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神级黄金手 > 第1536章 弓步冲拳

第1536章 弓步冲拳

作者:天牛行空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神级黄金手最新章节!

    第1536章 弓步冲拳

    “那就好那就好,”王建发松了一口气,但话音未落,郑思瑾一个同门就像个麻袋一样倒飞着撞在客厅的门上,把门框都装凹了,然后一个四十来岁的干瘦中年人面无表情的大跨步推门进来,看着不起眼但气势非常凶狠,就像一头饿红了眼随时准备吃人狼。

    “废物——”干瘦中年人一进门瞅了老周一眼,淡淡的骂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徐景行和王建发,愣住了,“徐景行徐大师?”

    徐景行好整以暇的抬了抬眉毛:“认识我?”

    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嘿嘿道:“徐大师好大的名气,还上过电视,圈内人谁不认识啊,我也久仰大名了。”

    “哦?还真荣幸,敢问尊姓大名?”

    “王山海。”

    徐景行哈哈一笑,扭头对王建发道:“还是你本家呢。”

    王建发缩了缩身体,苦笑一声没有说话,手已经摸到了手机上,显然打算见势不妙就打电话报警,在被揭破把柄和丢掉性命之间,是个人都会选择前者。

    而王山海却冷笑一声,“姓王的有几千万人之多,狗屁的本家,”说到这里死死的盯着徐景行:“徐大师,看来你的眼光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好,惹谁不好,偏偏惹到我身上,就凭门口那三练家子也敢到处淌浑水,真是找死。”

    徐景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感慨道:“以前总写一句话,叫做‘夏虫不可语冰’,一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有这么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面前,总算彻底明白了。”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王山海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姓徐的,你以为我叫你一声大师就不敢杀你了是吧?但凡我想杀的人,还没有哪个能逃得掉,虽然没有杀过你这种所谓的狗屁青年大师,但比你有钱拿有名的也有几个,都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一心求死的蠢货,今天我一点也不介意多杀一个,不过看在你手艺精湛的份儿上,给你一个选择死法的机会。”

    “看来我还得感谢你的仁慈,”徐景行笑笑,又扭头朝王建发道:“老王,看到了没,什么叫做艺多不压身,有一门过得去的手艺还有这样的福利,你呀,要是有下辈子也别做什么商人了,做个手艺人吧。”

    王建发已经缩成了一团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牙齿都在轻轻的打颤,显然早就怕到了极点。

    不过也正常,面对王山海那种强势的存在,普通人确实扛不住。

    因为那王山海赫然也是一个修行者,而且走的是武修的路子,境界不高但战斗力和杀伤力却很强,有泉城唐龙一半的战斗力了。

    嗯,就是唐龙一半的战斗力。

    所以徐景行一点也没把这家伙的威胁放在心上,只是有些遗憾,本来还想着不用亲自出手,全部交给郑思瑾解决,没想到蹦出来个这家伙。

    这王山海虽然只有唐龙一半的战斗力,可对上郑思瑾,却能毫无疑问的碾压。

    也就是说,他徐景行得亲自出手。

    想到这里站起来挽了挽袖子,“王山海是吧,能接的住我一拳,这事儿既往不咎,接不住,很抱歉了,”说完也不管王山海有没有答应,直接就是一记弓步冲拳。

    当然不是简单的弓步冲拳,而是肉身和本相合二为一的弓步冲拳。

    到他这个境界,驱动本相和肉身一起运转,已经没什么难度了,只是不能持续太长时间罢了。

    但问题是,当他驱动本相和肉身合二为一的时候,有谁能扛得住那么长的时间?

    一拳下去,王山海甚至都来不及躲闪,只能勉强交叉双臂当在胸前,然后就像被炮弹击中一样倒飞出去,结结实实的砸在客厅的门上,把凹进来的门框撞到凹出去。

    也就是老周家的门都是加强加厚的金属门框,不然早就碎的不成样子了。

    但就算如此,这门也距离报废不远。

    至于王山海,则面带惊骇的倒在地上,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食指指着徐景行,“你,你,你……”然后就无力的放在地上,肉眼可见的没了动静。

    死了。

    连本相都被一拳打散了,能不死么?就算不死也只能是个植物人了。

    何况徐景行那一拳也用了接近三分的力道,哪怕没有使用本相之力也能直接把人给轰死。

    没办法,实力碾压对方的情况下,真的有太多太多的办法完成击杀。

    而他只不过是选择了最简洁也最过瘾同时还最有震撼力的一种。

    一击得手之后,王建发和老周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外星人一样,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尤其是王建发,“你,你,你……”

    “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太,太意外了,老弟你看起来白白嫩嫩的,没想到还是个高高手,难怪那么有信心……”

    “我这不算什么,真不算什么,喝茶喝茶,顺带着商量商量怎么处理这事儿。”

    王建发连忙道:“不用商量不用商量,老弟你看着办,我绝对没有意见。”

    “真没意见?”

    “没,一点也没。”

    “老王你还真是慷慨,本来还想着看在你吃了不少苦头的份儿上分你两幅画的……”

    “不用不用,能活着出来已经很满足了,不求其他,真的,老弟你自己看着处理,”王建发急忙回答,然后试探着问:“只是我这失联这么久,怕手下会报警,你看,是不是让我先走?”

    “啊?当然可以,我又没绑着你不让你走,请便轻便,”徐景行摆摆手,“等有空去了哏都,再请你喝酒。”

    “我请,该我请的,哈哈哈,徐老弟,回头联系,”王建发尬笑两声,后退着离开客厅,从王山海身上跨过去后一溜儿烟跑了。

    而后郑思瑾才进来,头发有些凌乱,面带愧色:“老板,有高手,差点栽了。”

    徐景行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很正常,世界上的高手多得是,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那么点进步就天下无敌了,就算你单挑天下无敌,也抵不过热兵器集火,更别说其他大炸比了,对吧?”

    “嗯嗯,我记住了,”郑思瑾小鸡啄米一样连忙点头。

    “去收拾收拾,这屋里的古玩一件也别落下,至于那些人,让姓周的拉走,死的活的都给他。”

    “要不……”郑思瑾做了个“咔嚓”的手势,意思是斩草除根。

    说到斩草除根,刀玉海和郑思瑾家的纠纷就源自于刀玉海的心慈手软,如果当初的刀玉海能狠一点直接来个斩草除根,也就没了那场劫难。

    按理说,徐景行应该吸取教训。

    但道理这东西不是那么讲的,尤其是这种所谓的江湖经验更不能生搬硬套。

    刀玉海放走的是仇人的儿子,仇恨度很高,粘度也很高,人家儿子替老子报仇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现在呢,他要放走的只是一个小喽啰,顶多是面儿上的小喽啰,报仇的欲望没那么强,甚至都不一定有报仇的机会,因为这种犯罪团伙在老大死掉之后只有两种结局,要么做鸟兽散,要么为了争夺老大的位置而相互残杀,不管是哪种结局,都很难再有动力去替原本的老大复仇。

    另外,他徐景行不是刀玉海,他的实力和能力对这些犯罪分子而言都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山,别说找他复仇了,以后在听到他的名字时不抖上三抖就算他们胆子大。

    就算真有人找他复仇,他又怕了谁来着?

    现在的他,可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他,那个时候的他一点抵抗风险的能力也没有,除了自保。

    但现在,他不光可以自保,同样可以很好的保护身边人,谁要是想暗戳戳的打他的主意,那真是扒拉错算盘了,无异于老寿星上吊。

    因此摆摆手道:“没关系,让他走吧,谅他也翻不起什么风浪。”

    老周也在一边连连点头:“我,我保证把这些人送走就从此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再也不做这种事情了,其实,我本来就是个普通人,也是被他们拿捏住把柄才不得不跟他们同流合污……”

    郑思瑾懒得听这些话,一脚把老周踢出门外,然后开始搜刮。

    徐景行则看了看郑思瑾那个同门的伤势,伤势挺重的,但不致命,好好养养就能痊愈,所以他只是看了看就没再管,甚至没说给点补偿或者奖金啥的,更没有亲自出手救治。

    不是他冷血,而是他跟这些人不太熟,也从来不怎么管这些,都是郑思瑾在管,他这个当大老板不方便直接插手,乱插手的话,以后郑思瑾可就不太好管了。

    然后,他也加入了搜刮的队伍中,把整个屋子里的大大小小的值钱的东西全部搬出来装车上。

    忙活了一大阵,图什么?不就是这些东西么?

    当然,今天的收获远超听他的想象,本以为就只有一些名画,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个仓库,还是王山海的仓库,王山海虽然是个武修,但总归是个修行者,能被修行者看上的能是便宜货么?

    一通搜刮下来,他笑的像一朵儿花儿,都快合不拢嘴了。

    今天的收获,真的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期,超出了许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