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不朽霸主 > 39.第39章 出手

39.第39章 出手

作者:晏家大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不朽霸主最新章节!

    人境力量显化,恐怖无边,吠一川脸色一变再变,这不可力敌,结丹和人境,那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一旦跨越,将完全不同。

    因为到了人境,就可以感悟天地,演化虚影,甚至能感悟到前贤大能,捕捉他们的道与法,凝聚自身虚影,化为另外一种分身存在,十分强大,拥有无法揣测的力量,逆天者,能从中得到启发,创造独属于自己的道法。

    传闻,到了人境,一旦感悟出属于自己的虚影,那么将逆天,超越一切人境之上,同时也是各大势力全力栽培的对象,这种天骄,都是被全力保护的,不容受到任何侵害。

    而今,这里出现了一道人境虚影,散发恐怖杀气,吠一川一退再退,露出恐惧,这太惊人了,少年身带人境血身,虽然吠一川看出,这人境血身不是感悟而出,也不属于少年,但却听命与少年,这真的让他心颤。

    他想到了一种可能,脸如死灰,感觉到了压迫感,不是来自少年,而是少年身后恐怖的势力。

    “没想到蛮野荒地,你居然能知道这些,没错,这是一位人境高手感悟出的人境虚影,血身,不过被我族大人物以盖世神通,强行掠夺,赐下与我。”少年说的轻描淡写,很是随意,但让吠一川听的心惊肉跳。

    强行掠夺他人道果,这是多么的逆天才能做到?而且血身被掠夺之后,不曾散掉,这更加的逆天。

    吠一川无法想象那大人物有多么的恐怖。

    “现在知道怕了吧?我族任何族人行走在外都不容任何人轻视,即便是化身也不行,你可以去死了。”少年冷酷开口,趾高气扬,丝毫不将吠一川放在眼中。

    吠一川心中震颤,能被给予这等人境血身护身,那这少年身份大的吓人,他头皮发麻,感觉到了惹上了大麻烦,在他看来,蛮荒之地能出现人境高手已经算是巅峰绝顶了。

    可是那样的人物依然被少年的家族直接震杀,被掠夺道果,怎能活下去?

    如今面对人境血身,吠一川脸色苍白到了极点,无力对抗,只是一掌抓来,吠一川用尽所能去化解,半边躯体血肉模糊,十分恐怖。

    他喷出血水,脸色再次苍白无血色,只是一招,他就差点身陨了,这就是人境血身的恐怖。

    更加恐怖的是,人境血身,杀弑气弥漫,所过之处,空间扭曲,如同苍穹震裂,粉碎一切。

    “拼了……”吠一川怒吼,全身金光大放,他的身体如同金色太阳,炙烈无比,散发强大气息。

    少年依然冷哼:“无用,只是垂死挣扎,血身,绝杀。”他再次开口,这次血身气息更加磅薄,杀气滔天,滚滚而来,天穹都要粉碎。

    血身如同一尊杀神,出手就是绝杀,天地都成血红色,杀弑弥漫整片天地,吠一川喷血,根本无法抵挡,他的金光在瓦解,身体在倒退,肌体崩裂,血水溢流,他惊恐惨笑,露出绝望。

    “吠啸……汪……”突然之间,一声震动天地的翁隆之声响起,神力涌动,狂暴无比,一头数丈之高的黑色敖犬出现,站立天地之间。

    吼声来自它的口中,阻挡在吠一川身前,玄铁圈发威,辟地之威瞬间爆发,一股人境巅峰气息弥漫,席卷天地八荒,“散!”黑色敖犬口吐人言,随后一圈圈涟漪音啵扩散,瞬间与血身的杀弑之气发生大碰撞,产生恐怖的爆发之力,方圆千米全都成为尘埃。

    飞沙走石,敖犬站立在那里,神威盖世,身姿魏然,如同一座大山,血身被强行逼退数丈远。

    “族长……”吠一川身躯颤抖,老泪纵横,这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不少,但眼神中带着激动与狂热。

    吠村因为它而走上巅峰,没有它,就没有吠村的辉煌,一村出七大高手,所向无敌,可惜那一役改变了所有,吠村都差点被磨灭了。

    当年吠村有足够的力量冲击大部落,但他们并没有,而是选择隐迹起来,这也就保留了如今的吠村。

    吠一川看着那道曾经的身影,颤抖着双手,无比的激动:“族长……”可是那道身影并没有回头。

    “吠村的老家伙居然没死?”少年也震惊无比,这超出了他的想象,在那第一道门同化下,这条狗,本应该死了才是,可是如今它出现了。

    人境血身快速回归到少年身前,散发出滔天的萧杀之气。

    “族长……”吠一川上前,要给敖犬行大礼,可是刚上前,他神色就是大变,因为那道如山一般的身影,渐渐淡化,到了最后居然变成一条小黑狗,巴掌大小,大眼汪汪,不过此刻却显得非常疲惫,而在它的脖子上,一个银色玄铁圈紧紧套在上面。

    “族长,你……怎么会如此?难道天要亡我吠族不成?”吠一川怒吼,双眼流血,他不甘心是这样的结果,可是他不得不面对现实,敖犬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可是如今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那是出自本能的对抗,消耗严重。

    此刻吠一川怎么能看不出敖犬身上出了问题,不然何至于此?

    少年笑了,笑的很残酷,他看着如今的吠族族长和吠一川,“这就是你拼命要救出的……畜生吗?”

    “你……”吠一川愤怒滔天,双目刺红一片:“我族族长,你不能辱……啊……”吠一川被一根血色长矛直接刺穿胸膛,血水直流,他怒吼,可是却没有挣脱出来,因为那是人境血身的杀弑之气所化。

    “杀你如杀狗,没有乐趣,如果你肉身足够强大,可以做我的对手,可惜了,你修为高深,只能死。”少年俯视看来,说的漫不经心,他有杀弑之心,可是面对吠一川这样的结丹高手,他不会出手。

    血身向前,一把杀弑之气凝聚而出的血刀被它握在手中,丈许长,那里虚空一阵扭曲。

    恐怖滔天,而吠一川神色愤怒,眼看人境血身的血刀将要落下,他突然笑了,笑的很诡异也很突尔,而吠一川的笑让少年很是不爽,“杀!”

    血刀落下,带着滔天之势,席卷天地八荒,杀弑气弥漫整片天穹,这里充满了压迫之力。

    可是就在血刀快落下的时候,血刀突然停止了降落,无法在下落,而且更让人吃惊的是血刀在瓦解,化为血雾,而且还在一直蔓延。

    “怎么回事?”少年震惊,露出不可思议,人境血身,怎么突然停止了攻击?这不应该。

    那里有一滴鲜艳到如宝石一般鲜血,它在疯狂的吸收这杀弑之气凝聚的血刀,它是血精,禁忌力量,属于纪昊丹田内的血精,此刻它兴奋无比,欢快吸收杀弑之气。

    “这是什么?是从第一道门内出来的东西?该死,它怎么能吸收人境血身的力量?”少年震颤,无法置信,人境血身是他唯一的依仗,此刻却受到这样的限制。

    血精越发壮大,最后化身成龙,在那里咆哮,吞吐杀弑之气,而人境血身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任由它百般挣扎也无用。

    少年恐惧了,对于这滴血精化出的血龙十分的忌惮,他脸色阴沉无比,狠狠咬牙:“不管了,抢造化要紧。”他说着就要奔向第一道门内。

    可是刚到第一道门前,他的脸色就猛的一变,随后举拳轰去,顿时神力磅薄,轰然爆发“嘭!”

    “什么人?”少年被强行轰退,脸上布满震惊和不可思议,第一道门后有生灵?这怎么不让他心惊。

    随后他愤怒滔天,因为第一道门后有生灵的话,那么就说明造化被人捷足先登了,他在此处等候数十载,差点连成人礼都错过了,可是等来的是这般,他如何不愤怒?

    “你不是要与肉身强大者一战吗?我与你一战,正好验证一下我如今到了何种程度。”纪昊大笑着从第一道门内走出,他垮下骑着如今变异的追云豹,萌态十足,神逸非凡。

    他一出现目光就紧盯着少年手中的血色旗幡露出厌恶:“你就是他们的头子?我最讨厌这种气息了,让人生厌。”

    追云豹也在咆哮,因为它感受到了来自血色旗幡上的恐怖,有异兽狰狞,全部被祭炼在旗幡内,森然无比。

    “是你……”少年此刻看到纪昊的身影是个八岁左右的孩童,他阴沉无比,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是天骄了,可是纪昊年龄比他小已经气海红境了。

    “哈哈,即便你战胜了我又如何?我只是本体的一缕化身,不到三成战力,如果我真身在此,翻手就可震杀你。”少年非常的自负,面对纪昊,他也丝毫不退步。

    纪昊冷笑,没有多余的话,直接上前“那就让我看看你三成战力如何,来日杀你真身。”顿时纪昊全身血气爆发,抬手就是一片红色汪洋,不过纪昊没有用汪洋去拼杀,而是揣摩吠行当初凝炼在拳头上,这十分的恐怖,有雷电游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