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晚明霸业 > 第七百六十二章 当下心情很忧郁啊

第七百六十二章 当下心情很忧郁啊

作者:渤海郡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晚明霸业最新章节!

    第七百六十二章  当下心情很忧郁啊

    “徐梁终究是年轻了些,战场之上出现了如此之大的纰漏,胜利的天平已经完全转向了我们大清。”

    京师。坤宁宫。

    多尔衮一脸爱慕之色的看着眼前的大玉儿,表情很明显,就是想当众在皇宫里回忆一下青春,为爱情单方面鼓掌。

    可是现在条件不允许了,身体也跟不上了,所以他只能跟年少时候一般,尽量的表现自己,他竖起手指说道:“胜利的因素有很多,第一明军千里奔袭,立足未稳,如今的天津卫已经不是昔日的天津卫了,他们没有地利优势。第二,这些士兵都不是天津卫本地人,而是生活相对富裕的山东人,他们远离故土作战,本身就没有守土之心,所以他们没有人和,第三,而是我们大清,守土之战,这一战不许败,也不能败,所以大家会拼死一战。”

    大玉儿虽然颇懂得玩弄心术,但是却一丁点都不懂军事,甚至他的官话都说不利索,所他只是静静的听多尔衮说,最后总结说道:“以王爷之间,我军是必胜了?”

    “必然如此!”多尔衮说的很是硬气,心里暗道:“你要是让我灭掉大明,我肯定做不到,现在的国力大不如从前了,而且我的身体也不允许我去前线,但是我尽起二十万大军,若是连一万多人镇守的天津卫都拿不下,咱们大清成什么了?笑话?”

    大玉儿总算是在心底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一个妇人不懂的军阵杀伐之事,陛下又年幼,只能赖王爷们操持了。”

    多尔衮见大玉儿这个时候,还带着济尔哈朗,心里就很不开心。

    再想想自己也算是做出了极大的牺牲,那么大的布局,必胜的局面,竟然让济尔哈朗捡这个大便宜。

    这是给他增加威望的机会。

    一念及此,多尔衮自然免不了多多展现一些自己运筹帷幄之中的大才,布木布泰也装出一副听得津津有味的模样予以配合。

    两个人正说着,只听外面的小太监汇报道:“皇上驾到。”

    原来小地瓜干顺治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还蘸着一团墨水。

    大玉儿见状,冷着脸骂道:“你们这些狗奴才是怎么照顾主子的,怎么脸上嘴上都是墨水?还不带着主子去洗洗。”

    顺治学习太过于认真,把墨水当水给喝了一口,不过人却格外的开心,“皇额娘,今个儿先生夸朕学习有进步了。”

    大玉儿很不屑的说道:“那些南蛮的文字有什么好学的,咱们满人只学咱们的文字就足够了。”

    顺治的脸上顿时委屈至极,内心也是凉透了的感觉。他知道母亲不喜欢汉人汉文,甚至连汉化都懒得听。

    大玉儿转头看向多尔衮说道:“王爷,想当年我大清八旗大军所向披靡,是为什么?就是因为公私分明,后来先帝偏要重用汉人为官,想尽办法,将所缴获的物资充公,我认为这是不对的,不如给其他人多分一些,他们也好为上面卖命。”

    多尔衮抿嘴不言,其实他更倾向于汉化。事实上,黄台吉做的没有错,不改变终究难以改变部落首领的事实。

    中原的文化和制度,才是强大的根本,才会有统一天下的机会。

    他是经历过先汗时代的人,那时候打完仗说是公私分账,其实值钱的财物、人丁都让各旗的旗主拿了,下面的固山、牛录分到的也不多,轮到一般甲兵几乎没有战利品可言,有时候一件血衣就打发了。

    若不是黄台吉上台,整顿旗务收拢旗权,哪有后来的几番大捷?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抢西边才算是惠及诸申,才让整个满洲真正凝聚起来,等到了入关的一天。

    若是不行汉人制度,你儿子连皇帝都坐不上。你也不看看你儿子才多大?当初若不是我们汉化,你儿子能有今天?

    多尔衮心中腹诽一句,突然想到儿子的问题。他因为身体原因,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女儿。不得已之下,他过继了多铎的儿子多尔博为子。虽然如此,若能将福临也过继过来,自己岂不就是太上皇了?既不用篡位,也一样可以以皇帝的身份进太庙。

    这还真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老子这么聪明?

    反正我这身体也活不了太久了,不奢求当皇帝,但是让我起码进太庙还是可以的吧?

    以为我功绩进太庙是理所应当的,但是还必须有个合理的由头。

    做福林的太上皇,又可以迎娶大玉儿,一举多得,即便是死了也值了、

    多尔衮再次被自己的聪明才智折服了。

    不过多尔衮没有开心多久,他便将心思放在眼下,目前还是得先把天津夺回来,这才算是打通了出关之路。不然以大明的推进速度,用不了多久就会被锁死在京师,连逃生之路都没有。

    现在关外还有一支明军,只有寄希望于关外留守的八旗旗丁能够先守住要隘了。

    在军事上占了极大优势之后,多尔衮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轻快地出宫回府了。临走之前,他还不忘停下来拍了拍顺治的肩膀,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为将来当“皇父”做一些感情铺垫。

    顺治却颇为厌恶,直忍到看不见多尔衮的背影,方才对他的皇额娘道:“皇额娘,先生们说:让除了父王以外的男人出入宫禁,会遭人非议的。”

    “你懂什么,那些汉人懂什么?以后你离那些狗屁读书人远点。”大玉儿闻言,脸色一沉,狠狠的骂了一句。

    顺治仰头看了看注意力转到了别处的皇额娘,再次将目光投向门口,迸发出两道与其稚龄不符的凶狠目光

    “姐姐,陛下是不是犯病了?”贵妃一脸焦急的跑到皇后寝宫,低声说道。

    皇后倒是不惊讶,拉走妹妹冰凉的手说道:“陛下不是病了,是有天大的事情要发生了。”

    皇贵妃好奇的问道:“陛下打仗从来没有输过,这次是多大的战事,为何陛下不亲临前线了?”

    “这不是咱们妇人该过问的。”皇后严肃的说道:“陛下允许你经商已经是天大的恩赐,可切莫僭越,尤其是你父亲还担任内阁首辅。”

    皇贵妃虽然地位尊崇,但是宫廷却没有人敢触怒这位身份和血统都无比高贵的皇后,因为皇后不仅仅在这些地方比别人要强,而且她身上还有每一个贤后应具备的品德。

    不过她依然忍不住问道:“姐姐,咱们不能这样看着,陛下已经在玉阶上坐了好半天了。”

    “男人吗,总有那么一两天,心情烦躁的时候,等他自己想的透彻了,就没事儿了。”皇后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也很着急。

    陛下是各很沉闷的人,有的时候皇后都感觉到他很孤独,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一个男人可以一门心思的全都放在国事之上,甚至很多时候,皇帝都不愿意跟别人交流。

    朱微婥不是没见过勤快的很快,崇祯也很勤快,但是在处理政务之余,他总是要跟母后好好的过一段福气生活,可徐梁却没有。

    随着他做帝王越久,他的性格就越发的沉默。

    甚至皇后能感觉得出来,他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亲昵,都像是在执行任务。

    自己还好说些,比如性格烈一些的方晴妹妹,就会直接给他甩脸色看。

    朱微婥印象中上一次徐梁这般坐着,应该是为了是否登基而考虑,而如今看样子,是遇到了相当程度的事情了。

    徐梁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长吸一口气,眼前却是一双漆黑的眸子,正从上倒下的打量着自己,虽然谈不上惊讶,却感觉很是意外。

    “宝日龙梅,何事?”

    徐梁示意的看了宝日龙梅一眼,示意他不要这样蹲着,毕竟你已经身为人母,而且是朕的妃子,不要在御前失仪。

    宝日龙梅一个草原女子却根本不在乎那么多,他可是朝廷女官最头疼的对象,因为这位草原来的贵妃,根本记不住他们传授的任何知识,他坐在徐梁身边儿,“夫君,什么烦心事儿,与我说说吧。”

    “说什么?”徐梁有些疑惑。

    “说说夫君到底在想什么呗?”宝日龙梅还学着女官跟对食撒娇的样子,故意摆出一副小女人的娇憨,“夫君你就跟我说说呗。”

    “都是些军国大事,你听着肯定没意思。”徐梁忽然笑道:“你之前可是草原上最野的玫瑰,怎么也学了中原女子撒娇了?”

    宝日龙梅有些害羞,不过看着徐梁炯炯的眼神,老实的说道:“人家说帝王都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小姑娘,像是我这样生过孩子的,时间久了,人老珠黄,就不受皇帝喜欢了。”

    “这都是歪理,一听就是你们部落的老人说的吧。”徐梁哈哈大笑道。

    “夫君,你别欺负我。”宝日龙梅眼里顿时泛起泪花,“人家孤身一人在你这皇宫大院里,本身就很不容易。”

    “哈哈。”徐梁将宝日龙梅抱在怀里,“哭什么?等朕统一天下,就带你去草原骑马。”

    宝日龙梅兴奋道:“难道陛下要与满清开战了吗?”

    徐梁捋着宝日龙梅的长发,笑着说道:“是这样的,倒不是朕与他们开战,是满清要与朕开战,多尔衮集合二十万大军,准备攻打天津,咱们在天津卫的兵力比较少。”

    “那可不好打。”宝日龙梅身为一族之长,对于军伍之事本身就比较在行,听闻这种情况,确实有些担忧。

    “那边儿还好,最麻烦是南边儿。”徐梁皱着眉头说道:“张献忠的义子孙可望想要进攻江南。”

    “这不是牵扯陛下的后腿?”宝日龙梅气愤的说道:“陛下,你给我一支军队,看我如何横扫他这等废物。”

    “不止于此,不止于此,就是麻烦些,我在等内阁的先生们入宫商议。”

    “我们草原遇到大事的事情,也是部落首领在一起商议,陛下兼听则明,肯定是一带开国贤君,比刘秀还厉害的那种。”宝日龙梅由衷的钦佩道。

    “你夫君可不吃这一套,你们草原的羊毛最近卖的怎么样?听说你专门把赚的银子,用来救助草原的难民?”徐梁问道。

    宝日龙梅立刻眉飞色舞,如今陕西与蒙古接壤,他们蒙古族终于可以重新打通与大明的商道,这生意自然要做起来。

    蒙古与大明通商,越来越依赖大明,自然可以减免战事。

    正待宝日龙梅想要与徐梁多说几句的时候,徐梁却示意他有事情要做了。

    宝日龙梅顺着徐梁的目光望去,果然数位内阁先生正列队而来,走在前面的就是贵妃姐姐的老爹程贤老爷子。

    宝日龙梅虽然敢在徐梁面前耍一些草原带来的小性子,但是在阁臣面前却很是尊重,跟徐梁福了福身,赶紧退下。

    “你的事情,朕听说了,做的不错,继续做下去。”徐梁让宝日龙梅先生,自己则迎了过去。

    几位先生坐在一起,徐梁也没有去做那紫檀木的龙椅,而是随便搬来一张椅子,坐在上首。

    等内阁舍人坐好了位置,铺纸排笔,那边也已经结束了简短的开场白,步入正题。

    徐梁经过刚才的思索,脑子里已经有了思路,只是该怎么做,还要与阁臣们商议一番。

    “孙可望与张献忠一样,都是罪人,他们早就该死了,但是我又不敢让他死。”

    张献忠没了之后,他的几个儿子已经成了一团散沙,但是表面上还是以孙可望为尊。

    “若是孙可望也死了,那么张献忠的旧部,可就真的成了乱兵。”徐梁说道:“一旦这些乱兵四散开来,那势必是南国的祸事。”

    “听说李定国将军去见孙可望了,想必肯定会有消息传回了吧。”李邦彦在遇到这种大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显得很精神,显然这种反贼很不受老先生待见。

    “若是李定国能够说服孙可望退兵,那是最好。”

    说着外面忽然有人报信,手里拿着密信说道:“陛下,急报。”

    徐梁检查一下封印,这才打开密报,而表情也越发的凝重,事情越来越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