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开始滚动屏幕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雕之龙儿别传 > 弄盡絕色百美圖-小昭

弄盡絕色百美圖-小昭

    -----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昭一

    我想起倚天屠龙记中的小昭,觉得她很惨,最后要被迫做处女教主,并且终生不快乐,那便选她遇上张无忌的两天前,一于用张无忌之武功,在杨不悔的房间出现,顺便可以……嘿嘿!

    我对百美图道:「我选倚天屠龙记,要弄上小昭,武功便选张无忌,地点是杨不悔的房间,时间是小昭遇上张无忌的两天前,在黎明前的一小时。」

    我眼前一暗,便置身在一间大户人家小姐的闺房,在半透明的纸窗可见外出是一片漆黑,而靠窗边的是一张梳粧枱,枱上红烛高烧,照耀得房中花团锦簇,堂皇富丽,另一边是一张大床,床上罗帐低垂,床前还放着一对女子的粉红绣花鞋,床上有呼吸声,正显示有人在熟睡中。

    我刻意隐藏声音,走到床边,小心地揭开罗帐,在锦绣的绵被上,露出一位甜睡中的少女,她圆圆的脸庞,长得也算是清丽俏秀,脸上稚气未除,年约十六七,在合上的眼皮上可见眼珠微动,可见睡不安宁。

    我从张无忌的知识中,肯定她便是杨不悔了;我再想昏睡穴的特别手法,便隔着锦被运九阳神功轻轻点去,杨不悔便在睡梦之中,毫无知觉地继续昏睡了。

    此时我才鬆了一口气,开始慢慢留意自己,除了一个装有必须品的包袱,还有一对两尺来长的黑牌,上面刻有些奇怪文字,相信因为我选择张无忌的武功,便有这对〝圣火令〞作为武器了,我又默想了一会张无忌的各种武功,我备不时之需,我心想张无忌对上少林的渡厄等三僧时,以一敌二也有胜算,我现在的功力该不比渡厄差,而渡难可胜过杨逍加鹰王之联手,我也自不用说,而现在张无忌的九阳神功未大成,又不懂干坤大挪移等,我现在的武功之强,恐怕只在张三丰一人之下,可称天下第二。

    一会后,我轻声道:「不悔妹妹,反正你迟些要嫁殷梨亭,不如现在毫无痛楚下,让我给你先开苞好了。」

    我翻开锦被,只见杨不悔只身穿红色的内衣,颈中挂着一块铁焰令,我很快便脱下她身上仅穿的这些,一具青春的娇体便出现我眼前,她身高约五呎三吋;三围我估是三十三吋B、廿四吋、三十五吋,身材在一般少女中算是不错,白中微黄的肌肤散发青春的气息;虽非绝色美女,倒也算清纯可爱;一对盈握的半碗型,凸起深红色的两点乳蒂;再向下望,小小的一片三角形阴毛地带略见稀疏,微凸的半隐半现;一双美腿也可说算是修长。

    从枱上微微的烛光下,所见之少女倍觉清纯秀美,我分开杨不悔一双长腿,使她的露出,便轻轻扫开几条遮盖之阴毛,先用唇舌她的,并吐出口水加以湿润,同时我又脱去裤子,之后便立即以磨擦,很快我便生出反应,由半软半硬变为又硬又热,我把裤子放在杨不悔的臀下,我礼貌地问了一声:「不悔妹妹不反对我插进来吗?」

    我见眼前的杨不悔没有反对被点了昏睡穴,再道:「你父亲强迫你妈而生下你,你有责任代你父亲偿还这强迫之债,而你与你妈长得非常相似,命运相同亦很应该,你可别怪我。」

    我用对準之后便立即插入,虽然因非常狭窄及干涸,阻力不少,可是身负九阳神功的我,还有什么阻碍不能衝破?被干窄的壁强力包围,也不能阻挡我的九阳神棒,衝破那区区薄膜的阻碍,直插进入!

    之后我便不停大力,同时又脱去自己的上衣;这样在又干又窄的内,虽有一种紧迫的磨擦快感,可是却又有另一种磨擦生出的痛苦,但我有九阳神功在身,这些小小苦痛根本没有什么;而杨不悔现在昏睡之中,当然不会觉痛,若她还有知觉,真不知会如何剧痛,当然在她醒后,可能会立即再痛晕!

    在我大力了百多下,便因极度强烈的磨擦而生出异常的快感,便在这具青春的身躯内射出了阳精。

    当我看到及放在杨不悔臀下裤子的丝丝血迹之时,本想就此放过可怜的杨不悔,可是当我幹完杨不悔一次时,便发现九阳神功的真义,竟是可以短时间内连续九次回阳,即可以连幹十次也不累;但我只有一半的功力,短时间也能连续幹足五次。

    所谓一不离二,我立即运功回阳,当然要再好好地插多一次,今次由于有阳精之润滑,所以过程非常顺畅,比之刚才所插,实在〝爽〞得太多了,在我全心全意地,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要纸窗外的天色已明朗,我在极度兴奋中又再射出阳精。

    在我揽着此青春的身体,想着是否再运功回阳,门开三渡之时,却听到门外有碎步夹少许铁链曳地之声,看到西壁有一块挂毯,便将的杨不悔,带往毯后隐藏,之后听到门外有扣门声,一把嘶声道:「小姐,已天明了,昨晚你吩咐奴婢天明时唤你起床。」

    我放下罗帐,再把红色的内衣、床边一件淡黄绸衫、粉红绣鞋等,也收进毯后,只听到那奴婢唤了几声,便推门进内。

    我从毯后看到,一个穿着青衣布衫的小鬟,进房中不见小姐,便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之后把房门关上,再揭开罗帐钻进床去。

    我从张无忌的记忆知她便是小昭,估计是看到小姐不在房,便偷进秘道查看,心想我先进明教的秘道,再进小昭的秘道吧。

    我先把那软化了的话儿伸进杨不悔的嘴巴,让她为我清洗一下,我再帮杨不悔穿回内衣,自己从包袱取出新衣换上,之后走进床内揭开锦被,搜索了一会,便发现了一个扳动的机括,突然间床板一侧,我早运起武当的〝梯云踪〞轻功,便轻轻地落在极厚的软草上,丝毫不发出声音,只听得头顶轻轻一响,床板已然回复原状。

    我运轻功向前奔跳,跑出数丈,听到小昭足上铁链曳地之声,看到小昭拿着火把,在凹凹凸凸的石壁前到处细细察看,我有礼地道:「姑娘。」

    小昭立即大惊,身躯大震,回身向我望来,只见小昭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直是秀美无伦,只是年纪幼小,身材尚未长成,虽然容貌绝丽,却掩不住容颜中的稚气,只是目前又露出惊恐不安之色。

    小昭大惊说不出话来,她前无去路,后有我在,她是有见识之人,当然知我武功高强;而若明教之人知她偷进秘道,亦是死路一条,所以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便道:「姑娘别怕,在下张无…名,家师乃世外高人,不但武艺高强,更精通神鬼的术数,他命我带此圣火令,助一位姑娘完成她的心愿,他老人家用仙法一送,我便来到上面的闺房,见姑娘不在房中,便找到此秘道来。」我有张无忌记忆,自报名称自然想起张无,可是又叫无忌好像有点不妥,于是改为张无名好了;而我提及圣火令之时,当然是拿在手上。

    小昭此时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她当然怀疑我说话之真假,而此时明教为对付六大派,我不从秘道而能出现在杨不悔房中,亦是她不知何解;又想到我可能是拿着圣火令,助杨不悔统一明教,对付围攻之六大派,可是她不能让杨不悔知她偷进秘道,故一直没有说话,只要一双大大的灵眼不停滚动在思考。

    我笑道:「不如让我一算,姑娘心中的愿望是什么?」之后我扮作合指一算,口中念念有词……。

    不一会我道:「算出了,姑娘是奉母亲之命,来此寻找干坤大挪移之心法秘笈,以补偿令母所犯之一件错事,不知我有否算错?」

    小昭一听我说出她的心事便更惊,含糊说:「公子没有算错。」

    我见小昭好像有点怀疑我为干坤大挪移之心法秘笈而来,便道:「这干坤大挪移我早已懂得。」之后我便展示了一些干坤大挪移的武功,小昭虽不知我使的是否干坤大挪移,但见我武功奇高,也不再怀疑我是为干坤大挪移而来。

    我道:「不知我助姑娘找寻干坤大挪移之心法秘笈如何?」

    小昭一喜,也不理会别的事情,道:「那有劳公子。」

    我运劲推开石壁,石壁缓缓退后,此时小昭才明白石壁是一堵厚重的大石门,她是不够力推开,而非另有机关。

    我明知故问:「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小昭道:「我叫小昭。」

    弄尽绝色百美图-小昭二

    我从张无忌的记忆中知道位置,手中扮作合指计算,算出有关位置在前带路,小昭则跟在我身后,拿起火把照明。

    我听到身后铁链曳地声响个不绝,便回头道:「这铁链碍手
(快捷键:←)返回章节目录(快捷键:回车)(快捷键:→)