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魔王失格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审判者

第一百三十八章 审判者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魔王失格最新章节!

    夜魔终于还是重新找回了自己意识。

    他那滴溜溜四处乱转的眼珠子终于回到了原位。

    剧痛让他变得更加凶暴了,他抬手朝着艾尔的方向就是三枪。

    噗噗噗。

    经过消声处理的手枪在击发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仿佛就拍打西瓜一般的闷响,艾尔注意着夜魔抬手的方向,轻盈地躲闪过了。

    一般来说这是正式职业者都可以做到的事情。

    即使是法师,在给自己释放了增益性的法术之后同样也能够如此。

    “你们人类这些废物,这样的学院交流活动都安插着守护者!”

    夜魔眼睛怒瞪过来,被黑色长枪贯穿的身体疯狂扭动,显得极为愤怒。

    随着他的动作,被撕裂的伤口洒落了大股大股的鲜血。

    虽然被冠以魔的称号,但是夜魔的鲜血和人类一样也是鲜红色的。

    “你们这些废物!你们这些废物!等我出来!等我出来!”

    夜魔在变得越发疯狂,他拼命地试图挣脱出来,完全就不顾伤口的撕裂和鲜血的洒落。

    如果人类的话,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做出这种举动的人一定会被称为惊天动地的勇士了,但是因为是夜魔,不同于人类的异族,任何看到这样的场景的人类恐怕都只有打心眼里的恐惧和厌恶。

    仔细看就可以发现,当夜魔把自己的伤口撕裂得更大的时候,他的伤口处细密的肉芽却一直在飞速生长。极有合拢的趋势,这种肉体的恢复能力简直令人咋舌。

    而且夜魔的肢体也在持续地膨胀和粗大,逐渐变得非常可怖的程度,很显然里面一定蕴含着惊人的力量。

    这是夜魔天生就拥有的能力。

    狂化。

    狂化后的夜魔可以大幅提高自己力量和速度。此刻如果不是贯穿他身体的物体是艾尔那个材质不明的石球所变化的黑色长枪,而只是一般的钢或者铁的话,想必早就被夜魔也折断挣脱了。

    面对变得越发疯狂的夜魔,艾尔站定,抬起了手。

    法随心动。

    一个边缘清晰,近乎于白亮的火球凭空地就出现在艾尔的掌心之中。

    瞬发。

    七重火球术。

    看到这样一幕场景的夜魔瞬间就不动了。就好像地球上的普通人类被枪指着的表现一样。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天生感应力强大的夜魔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对方掌心中那颗看起来不起眼的白亮火气拥有怎样的威力。

    “你是怎么做到的?”

    夜魔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他满脸是血,表情狰狞,但语气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

    艾尔隐约有些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个夜魔应该是想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瞬间就将这个火球术施法成功的。

    火球系列的法术一向就以威力强大而著称,但是相应的,火球系列法术也有一个缺点,往往越是威力强力的火球法术所需要的施法时间就愈加地冗长。所以在真正的这种短兵相接的战斗中一般的法师都是不是使用火球术的,因为根本就没有那个施法时间。

    所以在看到艾尔几乎瞬间就将威力如此恐怖的火球握在掌心的时候,心里完全绝望了的夜魔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可惜艾尔并没有回答他。

    夜魔的两个竖瞳中都是一个白亮的光点。

    那个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轰——”

    冲天的火焰。

    以夜魔为中心周围方圆五米之内尽数都华为了一片火海。

    斗篷的表面被不远处的火光照亮,艾尔缓步走到了兰登崔尔身边。

    兰登崔尔仍然跪坐在地上,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他抬起头来。

    恐怕这个锡兰学院都没有人看到过这样的兰登崔尔。

    面孔发白、满脸微汗、呼吸凌乱、眼神游移。

    惶恐、虚弱、震惊、茫然。

    这四个词大概就可以代表着兰登崔尔现在的精神状态。

    就仿佛平时所相信着的世界瞬间崩塌了。兰登崔尔感到以前所见到的一切真实似乎都变得虚假起来。

    明明就只是一场普通的学徒交流活动竟然引出了传说中以人类血肉为食的夜魔,自己随意找的一位披着斗篷的普通学徒竟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这该死的世界!

    “你会不会杀我?”

    兰登崔尔有些虚弱、有些可怜、有些绝望地朝艾尔问道。

    如果被那些兰登崔尔的崇拜者看到了这样的场面,也许会让她们的世界观和心中虚拟错出来的偶像形象给彻底崩塌的。

    这个人会是兰登崔尔?

    这个看起来虚弱怕死的人会是兰登崔尔?

    那位披着斗篷的人只是沉默。

    这让兰登崔尔悬起来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自己果然猜对了。

    他刚刚也听到了那个夜魔所说的话,守护者?那是什么狗屁东西,学校根本就不可能派出什么所谓的守护者的,因为自己这群学徒新生根本就没有这样做的资格。

    就算真的有守护者的话,也应该是暗中保护的形式,而绝对不可能这样子与学徒组队的。

    “学长。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对面那个披着斗篷的人问道。

    之前兰登崔尔对待那个斗篷者的态度一直很骄傲,甚至谈得上是傲慢了,连和这位斗篷者连交流都没有多少,而到了这种决定自己生死命运的时刻才猛然发现对面这位斗篷者的声音简直是难以言喻的好听。

    “学长?哈哈哈哈哈哈——”

    兰登崔尔仰天大笑。

    “你可以不必如此了,不知道你到底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混入锡兰的,但是我想告诉你,你想要得到的东西不一定能够那么容易地得到,毕竟这里是锡兰,这里是寻光者的领地。”

    “另外,我虽然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学徒,但是我终归还是有小名气和影响力的,我相信我死了之后,那些人一定会追查一阵子的,而最后和我组队却幸存下来的你一定会被他们严密监控起来的。”

    和普通人一样,兰登崔尔也怕死。

    这是他所能够打的最后一张牌了,至于结果如何只能够听天由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