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小说网 > 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叠加的画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叠加的画

19小说网 www.19xs.com,最快更新空间农女:将军赖上我最新章节!

    “你们,你们这等无知小辈,竟然敢毁坏这等传世命作,简直就是……斯文败类,我等不屑与你们为伍。”一个年近不惑的老头子,赤红着眼,那痛心疾首的模样,像是玉瑶他们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大事。

    “那正好,既然你们不想亲眼见证名画的谜底,那就请这位清高的先生离开望江楼,来人,将他的银子退了,本公子不稀罕,送下去,永生不得再踏进望江楼半步。”柳三爷干脆的挥手。

    “是!”身后的侍卫立刻上前,将正大放厥词的老头子拖着就走。

    “你……柳三爷,你……你凭什么把我送下去,我的银子早就已经交了,我不离开,我还要欣赏画。”老头子这辈子都痴迷画作,今儿他们若真能将血染牡丹之迷解开,能亲眼见证,这辈子也能合上眼了。

    若真就这么离开,错过了这难得的机会,他岂不是要抱憾终生?

    “你刚刚不是还觉得我们这些人是……斯文败类!既然不屑又何必跟我们在一起?带下去。”柳三爷一挥手,那侍卫再不敢停留,拖着人就离开了。

    “柳无言,你个野种,你凭什么……”老头子红了眼,好像豁出去了,干脆急吼吼的道。

    “我不想再听见他的声音!”柳无言眼中一瞬间折射出清冷的杀气,声音也多了几分暗哑。

    “是!”护卫一个刀手将人砍晕了,就像拖着一条死狗一样给拉走了。

    玉瑶莞尔的看着他,一时间搞不懂他想干什么。

    若说他是商人,那他刚才无疑是得罪了人。

    他却精明的厉害,连玉瑶都不得不感叹,他真的是很厉害的奸商。

    是为数不多能让她记住的人。

    她其实连云天祥这个首富都没放在眼里,却还是记住了他,倒真是奇怪。

    “为何要这样看着我?”柳无言转头,正对上玉瑶的眼神,莞尔的笑越发明显。

    “没什么。”收回目光,认真的看着画。

    “圆圆,你说该怎么办?”玉瑶询问道。

    或许连圆圆都没想到玉瑶会突然询问他,一愣,转而道:“娘,我想上前去摸摸。”

    “可以,反正现在画是属于你的,你就有处置它的权利,按照你心底的想法去做,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玉瑶摸了一下圆圆的脑袋,眼中尽是温柔。

    “哥哥加油,我们都支持你,你就放心的做。”喏喏声音太清脆了,玉瑶倒是想让这丫头不开口,这一开口就露馅了。

    果然,她说完,柳无言就转头看她一眼,小丫头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暴露了。

    他们既然敢停留就不怕,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专心的看着圆圆上前。

    说起来,圆圆对画真没多少了解,不过是凭着他对机关布阵的认识,这才能了解一二。

    认真仔细的观察,发现这画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过若他是画者,那他定然会按照一定的顺序做画,所以这片空白中的地方,定然是有东西的。

    只不过这东西是什么,那就只能亲自将谜题解开才行。

    伸手,在画上面仔细的摸索,认真的看,过了有一柱香的时间,圆圆心底生出了挫败。

    “娘!我也没看出该用什么东西才行。”水与火,总是无情的,只要他真的用了,那转眼这画就毁了。

    机会只有一次。

    玉瑶走上前,跟圆圆一样,将画看了一遍,然后又仔细的闻了一下,心中透出一股了然。

    “圆圆,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想要找出它的解决办法,其实是相通的,你别多想,仔细的看着,再俯身,闻一下,看看是不是能闻到一股淡淡的异味?”玉瑶耐心的引导。

    因为她的五官异于常人,而闻最是厉害,一般其他人闻不到的,她都能闻到,哪怕是再细小的味道也逃不过她的鼻子。

    圆圆跟喏喏自小就被玉瑶放在空间里养,鼻子自然也比其他人更灵敏,只不过他不懂其中的诀窍,反而把这项非凡的技能给忘到了脖子后。

    圆圆做着跟玉瑶同样的动作,眼睛一下变的晶亮。

    周围等着看热闹的人,见他们母子两个人的动作,顿时屏住呼吸,心里似乎有一个念头。

    没准他们母子俩真能将这份谜题给解开,那他们就是最先见证的人。

    将来说出去,他们面子上都有光。

    仿佛已经见证了这份难得的事情,更是不敢呼吸了。

    “娘,我知道了,这里面似乎有一点桐油的味道,决不能用火,所以我要用水!”圆圆似乎找到了一个答案顿时眼都眯起来。

    “你真的确定好了?”玉瑶勾唇,透出一股淡笑。

    次日的她,仿佛会发光,让人的眼镜都移不开。

    柳无言感觉被震了一下,心底有个声音在呼唤,转眼又是苦笑,他怎么会生出这样可笑的念头呢!

    幸好,幸好才只是见了一次,还不足以让他心疼,将心稳住,暗自告诫了一番,这才能心平气和的看着她在上面。

    “让我再想想。”一个反问,圆圆又有些不确定了,仔细的欣赏了一遍这画,又想了想,看着那画上的落款,终于反应过来。

    “娘我懂了,要用血!水中加血,这才是所谓的血染!”圆圆最终决定道。

    众人才恍然大悟。

    其他人总是下意识将答案往空白的画上去寻,反而忘记了画上面题的字。

    而这画,分明早就将答案告诉他们了,不过是他们忽略了。

    或者也有人想过,只不过没有人敢样这画上面泼水,更不会想到用鲜血来泼,自然也就得不到答案。

    “嗯,答案既然是你要找的,那这血就用你的来!”丢出儿子毫无压力。

    其他人听罢,都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

    这……这母亲有点狠心啊!竟然这么愉快的约定用儿子的血。

    不过对于他们的相处,他们不关心,他们更希望尽快看到画中的答案。

    一个个眼睛都紧紧盯着圆圆身上,确切的是盯着他手中的水盆。

    “你说……这真的能成吗?”

    “不成又怎么样?人家有钱,愿意拿银子打水漂,咱们也没办法。”

    这话……没毛病!

    见他闭上嘴,又盯在了画上。

    此时圆圆稳住心,将盆放到桌子上,把指尖扎破,往里面滴了十几滴的血。

    眼看着血在水中溶开,这才端起水,猛然一个用力,一整盆的睡都泼在上面。

    “哗”的一声,水尽数落在了画上,,众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等待着答案的降临。

    一秒,一分,足足等了有一盏茶的时间,就在所有人失望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

    “快看,变了,真的的变了……”

    “嚯!”刚刚还坐在凳子上的人,纷纷站起来,将小小的桌子未的水泄不通。

    而圆圆正瞪大着双眼,仔细欣赏面上正在成形的画。

    “这……这书流先生简直就是神人,竟然能做出这样厉害的墨,这些墨色竟然能遇血水才能显露出来,神乎其技,太厉害了!”

    “这……这真是人能够画出来的吗?”

    “这……太厉害了,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还能将染色隐藏起来。”

    “可不是!这画真是千金难求。”

    “就是因为名贵,所以才一直没有人敢往上面泼水,今日竟然被一个小娃娃给解开,果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我等真是汗颜啊!”

    “可不是!”

    ……

    圆圆真觉得开心,这中间虽然做母亲的提示,可却是他自己解开的,就像收到了一个名贵的礼物,一点点让自己解开,等看到是心悦的东西,那份喜悦无与伦比。

    “快看,还在变,刚刚底下是一层大片大片的牡丹花,可现在竟然……竟然变成了一名女子的模样。”

    “咦?你不说还没留意,这……这果真是啊!”

    “难怪之前看到下面的两个人是模糊的,他们仰着头在看东西,原来看的就是她!”

    “这位姑娘莫不是花神?模样真是清雅脱俗,只是这样看一眼,都能让人觉得欣喜。”

    “可不是,这书流先生是名家,我等佩服。”

    玉瑶也没想到,这书流先生竟然能如此厉害。

    不仅将画隐藏了,还能在隐藏的画上再叠加画。

    利用大片牡丹不同的颜色,组合成一副人物的面容。

    这样的画法,并不像是古代能想出来的,墨非……

    不可能吧?

    难道这位书流先生也是她同道之人?穿越人士?

    玉瑶心中这般想着,却并没有惊讶,毕竟她都能来,别人也可能!

    一个已死之人,没道理让她再动多余的心思。

    “这……这凉亭里也有,也有一位姑娘,不过她怎么是蹲着的?”

    “我怎么看着像是躲在这边的呢?”

    “还真像,难道这位姑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谁知道呢?书流先生这是要表达什么呢?”

    “不懂,不过却又觉得奇怪。”

    “算了,书流先生的心思又岂是咱们这等平凡的人能够猜透的?”

    众人最后感叹一句,纷纷将这惊世的一面记在脑海中。

    那位姑娘一直没有出声,眼底却有泪光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