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魔王失格 > 第二百二十六章 再见

第二百二十六章 再见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魔王失格最新章节!

    在祸心塔的某一个房间里,从窗外透入房间的赤红色的光线勾勒出了一个绝美的少女背影。

    那位少女专注地盯着面前的一面召唤魔镜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她究竟保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了,在她身边摆放着食物似乎都已经失去了温度。

    不熟悉她的人也许会因此而认为少女是一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虫大小姐,但是实际上,少女之前也常常会下厨,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别说是下厨了,就连吃饭都没有多少兴趣。

    因为她在等一个召唤。

    魅魔天生就是被召唤的,尤其是凡间的人类召唤。

    提到魅魔召唤,也许许多人尤其是男性的脸上都会挂上一抹意味不明的暧昧笑容,女性们则会羞红了脸加上一句(*****之类的轻啐,魅魔的召唤确实往往意味这一场狂欢和放纵,召唤者从中得到欢愉,魅魔则从中得到力量,双方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但是这位魅魔少女却不同,她在等待某一个人召唤。

    梵琳洁茜盯着眼前变幻莫测的召唤魔镜,上面有无数条召唤请求就如同瀑布一般地划过,长时间地盯着看简直会让人感到头昏脑涨,这也是人类的恶魔召唤师召唤成功率一直不高的原因之一。

    恶魔才不会像那些忠心耿耿的仆人一样随时随地都等待着召唤,恶魔召唤对于它们来说更像是一场打发时间的游戏,尤其是那些高级恶魔,它们只会在极度无聊的时候才会对着召唤魔镜看上那么一两眼,而且就算看到了指明它们的召唤它们也不一定会回应,那还取决于祭品的丰富程度和它们的心情。

    像梵琳洁茜这样成天都盯着召唤魔镜的恶魔,恐怕在整个魔界大陆都是绝无仅有的。

    梵琳洁茜脸上挂着微笑。

    那是幸福的微笑。

    虽然是专属魅魔,但是所谓的专属只是在秘术下造成的约束,的确,专属魅魔与魔王之间有一种天生的来自于血脉的亲近感,仿佛父女或者母子,但是在凡间偶尔也能够听到弑亲之类的人伦惨剧,更不用说那些兄弟阋墙、亲友反目之类的种种事情,所以血脉之间的亲缘并不能完全保证绝对的友爱和忠诚,所谓专属魅魔的绝对忠诚,里面固然有洗脑相关的秘术,更还有一种作为主人对仆从的生命的绝对掌握,那个其实一个古老的奴役秘术,只要施术者付出自己一定的鲜血来施放,就可以轻易夺走同自己签订了契约的仆从恶魔的生命。

    所以从来都没有背叛的专属魅魔,敢于背叛的都死了,除非作为主人的魔王并不知道那个秘术。

    艾尔就不知道那个所谓的秘术。

    所以如果现在的梵琳洁茜假如真的想要背叛的话,她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

    但是如果任何人看到梵琳洁茜脸上这个微笑的话,都会认为这个魅魔肯定不会背叛让她脸上带上如此微笑的人。

    那就是自己的主人和魔子殿下吗?

    梵琳洁茜无数次地回想那一次见面,自己在一团光芒之中出现,殿下带起头呆呆看着自己的样子莫名地傻和可爱。

    这和梵琳洁茜原本所想象中的魔子殿下的形象完全不同,在魅魔少女原本的预想之中,魔子殿下应当是一个强大威严的恶魔形态,头上应该还长着一对尖锐的双角,体型至少应该是自己的两倍,当然这一切都是考虑了魔子年龄后得出的结果,虽然魔子殿下才十来岁但按照道理来说体型应该要超过普通意义上的人类壮汉了。

    但是令魅魔少女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心目中那个高大威严的魔子殿下看起来竟然比自己还要小巧,而且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呆呆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有趣和可爱了,甚至让梵琳洁茜生出了想要一把抱住对方的冲动,原本身为专属魅魔的自己是不应该生出如此的想法,这显然是对于作为主人的魔子殿下的威严的不尊重,但是最终梵琳洁茜还是没有能够抵抗住那种冲动。

    当时自己抱住他的时候简直就像是一位大姐姐抱住了小弟弟一样,这几天每每回忆起那样的场景的时候,梵琳洁茜就忍不住想笑。

    好想再抱抱他呀。

    等等,不对,他是魔子殿下,是自己的主人啊,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要要尊敬,对的,要非常非常地要尊敬他。

    魅魔少女摇摇头,在心中拼命地这么提醒自己。

    “梵琳洁茜”

    倏然,召唤墨镜上一行闪着金色的字符浮现了出来。

    看到了这一幕,魅魔少女瞬间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保持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呆滞在了哪里。

    是他!一定是他!

    梵琳洁茜按捺住了内心的狂喜,她做在那里端正了自己的坐姿,对着镜子细细地梳理了一下那本来就一丝不乱的头发,至于化妆品什么的就没有用了,就以她的容颜来说任何再如何高级的化妆品放上去都丝毫也起不到增色的作用,反而完全就是亵渎。

    放下了手中的镜子,梵琳洁茜屏住了呼吸,用微微颤抖的手指小心翼翼地点上了那个写着自己名字的金色字符。

    和上次完全不同,梵琳洁茜只感到一股奇妙的力量彻底地笼罩了自己,紧接着,在她的视野之中出现了一条半透明的通道,朝着无尽的虚空延伸而去。

    梵琳洁茜朝着这个通道走去,随即,似乎无数的东西穿过了自己。

    她来了。

    艾尔看着那个第二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魅魔少女。

    虽然还在自己家里,但是艾尔仍然披着斗篷,这并不是因为他想要在那位魅魔面前隐藏住了自己的容貌只是因为在第一次召唤的时候,艾尔确定自己是披着斗篷的,他不希望那位魅魔少女误认为自己不是上次召唤她的人。

    和上次不同,这一次降临之后,那位魅魔少女只是跪坐在自己面前呆呆地看着自己。

    “你好。”

    沉默了一会儿,艾尔还是决定由自己来打破这片沉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