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魔王失格 > 前传 魔王诞生

前传 魔王诞生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魔王失格最新章节!

    奥术之国,奥尔维拉。

    这是全奥尔维拉最高的占星塔,修筑于四百年前,风雨和时光却并未在其上留下多少痕迹,黑曜石塔身光洁如昔,上面的群星雕纹一如既往的清晰神秘。

    在四百年前的时光里,占星塔见证过无数风云变幻,也作出过许多堪称精准惊人的神奇预言,正是这些预言让奥尔维拉在无数次的大变动中抢占先机,在动荡变幻的年代里始终屹立不倒,越来越庞大与强盛。

    这是奥尔维拉人民心中的指路灯塔,只要它依旧矗立,前路便不再晦暗难行。

    在占星塔的最顶层,是王国首席大占星师梅林的占星室,地面是用等重黄金还要昂贵梦想水晶铺就,天花板悬挂着各种神秘的法器,房间正中央悬浮着一颗传说品质的奥术光辉水晶球。

    就连空气中都漂浮着淡淡的灵犀木的香气。

    这一切都是为了提高预言的精度。

    此刻,奥尔维拉首席大占星师梅林,一位须发皆白,眉心处有一道深刻竖纹的老者,正满脸严肃地站在那颗奥术光辉水晶球面前,眉心那道竖纹因为他严肃的表情而愈加深刻,仿佛一只即将睁开的竖眼。

    梅林的右手虚按在奥术光辉水晶球之上,手背上青筋暴突,甚至可以看到明显地颤抖。

    并不是因为梅林此刻法力枯竭,实际上,此时梅林身上的法力还充沛完满,手上的颤抖完全只是因为梅林的心情过于紧张激动所致。

    梅林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天这个预言很有可能是他此生做出来的最为重要的预言。

    奥术光辉水晶球突然发出强烈的光华。

    梅林睁大了眼睛,朝着水晶球中央望去。

    “啊啊啊!”

    梅林长大了嘴巴,露出了震骇之极的表情,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面上。

    “梅林大师,怎么了?”站在一旁的占星学徒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上上前扶住了梅林,不安地问道。

    “惊天邪恶刚刚诞生,位于西之魔都,他苏醒了最纯正魔王始祖的血脉,他将加冕为王,他将君临世界,他的邪恶会染指整块大陆,哦,天哪,连艾蒂莎贤者都......”

    乓!

    不知道什么东西摔倒了地上。

    那个本来要扶住梅林的占星学徒呆呆地站在那里,他已经被这个消息给完全震慑得忘记了之前要做的事情。

    连艾蒂莎大贤者都要被魔王给玷污了吗?这......

    这绝不可以!

    千年贤者艾蒂莎,不仅仅只是奥尔维拉建国以来硕果仅存的大贤者,甚至说她是开国元勋也不为过,而且她更是无数奥尔维拉男人们倾慕的女神。

    她对奥尔维拉的意义早不仅仅只是一位大贤者,她象征最美的纯洁,在奥尔维拉人心目中早已是神一样不容亵渎的存在。

    现在居然有邪魔妄图染指艾蒂莎?

    必须消灭它!

    学徒握紧了拳头,他在心底发出了愤怒的嘶吼。

    西之魔都,原罪之城。

    如果以人类的目光来看,这是一个充满邪气的回廊,高高的穹顶足足也容纳巨人族那么庞大的身躯通过,两边的立柱上雕刻的都是身材曼妙,面容娇美的少女,除去身上覆盖的一些若隐若现,存在比不存在还要糟糕的轻纱外,这些少女几乎是完全赤(裸)着的,而且更加让人面红心跳的是,这些少女都动作和姿势都极尽挑逗诱惑的意味,充满欲望的味道。

    如果来人稍微细心观察的话,很快便能够发现,这些少女并非都是一个种族的,有人类,有矮人,有月精灵,有黑精灵,有妖精,甚至还有天使与恶魔。

    这些少女雕塑几乎涵盖了这个大陆上所有的智慧种族,除了地精,巨魔等一些审美观完全异类的种族之外。

    这么多栩栩如生的少女雕塑,而且还涵盖了这么多种族,如果是第一次来到这个走廊的人毫无疑问会怀疑这条走廊的主人是不是一个色魔。

    是的,实际上正是如此。

    这条走廊,已经包括这条走廊的整个建筑群的主人名字叫做阿撒兹勒.斯雷,当然,这不是全名,传说中全名对于恶魔来说是一个弱点,召唤师可以凭借真名的力量借走恶魔的力量,甚至是役使它们。

    不过阿撒兹勒.斯雷显然不在可以役使的恶魔之列。

    他正是原罪魔族七大氏族之一,‘(色)欲’一族的族长,当代七魔王之一阿撒兹勒。

    一道明亮的闪电划过夜幕,走廊瞬间被照得亮如白昼,伫立在走廊尽头的那巨大的身影的容貌瞬间也暴露出来。

    鲜红色的皮肤,高高的颧骨,额头上面还有两根弯曲粗壮的黑角,一双深紫色的眼珠里充满了邪恶与轻佻,两米以上的个头以人类的眼光看来充满压迫感。

    以人类或者精灵的审美来看,阿撒兹勒的容貌丝毫也谈不上俊美,只有邪恶可怖的味道。

    这也是当然。

    历代的魔王从来就不需要靠容貌来吸引女人,他们对女人的手段只有简单粗暴的暴力和无耻的调教,制服后插入,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他们也有别的手段,比如购买奴隶甚至发起战争直接让失败者的女人变成奴隶。

    魔王对雌性的需求是天生的,就好比人类必须要进食与喝水才能够生存下去一样。

    又是一道闪电。

    阿撒兹勒的面容在电光下清晰无比,他的目光越过前方无数犬牙交错,审美相当猎奇的建筑物,落到一座通天之塔般直插天际的建筑之上,那是铁王座,原罪之城最高的座位。

    只有魔王才有资格座的座位。

    目光落到铁王座之上的时候,阿撒兹勒那邪魅的紫色眸子明显开始发亮。

    这是一种狂热的渴望,不同与对雌性的那种需求性的渴望,这是更高层级的渴望,对权势和地位的渴望。

    成为魔界最高的王,至高无上的魔王。

    这几乎是魔界七大氏族之主共同的最大愿望,也是最为困难的愿望。

    因为想要成为至高无上魔王,想要坐到那象征最高权力的铁王座上,就必须同时压服其他六个原罪氏族。

    魔族虽然阴险狡诈邪恶诡异,但是他们却又出奇的拥有契约精神,人们常说与魔王签订契约是最为糟糕,连灵魂都会被出卖的选择,但是却还有不断地有人同魔鬼签订契约,因为你虽然连灵魂都会被出卖给魔鬼,但是至少,他们绝对信守承诺,衷守契约。

    在成为魔王这件事上,七大原罪氏族有过约定,只有能够使用本身的力量同时彻底压服住其他六大原罪氏族才能够成为魔族之王。

    正是由于这一条约定,导致铁王座已经空置了数千年了。

    在铁王座出现以后,真正坐上去的魔王其实只有一位,那就是数千年前那位被称为万恶之源,后来更是发动了天地战争的原罪魔王路西华。

    而路西华在天地战争失败被封印之后,铁王座便再也没有坐过第二个魔王了。

    狂热的目光围绕着铁王座纠缠了数千年,却终究没有人成功过,但是七大原罪氏族的族长也从来没有放弃过。

    因为一旦成功,便是真正最伟大的魔王。

    当下一道闪电再次点亮原罪之城的时候,阿撒兹勒的目光已经从铁王座上收了回来。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铁王座实在是一个太过于遥远的理想,甚至称为白日梦也丝毫不为过。

    (色)欲一族已经衰落很久了。

    现在的永恒大陆真督教流行,那是一个教义非常规矩严谨的教派,教义提倡节欲博爱平和宁静,与之前充满人性化,自由狂放的古神教派有着本质的区别,在真督教流行以后,(色)欲氏族能够收集到了原罪之力就越来越少了,一年下来就连作为族长的阿撒兹勒都没足够的配额,可想而知,族中其他人的日子是多么的难熬。

    与之相反的是,听说贪婪氏族的日子变得越来越好过了,傲慢氏族的势力也扩张了不少,此消彼长之下,眼看(色)欲氏族似乎再也没有夺得魔王宝座的可能了。

    不,除了依靠(色)欲原罪之力,其实还有一种能够飞速提高阿撒兹勒的力量的可能。

    那就是交配。

    与永恒大陆上拥有最神圣、最尊贵、最强大血脉的女**配。

    如果能够把永恒大陆上所有最尊贵血脉的女性上个遍,那么阿撒兹勒就拥有了可以挑战铁王座的实力,如果能够把天上地下所有最尊贵最强大血脉的女性上个遍,那么阿撒兹勒甚至可以拥有媲美路西华的实力。

    但是,终究只是想想而已。

    怎么可能。

    就凭现在阿撒兹勒的实力,即使带上全族的战斗力量,顶多也就侵略永恒大陆几个小国,占有几个小国的公主,可能就被在人类海一样的攻势下被淹没,彻底败亡,成为那些游手好闲的吟游诗人口中‘被人类勇者战胜并封印的魔王’一类的可悲角色。

    但是现在阿撒兹勒却又突然有了希望。

    这个希望并不是他自己。

    而是——

    “阿撒兹勒魔王大人。”

    从阴影里突然钻出来一个女性,一头鲜明的紫发充满了异样的魅惑,身材前(凸)后翘惹火至极,更令人血脉喷张的是,这个女子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除了胸前和下面关键性的重要位置覆盖几片薄薄的布料,全身大片大片的白皙细腻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胸前那一对光滑浑圆的半球就这样骄傲地挺立在空气中颤颤巍巍,简直令人头晕目眩。

    女人额头的小小黑色尖角和屁股后头那根粗壮中显得格外色情的黑色尾巴暴露了她的身份。

    魅魔。

    如果是普通的人类男性看到这样的惹火尤物,几乎瞬间便会失去思考能力,成为欲望的俘虏,但是阿撒兹勒毕竟是魔王,他既是欲望的俘虏却又同时掌管欲望。

    “什么事?”

    魅魔抬起眼睛偷偷看了看阿撒兹勒,又飞快地低下头,看到阿撒兹勒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这个充满风情的小动作,魅魔咬着嘴唇低声说道:“梅菲尔她刚刚生了。”

    “什么?梅菲尔她生了?”阿撒兹勒露出狂喜的神色,深紫色的眸子里射出惊人的光:“你怎么不早说。”他化为一道风般疾走而去。

    几乎完全被无视的魅魔看着阿撒兹勒远远离开的背影,眸子里露出哀怨的神色。

    进入产房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人注意到阿撒兹勒的到来。

    那几个负责接生的产婆此刻都围拢在一起,几个脑袋贴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让人本就无法看到她们在看什么。

    再往另一边一看,阿撒兹勒心头刹那间就腾腾地升起怒火。

    躺在床上的自然便是梅菲尔。

    从外表上看,她完全不像是一个产妇,而像是一个刚刚长成的少女,如果非要说她和普通的少女有什么不同的话,那么就是她的美丽,惊人的美丽,惊人而又圣洁无比的美丽,即使是满脸的汗水和一脸产后的虚弱神情也丝毫无损这份美丽。

    这份美丽就像是晨光和夕阳,完美,梦幻,圣洁,无法形容,无法抵抗。

    尽管梅菲尔脸上满是生产后的疲惫,但是此刻她是笑着的,她的目光和那些接生婆都望着同一个方向。

    咳咳。

    阿撒兹勒故意发出了声响。

    产房内瞬间安静下来。

    接生婆们连忙朝阿撒兹勒行礼,脸上惊恐的表情却怎样也掩盖不去,梅菲尔望过来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收敛,一点儿也看不见,让人怀疑刚才她是否真的笑过。

    这个时候阿撒兹勒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孩子。

    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孩子。

    无论是从刚出来孩子的角度,甚至就算拿已经长成的孩子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漂亮得不可思议的孩子。

    任何父母再看到这样漂亮可爱的孩子恐怕都会喜极而泣,因为这是上天赐给他们最好的礼物。

    但是在看到这个孩子的瞬间,阿撒兹勒脸上马上变得阴云密闭,甚至用杀意来形容都不为过,因为他非常清楚,以他魔王的血脉来说,根本就不可能能够生出这样漂亮的孩子。

    “把他给我。”阿撒兹勒阴寒着脸朝接生婆说道。

    “不,不要!”躺在床上的梅菲尔立刻发出惊恐的呼喊,她并不是瞎子,自然能够清楚地看到此刻阿撒兹勒脸上的煞意。

    但是接生婆显然不可能会违背魔王的命令,她们战战兢兢地将孩子交到了阿撒兹勒的手里。

    当孩子落到阿撒兹勒手里的时候,他却眉头一抬,露出了惊奇的表情。

    因为他瞬间变感受到了这个孩子的体内的血脉与自己血脉的律动和关联,毫无疑问,这绝对是纯正的魔王族的血脉。

    不,甚至还犹有过之。

    阿撒兹勒能从这个小家伙体内感受到惊人纯净的魔王族之血,这血脉不仅纯净而且极为强大,简直潜力无穷,甚至比自己体内的魔王族血脉还要优越得太多。

    怎么会这样?

    阿撒兹勒皱起眉头。

    听说过优秀的后代在经过足够多的锻炼或者魔药改造,炼金加强之后能够觉醒强大的远古血脉,但是没有道理一出生就可以觉醒,更加古怪的是,这个孩子体内流淌的并不是只有至高无上的魔王族血脉,还有来自他母亲的血脉,天界生物的圣血,阿撒兹勒无法辨认出这道血脉是来自于哪个天使或者哪位天神,但是从血脉中透出的那种磅礴惊人,神圣悠远到令阿撒兹勒都感到有些心惊肉跳的情况看来,这也是一份非常了不得的血脉。

    想通了这点,阿撒兹勒脸上的阴云迅速地散去,嘴角开始翘起,露出了意得志满的笑容。

    这个孩子......

    我的孩子.....

    看来注定要相当不凡呢......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阿撒兹勒愉快的仰天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