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长安曲 > 第八十三章 死士

第八十三章 死士

作者:诸夭之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长安曲最新章节!

    军中得到消息,无限悲愤,却没有乱了阵脚。楚渊下了铁令:原地待命。士兵群情激愤,但个个严守军纪,即便是哭,也强忍着不出声,无声地流着泪。

    乾州关还有太子殿下镇守着,乱不了大天去。

    轩王府的人不受军纪管束,哭的嚎天嚎地的。楚渊并没有去约束这些人。

    是谁在背后策划了这一场又一场的厮杀。又是谁夺去了这一个又一个数也数不清的鲜活生命。苏浅觉得自己是知道答案的。

    她觉得,还有一个人,比她更知道答案。一时间心里一片悲凉。

    上官陌将她眼中的悲色一览无遗地看在眼中。那悲凉的后面,还隐藏着深深的失望和孤寂。

    心思玲珑如他,是读得懂那失望的意味的。眉心轻锁,心头掠过一丝难以言说的情绪。

    孤寂。他居然在她眼中读到了孤寂。

    “表哥,曲痕的尸首可曾带回来了?”苏浅错过上官陌的目光,看向楚渊。

    楚渊点了点头,“我猜到你也许会想看看那个人的样子,所以就带回来了。搁在灵堂外的亭子里了。”

    “去看看吧。”苏浅淡淡说了一声,往外走去。

    上官陌目光有些焦灼地看着她,身形未动。

    走到门口,见上官陌未跟随上来,苏浅扭头,语气冷寒低沉:“上官陌,你不想来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如此厉害么?”

    上官陌伫立在原地,足足有盏茶工夫,一动未动,一声未出,目光胶着在苏浅身上。

    楚渊同楚辰看了一眼上官陌,径直先往灵堂去了。楚飞木然跟在苏浅身边,目光没有焦距。

    半晌,上官陌似乎轻叹了一声,越过苏浅,往灵堂走去。比之平日的轻缓从容,步履有些急。

    苏浅眉心蹙着,自后面跟上了他的脚步。

    灵堂一侧的一个小亭子里,停放着曲痕的尸首。没有棺木,只有一领草席。尸身拦腰被斩断一半腰身,心脏处被一剑穿心。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笑。

    苏浅看了一眼。她见过一面曲痕。青门的所有人,当初加入青门,都是过了她的眼的。数万人,她都一一看过了。但她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当时看过了,却并没记住所有人的容貌。曲痕的容貌,她也记不甚清。只记得好像是个年轻的书生样子。

    此时死相凄惨的人,确然有一副书生样的容貌。

    虽然记不清他的容貌,但青门自有一套识人的标记。每个入青门的人,右手虎口上都有个小小的标记,以特殊手法刺上去的一朵小小的玫瑰。苏浅看见了曲痕虎口的刺青。那是特殊手法刺成,做不了假。曲痕居然真的是青门的人。

    也就是说,她过眼的人,是个细作。埋藏在她青门数年之久。她却一无所查。

    上官陌曾多次提醒她清理青门内部的人。彼时她以为他不过是看不惯青门中人的做派,或者是说里面有三二楚渊埋下的暗桩。

    原来都不是。他是提醒她清理曲痕这样的细作么?

    原来他早就知道。

    心里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只觉如热炉火中被扔进了冰雪团子,烧的吱吱响,却不知是冷还是热。

    “可看出此人的身份?”楚渊问了一句。问的并不是苏浅,而是苏浅身边的上官陌。

    上官陌从苏浅身上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曲痕的尸身。他自来到目光一直锁在苏浅身上,并没看曲痕的尸身。看过之后,他淡淡道:“西溟大祭司座下十二护法之一。你没看见腰际的玉佩么?”

    楚渊此时才看到被他差点斩作两截的腰躯上,悬了一枚墨玉,墨玉上刻着一个“护”字。别人不知这玉佩代表什么,他楚渊还是知道一些的。传闻中的西溟大祭司护法令。很诚实地回了一句:“我一时情急没看见。”

    楚子轩的死对他冲击颇大,他脑子刺激的有点儿不冷静。那么显而易见的证据都没发现。

    上官陌鄙夷地白了他一眼,冲苏浅道:“回去吧。这里没什么事了。”

    苏浅抿了抿唇角。楚飞一把扯住她衣袖,有些慌乱,“浅萝姐姐。”

    苏浅木然地拂开楚飞的手,声音冷峭中含了三分柔:“这仇一时三刻也报不了,现下你该坚强。处理好你父王的后事。”顿了一声,又补充道:“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是作数的。”

    楚飞慌乱的眼神有了一抹镇定,悬在半空的手没有再去抓苏浅。

    苏浅淡漠地看向楚渊,“表哥,三舅舅的遗体是要送回云都安葬吧?”

    楚渊点了点头。皇家的人,理当葬入皇家的陵墓。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就派人去别院传个话。我先走了。”

    楚渊依然点了点头。

    苏浅又扫了曲痕一眼,转身出了小亭,站在亭外驻足了片刻,似乎思索着什么。

    金秋八月,阳光洒下来,明晃晃的有些刺眼。她小脸有些苍白,在阳光下愈发显得娇弱。

    阳光这样明媚,为什么她觉得身上一阵冷似一阵。

    苏浅拢了拢衣襟,转身走进灵堂,绕过一众跪在地上的人群,肃了肃衣袖,对着楚子轩的棺木深深鞠了三躬。

    上官陌肃穆立在她旁边,从香案上取过三炷香,从容点燃了,亦是鞠了三躬,将香插在香炉中。楚子轩是值得这三炷香的。

    伸手拉过苏浅的手,再不迟疑,出了灵堂,脚步略快往大门走去。苏浅任由他拉着手。两人的指尖都有些微凉。

    门外,月魄的马车不知何时已等在那里。

    苏浅淡淡瞥了一眼月魄,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昨晚去了哪里?怎么没来筵席?”

    月魄怔了一下。公主大人似乎对于这样的琐事从不过问的。随口答道:“护送上官皓月和流花美人出城了。”他记得还是公主大人亲自吩咐他去的。

    这记性。

    “哦。我忘记了。”苏浅木木的说了一句。

    上官陌如画的眉目蹙了蹙。

    探身上了马车,苏浅往上官陌怀中一窝,闭了眼睛不再说话。苍白的脸似乎极其疲惫。

    上官陌修长的手指抚了抚她的小脸,眉心微锁地看着她,淡淡吩咐月魄赶车。

    苏浅脑中不知怎的想起一段往事。那时在苏都城外密林中,她替苏澈赴约,和洛王世子苏启阳比剑。比完剑,天已大黑,上官陌去了,一袭月白的锦袍,端然站在密林中央。黑暗中看不清他容貌,但他清瘦如竹秀挺如松的身影却那么清晰。那一瞬间,她只觉得阳光一下子透过密林照进心里。那个人,就站在阳光中。

    她又想起许多年来,他在她面前,却总是戴着面具,她一直未看见他容貌,但就是仅凭一个身影,硬生生住进了她心里。那时即使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也觉得他如阳光般温暖。

    但现在,他就在她身边,她能清晰的看到他如诗似画的倾世容颜,对她总是温柔如水脉脉含情,她能感觉到他怀抱的温度,暖如春阳。

    但,心底里为什么总觉得透着寒气,悲凉的寒气。

    她往他怀里缩了缩身子,想要更贴近他的温暖。“天怎么如此冷了。”她轻声嘟囔了一句。

    上官陌把她往怀中紧了紧,俊美的脸紧贴着她微凉的脸颊,什么也没有说。他忽然觉得不知要对她说什么。解释什么的,似乎都显得过于牵强苍白。而且,要解释什么呢?他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的。安慰什么的,似乎也没必要说。楚子轩的死还不至于让她低迷。

    他明明感觉到她悲凉暗沉的情绪,彷如来自地狱的死寂。他知道这情绪因何而来。但他偏偏该死的说不出一句话。那个原因是他和她都不能触碰的禁区。

    半晌,他周身释放出暖暖的内力,将苏浅圈住。轻声道:“有没有暖和一些?”

    苏浅感受到他身上阳光般的温暖,低低地“嗯”了一声。

    这个人啊。叫她她如何能释怀。

    翌日。

    墨凌带来一个消息。消息传入苏浅耳中的时候,她正窝在软榻上翻青门的人员册子。厚厚的几尺高的资料,摞在她身旁。十多年了,她第一次将青门的人员册子搬出来,从头至尾细细翻看。每个人的出身,周围的关系网,性格,习惯,特长,册子上都记载的极其详尽。苏浅每一个字都没落下,难得看的认真又仔细。

    上官陌坐在她身旁的太师椅上,一只手抚弄着她参差不齐的头发,一只手拿着一本《风月宝鉴》,肘弯撑在扶手上,意兴阑珊地翻看。他近来尤爱看这类没营养的闲书。难为月魄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被闲置,如今专司给他赶车和搜罗这些个破书。弄得墨凌日日看着闲得发慌的月魄羡慕嫉妒恨,抱怨苏浅派给他的任务太重。

    墨凌今日进来倒没有抱怨苏浅,而是颇有深意地瞥了一眼上官陌,语气怪异:“你日日看这么些个破书,就不能干点正经事儿吗?”

    上官陌头也没抬,淡淡道:“苏启阳从浅陌城回来了,沈恋风已经代替接掌了戎州军务,凌美人你说苏启阳该安排到哪里去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