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魔王失格 > 第六十九章 对质

第六十九章 对质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魔王失格最新章节!

    虽然还没有真正开始评鉴,但是谁炼制的药剂效果好,谁炼制的药剂效果差,塞拉其实已经心中有数了。

    对药剂而言最为重要的就是药效,而能够决定药效的最终原因有哪些?在同样的配方之下,无非就是材料的优劣与配置手法的好坏了。

    炼金材料越优质,药剂的药效必然也越好,而操作手法越快速越正确,则会让药剂在配置过程中药效损失得最少,炼金材料经过炮制之后也会去除掉有害成分和毒性,从而将可能的不良反应和副作用尽可能地减少至最低。

    在药剂的选择上,这个班上给塞拉留下了最深印象的就是那个披着斗篷的学徒艾尔,和那个黑发少年龙辰。

    而在药剂的炼制操作上,那个侏儒少年杰尔登,戴着眼镜的少女西丽的表现都可以说是相当不错,尤其是龙辰让塞拉感到特别惊艳。

    从这决定性的两点上来看的话,这届学徒中谁拥有最优秀的炼金天赋自然不言而喻。

    塞拉开始给学徒的炼金成品提神药剂进行评鉴,并给出相应的建议,如果有人注意一下塞拉的行进路线的话,不难发现终点的方向正是龙辰所在的位置。

    “药液残渣太多,可能是菲卡豆没有碾得没有足够碎,或者艾苏洛花的花萼有烧焦了,这样的药剂根本就没有品尝的必要了。”

    放下了手中的药剂,塞拉给出了评语,继续朝下一个学徒走去。

    手上的药剂颜色有些古怪,塞拉摇晃了一下,将药剂试管放到唇边轻轻地抿了一下皱起了眉头:

    “紫藤的量太多了,苦味很重,这样的药剂你确定别人愿意喝?”

    当走到那个侏儒少年杰尔登旁边的时候,看到试管中的药液是均匀的浅褐色半透明状液体,脸上终于露出一点期待的神色,她拿起试管用舌尖轻轻地点了一下药液,熟悉的冰凉感觉从舌尖尖端传来,伴随着特殊的药味。

    “很不错的操作手法,原本比较一般的材料能够达到如此的效果已经很不错了,比较可惜的是炼金材料没有选到最好的。”

    塞拉点评道。

    “可是老师你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们在这节课需要炼制什么药剂和会用到的材料啊?”杰尔登揉了揉鼻子,无辜地问道。

    “你觉得难道我应该提前告诉你们吗?”

    塞拉的反问让杰尔登无言以对。

    终于,塞拉走到了龙辰面前。

    这个黑发少年坐在炼金台后面安静地看过来,从他的平静的表现来看,似乎对塞拉过来鉴定并没有什么期待。

    这反而让塞拉更加对其感到好奇起来。

    龙辰所炼制的药液就放在炼金台上,不同的是它并不是用炼金试管装着的,而是用四个小药瓶子分开装起来。

    看到这一幕,塞拉的嘴角却带上了笑容。

    “你就这么有信心吗?瓶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如果周围的学徒们稍稍有些处事经验的话,他们也许可以听出塞拉的这句话和之前她对其他人所说的话,语气都有所不同。

    没有办法,老师对好学生总是比较偏爱的。

    “如果你指的是这么简单的药剂的话,那么当然。”

    龙辰的回答显得气势十足。

    他确实有底气这么做。

    如果是魔法的话,自己也许不擅长,但是这种类似于化学实验一样配置药剂的事情,自己怎么可能比这些土著们差?

    塞拉笑了笑,那了一瓶药剂放到眼前几寸的位置悬空捏住,透过薄薄的玻璃瓶身可以看到药液是澄净的半透明浅褐色液体,微微偏斜瓶身的话,药液会缓缓地流动,显然这药液带有一定的粘稠度。

    纯度很好,浓度也控制得相当不错。

    如果不是不符合习惯的话,塞拉在这个时候应该就给这位学徒表扬了。

    她掰开瓶盖,一股清凉的药味传来。

    不再如前几次那样用舌尖去品尝了,塞拉直接试了一小口,然后闭上眼睛。

    “完美。”

    当塞拉重新睁开眼睛之后,她直接给出了评价。

    龙辰露出了理所当然的笑容,周围的学徒朝他看过来,羡慕、敬服或者其他。

    龙辰感到自己似乎找到了一点做小说主角般的感觉。

    对于塞拉来说,给这位叫做龙辰的学徒做鉴定应该就是这次鉴定的最高潮了,她之前也没有想到这届的学徒竟然能够把药剂炼制到这个程度,虽然只是提神的药剂,但是这个药剂无论拿到瓦拉里哪一家药剂店都必然可以得到同类药剂最高的评级。

    这绝对算挖到宝了。

    有些走神的塞拉走到下一位学徒的炼金台前才发现竟然是那个斗篷少年艾尔。

    艾尔面前的炼金台上也摆放着一支药剂,猛看一眼似乎品相还不错。

    但是因为之前已经在龙辰那里得到了最完美的答卷了,塞拉已经没有办法再提起兴趣。

    她拿起药剂,也没有进行更多地鉴定,直接放到了唇边用舌尖点了一下。

    味道有些奇怪……

    应该是炼金手法出了问题吧,明明记得这个学徒用的就是最好的材料,当时学徒们在炼制药剂的时候,塞拉大部分时间注意力都集中在龙辰身上,所以对这个斗篷学徒艾尔并没有那么关注。

    该说些什么呢?

    放下了药剂,准备组织语言的塞拉却突然睁大了眼睛。

    这不对!

    刚刚品尝的那一点药液的冰凉感觉似乎还没有消散,而是继续徘徊在舌尖,还有继续扩大的迹象!

    怎么可能?

    之前自己明明就已经品尝过龙辰炼制的最完美药剂了,艾尔所炼制的药剂应该是不会再起作用的,而现在的事实却完全不是这样,难道说艾尔的药剂的药效比龙辰的还要好?

    “你把你的炼金材料拿过来给我看看。”

    塞拉冷静下来,吩咐道。

    艾尔递给了她。

    和龙辰所用的确实是一模一样的,这怎么可能?

    塞拉皱起了眉头,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然后她想到了另一种可能。

    “你能大概说下你的炼金步骤吗?”

    艾尔点了点头,开始述说。

    当听到艾尔说到苏洛花的花萼没有经过加热,而是直接挤去汁液,碾碎然后浸泡在大量清水中之后,塞拉有些惊惶地打断了他。

    “你没有加热过?苏洛花的花萼有毒你知道吗?”塞拉脸色发白地问道。

    “当然,我这也是一种去毒处理。”艾尔冷静地回答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水去毒法也是一种公认的去毒方法,用到这里是我亲身验证过的有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