透明,美轮美奂。

    每个烛台旁,都有美婢一名,时刻准备修剪灯芯。

    李氏虽然还是不太习惯这样奢华的生活,但却也不再令人熄灭烛火,只是心中还有些肉疼。

    厅堂中,其乐融融,桌上菜肴,极为丰盛。

    李氏、陆二娘、甘氏、尤五娘以及陆宁五人,边吃酒边闲聊。

    “小弟,你,你真是争气……”说着话,陆二娘眼圈又红了。

    怎么都想不到,弟弟原来已经是这东海县的国主,而且,弟弟年纪尚小,古往今来,这样的神童,都是史书留名的,而自己的弟弟,几个月前,还懵懵懂懂糊里糊涂,原来,却是上天的考验。

    今日,小弟已经任命了几名府官,又大赦监牢,昭告全县子民,算是正式开府了。

    陆二娘思及,心下激动不已。

    听二姐言语,陆宁笑笑,说:“我也不过瞎胡闹。”

    看到现今爱子如此荣耀,想想以前他受的苦,李氏也暗暗抹泪。

    不过,当陆二娘拿手帕想来帮她拭泪,李氏却转过了头,虽然陆二娘已经搬进庄园快一个月了,但她仍不太理会这个女儿,态度很是冰冷。

    “二姐,过几天,等我得闲,便带你相亲,物色的人选,可有十几个了!”

    陆宁的话,令陆二娘脸一红,垂头不语。

    陆宁早和她说过什么是“相亲”,她虽然一直说不妥,但心中,却觉得这种方式很有趣,也很期待。

    “甘夫人,你二哥督促积肥一事,怎么样了?”这是陆宁心头第一等大事,轻忽不得,而在母亲面前,陆宁也不敢称呼甘夫人小名,怕老妈又哪里不对头打自己,主要还是怕气坏她身子。

    甘氏一直垂着头,这等场合,她本不想来,是李氏硬拉她来的,而四周有数名昔日刘府婢女,她的贴身婢女小翠也在其中,思及自己处境,她终究还是有些羞愧。

    而尤五娘,却是哄的老妇人甚为开心,主动跟老妇人提起,开府之家宴,要来为主君庆贺。

    听陆宁问,甘氏小声说:“他一直在忙这个事,听说,进展还不错。”

    陆宁立时一喜,“那就好!那就好啊!”虽然家家户户修茅厕还不现实,但很多村落,已经开始修公用茅厕,这样,便可以积肥,当然,现在正要开席,这些事,却不必详谈了。

    尤五娘一直笑吟吟瞥着陆宁,不过她极有分寸,一直只是听李氏、陆二娘和陆宁唠嗑,并不怎么插话。

    陆宁却是笑着举杯,“我就喜欢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来,干一杯。”

    从老夫人、到陆二姐、甘氏、尤五娘等,纷纷举杯。

    听陆宁祝酒辞说是“家人”,尤五娘美滋滋的骨头都轻了二两。

    甘氏俏脸滚烫,不敢和身后小翠相对。

    外面,突然匆匆进来一名婢女,到了陆宁身前,双手奉上一封信笺,“主君,从海州来了位信使,说是急件。”

    陆宁微微颔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才接过信函,打开。

    里面,却是有一张名剌,司徒府周贡,信笺里的内容,是约陆宁,明天在望海楼见面。

    “儿啊,没什么事吧?”这太过富贵的日子,李氏过的反而战战兢兢的。

    陆宁笑笑,“没事!”举起筷子,“来,吃东西,吃东西。”

    厅堂内气氛,就越发热闹起来。

    ……

    海州望海楼。

    看着海州刺史、团练使杨昭,陆宁实在无语,因为他的存在,陆宁都快把正主正事给遗忘了。

    杨昭面皮白净,四十多岁的人了,却是一根胡须都没有,身上香扑扑的,显然是扑了香粉,手也白嫩的很,把玩着一方粉红手帕,看得陆宁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魏晋之风,也太彻底了吧?

    再想起这位杨刺史豢养的戏班多是男伶的传闻,陆宁更是一阵恶寒。

    “东海公,我有什么不妥的吗?”好像注意到陆宁一直打量他,杨昭细声细语的,还低下头,扯扯自己的锦袍,随之惊叫了一声,“哎呦,这,这是沾的什么腌臜东西……”伸出兰花指,轻轻弹去了锦袍上粘着的一粒草籽,又对陆宁抿嘴一笑:“东海公,谢谢你喽,你还挺细心的呢。”

    陆宁险些一屁股坐地上,好似千军万马,也没这杨刺史可怕。

    影视剧里看到如花想揍人的冲动,就是现在这样吧。

    望海楼已经闭门谢客,州官就来了十几个,以杨刺史为首,别驾李景爻、长史郑续、司马侬巴音三名上佐都在,判司六参军中,也仅仅有司法参军王吉没有到。

    “东海公,说啊,你答应不答应?”周贡大剌剌站着,看起来,他比一个多月前,有底气了许多。

    刚刚,他说起要再和陆宁赌,这次赌六十万贯,也就是,他和王吉两个人的欠款。

    听周贡说,陆宁笑了笑:“你这小奴,什么时候将欠我的款项还清,你才有资格和本公再赌!若不然,每个贪得无厌的赌徒都要和我一直赌下去,那我什么时候是个头?”

    “还有本公想了想,你这种三十万贯都付不清的穷鬼,如果以后一直纠缠不清,将你七大姑八大姨请来,这次赌六十万贯,下一次就一百二十万?再下一次,二百四十万?”

    “如此周而复始,我连赢之下,输一次就要让你们连本带利赢回去,太不公平,所以,要和本公赌,可以,一次三十万贯为限注,除非,要和我赌之人,有大富贵,比如,杨史公,就是和我赌二百万贯,那自也可以!”

    “而如周贡你这种小奴,三十万贯,我已经是格外宽厚了!”

    心说也不能太轻视这些古人,赌博内容任他们选,稍不留心输一次,就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杨刺史听了陆宁的话,微微一笑:“东海公说的倒也公平,不过,本官可没那许多银钱啊!”

    周贡也滞了滞,但知道陆宁说得有道理。

    从王吉开始,所谓的三十万贯彩头,其实也只有这东海公付得起,但也要每年从赋税中截流,数年才能付清。

    王吉,还有一万多贯的身家,算是万贯家财。

    而自己,就纯粹空手套白狼了。

    人家当初肯和你对赌,就如同他所说,那真的是很宽宏了。

    “东海公,这次我与你赌!”说话的,是坐在周贡身后的一名少妇,穿着很俭朴,青色襦裙,面目轮廓,和王吉略有些像。

    说话时,她站起身对陆宁微微屈膝见礼。

    她一说话,便是杨刺史,也做凝神倾听状。

    她坐在下首,是因为礼制,虽然她来自司徒府,但身份毕竟不是官身。

    不过,司徒府二小姐的乳母,听说在司徒府极受厚待,下人们都将她当半个主母看呢。

    司徒公,好似也当半个女儿那样亲厚。

    杨刺史等,自然不敢怠慢。

    王氏一说话,焦点立刻就到了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